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健力宝风波”全调查
 
· MBO的梦醒时分
· 完整的教育包括什么
· 苹果的诱惑
· 另类学生
· 妮娜的微笑
· 送奶工职场奇遇记
· “爱管闲事”的以色列人
· 动物的管理诀窍
· 三封天使来信美丽女贼风雨
· 怨偶海啸余生,爱情绝地复
· TCL职业经理人生态解密
· “全国大学生创业第一人”
 
· 二拍:初刻拍案惊奇
· 唐诗三百首(加注释)
· 2006高考录取规则
· 电视剧《刁蛮公主》下载和
·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 高层的死角[作者:森村诚
· 国家六部门联合发文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常见图像文件格式详解
· 拉封丹寓言
· 美容养颜手册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健力宝风波”全调查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健力宝风波”全调查 2006-10-15

 

(2005年2月 记者:曹康林)

健力宝未遂的MBO开启了资本的潘多拉魔盒?将健力宝所遭遇的收购灾难全归于“MBO惹的祸”是否恰当?

李经纬“复出”,真的是被当地政府“请来帮忙”恢复生产那样简单?用“成也李经纬,败也李经纬”来追溯健力宝沉浮的原因,是否有失客观、公正?

“健力宝风波”全调查

2004年12月7日上午11点,“健力宝复产大会”刚刚结束,李经纬突然出现在广东三水健力宝礼堂门口。已经沉寂三年之久,重新回来的这位健力宝老掌门人身边多了一把轮椅。至于其老搭档——如他一样因涉转移巨额资金而被有关部门“双规”的阮钜源、黎庆元已先行登场。

“李总回来了!”有目击者高呼。还是那个熟悉的称谓!员工们一齐拥上,围了一层又一层。前面的人争相与之握手,后面的人挤不上去,就使劲地鼓掌。坐在轮椅上的李经纬笑啊,不停地挥手啊,只是双眼噙满了泪水……

谁能想到李经纬会以这样的方式“复出”?

又有谁能想到,没完没了的“健力宝收购风波”终归还是贴上了“李经纬”这一标签?

缘于MBO惹下的祸

当年,李经纬接手的只是一个最高年产值也才130万的三水酒厂,但他却开创了中国运动饮料的帝国时代,并成功地打造了“健力宝”这一国际知名的民族品牌,因而在中国经济改革史上写下了他的辉煌。

当然,这一辉煌也几乎穷其一生的心血,他没能如愿功成身退,最后还是被绊倒在MBO上。

当历史进入1995年后,从表面看,李经纬带领掌控下的健力宝仍然在开发新产品,仍然在向市场发起一次次进攻,然而,这已经是健力宝在指挥李经纬而不是李经纬在指挥健力宝了。因为年近花甲的他心事已经不在如何把健力宝做大,而是如何把健力宝牢牢地掌握在自己的手中,决不能让“改制”把他打造的健力宝夺走。

甚至有人推测,李经纬为了收购健力宝,故意将健力宝经营得“苟延残喘”,从而为自己完成股权置换实行MBO争取有利条件。因为单从李经纬看来,他对下面的职工一直采取按劳取酬,而三水政府并没有对他按劳分配,健力宝盘子做得这么大,如果还不是自己的,他就没有必要再做下去了。一位能够接近李经纬的高管透露:“1995年健力宝开始走下坡路,除了一些重要投资项目失败外,一个相当重要的原因,是李经纬有了‘破釜沉舟’的想法,宁可短期放弃市场,也要把健力宝争取过来。”

