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歌声不能死,绝症乞儿唱进人民大会堂
 
· 聪明的富人更长寿
· 奥运富豪大制造
· 新《公司法》八大悬念答读
· 梁昭贤领飞
· 草根富豪孙凤祥的三重世界
· 孙凤祥并非“另类”
· 怀疑史玉柱
· 诺基亚、爱立信之变
· 曹德旺:谁说福耀玻璃内外
· 用直销给传统行业“造血”
· 华晨又乱了
· 别让郎咸平“孤军奋战”
 
· 电视剧《刁蛮公主》下载和
·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 高层的死角[作者:森村诚
· 国家六部门联合发文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常见图像文件格式详解
· 拉封丹寓言
· 美容养颜手册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素质教育在美国
· 全唐诗卷四十六
· 韩剧《布拉格恋人》剧情介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歌声不能死,绝症乞儿唱进人民大会堂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歌声不能死,绝症乞儿唱进人民大会堂 2006-10-11

 

作者:黄剑

2004年2月3日,北京,人民大会堂。“2003年首届中国少年儿童艺术节”在这里举行颁奖仪式,被李谷一称为“少年天才歌手”、来自安徽的13岁少年王亮荣获大赛金奖。当王亮被父亲搀扶着走上领奖台时,台下出现短暂的静寂,随后响起如潮的掌声。观众眼里含着泪水,被这对父子用歌声创造的生命奇迹深深地震撼……

死里求生:歌声划破了生命的黑暗

王亮出生在安徽界首市泉阳镇老董寨村。1990年9月,王亮三个月大时,因为感冒发烧错打了一针青霉素,从此身体瘫痪,并且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医生说,王亮得了神经根炎,其体内的神经系统瘫痪坏死,死亡率高达95%,即使花费几十万甚至上百万元,最乐观的结果也只能是一个植物人。

看着刚生下时面色红润的儿子,如今四肢呈大字形像壁虎一样贴在床上,王应堂和妻子丁淑琴不由得抱头痛哭。之后,两人商量就是砸锅卖铁,也要争取那5%的机会让儿子活下来。

从此,王应堂夫妇带着孩子天南地北地跑,边打工边为儿子治病。当打听到一位老中医会治此病时,夫妻俩就带着干粮,拉着架子车,隔天往返30公里带王亮去治疗。一段时间后奇迹出现了:王亮的肌肉开始有了痛感,嘴里也能发出一些微弱的声音。

孩子咿呀学语的声音时时传递着求生的讯息。哪怕是儿子从未说过一个清晰的词语,哪怕是医生说儿子随时都会死去,王应堂夫妇始终不愿放弃。为了挣钱给儿子看病,1995年春天,他们带王亮辗转来到河北沧州市郊区的一家砖窑场打工。每天清晨,王应堂把王亮抱到为他特制的小木车上,让他坐在工地旁。工地上有两个四川打工妹,她们喜欢一边干活一边哼歌,这时,王亮就会呆在小木车上,歪着头安静地听。一天,老实的王亮突然不安分了,嘴巴不停地颤动,发出了类似“唱歌”的声音。两个打工妹惊喜地对王应堂喊:“天哪,亮亮会唱歌了!”

“儿子,这是真的?你唱,你唱给爸爸听听!”王应堂跑过来,用双手使劲地晃着小木车。在众人的注视下,王亮艰难地张着嘴,终于一个字一个字地唱了出来:“世—上—只—有—妈—妈—好——”

这是怎样激动人心的歌声啊!这是小王亮出生以来第一次叫妈妈,竟是用唱歌的形式。王应堂夫妇流着泪,激动地亲吻着王亮的小脸。“儿子,儿子,你唱吧!唱吧!你唱歌咱就有救了啊!……”

王亮稚嫩的声音感动了窑场老板,他特意找来了录音机和磁带,每天“特许”王亮坐在工地旁,对着录音机学唱流行歌曲。在练歌的过程中,王亮慢慢地学会了说话,而且越来越利落。

发生在儿子身上的奇迹让王应堂看到:只要付出定会有所回报,他更加坚定了为儿子进行治疗的决心。1997年春天,王应堂来到北京,将儿子背进了中国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在这里,幼小的王亮每天都会接受中医理疗,全身要被同时扎上36根银针,但懂事的他每次都咬牙忍着疼痛,还不停地跟医生说笑。

