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当权力染上美色:哪里有“纯洁”的婚外情
 
· 流星划过玫瑰树
· 改变一生的四个字
· 美国25所最受欢迎的大学
· 三个不同年代人的财富机遇
· 神秘古堡“亡魂之眼”惊演
· 两个人的圆舞曲
· 金蝶与用友比狠ERP
· 与Boss交流,分寸几何
· 安顿:17岁的忧伤
· 又到家人进补时
· 那一年姜花的香味川流不息
· 陪衬新郎新娘:“丑男丑女
 
· 2006高考录取规则
· 唐诗三百首(加注释)
· 电视剧《刁蛮公主》下载和
·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 高层的死角[作者:森村诚
· 国家六部门联合发文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常见图像文件格式详解
· 拉封丹寓言
· 美容养颜手册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素质教育在美国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当权力染上美色:哪里有“纯洁”的婚外情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当权力染上美色:哪里有“纯洁”的婚外情 2006-10-11

 

(2004年11月 撰文:尤灵)

本刊记者一直关注着本文的主人公程秀俭,几次找来河南省地图,寻找程秀俭的家乡——一个叫栾川的小县,在他被执行死刑三个月后前往他的家乡,进行采访。

栾川属洛阳市,是一个以矿业为主的山区县。从洛阳到栾川有300多公里,接近西北,车在黄土高坡上盘旋。

程秀俭和被他杀害的情妇,两家目前的现状是:程秀俭的妻子是县直机关干部,现已退休,两个儿子,一个在县直机关工作,一个还在上学,家境不是很好。他的情妇段霞,其夫身有残疾,没有工作,两个孩子,大的在上小学,小的还未上学,家境困难。段霞被程秀俭杀害之后,其夫曾到栾川县妇联要求“春蕾计划”款项救济他正在上学的女儿学费。

2003年9月25日上午,故意杀人犯程秀俭在验明正身后,被押赴刑场执行枪决。

2003年9月,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判处原河南省洛阳市钼都矿冶有限公司董事长程秀俭死刑。

2003年3月27日,安徽蚌埠市中级人民法院以程秀俭犯故意杀人罪,一审判处其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判处其赔偿附带民事诉讼原告人经济损失93285元。

2002年6月27日,犯罪嫌疑人程秀俭被依法逮捕。

2002年5月19日,程秀俭被抓获归案。

2002年5月12日,程秀俭杀死与之交往7年之久的情妇段霞。

……

引人注目的是,在他被捕后,河南省栾川县人大常委会、栾川县86名离退休干部致函安徽省高级人民法院,请求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对他从轻处理。

据检察机关调查,程秀俭任职期间确实比较廉洁,没有利用职权替别人谋过利益。但程秀俭没能迈过情人这道槛,他的悲剧在于他幻想和情人之间保持一种唯美的、不掺杂任何功利目的的感情。但情人看中的恰恰是他手中的权力,在屡次逼他利用职权为自己做生意提供“方便”而未果后,向他下达了最后通牒:要么给她20万,要么安排她丈夫当矿长。程秀俭觉得她要价太高,不同意。情妇跟他争吵。于是,程秀俭气急败坏地杀死了情妇段霞!

步步成功,渴盼婚外激情

程秀俭的简历上曾写满辉煌:参军时,随部队出国援巴,被树为援巴指挥部标兵;转业到地方后,把一个处境艰难的小企业发展为拥有1.2亿固定资产的国家中型一级企业,成为洛阳的纳税大户,其本人也当选为栾川县人大常委、洛阳市人大代表。

担任领导职务的程秀俭,随着事业的步步成功和婚姻生活的日趋平淡,内心深处渴盼着一份唯美的、真正叫做“爱情”的婚外激情。

程秀俭在看守所里给法官写过一封长达16页的信,他在信中写道:“初遇段霞,我以为她是真正爱我的,我们之间的感情是纯洁的,不带任何功利色彩……”