在健力宝下滑之时,深圳的一家咨询公司为健力宝集团提出了两套改制方案:一是管理层持股,即李经纬与高管持股75%,其中三水政府再给李5%的股权奖励,经营层自筹资金来买股份;二是全员持股,给管理层60%的股份,剩余的给中层干部和普通员工。但是这两个方案最终都流产了。前者遭到市政府的反对,后者据称是“几个头不同意”。对于李经纬来讲实行管理层收购是他最好的选择,也是他作为一位国企老总最好的归宿。然而,这一方案必须要健力宝的所有者也就是李经纬的老板——政府同意。而李经纬与政府的关系总是处于一种“婆媳矛盾”中,而这种矛盾在健力宝“迁都广州”的过程中更加恶化。本来李经纬“迁都广州”是想“重振旗鼓,重新燃烧希望的火焰,在2004年将销售额提升到100亿元”。然而,政府却认为李经纬的“迁都之举”是想远离政府,而且是在没有和政府的意见达成一致的情况下进行的。三水市市长助理周基永说过这样一句话:“谁让他建大厦了,政府不知道这件事。”还有一位政府官员也指责李经纬:“他充其量是个科级干部,未免太牛气了吧。”与政府保持着这种关系的李经纬,要政府支持他MBO,可能吗?这似乎注定了李经纬不可能如李东升那样的幸运。

据健力宝一位老员工回忆,早在1993年,中国资本市场刚刚推出不久,健力宝就被列入广东省第一批上市名单,但是到了最后,健力宝却出人意料地拒绝了这次大好的上市机会。据说拒绝的原因全在于李经纬身上。在一次内部会议上,李经纬说,企业财务制度不严,有很多白条,报不了,上市的监管是很厉害的。李经纬当时对上市不是很感兴趣,还因为当时健力宝没有财务和资金上的压力,不需要在股市上圈钱。到了1998年,李经纬悟出了上市的门道,决定带领健力宝冲刺上市,为此还专门花了大价钱请了香港的百富勤,准备在H股上市。而这时,又出现了戏剧性的转折,佛山、广东已批准健力宝在香港上市。健力宝准备了8个月,最后却不了了之——原因是这个计划遭到了几位副手的激烈反对,因为他们没有香港居民身份,没法在香港买股票。

1999年,红塔集团的褚时健因为疯狂吞噬国家资产而落马时,李经纬为褚时健深表惋惜,认为褚时健能够把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厂办成世界第五的现代化烟草企业,实属不易。他问周围的人,假设红塔山做亏了,健力宝做亏了,国家还得拿钱贴补,损失可能更大;做好了,为什么没有相应的奖励?国企的老总在很差的基础上把一个企业做起来,国家是不是应该考虑用什么制度来保护他们,给他们相应的回报?当时李经纬准备出本《传记》,以纪念健力宝15周年,褚时健事发之后,李经纬立刻停止了操作,他担心“树大会招风”。最后《传记》变成了《健力宝效应》—— 一本反映健力宝质量的资料汇编。

一晃到了2001年6月,由三水市府办公室、国资办、体改办、工业局负责人和健力宝两位副总组成了“改制六人小组”。在酝酿股权出售时,三水市政府并没有正式通知李经纬。健力宝最初的股权架构是这样的:广东健力宝饮料厂占健力宝集团60%的股权,广信企业发展公司占15%,澳门南粤集团有限公司占10%,香港顺明企业有限公司占15%;港澳两家企业共持股25%三水政府持股75%。李经纬对自己被“蒙在鼓里”显然深感不满,在一次与部下的工作餐上,李经纬突然脱口丢下一句粗话:“他妈的,市里要卖股,我一点都不知道,就只通知我一起吃个饭。”

六人小组为健力宝一下子引来了十几个买家。最为耀眼的是法国达能、摩根斯坦利、汇丰投资基金、香港永富、新疆德隆等。最后选定达能与新加坡第一家食品公司。达能兼并重组娃哈哈、乐百氏之后麻烦不断。因此达能提出只要健力宝的品牌、渠道、饮料厂、罐装厂,对其他非主营业务不考虑。达能自然出局。新加坡第一家食品公司从一开始呼声最高。它是新加坡最大的食品集团,旗下16家企业,有“春卷皮大王”之称。为加重进入饮料业的筹码,新加坡公司拉来了一个有分量的收购盟友一一美国Delmonte公司,这是一家全球最大的果汁饮料生产厂商。据称第一家食品对三水市的承诺中有一条颇为打动人心——他们打算将设在菲律宾的年销售量达到5亿美元的番茄饮料基地搬到三水。生产基地的大转移,意味着迅速复制第二个“健力宝”。应该说,把健力宝嫁给新加坡第一家食品公司是健力宝最好的选择,然而,最后还是落空了。