王亮是坚强的。可有一天,一个同病室的小伙伴死去后,他的眼里不免露出了悲痛之色。好几天,他都不说一句话,只是呆呆地望着窗外。细心的父亲发现了儿子的哀伤,他想安慰孩子,可又不知如何诉说。

“爸爸,你看见窗外的树叶了吗?”亮亮突然问道。“爸爸,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有一个身患重病的姐姐住进了医院,她的病只有一成希望。在她病床的窗口外长着一株常青藤,几根藤枝依附在墙上,上面只剩下最后几片叶子。她心里清楚,等所有的叶子都落尽后,她的生命也就终止了。和她同住在这个医院的一位画家得知她的想法后,趁着最后一片叶子落下之前,夜里偷偷地用画笔将那片叶子永远画在了墙上,后来这个姐姐终于得救了……”

“爸爸,我不会画画,可我会唱歌。是不是只要我这样唱下去,我就永远不会死?”儿子的话让王应堂震惊,他没有回答儿子。这位文化不高的父亲面对坚强懂事的孩子突然感到不知所措。他没有问儿子是从哪里听来的这个故事,只是再次将儿子揽入怀中,紧紧抱住,任泪水在脸上肆意流淌。

在中医院的治疗维持了近一年。为了省钱,王应堂在离医院二三十里外的地方租住了一间很小的地下室。他每天早上5点钟就将王亮背出来,然后走上两个多小时来到医院。

儿子逐渐长大的身体让父亲渐感吃力,汗水濡湿了他敞开的衣衫。王亮数次要从父亲的背上滑溜下来,都被王应堂用力地托举上去。

“儿子,唱支歌吧,那样爸爸就不累了。”

“爸爸,还唱《流浪歌》,好吗?”王亮伏在父亲的肩头,轻轻地哼唱起来:“流浪的人儿想念你,亲爱的妈妈……”

路人无不为这对特殊的父子侧目。小王亮趴在父亲的背上,说:“爸爸,你只要听到我的歌声,就知道我还在好好地活着……”他唱着唱着,便趴在父亲的后背上睡着了。

王应堂擦去脸上的汗水,在心里默默地说:“儿子,只要你活着一天,我就要一路听着你的歌。哪怕你最终躲不过死亡,也要让歌声陪伴你去天堂……”

经过近一年治疗,王亮竟然能站起来了!那天,当王亮在医生和父亲的搀扶下,终于站在了地上时,他高兴地喊道:“爸爸,我以后就能站着唱歌了!”王应堂喜悦中含着酸涩,他轻轻地摸了摸儿子的脸,温和地说道:“唱吧,儿子,你就在这里给叔叔阿姨们唱吧。”

王亮像只小鸟般快活地唱了起来,他一连唱了两首。6年多来,第一次立直的身体有些支撑不住了,就在他快要摔倒时,王应堂扑上去紧紧地抱住了儿子。病房的医生护士都被这一幕深深地打动了,发出一片唏嘘之声。

苦中求乐:歌声放飞生命的奇迹

1997年夏末,王亮已到了入学的年龄,王应堂带他回到了家乡。

王亮虽然能站起来了,但他的脚面呈严重的“八”字外翻形,走路不稳,时常摔倒。王应堂遵照医嘱把王亮朝外翻的脚板固定在自制的木板夹上,中间辅以沙袋,每天搀扶着他在院子里来回走上好几个小时,再让他自己拄着双拐练习。王亮疼得龇牙咧嘴,大汗淋漓。有时候,王亮实在支撑不住一下子摔倒在地,他就责令儿子就地爬起来。当发现儿子的大腿根部被磨得鲜血淋淋,王应堂和妻子只能悄悄地背过脸,擦去眼泪。而这时王亮会满不在乎地对父母说:“爸、妈,我给你们唱首歌吧!”“不经历风雨,怎么见彩虹,没有人能随随便便成功。”在稚嫩却坚定的歌声中,王亮又开始了下一轮的练习。9月,王亮终于在父亲的搀扶下走进了小学的大门。

王亮进学校念书后,王应堂便把治疗的时间选在了每年的寒暑假。1998年春节前,王应堂带王亮到合肥打工治疗。一天傍晚,王亮被父亲背着走上四牌楼的人行天桥,王亮要父亲坐下来歇歇。