7年前,程秀俭是栾川县冷水乡钼矿的经理。仲夏的一天夜晚,他到矿区门口的食品店买东西,小店做的就是钼矿的生意,店主段霞对他的到来自然热情有余。而他呢,出手大方,博得段霞欢心。矿区生活的单调、寂寞,让他迷上了这个年近30岁的妩媚丰满的漂亮女人。很快,他便与这个比他小11岁的女人有了那种事。而段霞呢,自从有了他这个经理情人后,生意自然也比过去红火多了。

其实,段霞是个外表要强,内心藏着苦水的女人,丈夫身有残疾不能挣钱养家,孩子体弱多病,一家人的生活全靠她开的这个小商店。

一天晚上,程秀俭与段霞幽会时,段霞用年轻女人特有的激情深深地打动了程秀俭。然而激情过后,程秀俭心头涌起的不安很快就显现在他那略带沧桑的脸上,精明灵巧的段霞立即猜出了程秀俭的心事,她依偎在他的怀里,深情款款地表态:“你放心,我和你在一起,不图别的,就图感觉自己像个女人。”

对此,程秀俭感动得热泪盈眶。怀抱着这么一个可心的女人,而这个女人又那么善解人意,他感到既安全又幸福。于是,程秀俭在段霞面前不断重复着这样一句话:“你不要想着我是当官的,你只把我看成是一个爱你的男人就行了。”

不久,程秀俭在县城和几个朋友聚会,当谈到一名大家熟悉的人为了情人贪污受贿,而受到法律制裁时,程秀俭不屑地摇摇头:“他没有把握好自己,那个女人爱的是他手中的权力。”此时,程秀俭心中不由得浮起段霞恬静脱俗的面容。宴席散后,程秀俭的手机响了,里面传来段霞的声音,她说她到县城办事,已在招待所住下了。

程秀俭急切地来到段霞住处,一番缠绵之后,段霞说她批发了一些手套、肥皂、毛巾,想作为劳保用品卖给他们公司。

程秀俭听后用一种复杂的眼光打量着段霞:刚才还在嘲笑别人,怎么这事一下子又转到了自己头上。他感到窝心,更感到害怕。他觉得自己的感情被愚弄了,黑着脸一把将段霞推开,恶狠狠地质问她:“怎么你也这样?你不觉得像是在做交易?你到底爱我的人还是爱我的权,你要是爱我的权,咱们从此一刀两断!”

对此,段霞慌了。她急忙向他解释:“我只是要周转资金,以进价给你们,不赚一分钱。”“不赚一分钱也是以权谋私!”“就3000元货。如果让你为难,就当我没说,千万别因为这影响了我们的感情。”段霞一边满眼含泪赔不是,一边察言观色地注视着程秀俭。

看着段霞梨花带雨的模样,程秀俭很快就消了气。他想:段霞爱他,遇到麻烦自然就想到他,自己可能太敏感了。既然是进价,公司没有损失,就帮她解决燃眉之急吧。“你把货送来吧!不过,下不为例!”

段霞破啼为笑,一下子扑倒在情人怀里。

当权力染上美色之后

1997年,程秀俭荣升县钼都矿冶公司总经理。就在他要离开冷水时,段霞找到他,提出要跟他一起走,他二话没说,拿出1.5万元私房钱让她在县城开了一家服装店,两人继续过着情人生活。

几年过去,程秀俭由总经理升到了董事长。随着各种官衔接踵而来,他觉得眼前这个女人档次低了。于是,他想摆脱她,开始慢慢与她疏远。然而,几年的交情说断就断谈何容易。段霞坚决不从,何况她要靠着他这棵大树继续做生意。

自从做了程秀俭的情妇,段霞内心的欲望在不断地燃烧。她认为程秀俭是一棵可以依靠的大树,她要牢牢地抓在手里。可是,她又觉得这个男人难以驾驭:谈情说爱时,他是那样热情体贴,百般顺从;但每次需要他为她办事时,他总是拒绝。

有一年春节,段霞想进一批货销到程秀俭的公司,以便赚取一笔过年费。可她将想法告诉程秀俭时,程秀俭想都没想就一口回绝了。对此,段霞感到无比的失望和伤心,她哭着向他发泄心中的不满:“我要生活,我的孩子要治病,我只是想做点生意,你怎么这样绝情地待我?难道我在你心中就没有一点分量吗?”