落空的原因,有人认为是新加坡方面错过了最佳时间。三水市政府把转让的“了结期”原定在2001年底。因为春节前一个月是饮料订货的旺季,每年1月份签的销售合同可达20—30亿,一切的变数要在旺季前发生为好。而新加坡公司按照国际惯例要有漫长的“审计时间”,这就拖过了三水市定下的最后“了结期”。

还有人认为,三水政府没有让李经纬知道这件事,当李经纬知道这件事后,他对新加坡第一家食品持抵制和不合作态度,将新加坡第一家食品公司成功“击退”,然后“举旗”提出管理层以4.5亿元购买健力宝的方案,但这一方案遭到三水市政府的拒绝。

也有人猜测,李经纬拿4.5亿收购健力宝遭到三水政府的拒绝,是因为出价太低。一位曾参与健力宝重组过程的人士说,从健力宝的财务数据上分析,此前的4.5亿的净资产评估值可能相当不准确,因为如果健力宝18年来上交三水政府的28个亿利税为真,那么理论上说,至少健力宝应该有40个亿的净资产。原因很简单,企业在1997年以前还没有增值税,当时的流转环节税综合起来一般不超过6%,再加上所得税,大概在33%左右,企业的各种税费加起来最多不会超过45%,以此推算,健力宝的净资产当有40亿之多。考虑到中国的特殊情况,资产的1/3会被用来打点各种关系,另1/3会由于管理不善跑冒滴漏,最终至少还有1/3存在,那么这个净资产大概也有10个亿左右。再加上他的牛脾气,与当地政府“互动”那么糟糕,遭拒绝也就是很正常的事了。

张海乘虚而入

一直颇受非议的是,三水政府不肯将健力宝给出价4.5亿的李经纬等,却以3.38亿的低价将其卖给了一个叫张海的人。

张海是个什么样的人呢?有份资料介绍,张海1974年出生于河南开封,从四五岁的时候,就开始跟着开封相国寺的方丈净严法师学习佛法,到十四五岁的时候,已经是相当专业的了。初中毕业没上高中就通过自学考试上了河南大学武术学院,大学毕业后,打着“藏密大师”的旗号,跨省传授“藏密气功”,其间认识了一批粤、港富商。张海来到香港加盟香港康达集团公司,然后转战内地,通过收购成立深圳凯地投资有限公司,开始构建被业界称为“凯地系”的投资王国,此后,“凯地系”在股市频频出手——收购方正科技股权、收购东方时代投资公司、入主银鸽投资等,张海都是以神秘人物的形象被媒体零星披露。2001年底,张海在飞机上看报纸,突然发现广东健力宝要卖给新加坡的消息,一直想投资民族品牌的他,一下飞机就去了三水。他向三水政府表示:“新加坡出多少钱,我比他多出5000万。”

张海的豪爽和资本背景,一下子就“征服”了三水政府,10天之后,双方顺利签约。当然,他还争取到了李经纬的大力支持。因为张海许诺给李经纬10%的认股权,同时李经纬以及其管理团队将分别获得5%的股权安排——在自己收购不成的情况下,这对李经纬来说不失为一个颇具诱惑的机会。虽然这种说法遭李经纬本人否认,但李经纬不得不承认他在与张海谈判中确实表现出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友好合作。