父子俩坐在天桥上。王亮望着在天桥上来来往往的人群,先在心里小声地哼唱,后来便渐渐提高了声音。“今夜我又来到你的窗外,窗帘里你的影子多么可爱。悄悄地爱过你这么多年,今天我就要离开……”这是一首王亮最喜欢的歌《窗外》,唱这首歌的残疾歌手李琛,拄着双拐才能走上舞台。

王亮小小的年纪和他那忧郁的歌声,一下子吸引住了许多行人。仅仅半个小时,王亮便在天桥上一连唱了7首歌。“爸爸,求你明天还让我到天桥上来吧!有那么多的人喜欢听我唱歌,我比飞到了天堂里还要快乐和幸福……”泪水顿时模糊了王应堂的眼睛。

第二天,王应堂从合肥的一位亲戚家里借来一台旧录音机、麦克风和几盒伴奏带,王亮便在四牌楼这座人来人往的天桥上开始了“卖唱”。王亮的声音委婉、清亮,每天都会吸引许多行人驻足倾听,并纷纷将一元、两元钱放在他的面前。

有一天,王应堂背着王亮走下天桥时,偶然抬头看到商厦旁边墙上贴着一张大幅海报:商厦将举办少儿春节文艺晚会。王应堂的心里忽地一热。他让王亮一个人坐在台阶上,自己则走进商厦,找到了一位负责人,恳求她让王亮上台唱两首歌。“他喜欢唱歌,只要一唱起歌来,他就忘记了病痛。这一辈子,我可能治不好他的病,但只要我活着一天,我就要让他不停地唱歌!”负责人被王应堂说得红了眼圈,破例同意让王亮参加晚会表演。

王应堂满脸兴奋地从商厦走出来,看到王亮正盯着那张海报出神。他和王亮并排坐在台阶上,他轻轻拍拍儿子的手说:“你很想上台唱吧?我已经跟他们说好了!”王亮一听,立刻抓着父亲的手,快活地叫道:“爸爸,是真的吗?他们真的同意让我上台表演?”

那天,王亮是被王应堂扶上台的,他接连演唱了两首歌。王亮动情的歌声打动了台下的小观众和他们的父母。当演唱结束后,好多人走到后台,把他们手中买的食品和礼物送给王亮。

就在这年年底,王亮的病却突然加重了。王应堂带着王亮来到上海儿童医院,医生说这个病出现反复并不奇怪,王亮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王亮一边治疗,一边走到上海的街头卖唱。1998年,王应堂又添了450元钱,买了一架电子琴。这是王亮获得的第一件乐器,他分外珍惜,日夜练习,到第三天便能一边弹奏一边演唱了。从此,王亮如鱼得水,只要是他会唱的歌,他就会弹,而且没用多长时间,他闭着眼睛就能熟练自如地弹奏了。

此后几年的寒暑假,王应堂又带着王亮到过郑州、石家庄。听从温州打工回来的人说那里很富裕,在2002年放寒假的时候,王应堂背着电子琴,带王亮到了温州。前三天比较顺利,卖唱共得了600多元。第四天中午王亮在街头演唱,王应堂去给他买饭,几个人开着一辆汽车过来,不由分说地将王亮塞到车上。王亮问:“叔叔,你们要送我到哪儿去?”“送你到收容遣送站!”王亮的腿本来就站立不稳,一听这话腿就抖动得更加厉害了。“等我爸爸回来,不然他不知道我去了哪里,他会急疯的!”但几个人并不听他的。

收容的车刚开走,王应堂就端着一大碗面条回来了。不见了王亮,他的心一下子提了起来。当好心的市民告诉他刚才发生的一幕,王应堂顿时两腿一软,蹲在了地上,面条也泼了一地。这个七尺男儿,竟当街嚎啕大哭起来。

王亮被关进了收容站。第二天在吃饭前,想起为他付出诸多的父母,亮亮哭了。当着几个工作人员的面,他唱起《流浪歌》。“流浪的人儿想念你,亲爱的妈妈……”如泣如诉的歌声让人灵魂震颤。没有人阻止他,更多的人围了过来。王亮饱含着热泪,又接连唱了《窗外》、《大中国》、《爱拼才会赢》,连工作人员也情不自禁地鼓起了巴掌。

