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解密利森投资
 
· 牛群:一个无法笑话的“冤
· 吃出来的水灵灵
· 蔡依林我是午夜十二点的灰
· 关于处女膜的通关密语
· 善有善报:我用孝心挣了5
· 英雄无悔!退役国旗护卫队
· 离异夫妻大难牵手:我们有
· 孙悦含泪说家事:亲妈后妈
· 妈妈负疚泣泪,洗亮女儿蒙
· 曲云霞低调爱情:世界冠军
· 通过品牌投资提升企业竞争
· 格兰仕欧盟淘金术
 
· 电视剧《刁蛮公主》下载和
·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 高层的死角[作者:森村诚
· 国家六部门联合发文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常见图像文件格式详解
· 拉封丹寓言
· 美容养颜手册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素质教育在美国
· 全唐诗卷四十六
· 韩剧《布拉格恋人》剧情介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解密利森投资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解密利森投资 2006-10-9

 

——海外航空业淘金首家民企追踪

 (2004年9月 作者:曹康林)

今年7月初,《商界名家》海外编辑最早从新加坡媒体获知:湖北利森投资公司在南太平洋的瓦努阿图独资办航空公司,是中国首家海外航空业淘金的民营企业。编辑部当即搜索,居然查不到利森公司任何背景资料;向湖北省有关部门咨询,回答也是“不清楚”。

稍后,类似动态报道零星见诸国内媒体,利森公司真实背景云遮雾罩。《商界名家》派记者向武汉市有关部门咨询,查实:果然有“利森”这么一家公司,法人为“冯忠权”。至于公司具体情况,相关部门“不太清楚”。

《商界名家》记者转而走访南航湖北公司,频频接触、采访似乎神秘莫测的利森投资公司武汉总部。这样,有关冯忠权和他的利森公司逐渐浮出水面……

汉正街掘下“第一桶金”:银行信贷员下海做“倒爷”

在改革开放初期,汉口汉正街的小商品批发市场十分红火,这里曾成就过中国最早的一批富豪,如“纽扣大王”“玻璃球大王”等等,而冯忠权的原始积累有着浓重的汉正街色彩。

翻开他的家史,没有一人与航空有联系。他父亲是武汉肉联厂职工医院的医生,母亲是一家织布厂的工人。1975年,他高中毕业,本来应该下放农村,因母亲身体不好,把他留在了身边。1976年的一天,中国人民银行武汉市分行来街道招工,他因为写得一手好毛笔字,还会用石头雕刻出一些漂亮的“正草隶篆”,由此被招到中国人民银行石乔口支行当了一名“美工”。银行是一个专业性很强的单位,他在“美工”之余,又买来一些金融书自学,后来又涉足出纳、金银兑现、信贷等工作。那时没有工商银行,企业的信贷工作都是由人民银行来做,在信贷的岗位上,他主要负责汉正街商人的信贷,由此,他经常要到个体户中去进行实地观察,还要经常看个体户的财务报表、可行性报告、评估报告、经营报告等,有时还要亲自跟着个体户一起去进货卖货,了解贷款的投入效果。由此,对这些个体户的发迹内幕看得清清楚楚。他觉得要是自己也去干个体户,一定不比他们差。

他这么想着,就这么做了。

1992年,他没有让父母和妻子知道,就悄悄地离开了银行。他的想法是,先不让家人晓得,做半年的小生意,如果赚了钱就给家人讲,如果没赚钱就再回银行上班。银行领导也给他留了后路:“如果生意失败,你还可以回来继续上班。”有领导的支持,他的胆子就大了,在汉正街靠汉水边的一条马路上,他租了一间只有5个平方米的小门面,门面虽小,价格却惊人,每月租金是1140元,而且还要首付一个季度的租金,也就是说一次性要拿出3420元的租金,才能起用门面。当时每月只有140元工资的他,哪有那么多钱呢?有个曾经找他贷过款的客户主动借给了他一笔资金,于是,他的小门面总算在炎热的夏天开张了。

