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失职保姆赎罪:女主人要我赔个儿子,咋办?
 
· 难言的苦衷啊!富豪之家亲
· 一花一树一人生
· 永远的红舞鞋
· 大容量邮箱
· 只是一场烟花落
· 记忆碎片里的凛冽青春
· 鹿儿岛春天往事
· 捏脚巧美容
· ol,五分钟搞定你的脸
· 春游美人的靓肤计划
· 跟著名化妆师学化妆
· 这种鸡肋爱情我要不要?
 
· 二拍:初刻拍案惊奇
· 唐诗三百首(加注释)
· 2006高考录取规则
· 电视剧《刁蛮公主》下载和
·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 高层的死角[作者:森村诚
· 国家六部门联合发文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常见图像文件格式详解
· 拉封丹寓言
· 美容养颜手册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失职保姆赎罪:女主人要我赔个儿子,咋办?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失职保姆赎罪:女主人要我赔个儿子,咋办? 2006-10-15

 

——一纸荒诞的“借腹生子”协议引发的沉思

(2005年4月 作者:吴迪 )

2004年10月,黑龙江省牡丹江市的一个小保姆因为失职,致使雇主3岁的儿子惨遭车祸而死。谁知,已经做了绝育手术的女主人竟以此要挟小保姆签下一份荒唐协议:必须借腹与女主人的丈夫生下一个孩子,以此作为“赔偿”……

小保姆愿意生下这个孩子吗?在这个过程中,男主人与小保姆的关系又发生了怎样微妙的变化?他们3人之间又会发生一场怎样的“爱情争夺战”呢?

保姆失职,女主人逼其“偿还”孩子

何凤巧是黑龙江省哈尔滨市江北农村人。2000年6月,这位15岁的女孩因为家庭贫穷,辍学来到哈尔滨市打工,做了米燕家的保姆。

米燕是哈尔滨市的一名服装老板,今年36岁,在该市开有3家服装店。她的丈夫许志国今年38岁,1998年毕业于华南理工大学,原是哈尔滨市一家外资企业的业务员。2000年6月,米燕生下儿子许涛,并做了结扎手术。由于妻子无法独自打理生意,许志国便辞去原来的工作,帮助妻子管理那几家店铺。

何凤巧来到许家后,将买菜、做饭、洗衣和带孩子等家务活做得十分妥帖,深得许志国夫妇的喜爱。

一晃,3年过去了,何凤巧在许家做事尽心尽责,大家相处和睦,生活波澜不惊。谁知,这种祥和的日子有一天被一次意外事件打破了。

2003年7月15日上午,何凤巧带着3岁的许涛去集市买菜。就在她与菜贩讨价还价的时候,小许涛手里的气球突然掉在了地上,随后被风吹到了马路上。小许涛蹒跚着步子,横穿马路去追那只气球,却被一辆飞驰而来的出租车猝然撞出20多米远,当场死亡。

惨剧发生后,米燕痛不欲生,许志国一夜之间也苍老了许多。而面对这场突然降临的灾难,何凤巧更是追悔莫及,自责万分。从此,她陷入到了巨大的心理折磨中。何凤巧认为许涛的死是她一手造成的,她因此万分怨恨自己,整天以泪洗面。后来,精神几乎崩溃的她终于承受不住内心的折磨,打算以死向许家谢罪。

2003年7月21日晚,何凤巧购买了安眠药,然后悄悄服下了。不想,她的异常举动却被许志国发现,被送往医院抢救过来了。第二天,何凤巧的父亲闻讯赶到医院,看到女儿那么内疚和痛苦,他心疼得流下了泪水。为了解开女儿的心结,他决定与许家商量,先把凤巧带回家养病,待凤巧病好,就让她继续回许家做事,但不要分文报酬,以此赎罪。

何凤巧的父亲说明来意后,许志国夫妇见事已至此,再怨恨保姆也无济于事,于是就答应了他的要求,并表示何凤巧的酬劳照付,只是让她不要再做傻事。

2003年8月1日,何凤巧怀着一颗赎罪的心回到了许家。她一进门便“扑通”一声跪在了主人面前,声泪俱下地说:“大哥,大姐,我对不起你们,我甘愿一生一世为你们做牛做马……”许志国连忙扶起她,说:“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就别再往心里去。”

但是,中年丧子毕竟是切肤之痛。米燕失去儿子后夜不能寐,她翻来覆去地想:儿子已经死了,自己又做了绝育手术,不能再孕,难道我和丈夫就这样后继无人?不行,我一定得要个孩子……米燕经过反复琢磨,忽然冒出一个奇怪的想法:我的孩子既然是因保姆带管疏忽而死,我何不趁她心有愧意,让她为我们生一个孩子呢?