程秀俭看着满脸写着“伤心”二字的段霞,感到生活给予她的压力太大,自己应该给予适当的帮助。

为了安抚情妇,程秀俭拿出1万元私房钱,交给她,让她补贴家用。

为了能给段霞多一些补贴,程秀俭将自己的日常开销降到了最低水平。

2001年春天,段霞对程秀俭说,现在生意难做,你又不肯帮忙,她准备把商店转卖,然后去他所在的公司当一名工人。有了稳定的工作,她就能开开心心地做他的地下情人。

“公司里没有空缺,也没有适合你干的工作。”程秀俭闷闷地回答。段霞感到程秀俭这“不是不能也,是不为也。”她想,一个有着1.2亿固定资产的大企业,洛阳市的纳税大户,手里随便漏漏,也能养个人。可连自己去公司任个闲职这样的小事,程秀俭也不答应,她觉得委屈极了。于是,积蓄在心中的不满全都化成了愤怒:“难道这个小小的条件,你都不肯答应?我跟你五六年了,过的都是什么日子?丈夫不中用,靠你又靠不住,我都三十几岁的人了,我怎么办?早知道你是个有权不会用的榆木疙瘩,打死我也不会跟你好!”

程秀俭心情烦躁地说:“你跟了我这么多年,应该了解我,你要我干的那些事,我都不能做。一开始,我就告诉你,不要想着我是当官的,不要想着我手上的权。那权不能用在你身上,用在你身上,我一世的清廉就完了。你不就是要钱吗?我给你!”可他翻遍全身,才发现,自己已是“囊中羞涩、一贫如洗”了。

第三天,程秀俭将从朋友那儿借来的1万元钱交给了段霞,嘱咐她:“你以后不要老是想着用我手中的权挣钱,你需要钱,我给你。”段霞不满地揶揄道:“你给我,你能给我多少钱?”

是啊,多少钱能填满这个无底的洞?程秀俭有些后怕了。

果然,几个月后的一天,段霞来到程秀俭的办公室,一进门就哭了起来:“我进了一批保暖内衣,卖不出去,眼看冬天就要过去了,你要是不帮我,我就不想活了……”程秀俭怕她的哭声惊动公司其他人,答应替她想办法。

其后,段霞堵在程秀俭的家门口和公司门口,逼程秀俭兑现承诺,吓得程秀俭不得不从地下室绕行。案发后,程秀俭在接受检察干警的讯问时,曾有过这样一段坦白:“其实,在我的职权范围内替段霞办这么一点小事实在不算什么,我也曾不止一次动过这样的念头,可一想到自己在用权养情,就觉得这个‘情’不值一提了。我清清白白几十年,不能因为她毁了我在职工中的形象……”

关于程秀俭的清廉,记者在安徽省高院看到两份佐证,一份是栾川县人大常委会写给安徽省高院的公函,上面有这样一句话:“(程秀俭)廉洁奉公,不谋私利,在企业困难的时候,从亲友处借来几十万资金给企业……”另一份是86名栾川县离退休干部亲笔签名写给法官的公开信:“(程秀俭)同工人一起拿着铁锹,吃在工地,住在工地……”

2002年3月,段霞听说程秀俭的公司要给员工们配发工作服。于是,她先在宾馆里开了一间房,然后给程秀俭打电话。程秀俭有心不去,可又抵不住婚外激情的诱惑,他在办公室里来回踱了半个小时,最后一跺脚还是去了。程秀俭在忏悔书中这样反思:“我是又想和她断,又舍不得和她断,如果早一点跟她断,也不会发生后来的事!”

头枕在程秀俭的臂弯里,段霞柔声说道:“现在你们公司需要购进工作服,这批货让我去进吧?”程秀俭摇摇头:“我早说过,你不要掺和我们公司的事。”“你……”段霞噌的一下坐起身,涨红着脸问:“那你把我当成什么,提供肉体服务,不图任何回报?这批工作服必须让我进,你要是再不给我面子,我就把咱俩的事闹大,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程秀俭愤怒地站起来:“你太让我失望了,难道在你眼里,我俩的关系自始至终都是权和色的交易吗?你能不能把咱们的关系想得纯洁一点?”“纯洁?你也不想想,你有妻子我有丈夫,咱们的关系能纯洁得了吗?姓程的,别跟我玩纯洁好不好!”程秀俭觉得无论自己怎么努力,都无法挽留住曾让人心动的婚外激情:“既然这样,我们还是趁早分手吧!”