2002年1月15日,这是李经纬和他的健力宝集团永远也不会忘记的日子。这天下午,健力宝集团在三水市健力宝山庄举行了隆重的股权转让签约仪式。15时28分,健力宝集团李经纬与浙江国投陈帆在股权转让协议书上签下名字,三水市政府正式将其所持有的健力宝集团75%的国有股权转让给浙江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此时,63岁的李经纬尽管一再声称自己很高兴“女儿”嫁了个好“丈夫”,但透过他的笑容可以看到隐隐的沧桑和无奈。在李经纬缓缓走上主席台时,只有少数人注意到他今天的脚步不再像往日那般矫健,而是有些蹒跚和踉跄。在将要把自己打造18年的健力宝拱手相让的那一刻,站在主席台上的李经纬是仰首望天,泪水在其眼眶中打转……

自从健力宝股权被转让那一日起,李经纬就很少进健力宝的大楼了。不久,他因突发脑溢血而被紧急送到广州空军医院神经外科抢救。

2002年2月6日,在健力宝第一个新班子亮相仪式上,李经纬仍然被任命为健力宝董事局主席。李经纬因病未能前往,他的题词被送至现场:“感谢社会各界和医护人员的关心。”这时的李经纬虽然是董事局主席,但其话语权显然已经十分有限,他在人们的记忆中只能成为符号,而这个符号随着李经纬的“双规”而淹没。2002年8月中旬,健力宝创业元老之一的杨仕明被三水市反贪局拘捕,健力宝公布的健力宝20人新班子里,已经寻觅不到“健力宝董事局主席”李经纬的名字。那会儿,李经纬躺在珠江医院,其待遇是“监视治疗”,陪伴他的,除了检察院的相关工作人员之外,还有他的次子。

2002年10月,李经纬被罢免全国人大代表资格。李经纬的“双规”,意味着李经纬时代的结束,也宣告了张海时代的开始。

在完成健力宝收购后,张海推出“两线出击”的战术:一是在产品市场上投放新产品,一是在资本市场上收购企业。张海在健力宝做的第一件事是,大规模地改编健力宝的销售队伍,将1000人的销售队伍炒掉80%,新招募2000名销售人员,实行经销合作制,同时开发出第五季、爆果汽、冰红茶,麦香茶等新产品。其拳头产品是“第五季”(健康休闲饮料),他希望能够用“第五季”来挽救“健力宝”的败局,于是在2002年5月,在郑州隆重推出“第5季”;2002年世界杯足球赛期间,他又拿出3100万元买下中央电视台世界杯独家转播权,再次重点推出“第5季”;2002年8月22日,在健力宝新形象启动仪式上,张海又作出惊人举措:健力宝将赞助1000万元给中国航天基金会,希望借助2003年中国宇航载人飞船飞向太空之机实现健力宝一飞冲天的目标。

张海一面用重金轰炸产品市场,提升健力宝的新形象,一面在资本市场上步步紧跟:2002年11月,他收购河南宝丰酒业,随后又收购深圳足球俱乐部。2004年8月,他又与西北化工第一大股东西北油漆厂签订了意向性《股权转让协议书》……

张海毕竟只是“资本运作高手”,具体经营管理一个企业就有些差强人意。一位三水人说:“张海进入健力宝之后,做了两件大事,一是推出第五季新饮料,一是投资足球,控股深圳足球俱乐部。这两件事都不理想,第五季的投资连个水泡都没有,足球的投资则充满了苦涩,健力宝在价值大贬的中超联赛中获得了冠军,但是这支冠军球队,却至少有半年没有得到工资和其它收入。当年李经纬要用4.5亿三年分期付款来收购健力宝,政府认为李经纬有用健力宝的资金来运作的可能而没有同意。后来张海用3.38亿,首付一半(1.6亿),其余同样是用健力宝的资金来运作还款,三水政府却很快与他成交了。最后的结果是如何呢?三水政府不但没有得到转让款,而且一个好端端的企业竟落得停工停产的地步。”然而,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张海并不承认他的失败。他说:“在健力宝期间,我投资了河南宝丰酒,花了1700万元,现在账面价值3000多万元,四川厂的总投资是3000万元,而我获得的净资产是8000万元。再有就是足球俱乐部,我买这个俱乐部花了5000万元。我对李志达说,这个俱乐部你现在不要,卖我5000万元,我马上买下。我们原定2—3年夺冠,结果第二年就夺冠了。我确实在三水投资了很多钱。我接手健力宝两年多的时间里,在当地投资超过3个亿。”