7月流火,正是卖饮料的旺季,他独自一人踩着三轮车,顶着烈日,将一箱一箱的饮料扛上扛下,货都是先卖后结账,有时一赊就是十几万元的货。就这样几进几出,不花一分钱流动资金,他就赚了10多万元。饮料旺季刚刚过去,烟酒副食的旺季又接着而来,他又开始搬运烟酒副食。秋冬之夜,他一张靠椅当床,一件军大衣当被,独自守在店子里。春节前夕,他的烟酒副食简直卖疯了,最后结账,赚了30多万元,是他在银行年收入的200倍。春节过后,他把辞职办店的事告诉家人,家人还能说什么呢,只是笑得合不拢嘴。

赚了钱的人都想赚更多的钱。第二年,他开始沿河边马路一线扩张,又租了两个门面,其中还有一个是锈迹斑斑的铁棚子。这一年,门面增加了两个,收入却增长了8倍。

随着财富的增长,冯忠权的欲望也在增长。1993年10月,冯忠权已经看不起小本经营的“铁棚小店”了,他又在汉口最繁华的民众乐园对面租了一个200平方米的大门面,转行做服装生意,由此,鸟枪换大炮,马路经济变为公司经营,而且还有了一个响亮的名字——“武汉利森企业发展有限公司”,注册资金58万元。公司虽然不大,但走南闯北,仍然被人称为“冯总”。第一次到广州进货,就遇到了正在大陆寻找代理人的香港老爷车服装有限公司总经理何志刚,冯忠权硬要拉着何志刚到武汉来看看利森公司的门面。何志刚来武汉一看,利森的地理位置背靠汉正街,人口流量大,地处江汉路黄金地段,就立即起草了委托协议,要冯忠权签字盖章,然后,将协议带回香港办理了手续。由此,利森成为全国第一家老爷车服装代理公司。有了老爷车的独家代理权,冯忠权在武汉各大商场都设了老爷车专柜,一下子使老爷车在武汉火起来。冯忠权的货是老爷车在广东东莞生产基地提供的,这个基地主要提供南方市场的货,北方市场还是个空白点。于是,冯忠权又建议何志刚在北方建一家老爷车生产基地,何志刚接受了冯忠权的建议,并选址北京通县。通县生产基地,由他和老爷车联合投资,老爷车出设备(价值200万元),他出流动资金200万元,双方各占50%的股份,具体操作由冯忠权。销售范围以黄河为界,冯生产的主要销往黄河北(包括武汉),东莞生产的销往黄河南。

3年合作期满,双方均赚了个盆满钵满。港方想继续合作,冯忠权提出改做高档服装的要求,对方却坚持要生产中档服装,两家经营观念不能统一,只得友好分手。而已经完成原始积累的冯忠权做生意的眼光不再停留在小小的汉正街了。

航运海鲜,小公司贴上了大南航

1996年7月,冯忠权和家人准备到山西太原看望舅舅,找湖北省民航局的一位朋友帮忙买几张飞机票。这位朋友给他买了机票后,在机场贵宾厅给他饯行,菜上了一桌,最引人注目的是一盘红白相间的基围虾,朋友随口问了一句:“冯忠权,你怎么不卖海鲜?现在很多个体户利用我们飞机空运海鲜,很赚钱。”冯忠权立即作出反应:“与你们联合做怎么样?”这位朋友说:“我可以帮你联系联系”。

从太原回来,冯忠权就开始策划“海鲜计划”。他先是考察武汉各大酒楼吃海鲜的情况,然后到海口调研是否能自办“海鲜养殖场”,通过拜访海口的一些水生物养殖专家和养殖专业户,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海鲜不适应人工养殖,即使能养殖,也不便于管理。办不成“海鲜养殖场”,那只有买现存的海鲜了。他又赶紧找南方航空公司湖北公司谈联合“空运海鲜”的思路:南航出牌子,他出资金,南航占20%,他占80%。他的想法得到了南航湖北公司的支持,于是“南航港森运贸实业有限公司”在武汉成立,注册资金为580万元。由于是与南航联合经营,他的空运费就要比别人便宜一半,空运费低成本也低,成本低出手快,又加上进货量大,从海口把海鲜运到武汉,每天飞一趟,就可以赚5000多元,有人说他是“日进斗金”。