米燕把自己的想法说给丈夫听后,许志国大吃一惊,训斥她说:“这可是犯法的事,这样做是犯重婚罪!”米燕则不肯罢休,她劝丈夫说:“只要小保姆同意为我们生孩子,我们付给她钱,等到孩子出生就让她离开,对外人说孩子是抱养的,谁会多管闲事?只要我们守口如瓶, 她也不对外说,就不会有人说你犯重婚罪!”

米燕的泪水吧嗒吧嗒地从脸上滴落下来,她哭着哀求许志国:“我都愿意委屈自己,让你跟另外一个女人睡觉,你还有什么顾虑呢?”她甚至说:“我咨询过了,重婚罪需要夫妻一方起诉才成立,只要我不告你,就不算重婚!再说,抱养的孩子是别人的骨肉,长大了说不定还会随时飞走啊!”闻听这话,许志国顿时无言以对。在妻子整整一夜的软磨硬泡下,他不再反对妻子的意见,而是让她自己看着去安排。

荒唐协议,逼出来一段婚外情

米燕说服丈夫后,第二天一早就走进何凤巧的房间,故意把话题扯到死去的儿子身上,这又惹得小保姆一阵痛哭流涕,心里产生负罪感。米燕趁机说:“凤巧,大姐想与你商量一件事,不知你是否愿意帮忙……”她故意欲言又止,脸上露出一副十分为难的样子。何凤巧听到这话,慌忙说:“大姐,我今生今世都是你家的牛马,你有什么事情只管吩咐,就是让我去死,我也愿意啊!”

听了凤巧的表态,米燕一边流泪一边说:“好妹妹,大姐不瞒你说,我好想儿子。可儿子死了不能复生,我又已经做了绝育手术,不能再生孩子了,你说大姐老的时候怎么过日子啊?所以,大姐想请你帮个忙……替大姐生个孩子……”

陡然听了这话,何凤巧一下子愣住了,她万万没有想到,米燕求她的事情竟然是让她生孩子!这样的事情对她来说简直太离谱了,她不知该如何面对。米燕见她半天不吱声,于是又伤心地说:“你要是不愿意,我也不勉强你,就算我前世作孽,今生注定要绝子绝孙……”说着,她就号啕大哭起来。她这一哭,何凤巧倒难为情了,想想自己已经断送了米燕儿子的生命,为了赎罪,她顿时心一横,说:“大姐,我答应你,只要大哥没意见,我就成全你们!”

2003年8月10日,米燕趁热打铁,与何凤巧签下了一份生子协议书,其内容如下:

甲方:许志国、米燕 乙方:何凤巧

因乙方失职,造成甲方儿子许涛被车撞死。甲方女主人米燕已做绝育手术,不能生孩子。为减轻乙方罪责,经双方协商,乙方同意为甲方生一个孩子。小孩出生后,甲方付给乙方生孩子费人民币10000元。乙方得钱后,离开甲方家,不得同孩子再连(联)系。甲方、乙方必须保守秘密,不得反悔。如果反悔违反此协议,则赔给另一方人民币3万元。

甲方(签字):米燕 乙方(签字):何凤巧

2003年8月10日

米燕拿着协议书,让何凤巧在上面按上手印。接下来,按照事先约定,许志国第二天晚上就在妻子的逼迫下走进了保姆的房间。何凤巧躺在床上,把身体盖得严严实实的。许志国见她的枕头已被泪水打湿,眼角还挂着泪水,他心有不忍,当即退了出去。可他一回到自己的房间,米燕却再次把他推进了保姆的房里。无奈之下,他怀着一颗不安的心,羞愧地对何凤巧说:“凤巧,我不想伤害你,可我老婆想要孩子都快疯了,她不能生育,我也没有办法,如果你不愿意,我这就出去……”

何凤巧虽然极不情愿就范,但又想如果自己不为他家生个孩子,心里就会永不安宁,与其这样,倒不如成全他们。想到这里,她突然伸手拽住了许志国……不管是赎罪也好,想生孩子也罢,从此,他俩就这样鬼使神差地同居起来。