四天之后,程秀俭办公室的电话铃响了,里面传来段霞有气无力的声音:“我已在宾馆住了四天,绝食了四天,我买了毒药,你再不来见我,我就服毒自杀在宾馆里。”程秀俭急忙赶到宾馆。

“你还要跟我分手吗?”面对段霞的以死相逼,程秀俭无可奈何地摇摇头。

段霞露出胜利者的笑容:“那批工作服让我进!”程秀俭内心充满了愤怒却又不便发作,只是没好气地说:“你真是无可救药了!”说完,佛袖而去。

婚外激情演变成相互残杀

2002年5月11日,段霞打电话给程秀俭,约他一起去外地进一批工作服,然后卖给他们公司,他想干脆利用这次机会跟她“摊牌”,于是他跟单位打招呼说自己要到东北谈生意,先到了洛阳等她,等段霞到了洛阳他们一起坐火车来到了蚌埠。

5月12日早晨7时许,程秀俭以一张甘肃某市销售人员“江跃明”的假身份证登记,与段霞入住在位于该市淮河路段的某大酒店1113号客房。

一到宾馆,段霞就提出要去进货,程秀俭坚决不同意。

上午8点钟左右,在商谈分手条件时,段霞提出:“你浪费了我的青春,要给我补偿!第一,给我20万;第二,你把我丈夫安排到你下属的钼矿当个矿长。从此以后,我不再寻你的事,否则,我到市政府告你。”程秀俭认为对方提出的“赔偿金”数额难以承受,而与其发生了争吵、厮打。厮打中,将卫生间洗面盆下方的大理石板踢断。因双方均有伤便于上午10时许至该市第三人民医院就诊,后又一起回到房间休息。其间,段霞在大酒店、医院曾分别向服务员、医务人员透露程秀俭要杀害她、自己想报警的意思。不知什么原因,她又放弃了。

晚上7时许,程秀俭与段霞再次发生争吵。段霞坚持自己提出的分手条件,程秀俭难以接受,说:“你真的是这样想的?我为你借了别人的钱,至今还没还清,你让我再给你弄20万,你的心可真够狠的!”

“我的心狠?假如你能放下死脑筋,上千万对你来说也不是难事,你打听打听,有哪一个当官的情人像我这样寒碜!”

“告诉你,我程秀俭从不为女人捞钱,要捞早就捞了,轮不到你!”此时程秀俭想到的是:除掉段霞,在仕途上清清爽爽走到退休的那一天。

望着眼前这个自己爱了6年、现在恨之入骨的女人,程秀俭的手在不停地发抖,他一字一顿地问段霞:“像我这样的糟老头子,既想当个清官,又想拥有一份纯洁的婚外情,难道不行吗?”

段霞被程秀俭的样子吓坏了,她结结巴巴地说:“你最后帮我做一笔生意,做一笔大的,以后我再不……”还没等她把话说完,程秀俭就抄起卫生间一截断裂的大理石,朝她的头部、面部狠狠砸去,致段霞当场死亡。作案后,程秀俭逃离现场。为了逃避侦查,他将段霞的手机、身份证等全部搜出,并伪装成强奸现场,然后打的到徐州,从徐州转乘火车逃到东北。

2002年5月19日晚7时许,蚌埠市警方在河南省栾川县人民医院将正在探望出车祸儿子的程秀俭抓获归案。

6月27日,犯罪嫌疑人程秀俭被依法逮捕。

人头落下,左丢清廉,右失美色——想兼得,全破灭!

(曹群秀摘自《恋爱婚姻家庭》2004年第3期)

当权力染上美色:哪里有“纯洁”的婚外情

[ 1 ]
当权力染上美色:哪里有“纯洁”的婚外情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