从服装转战到空运海鲜,他又成功了。这次成功,他发现了航空是一个很赚钱的行业,这个行业虽然成本高,然而利润也高。在一次航运途中,他无意中向南航的一位朋友透露出自己的奢想:“要是有可能,我也要办一家航空公司。”朋友笑他:“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航运都是国家投资,哪有私人办航空公司的?”冯忠权找不出反驳朋友的理由,只好将自己的这一想法埋在心里。

资本的意义不在于钱生钱,而在于让资本的效益最大化。投资“航运海鲜”已经在实现“钱生钱”的冯忠权,又发现了一个能使资本产生更大效益的项目——1998年初,襄樊609所研究设计了一种超级热泵家用中央空调器,这种空调器可以实现制冷、取暖、供热水三效合一,既可降低用户成本,又可实现废热二次利用。由于缺乏研制经费,这个产品一直停止在设计阶段。冯忠权得到这个信息后,拿出300万元资金投入开发。他们成功地研制出了样机,并申请了专利。这时,又一个新项目扑面而来——

1998年7月,武汉市外经委打来电话,说有要事找他商量。他很快去了外经委。外经委同志与他面对面坐着,开门见山地对他讲:“我们想建议你到瓦努阿图共和国去投资办一家航空公司。”

办航空公司?他做梦也没有想到外经委找他是为了这样一件事。他的第一个反应是,外经委是不是找错了人?办航空公司不仅需要巨额投资,而且还需要特许批准,他一个小小民营企业,怎么能办航空公司呢?做梦都向往着航空公司的他,此刻,却成了“好龙”的“叶公”。

外经委主任见他两眼发愣,便将找他来的原委说出来:“要你到瓦国创办航空公司不仅是投资,而且还有一个政治背景在里面——几年前原武汉长江动力公司总经理于志安在瓦努阿图投资建电站,搞了一半,丢在那里跑了。瓦努阿图质疑中国外交部,希望中国能继续在瓦国投资。外交部为维护两国的友好关系,要求武汉政府出面到瓦努阿图去解决于志安遗留下来的问题。武汉市外经委和武汉市经委组织代表团到瓦国交换了意见,瓦国希望中国能在瓦国投资办一家航空公司。本来想要中国南航湖北公司拿下这个项目,他们今年效益不太好,不想再接受其它的项目。于是,他们推荐了利森公司。他们与你们有过多年的合作,对你们公司很了解,认为这个项目交给你们公司比较合适。”

原来并非天上掉馅饼给自己,而是自己过去的合作伙伴将商机送上门来!冯忠权强调,从商以来,他坚守诚信,愈来愈多的合作者后来成了对他不离不弃的朋友,而有朋友的地方就有财富——“诚信”是他得以做大的秘密“资本”。

海外淘金,行业考证与实地考察先行

办航空公司,是冯忠权投资的宿愿。但到海外去办,他不能没有顾虑。因此,他没有立即向市经委主任表态,只是说回去考虑考虑。

回到家里,他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在地图上查一查瓦国在什么地方?他走进书房轻轻转动着五颜六色的地图仪,两眼像一对探照灯一样,在太平洋上寻找着“瓦努阿图共和国”。怎么没有啊?他又拿来放大镜对准太平洋再找,这时,才发现在南太平洋的一群针眼般的黑点上写着“瓦努阿图”几个字。好小的一个国家啊,把它所有的岛屿集中起来,估计还没有武汉市大。他又打开电脑,在网上点击“瓦努阿图”,才知道瓦努阿图位于太平洋的西南部,由80多个岛屿组成,是太平洋板块和澳洲板块撞击出来的作品,古代瓦国人是以家族和部落为单位,分散地生活在各自的定居点上,说着100多种语言,彼此之间难以沟通互相敌视,因此,男人的职业是征战杀伐,女人则负责采集与生育。这里的土地在火山灰的滋养和热带雨的哺育下,遍地生长着木瓜、芒果、橘子、香蕉……