健力宝一位职工告诉记者:“李经纬时代,每年创税1个多亿,张海来后,两年多,健力宝税收只有3000万至4000万,工人工资由2000多元下降到几百元,有时还发不出工资。李经纬时代,工人能买车买房子;张海时代,一线工人连吃饭都成问题。”

或许是缘于李经纬MBO激活了健力宝的内耗,也缘于MBO开启了资本的潘多拉魔盒,因此,对于健力宝张海时代的败局,有人简单地解释为“都是MBO惹的祸”,或者追溯到李经纬,所谓“成也李经纬,败也李经纬”。

“统一”望而却步

有知情人透露,收购健力宝,张海并非如旁人猜测的那样,是“最大的赢家”。进入健力宝后,他就发现在健力宝8亿多的账面净资产中,评估能卖出价钱的只有30%,且银行贷款有12.4亿,每年支付利息是7000万左右;另外,健力宝集团公司举债多是以饮料厂、罐装厂做抵押,或是集团与控股公司交叉抵押,健力宝一旦分拆,银行债务就是一个难以梳理的浩大工程。

在花出1.6亿元后,他就发现支撑有些力不从心了。于是,他又把一位叫祝维沙的健力宝股东推到了前台。祝维沙曾是北京裕兴电脑的老板,后来摇身一变成为资本市场的活跃分子,最近几年一直扮演着不知道是玩资本还是被资本玩的角色。张海把他推到健力宝执行总裁的位子上是想为自己挡风遮雨。

张海2004年8月23日下课,祝维沙9月1日接手。健力宝在祝维沙的手里才两天时间,台湾统一集团的人就来到三水,向区政府提出购买健力宝公司的意向。统一对健力宝产生兴趣,是因为统一正在寻求与大型企业的联盟,以此扩大市场占有率,然而,2003年与日清的合作,统一原定出售10%昆山厂股权给日清,结果这一计划停摆,随后与光明乳业洽谈战略联盟,又遭到大股东的反对。已陷入困局的健力宝急于寻找买主的消息,给两次寻求战略伙伴均告失败的统一集团带来了新的希望。统一知道健力宝是内地知名品牌,自从1984年以电解质运动饮料起家后,1988年至1997年连续十年蝉联大陆软性饮料销售冠军,并从饮料逐步发展至制罐、塑料、包材、药业及房地产等。2003年健力宝集团营业额超过人民币28亿元,集团品牌价值达人民币102.15亿元。统一对健力宝这个品牌十分看好。

2004年10月4日,在广东省政府的撮合下,还没来得及深入了解的双方就在北京签下了一纸草案,统一拟收购广东健力宝集团股权。据了解,此次合作案是由统一执行副总经理罗智先主导,总投资金额可能超过1亿美元。随后,统一集团派人进驻健力宝三水总部,开始清点健力宝的资产,结果发现健力宝目前负债比约在70%至80%,一年利息支出约人民币2亿元,财务负担相当沉重且不稳定。统一感觉到收购健力宝的股权,存在着很大的变数与风险。于是,不到半个月的时间,统一就开始望而却步了。而正在统一面对健力宝的财务负担举棋不定时,健力宝所有债权人对统一收购健力宝表示坚决反对,因为他们担心统一将不可能承担健力宝所有债务,而且一旦统一接手,要债将不可能。同时,健力宝高层也在担心,统一会不会仅满足于资产交易,而不肯真正拿出资金、渠道来拯救健力宝。在三方都存顾虑的情况下,统一当即立断,放弃健力宝。