一个月过去,何凤巧出现了呕吐现象。米燕带她去医院一检查,结果证实她已经怀孕,米燕心中的一块石头才算落了地。

何凤巧怀孕后,米燕就停止了她的家务活,反过来让丈夫照顾她;而米燕自己则一心打理生意,由许志国整天陪着何凤巧,为她端茶洗脸,煲汤做饭。何凤巧闷了,他就陪她聊天,给她讲笑话。这样,时间一久,两人之间竟产生了微妙的感情。

一天,许志国因事外出,何凤巧想为许志国夫妇做顿午饭。可那天她在厨房剔鱼时不小心划伤了左手,被刚好回家的许志国看见。许志国见她的手指鲜血渗出,就心疼地放入嘴里吮吸。何凤巧看了他一眼,忽然心里一热,便晕晕乎乎地倒在了他怀里……

那天中午,米燕没有回家,许志国和何凤巧吃完饭就双双走进了卧室。从这天起,许志国就发现自己已对温柔善良的小保姆有了感情,但他又想:自己是个有妻室的人,与何凤巧的年龄悬殊又很大,一旦任凭这种感情发展,就必然会伤害她。那以后,他开始有意躲避何凤巧,并几次向米燕提出换她回来,自己去店里忙活,但遭到了米燕的拒绝。米燕说:“我们家不愁钱,你就在家陪着保姆吧,她身体养好了,肚子里的孩子才能好啊!”

米燕让丈夫照顾保姆,就是为了防止保姆打掉胎儿。妻子既然这样放心,许志国也无话可说。只是,天天呆在家里,他与保姆的感情就像蔓延的野草疯长起来。很快,他就疯狂地爱上了小保姆,而小保姆也不顾一切地爱上了他。许志国问何凤巧:“我们年龄相差很大,你不介意吗?”何凤巧却说:“我既然怀了我们的骨肉,我就不会计较这些。”

然而,许志国与何凤巧的微妙变化很快就被米燕察觉了。一天吃晚饭时,她看见丈夫一勺一勺地喂何凤巧喝鸡汤,两人似乎还在眉目传情,顿时醋意大发。她警告丈夫说:“哎,差不多就行了,别搞得太热乎了。”许志国听到这话,虽然羞得满脸通红,但还是辩解道:“我是在照顾她肚子里的孩子,你多疑什么?”

见两人争吵,何凤巧连忙从许志国的手里接过汤碗,抹着眼泪说:“大哥,我自己喝吧,你忙你的去!”米燕听了,更是酸酸地说:“瞧瞧,瞧瞧,你们两个还隔着辈分呢,别总是哥啊哥啊地叫着,让人听了容易误会。”

此后,米燕总感觉两人的关系很不对劲,但苦于抓不到证据,心里只能暗自窝火,打掉牙往肚子里咽。为了这事,米燕也曾想打发何凤巧离去,但每次一想到大功即将告成,不能过于怠慢她,便又忍下了。米燕暗想:管他们呢,只要孩子一出生,就立即把保姆赶走,许志国到时还是属于自己的。

孩子落地,丈夫与小保姆私奔了

转眼近一年过去了,2004年7月29日,何凤巧顺利生下一个4公斤的男孩。米燕喜笑颜开的时候,何凤巧则愁容满面,郁郁寡欢。按照协议,孩子出生之时,也就是她离开许家之日。想到母子即将分离,并且从此跟许志国天各一方,她不由掉下了眼泪。

孩子出生一周,米燕就拉下脸来,她把协议书和10000元现金摆在桌上,让何凤巧履行合同规定,即刻走人。可孩子毕竟是自己的亲生骨肉,何凤巧怎么舍得一走了之呢?望着孩子,她泪如泉涌,抽泣着乞求米燕说:“米燕姐,这孩子虽说是我赔给你们的,但也是我身上掉下来的肉啊!你就让我留下来多陪孩子几天吧!”