冯忠权虽然没有到瓦国,但仅凭网上的一点简单介绍,他就知道瓦国是一个岛屿众多和旅游资源很丰富的国家。他想在瓦国办航空公司应该是有市场的。

根据他多年办企业的经验,选准了项目,下一步就应该是看国家对这个特殊行业有什么要求了。首先要了解的是民营企业可不可以进入这个行业?然后是民营企业能不能买飞机,买了飞机让不让出国?为此,冯忠权专程跑到北京咨询了中国民航总局。民航总局明确地回答他:“民营企业可以买飞机,买了飞机也可以出国,这些都是国家许可的。”

第一个疑难排除了,冯忠权又找到中国航空技术进出口公司了解国产飞机的型号、性能及价格。中国航空技术进出口公司给他详细介绍了世界各种飞机的技术指标,如最大起飞重点、最大零油重量、最大巡航速度、满座航程、最大商载、最大燃油量等,航空技术的同志告诉他,在小国家办航空公司,最好是买国产飞机,因为国内有一批小型飞机,价格便宜,比较适应一些小国家使用,尤其是瓦国这种岛屿众多的国家,利用这种小飞机作为沟通各岛之间的交通工具,是最好的选择。

他对飞机的技术行情有了一个大致的了解,又马不停蹄去几家航空公司进一步了解国产飞机的具体价格。贵州航空公司有关领导听说冯忠权买飞机是要到瓦努阿图投资办航空公司,对他非常热情,主动要求与他联合投资瓦国航空公司,并要求以飞机入股。冯忠权只是说回去商量商量,没有表态。走访了北方航空公司后,他又紧接着去参观了西安飞机厂制造的50座运7-100型飞机,这种飞机国际价是950万美金,国内价是3800万元人民币,如果利森要,还可以优惠。经过对国内几家航空公司飞机的反复比较,冯忠权最后确定购买西飞的飞机。

整整忙了两个月,创办航空公司在国内应该做的前期工作他都做完了,接着是到瓦国去了解瓦国的情况。

到瓦国没有直达飞机,冯忠权与公司一名副总及翻译于1998年10月2日,在武汉乘飞机到深圳,3日由深圳到香港,5日由香港到悉尼,6日由悉尼乘波音737飞往瓦国。当飞机穿过云层到达瓦国上空时,冯忠权透过舷窗往下俯视,蓝色的大海拥抱着珊瑚色的群岛,群岛呈“Y”字形排列,像一只鱼叉,直指所罗门群岛……伴着巨大的轰鸣,波音737在机场的导航下滑向跑道,随后舱门打开,冯忠权走下舷梯, 眼前是瓦国首都维拉港,迎接他的是瓦国商务部部长和中国武汉长江动力公司在瓦国的留守人员。走出机场,他见到的第一座最耀眼的建筑就是中国政府援建的瓦努阿图议会大厦——红瓦白墙,壮观里透着秀丽,雄踞于维拉港的高坡之上,鸟瞰着碧蓝的海湾。