第三天,终于得知儿子消息的王应堂刚走到收容站门口,就听到一阵清亮的歌声在头顶上萦绕。没错,是亮儿在唱歌!“我把收容站当成了舞台,我不停地唱歌给他们听。最后,他们全成了我的热心听众,全被我感动了。假如我现在去了天堂,那真是比什么都快乐!”见到父亲后,王亮快活地说道,而王应堂的泪水早已沾满了衣襟。他在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给儿子一个舞台,让他尽情歌唱。

逆境求存:歌声中找到天堂

2003年暑假,王应堂带着王亮到了北京,一边治疗,一边卖唱。一天,他在一地铁站捡到一份别人丢弃的《北京晚报》,突然一行字跃入他的眼帘:由共青团中央、全国少工委等组织的“2003首届中国少年儿童艺术节”即将举行。“让王亮去试一试!”王应堂在心里说。

王应堂没敢立刻告诉王亮,他找到劳动人民文化宫报名处,向工作人员说明了王亮的情况。工作人员破例免去了王亮的报名费,让他在北京赛区参加初赛。当王亮知道他将要参加的是一个全国性的大赛时,他愣住了:“爸爸,我哪有那样的能力啊?”王应堂说:“你别怕,就把它当成一次锻炼的机会!也许你还可以见到许多平时崇拜的歌星呢!”

7月20日,来自各地16岁以下的少年选手集中在劳动人民文化宫,参加北京赛区的初赛。他们大多经过专门的音乐培训,有的还是音乐学院附中的学生,他们都随组委会住在著名的侨园宾馆。有不少孩子是坐着高级轿车来的,并且由全家人陪同。

王应堂和王亮住在一个打工的乡亲那里。他们凌晨4点钟就起床,倒了几趟公共汽车,才从郊区的工棚赶到参赛地点。在车上,王应堂鼓励王亮:“上台,你什么也不要怕!虽然你是一个苦孩子,从来没有受过任何音乐培训,但你从6岁起就在街头演唱,比那些在学校里呆惯了的孩子见过的‘场面’多,受的委屈也多,你比他们有更强的心理承受力!”

“爸爸,我什么也不怕。我是一个被判过‘死刑’的孩子,今天能有这样的机会,到这样的场合去唱歌,我早已感到心满意足了!”

初赛时,王亮演唱的是郭峰的《甘心情愿》。王应堂只能从外面透过门缝看着他。王亮站在台上,腿虽然有些晃动,但他的歌声很稳,王应堂放心了。不一会,王亮摇晃着呈八字形外翻的脚走了出来,王应堂立刻走上去搀住他。王亮笑着说:“爸爸,我一点也没感到紧张,我觉得自己唱得棒极了!”

结果王亮不仅通过了初赛,而且进入了北部赛区的总复赛。在天津南开大学东方艺术学院,王亮以9.5的最高分获得北部赛区的第一名。比赛结束后,组委会的工作人员请上王应堂,说全体评委要跟他们父子在一起合个影!这些不是教授就是音乐家的评委们,平时在王应堂的眼里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现在他们却要他和王亮站在中间!合过影后,一位中央音乐学院的女教授还掏出200元钱,让王应堂给王亮买点好吃的。“你有一个很出色很坚强的儿子!你应该为他感到自豪!”女教授红着眼圈说。

2004年1月29日(正月初八),王亮接到了参加在北京举行决赛的通知。此时正值春运,买不到火车票,等王应堂和王亮在2月2日赶到北京时,才知道决赛就要结束了。因为王亮没有参加抽签,组委会临时取消了王亮的决赛资格。

冬天的北京特别寒冷。这天还下着小雨,父子俩瑟缩地站在一家商店门口,裤管和袖管已经被风雨打湿。王应堂的心里一片灰暗。他望着倚靠在墙上、眼里显得特别孤独无助的王亮,内心有一种说不出的酸楚。王亮靠着自己对歌唱的热爱,靠着他那虽然稚嫩、却富有感情和穿透力的歌声,一路冲进了决赛;而且半年多来的比赛,已带给了王亮新的希望,他的生命在歌声中飞升,创造了意想不到的奇迹!可是,现在却因为一个很偶然和他们所无法控制的原因,让那向天空和灵魂中飞升的歌声猝然中断,他不知道怎样才能安慰他的儿子……