李志达速进速出

统一退出“收购”后,被张海用来“遮风挡雨”的祝维沙又走到前台,张海知道祝维沙难有回天之力,最后的残局还得由他收拾,于是又用了个“金蝉脱壳”之计,将健力宝的股权卖给北京汇中天恒投资有限公司和北方亨泰科技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很快,健力宝集团原两大股东——三水健力宝健康产业投资公司(58.3%)和香港CASA公司(32.8%)所持有的91.1%股权(三水区政府尚持有8.9%),被放入汇中天恒和北方亨泰的囊中。汇中天恒和北方亨泰分别持有健力宝68%和23.1%股权,成为健力宝的第一和第二大股东,三水区政府持有股比例不变。

北京汇中天恒投资有限公司2001年成立,董事长叫李志达,北京人,浙江大学管理工程硕士。1984年以海军现役军官的身份退役,进入南方的一家公司。后来这家公司同北京一家著名的军队医院及美国一家公司共同组建丽斯达时,李志达被派往丽斯达为股东代表,由此,李志达成为丽斯达日化有限公司的创办人。不久,那家军队医院由于政策上要求必须关停并转“三产业”,将股权卖给了身为丽斯达内部人拥有优先购买权的李志达,使李志达在日后的经营中逐渐成为丽斯达的第一大股东。汇中天恒也是原来丽斯达日化有限公司(原“小护士”生产厂)的股东,是一家横跨医药产业、快速消费品、房地产、旅游等多个行业的大型投资集团,然而,2003年12月10日,汇中天恒苦心经营多年的“小护士”品牌被世界化妆品巨头欧莱雅集团收购,甚至还在协议中约定李志达永远不得再染指化妆品行业。“小护士”被收购后,一种难以言说的痛苦一直折磨着李志达的自尊心,他在得知健力宝要出售的信息后,立即与汇中天恒决策层迅速做出如下判断:一、健力宝没有任何负面口碑;二、健力宝至今在消费者心中还有很深的情结;三、至今本土饮料品牌还没有一家影响力能超过健力宝的。经过七八天的谈判,张海报出了一个价格,李志达觉得很合适,就没有还价,当场成交。彼此之间没有股权置换,全部是现金交易。

李志达是在对健力宝企业未做尽职调查的情况下,拿出巨资来拯救健力宝的。李志达闪电式地收购,并不是他不懂得在谈判中拖而不决可能对谈判要价有好处的道理,而是他觉得在拖延的过程中健力宝这个品牌会一天天地萎缩。他看到了健力宝的市场已萎缩到只保有华南市场一隅了,这种状况如果持续下去对健力宝未来的经营者是不利的。李志达进入健力宝后,有人告诉他,健力宝债务有10多个亿,潜在财务风险难以估量,而李志达却认为,对于这样一个好品牌,不能因为有问题而放弃,要先拿过来再说。用李志达的一位新闻发言人的话来说就是:“‘买一件皮大衣还得转两月’这说法的确没错,但如果一个人很了解皮大衣市场,对市场上有什么品牌和款式了如指掌的话,突然碰见一件很合适很喜欢的款式,他就可能不管这件皮大衣的质量怎么样很快将它买下。”

据调查,汇中天恒投资有限公司,其50%的法人股持有者正是北方亨泰科技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而剩余50%的股份中李志达个人就占了30%。汇中天恒新闻发言人表示,北方亨泰的实际控制人也是李志达,“当初我们没有公开这方面的信息,就是怕人们胡乱猜测,但现在看来,这样做反而给了别人牵强附会的理由。”

李志达上任后,对健力宝是充满信心的,他马不停蹄地召开了汇中天恒团队会议、健力宝新董事会、中层以上管理干部会、经销商大会等。在他的感召下,大家很快达成共识:尽快恢复健力宝的生产,恢复它在市场上的地位。经销商也都希望恢复网络。至于恢复生产要多少钱,他暂时没有精细地考虑。他对净资产、现金流、负债……这些数据不是不在乎,而是没有时间在乎。他知道他买的是股权,原股东的一切权力和义务他都要承担。