何凤巧如此心碎,许志国也不忍心,他劝米燕让何凤巧多留几天。此时,米燕也觉得让何凤巧马上离开有点不近人情,同时又担心把她逼急了会惹出麻烦,便先付了她5000元钱,说:“既然这样,你就暂时留下吧。但孩子满月后,你必须立刻离开我家,我们人钱两清!”米燕说着,还逼着何凤巧写了一份保证书,让她保证孩子一满月就立刻离开许家,从此再也不和孩子见面。

因为在许家只能留一个月了,何凤巧便昼夜与儿子在一起。而她越是这样,米燕越反感。米燕强行让何凤巧给孩子断奶,只准她喂孩子奶粉,以便日后她离开时让孩子适应。但只要米燕不在,何凤巧就会把奶头塞进孩子嘴里,孩子想断奶都难。这让米燕恨得直咬牙齿。

孩子满月的头一天晚上,米燕就抱走了孩子。孩子一离开,何凤巧就愈发感到空虚和失落。想起日后将面对的孤独与落寞,何凤巧很不甘心,她终于鼓起勇气,敲开米燕的房门,大胆地央求道:“大姐,我现在既然已经成了大哥的人,还为你家生了孩子,所以我想……继续留在你们家,也好亲手把孩子带大……”

何凤巧突然提出这种要求,使得米燕更加恼怒,她又好气又好笑地说:“你说什么?难道还想和我共一个老公啊?你是疯了吧?”米燕怒气冲冲地转过头,质问许志国:“你说怎么办吧?”谁知许志国说:“孩子还小,要不,就让她再住一段时间?她和孩子也都怪可怜的。”

米燕本想羞辱丈夫,但一听他也想留下保姆,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她愤愤地说:“哎呀,你还想两女侍一夫的好事啊?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骂完,她就抓住丈夫的衣领厮打起来。米燕与许志国吵了一上午才去店里,她一走,许志国就与何凤巧商量:“这样的日子我也过不下去了,你要是真想和我在一起,咱们就到牡丹江去。我打工挣钱,养活你和孩子。”何凤巧听了,连连点头。当天,两人收拾好行李,就匆匆去了牡丹江市。

许志国带着保姆离家出走,可气坏了米燕,她怎么也想不通,一向听话顺从的丈夫,竟会抛下她和万贯家财,跟着一个小保姆私奔!此后,她到处打听丈夫的下落,可她找遍了哈尔滨,也没有找到许志国。丈夫和孩子没了,遭此打击,她开始变得精神恍惚,脾气暴戾。

米燕的家人知道了“借腹生子”的来龙去脉后,大为震惊,并开始帮助米燕寻找许志国。米燕的哥哥经过多方打听,最后终于得知了许志国的去向。

2004年10月6日,米燕和哥哥赶到了牡丹江市,找到了许志国的住处。一进门,米燕就像疯了一样狠打何凤巧。许志国忍无可忍,冲上前使劲抽了米燕一个耳光。看见妹妹被打,米燕的哥哥也跟许志国厮打起来。后来,有人见许志国打伤了米燕哥哥的眼睛,当即拨打了“110”报警电话。接到报警,牡丹江市爱民公安分局大庆派出所教导员梁光玉带领民警穆会绵等人迅速出警,把他们带回了派出所。经过询问,这段隐瞒已久的“借腹生子”的秘密才露馅。

这场风波发生之后,米燕的精神完全崩溃了,一夜之间,她变得目光呆滞,精神不安。经过宁安精神病院检查,医生诊断她患了精神分裂症,需要住院治疗……

丈夫移情了,生意黄了,好端端的家庭破裂了……米燕可谓是“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对于这起荒唐的事件,黑龙江省哈尔滨市的一名律师评析说:“米燕失去亲子后又无法再生育,她想拥有一个传承血统的孩子,这个愿望情有可原,她也完全可以通过试管婴儿的方式满足这个愿望;但她要挟保姆与其夫‘借腹生子’,既违法也有悖伦理道德。况且,她只顾自己的愿望,全然没有考虑他人在这种事情上的感受,结果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而另一方面,即便许志国犯有重婚罪,但按照我国《婚姻法》规定,只有犯重婚一方的配偶起诉,法院才能受理。可米燕一手制造了这场悲剧,她怎么起诉丈夫?”

骨肉之情不能以其他形式代替。这起案件给人们提出了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从事保姆工作,负责带管孩子,必须尽职尽责,保障孩子安全。而保姆一旦出现责任事故,雇主应该通过法律途径寻求解决,而不应以各种借口要挟对方,逼其就范,否则不仅会断送自己的幸福,也会毁掉和睦的家庭。这里,我们要告诫那些试图“借腹生子”的人们,千万要引此为戒,不要重蹈覆辙!

(由于可以理解的原因,本文人物使用了化名。)

(潘笑摘自《打工》2005年第3期)

失职保姆赎罪:女主人要我赔个儿子,咋办?

[ 1 ]
失职保姆赎罪:女主人要我赔个儿子,咋办?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