王亮的心里更不好受。看着父亲在门口慢慢蹲下去的身影,泪水情不自禁地涌进了他的眼眶。父亲只有37岁,可是他的腰已经佝偻了,头发也白了不少。看到自己在歌声中一点点康复和成长,父亲比谁都感到快乐,现在父亲自然也比谁都失望。想到这儿,王亮擦擦眼里的泪,艰难地移了移身子,伸手拉起蹲在门口的父亲,微笑着对他说:“爸爸,你不必为我感到难过。我虽然进不了决赛,但我肯定还能唱歌,我已经感到很知足了。只要我活着一天,我的歌声就一刻也不会停!即使我明天死了,我也不会有任何遗憾,因为爸爸曾经让我享受了生命中最美丽的歌声!歌声中也会有天堂……”王应堂紧紧地抱住王亮,好久没有松开。

上天又一次护佑了王亮。情急之中,王应堂突然想起他的口袋里有一张名片,在天津参加复赛时,中央电视台青少部亢宝晶编导曾两次给王亮捐款。现在,只有找亢编导试一试了!

王应堂当即找到一个公用电话亭。“亢编导,请你想办法帮帮王亮,我实在不忍心看到他绝望的样子。”亢编导有些意外,答应立刻去找组委会说明情况,并让王应堂呆在公用电话亭旁边不要走。

两个小时后,气喘吁吁的亢编导终于将王亮带进了决赛现场。化妆师匆匆地给王亮化了一下妆,王亮便被女主持人搀扶着走上了台。女主持人向评委和现场的观众介绍道:“王亮是来自安徽的一名患有重病的少年选手,唱歌已成为他延续生命的一种方式。因为家里没有电话,加上买不到火车票,他和他的父亲来迟了,差一点没能走上今天的舞台。现在,他将用歌声来表达他最真诚的心声……”

王亮拿起麦克风,对着评委和台下的观众深深地一鞠躬,然后用清亮的歌声唱起了郑智化的《水手》。

“苦涩的沙,吹痛脸庞的感觉,……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擦干泪不要怕,至少我们还有梦……”

随着歌声,王亮的泪光在眼里闪动着。决赛现场的台下坐着许多观众,为了不影响评委打分,现场规定观众不准鼓掌,但王亮演唱的时候,现场却三次响起了清脆的掌声。

决赛结束后,工作人员将王应堂和王亮请进评委休息室,说李谷一老师要见他们。当王亮艰难地移动着身子,一瘸一拐地走到李谷一面前时,李谷一激动地拉着王亮的手,说:“王亮,你是一位少年天才歌手!我们几个评委都从心里喜欢你,你的乐感很好,歌声很有表现力。你才13岁,你是在用心唱歌,非常难得!你很坚强,回去以后要好好努力,我希望以后在舞台上能够看见你坚强不屈的身影!”李谷一还主动跟王应堂和王亮合了影,并给王亮题词:“勇敢就能战胜一切!”接着当场给王亮捐出1000元。

2月3日,王亮登上了人民大会堂的舞台,他是两名获金奖的选手之一(另一位是中央音乐学院附中的女生)。为了鼓励王亮顽强不屈的精神,组委会还另外颁发给了王亮一个“特别奖”。王亮站在被亿万人所瞩目的人民大会堂,眼里饱含着泪水。在强烈的聚光灯下,他好像听到了从遥远世界传来的歌声,歌声中隐隐地出现了父亲的一双泪眼……

王亮载誉归来,让曾经关爱过他的界首人民欣慰不已。2004年7月11日,界首市电视台为王亮举行了一场个人专场演唱会。站在属于自己的舞台上,王亮泪眼闪烁:从一个被判“死刑”的孩子,到一个小有名气的少年歌手,王亮感到自己多年来的梦想终于实现。在演出的最后,王亮将自己的父母请上舞台,他流着眼泪,朝父母亲深深地鞠了一躬,然后用颤抖的声音为他们清唱了一首歌:“我从心里谢谢您,给我安慰和鼓励。如果没有您给我安慰和鼓励,我的歌声将失去意义……”现场的掌声和唏嘘声混成一片,久久没有停息。

歌声不能死,绝症乞儿唱进人民大会堂

[ 1 ]
歌声不能死,绝症乞儿唱进人民大会堂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