正在李志达全力拯救健力宝时,事情却突然发生变化。

2004年11月17日,当李志达接管后的健力宝人去三水区工商局变更股权过户登记时,对方回答李志达收购的部分股权已经被冻结,由健力宝原第三大股东——三水区政府通过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

三水政府方面提请冻结的理由有二:一是健力宝原收购方(即张海等)有1个亿的收购款还没有支付,二是健力宝还欠政府4000万元的应分红利和2000万元的借款。

两条理由,意思只有一个:你李志达只有还清张海留下的欠款,方能进入健力宝进行正常操作,否则,立即退出。

接着,两家进入协商阶段。协商的核心问题是,双方对1亿元的前股东收购款的归还日期存在分歧。三水方面提出必须在2005年1月份还清,理由是前收购合同是2002年1月签署的而合同中有提到签订合同后“三年后”还清的字句;但是,李志达方面认为,前收购合同中虽然讲了“三年后”,但同时也讲了是三年后的2005年6月还清,因此认为最后归还时间应该是2005年6月而非1月。而三水方却对李志达说:“你先支付6000万吧,还了就给你过户,不还就不给过户。”李志达虽然对此表示不满,但到最后(12月5日)还是答应先支付6000万元。然而 这个“答应”并没有改变健力宝的命运。

在这段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李志达方面开始陆续感受到来自不同方面的压力。当地电力、水务和税务部门开始以欠款为由发出停水、停电、封账号的威胁。

这种“威胁”,说穿了还是因为“李达志收购健力宝的资金是否能与三水区政府兑现”的问题。

然而,李志达的还款态度表现得并不是那么积极。张海告诉记者,他最初接触李志达,同意转让股份,是因为李志达自称有30亿元的现金能够承担健力宝的负债和李志达表示对健力宝的认同、欣赏和收购诚意才同意转让的。但李志达进入健力宝后号称注资了2.6亿,而目前健力宝只收到若干千万元,这点资金用在拯救健力宝身上无疑是杯水车薪,何况这笔钱据说还是给了经销商。另外,李志达从张海手里收购的深圳健力宝足球俱乐部(张海曾收购“深足”用的是健力宝的借款),到目前为止,一不解决深圳足球俱乐部球队的工资,二不解决俱乐部训练基地的问题,而是接手球队后,首先做的是卖球员,球队四大主力卖了三个。张海表示,如果李志达不能完成以上承诺,他将理所当然重新接管健力宝。

2004年12月8日下午2时左右,三水区法院来了十几个人,要求查封健力宝集团及其下属各母子公司的所有账目和公章,并冻结公司的账户。由于掌管公章的人不在,公章暂时未交。汇中天恒认为,此事很突然,事先并未接到任何通知,三水区政府作为仅有8.9%股权的股东,对于此次行动“也没有一个说法”,这不符合法律程序。“汇中天恒将选择抗争”。

据了解,三水区法院要求,从2004年12月9日起,健力宝集团目前所有高层(部门总经理以上人员),以及所有来自北京方面的人员均不得进入健力宝大厦,而其他普通员工还可以进入公司。知情人表示,这是因高层大多是原张海时代留下的人员,或者是北京汇中天恒方面安排的人员。 三水的这种做法给北京汇中天恒方面带来很大的不便,不利于解决问题。 当晚,位于佛山市三水区西南镇的健力宝集团有限公司饮料生产厂门前的保安也换成了双岗,据一知情人介绍,新增的保安均为临时从外调来,故保安们着装极不一致,有戴蓝色便帽的,也有戴灰色大盖帽的。

晚19时11分,两辆写有法院字样的警车与一辆大型平板货车、两辆中型货车、一辆叉车开入健力宝厂区。很快有人从办公楼内搬出3个立柜大小的木箱及若干小纸箱,分别由随车而来的搬运工及叉车进行装载,约20分钟后,装运结束。但这6辆车并未选择从几米之遥的东门(该厂正门)驶入灯光通明颇为繁华的健力宝南路,而是横穿整个冷清的厂区,由人少灯稀的北门出来,经广海大道再绕到正门前的健力宝南路,一直向南而行。5分钟后,有人打电话到厂区门口,保安回答,“刚才法院的人来拉走了账本。”