随后,瓦国商务部长将冯忠权一行人带到自己的办公室,简单介绍了瓦国的投资环境。

晚上,一位名叫阿兰的澳大利亚商人,听说冯忠权是来投资航空公司的,便热情地宴请了他们。酒桌上,阿兰不停地向他们推销瓦国:“这里是世界最后一块没有污染的地方,是南太平洋的夏威夷。为了保证这块土地的纯洁,瓦国政府是不允许在这里办工业的,即使有丰富的矿产资源,也只能开采,但不能办冶炼厂;他们饲养的肥牛大量出口澳大利亚,而澳大利亚却将瓦国牛加工成罐头又返销给瓦国。瓦国唯一的加工业就是当地人将椰子肉剥下来,切成丝子,晒干后卖给英国。这里空气是纯的,风景是美的,整个瓦国就像你们中国的张家界、九寨沟一样充满自然美。邻近的几个国家如澳大利亚、新西兰等,担心瓦国的自然风光夺走了它们的游客,一般不开通到瓦国的航线,到瓦国观光的游客只能坐瓦国航空公司的飞机,由于这飞机上的工作人员都是聘请的外国人,瓦国要付出昂贵的工资成本,尽管票价很高,瓦国仍然得不到多少利润,因此你们来这里投资航空公司,是聪明的选择。另外,在这里投资,一定要得到政府的支持,如马来西亚商人投资木材业加工,不料瓦政府对木材开采提出许多限制规定,使马来西亚商人损失惨重……”

第二天,阿兰又带冯忠权考察了瓦国的航空市场——瓦在离首都维拉港6公里处有一国际机场,可起降波音767和737飞机。每周有15个国际航班,直飞悉尼、布里斯班、奥克兰、努美亚、南迪、所罗门等地。桑托机场扩建即将开始,该机场也将成为国际机场。各岛间交通主要靠小型飞机运营,各岛上有约30个草坪跑道机场。另外从航空俱乐部可包租轻型飞机往返各岛。

第三天,瓦国商业部长通知冯忠权,瓦国总理索佩要见他们,于是,冯忠权三人到总理府拜见了索佩,索佩对他们宾客相待,并告诉他们:“我们欢迎你们来投资是想大力发展瓦国经济,瓦国是上帝创造的天堂,这里有天然的香蕉、椰子、芒果、海鲜等,靠自然经济就可以生存的瓦国人,缺少动力,需要外国人来这里把他们推一把……”冯忠权从索佩的话里感到了瓦国政府对外资企业的重视程度。

第四天,阿兰又给冯忠权介绍了一位名叫丹尼尔的法国商人,这个法国商人30多岁的年纪,对冯忠权在瓦国创办航空公司非常感兴趣。他对冯忠权说:“要在瓦国办航空公司,首先得了解具有瓦国特色的旅游资源。”丹尼尔还以东道主的身份包了一架5座的轻型飞机,专门陪同冯忠权到各岛屿参观瓦国的风土人情——

在维拉港,冯忠权第一次见到了世界最原始的“蹦极跳”表演。

北岛桑托的香滨海滩,白沙如银,碧波万顷,是一个集游泳、潜水、野营、垂钓等多方娱乐的好地方;南岛的塔纳,活火山壮美奇观;中部的马鲁库岛,有一座纳卡茅屋,椰子叶压制的屋顶,椰子叶编织的围墙,既经济适用,又漂亮通风。

丹尼尔陪同冯忠权在天上飞了7天,很多连瓦国有些副总理和部长都没有去的地方,他们都去了。丹尼尔问冯忠权:“感觉怎么样?”

冯忠权说:“不错,不错。”

丹尼尔说:“不错,咱们就一起干吧!”

“怎么一起干?!”冯忠权已听懂了丹尼尔的意思却故意问道。

丹尼尔说:“你出两架飞机,我出流动资金117万美金,你占85%的股份,我占15%的股份,共同开发瓦国民航市场,怎么样?”

一直在为流动资金发愁的冯忠权,在瓦国能遇到这样一个主动愿意投资入股的合作伙伴,那真是太好了。当天晚上,冯忠权和丹尼尔就草签了一份合作协议。签完协议,阿兰跑来找冯忠权要中介费,这时冯忠权才知道阿兰的热情是一种商业行为。