事实上,三水区政府强制接管从12月7日就开始了。那天上午,三水政府在健力宝礼堂召开了一个“健力宝复产大会”,代表三水区政府的原三水市白坭镇镇长欧柱明出现在主席台上,宣布健力宝的全面工作将由复产小组管理,而复产小组将由欧柱明、阮钜源、黎庆元、刘存雄四人负责,其中阮钜源、黎庆元都是李经纬过去的老搭档。而最富戏剧的一幕是,会议结束后,健力宝的创始人、曾因涉嫌经济问题被“双规”和撤消全国人大代表资格、消失长达3年之久的李经纬坐着轮椅出现在健力宝公司礼堂门口……

记者从珠江医院了解到,李经纬2002年1月23日因脑溢血被送入空军医院,后转入该院神经内科治疗。1年多来,李一直住在珠江医院侨谊楼,病情属保密级。“李虽在上周忽然被接走,但并未办理出院手续,估计他还会回来继续康复治疗,因为他的身体不允许进行高强度工作。”一位医生说。

在“健力宝复产大会”上,北京汇中天恒方面只派了执行官蒋冀作为代表出席,但确实没有料到会有这么多的变化,“大家都想不到他们(李经纬等三人)会出现”。

汇中天恒的新闻发言人说:“北京汇中天恒进入健力宝的投入有目共睹,汇中天恒用在发放工人工资、付给经销商货款以及购买原材料等方面的投入,肯定有上亿元。此前虽存在停产、拖欠工资、货款等种种问题,健力宝毕竟是一个全国知名品牌,如果投入一些资金、让企业正常运作起来,并把产供销关系理顺,很快就可以走向正轨。因为我们的资金还是很雄厚的。”

健力宝复产小组负责人欧柱明在“健力宝复产大会”上宣布,拖欠员工的工资暂不发放,而拖欠的其他债权债务也先冻结。汇中天恒认为:“我们已要恢复生产了,但是他们这样一折腾,反而不利于企业的运作”。

三水方面为何会突然强行接管健力宝?有知情人透露说,原因是北京汇中天恒进入健力宝后,“发现之前很多没有发现的问题”,于是跟三水方面要条件,谈判不成后又扬言要退出,而当地政府对健力宝目前的现状和前总裁张海的做法非常不满,他们同样也怀疑张海与北京汇中天恒之间的关系。

据三水方透露,现阶段健力宝复产小组的进入以及相关工作对健力宝是比较有利的,它缓解了目前健力宝的矛盾,而且复产小组大多数是原先健力宝的人员,对健力宝比较了解,对复产工作也比较积极。而且,健力宝已经准备了新的广告,预计很快将会投向市场。

然而,三水健力宝虽然已经恢复了生产,但健力宝的卖者和买者的矛盾并没有解决——2005年1月9日,记者在广东三水看到三份关于健力宝股权转让的协议。协议表明张海、祝维沙、叶红汉分别以1元的价格转让了他们各自持有的三水正天科技投资有限公司的股权。其时,“三水正天”持有健力宝58.3%股权。

张海说:“在我2002年收购健力宝时,健力宝静态运作的资本大慨是6亿,加上动态的3亿则达到39亿,怎么可能以3元的价格出售?虽然汇中天恒和我签过转让合同,但交易最后并没有完成,至今汇中天恒并没有完成过户手续。

汇中天恒的高层反击道:张海是个职业说谎人,他所说的纯属无稽之谈。汇中天恒在2004年12月27日只是借款给深圳健力宝足球俱乐部渡过难关,直到现在都是借款给足球俱乐部,根本不存在“汇中天恒接手足球俱乐部一说”。

“健力宝收购风波”看来还将继续。

编辑/曹康林

“健力宝风波”全调查

[ 1 ]
“健力宝风波”全调查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