在瓦国考察了20天,冯忠权就要回国了。在离开瓦国的前一天,他亲眼目睹了于志安丢下的发电机厂厂房和一块长满荒草的土地,一种“只能成功,不能失败”的压力,油然而生。

政府公关,民企跨国投资新课题

回国后,冯忠权向武汉做生意的朋友们讲了瓦国的所见所闻和投资环境,朋友们都认为冯忠权抱住了一座金山,并愿意拿出巨额资金作为这个项目的坚强后盾,还告诉他:“冯兄,你在台前玩,我们在台后给你撑着。以后发了财,你愿意给我们一点,就给一点,不愿意给,就当是友谊赞助。”冯忠权为这种无私的友谊所感动,于是,把这些朋友们邀请到瓦国享受了一次纯天然的风光。随后,朋友们一直等待着他在瓦国注册航空公司的好消息,结果一年多没有音信,于是,就把这件事忘了。其实,冯忠权并没有与瓦国中断联系,他还在与瓦国总理索佩经常通信,就合作的事,还在进一步磋商。

2000年2月5日,正好是大年初一,冯忠权在武汉收到一封来自瓦国的传真,内容是瓦国第一副总理雷金纳德要亲自来武汉考察利森公司,并将来中国的整个行程安排都告诉了冯忠权。

接到雷金纳德的传真,冯忠权非常激动,一个国家的副总理专门为一个民营企业而访问,这对冯忠权是很大的鼓舞,同时,他也认为这也是一次高层公关的好机会,让雷金纳德了解利森,了解武汉,争取以后有更大的合作,他立即通知西飞将他要购买的两架飞机擦干净,准备接受雷金纳德的检查;又要办公室的人员将公司环境布置一下,忙了一阵后,他突然冷静一想,一个小小的民营企业的老总,直接与一个国家的副总理接触合不合适?按国际惯例,一个国家的副总理到另一个国家访问,应该是由东道主国家的领导人接待,至少是对等的副总理接待。如果他擅自去接待,这有失中国的礼节。于是,他拿着雷金纳德的传真向武汉市外事办作了汇报,外事办同志得到这个信息后,觉得这是国家外交部的事,不需要利森和武汉市外事办来操心。市外事办的同志告诉冯忠权:“你在家里等着,国家外交部会安排的。”

冯忠权说:“雷金纳德是为利森在瓦国办航空公司来的,外交部不一定知道这件事。”

武汉市外事办同志摇了摇手:“这么大的事,外交部不可能不知道。”

尽管武汉市外事办的同志要他不要操心,然而,冯忠权还是放心不下,又将雷金纳德来访之事向省外事办作了汇报,省外事办的何主任,仔细看了瓦国第一副总理雷金纳德亲自发来的“传真”,觉得这件事应该赶紧与外交部联系,看他们知不知道这件事。

外交部回话:不知道。

这下子,何主任着急了,两眼盯着冯忠权,你没有搞错吧?

冯忠权说,怎么会错呢?他又跑回公司将利森公司与瓦国签的合作协议给省外事办何主任看,何主任仔细审查了冯忠权与瓦国签的协议后,对冯忠权说:“你没有问题,只是瓦国雷金纳德副总理忽视了外交程序。”

随后,何主任将瓦国第一副总理要来中国访问利森公司的事,向外交部作了汇报,外交部经商量,要湖北省外事办通知冯忠权,给瓦国回复,就说:鉴于目前中国在“两会”期间,建议瓦国雷金纳德副总理推迟两个月来华访问,到时由中国政府出面安排接待。雷金纳德接到冯忠权的回复,表示同意推迟访问。

然而,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雷金纳德又给冯忠权发来一个传真,说他已到悉尼,要冯忠权3月2日到上海机场去接他,又是没走外交程序。

冯忠权再次向省外事办汇报,省外事办同志说:“不是说好了,推迟两个月,怎么提前了?”

省外事办的同志向外交部汇报,外交部的同志说,他不按外交程序来直接要与利森公司接触,这说明他想了解利森的心情迫切。于是,外交部部长唐家璇给湖北外事办作指示:“只要这个项目对湖北,对利森公司有好处,就可以接待。可以以湖北省政府的名义邀请瓦国总理来。”

于是,冯忠权很快起草了《关于邀请瓦国副总理雷金纳德来湖北访问的函》,唐家璇接到这个函后,立即通知湖北省政府:“必须要有4个省长在邀请函上签名。”

省长们觉得瓦国的一个副总理专程为武汉一个民营企业的合作而来,这是武汉的骄傲,也是湖北省的骄傲。在很短的时间内,四个省长的名就签完了,并立即传送外交部。这是中国第一次以省政府的名义为一个民营企业向一个国家的副总理发邀请函。

3月2日,湖北省人民政府在武汉五星级的东方大酒店作了安排,然后又通知省公安厅布置好了安全工作。省外事办,市外事办的同志和利森公司的董事长冯忠权一起到上海机场去迎接瓦国第一副总理雷金纳德。在上海机场,飞机到了一架又一架,却不见雷金纳德的身影。这时,来机场迎接雷金纳德的省市领导都非常紧张,雷金纳德到哪里去了呢?尤其是冯忠权更是焦虑不安,如果出了什么事,他是要负直接责任的。

3月3日,冯忠权的脑子里整天都充满着恐惧,直到3月4日利森公司接到雷金纳德的传真,他的脑子才轻松起来,原来雷金纳德准备2日到中国的,因签证晚了一天,3日又因接到瓦国的一个会议通知,所以临时上了回国的飞机。

后来,瓦国总理两次要求来中国访问一个民营企业的事,被当时的朱钅容 基总理知道了。2000年8月,朱总理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名义向瓦努阿图共和国发出正式邀请函。

瓦努阿图总理接到中国的邀请函后,决定在2000年11月4日访华。

2000年11月7日,国家主席江泽民在中南海亲切会见了正在中国进行访问的瓦努阿图共和国总理巴拉克·索佩。

同一天下午8点,索佩来到武汉。

这天武汉东方大酒店挂上了瓦努阿图的国旗,由于索佩来武汉是公访,11月8日的行程已经由湖北省政府安排好,然而,索佩来武汉的第一件事就是要与冯忠权见一面。索佩是晚上8点钟到达东方大酒店的,下榻后,他立即通知冯忠权晚上10点半钟来东方大酒店会谈。

在来到东方大酒店的那一刻,冯忠权非常激动,没有任何一个企业,在海外投资能受到国内国外领导人的如此重视。冯忠权是索佩在武汉会见的第一个人,东方大酒店门口已布满了保卫人员,这些保卫人员用异样的眼光看着冯忠权。

冯忠权与索佩从10点半谈到12点半。索佩说:“利森在瓦国投资办航空公司,我们已与贵国总理交换了意见,朱总理非常支持,希望两国友好合作下去。另外,我建议利森公司最好是独资开办航空公司,如果是中方独资,瓦国政府将给予更大更直接的支持!”

冯忠权欣然接受了索佩总理的建议。

冯忠权接受索佩的建议是有道理的。丹尼尔是在1998年10月签的合同,合同规定从签合同即日起,一年后,将117万美金打到利森公司的账上,然而一年早过去了,现在到了2000年都没有到位。根据丹尼尔喜欢搞欧洲大网络和想利用冯忠权在中国搞资金贷款的迹象,冯忠权感觉到,这个法国小伙子合资是假,利用利森这个项目在全球圈钱是真,大概索佩也看出了这一点。

投资瓦国,“航”外还有大事业

2001年3月19日,湖北省人民政府副省长张洪祥和冯忠权一行人又到瓦国进行了一次回访。

这次回访,一是将利森购买的两架运7型飞机的有关资料送给瓦国商业部审查;二是通知早已违约的丹尼尔终止合同;三是要求瓦国政府给利森公司在瓦国独资创办航空公司尽快注册。经过双方协商,利森公司正准备在2001年10月在瓦国正式注册时,然而,9月11日,美国发生了震惊全球的恐怖事件,因此,利森公司在瓦国注册的事没有如期实现,而被暂时搁下来。随后瓦国高层变动,中国航空产品调整,使得“注册”一拖再拖。

冯忠权与瓦国谈判已经五年多了,出访瓦国20多次,接待外国合作方10多次,谈判成本高达600多万元,现在还没有任何资金回报,有人建议他不要吊死在一棵树上,死守下去没有好处。冯忠权却说:“利森的战船已经驶进太平洋了,决不能折桅返航。”他知道,跨国办公司是一个复杂的过程,也是一个需要忍耐的过程。他经常牢记着莎士比亚在《辛白林》说的一句台词:“只有绝大的忍耐,才有绝大的成功。”这既是他多年在生意场上成功的总结,也是他经商的座右铭。

他耐心地等待着,终于在2003年7月,冯忠权申报5年的“南太平洋国际航空公司”在瓦国注册了。这是中国第一家民营企业创办的国外航空公司。为方便管理,冯忠权委托DBO国际管理公司具体操作公司。

公司注册后,冯忠权一直不想公开这一消息,他有两个顾虑:一是公司注册后,还有很多基础工作要做,这些基础工作不做好就不能算完全成功了;二是他一惯都是低调做事,在武汉做了很多可以被称为“第一”的事,他从来都不张扬,他认为经济效益是干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企业家作秀对企业发展没有好处。直到2004年4月21日,南太平洋国际航空公司要在中国招聘空姐了,这一消息才被公布出来。他向《商界名家》记者表示:“南太平洋国际航空公司计划,首期先在瓦国开通两条国内航线,第二年开始租赁波音飞机飞瓦国至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国家的国际航线,远期还将开通中国至瓦国的国际航线。南太航空开辟航线后,将大大改善运力不足的现状,降低瓦国高昂的航空票价,促进瓦国国际航空旅游的发展。根据冯忠权测算,南太航空初期的两个航班,仅票价收入每天可达3万美元,一个月的营业额就可接近100万美元,而由于瓦国税收低,平均成本将不会超过40%。

冯忠权告诉《商界名家》记者:“我们公司在瓦国正式运营可能要在明年10月份,因为培训空姐、飞行员还得一段时间。目前全国报名的空姐有2000多名,他们已初选300多名。飞机已准备了三架,两架运7,一架新舟60,价值共2000多万美元,采用的购买方式是以租代购。”

《商界名家》记者问:“下一步还有什么打算?”

冯忠权说:“瓦国是一个旅游资源丰富,农业却很落后的国家,农产品主要有可可、咖啡等,蔬菜全靠进口,而且价格昂贵,一只辣椒的价格相当于人民币10元,一蔸包菜的价格相当于人民币100元。在与瓦国几年的交往中,他们愿意以优惠的条件供我们长期租赁可开垦的土地,用于发展农业项目,我们可派出农业专家和有经验的农科人员,在瓦国种植水稻和蔬菜,自主开发土地,筛选适合瓦国雨季、旱季种植的中国杂交水稻品种,进行机械化水稻种植,并带动我国的农业机械、化肥出口及种植业务输出,产品除销售瓦国内市场外,还可利用瓦国系太平洋地区自由贸易协议国的有利条件,将产品销售其它南太平洋国家和地区。还可以利用武汉高等学院的优势,在瓦国办农学院,为瓦国培养农业人才。航空公司营运后,我们准备在瓦国建立一个飞机维修中心,办一所航空培训学校,专门为我国制造的飞机培训学员,以此推动中国飞机的销售。还可以在南平洋地区扩展飞机租赁业务,将国内运7型飞机和新舟60以及飞行员租赁给南太平洋的国家。我做过调查,瓦努阿图周边的斐济、所罗门群岛等国家和地区对租赁中国的运7飞机和新舟60很感兴趣,我已经与他们签订了出租十几架飞机的意向合同。除此,我还在与瓦努阿图商谈民航投资的过程中,瓦国有关方面主动提出了包括设立大型超市等另外9大合作方案。在电信、电力、食品加工等领域,他们很愿意对中国企业开放。”

话到这里,冯忠权完全沉浸于事业的遐想中,目光炯炯有神,刚从青岛赶回的疲惫荡然无存。接下来的对话有问必答,直来直去,一改他与媒体一贯“有所隔离”的作风,诚恳,亲和,仿佛邻家兄长。

编辑/曹康林

解密利森投资

[ 1 ]
解密利森投资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