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牛群:一个无法笑话的“冤家”
 
· 吃出来的水灵灵
· 蔡依林我是午夜十二点的灰
· 关于处女膜的通关密语
· 善有善报:我用孝心挣了5
· 英雄无悔!退役国旗护卫队
· 离异夫妻大难牵手:我们有
· 孙悦含泪说家事:亲妈后妈
· 妈妈负疚泣泪,洗亮女儿蒙
· 曲云霞低调爱情:世界冠军
· 通过品牌投资提升企业竞争
· 格兰仕欧盟淘金术
· 汽车新政拒绝民营资本
 
· 电视剧《刁蛮公主》下载和
·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 高层的死角[作者:森村诚
· 国家六部门联合发文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常见图像文件格式详解
· 拉封丹寓言
· 美容养颜手册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素质教育在美国
· 全唐诗卷四十六
· 韩剧《布拉格恋人》剧情介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牛群:一个无法笑话的“冤家”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牛群:一个无法笑话的“冤家” 2006-10-9

 

(2004年9月 作者:陆永花 罗志红)

牛群本是一位非常出色的相声演员,却非要涉足官场,拿自己的名气作资本试图救蒙城百姓于贫困之中,其精神着实可圈可点,但事与愿违,满腔热忱换来的却是200万元的债务,真让能哭会笑的牛群这回哭笑不得。

贸然中套

说牛群是被耍弄的一头憨厚的牛一点也不为过,当初蒙城的执政者就是想利用牛群的名人效应。

那一年,蒙城的县委书记敲开牛群家的门进行一番公关游说,“你叫牛群,我们那里也有牛群,牛群来到牛群中,你觉得这个创意好不好?你去,蒙城的知名度一下子就提高了,然后那里就能发展。”县委书记就“这样”打动了牛群。

当年欢迎牛群的盛大场面足以说明牛群对蒙城官场的巨大作用。在欢迎他就任蒙城副县长的那次大会上,主席台甚至给牛群夫人刘肃也留出了位置。那一天,蒙城县委礼堂里气氛热烈而隆重,由武警负责把门站岗,严格验证进入,场外更是锣鼓喧天,少先队员列队载歌载舞欢迎牛县长前来任职。蒙城好像前所未有地过大节,万人空巷,几乎所有的老百姓都出动了。学校、机关、各级单位组织大家列队欢迎,牛群所到之处,人人有笑脸,处处是掌声,鞭炮声不断。

可蒙城一开始就是靠“吹牛”(蒙城确实有牛)极力扩大自己的知名度,以弥补地域闭塞之缺憾。蒙城位于安徽省的西北方向,像遍布中国的所有偏僻小县城一样,它姿态平庸,在漫长的岁月里,没有任何理由进入外界的视野。第一个给蒙城(蒙城原来隶属阜阳,后来阜阳和亳州划分为两个地级市,现在隶属亳州)以烙印的人物是不久前因受贿罪被判处死刑的安徽省副省长王怀忠。王曾在阜阳为官,在当地有个外号叫“王三吹”,他曾经对外宣称:阜阳有全国最大的养牛县——蒙城。王怀忠这句给蒙城的定位让这个本来毫无性格的小县城一下子成了一场政治表演的主角。为了让上级领导参观养牛专业村,蒙城的干部从20里外的村子借“牛演员”,每牵去一头,“演出费”20元。为印证“家养三头牛,户户盖高楼”说法不虚,该县领导还让养牛状元建别墅、临街村民建楼房,结果那些养牛专业户叫苦不迭。

牛群不负厚望,他在蒙城的所作所为,无不带有一个著名演员的“底色”。作为副县长,人家只期望他做客串的名角,给蒙城带来利于招商的知名度,带来缓解财政吃紧的国家预算外资金和体制外进账,也带来蒙城父母官们显赫的政绩。牛群已成为当地的一张“名片”,他的“副县长”头衔仅仅是这张“名片”上醒目的商标。以前,在全国的几千个县里,蒙城几乎一直默默无闻,而现在,通过牛群这位形象大使的宣传,全国许多人都知道蒙城了,这里有巨大的广告含金量,而蒙城从本地向全国推销出去的牛肉、牛尾、牛黄,更是得益于牛群的如簧巧舌。蒙城县委宣传部一个2002年底对牛群挂职两年副县长的总结中说:“任期两年里,他引进资金近5亿,而蒙城因此获得知名度的潜在价值,用金钱衡量说高达数十亿也不为过。”

牛群也是蒙城县领导个人交际的一个招牌,有了上面领导来,当初那位亲自登门请牛群出山的县委书记一定要拉上牛群去敬酒,与王怀忠在官场上联系密切的这位县委书记深谙“政绩工程”的为官之道,将牛群引进蒙城县本身显然是一个符合多方利益的举动。喜欢务虚、擅长制造舆论又完全没有从政经验的名人牛群,显然成了一种特殊的工具被人利用着在政治领域发挥作用。他单枪匹马下蒙城,凭直觉和艺术家的浪漫天性干活,但对农村、对从政、对实业,他显然完全没有概念。从这个意义说,牛群赴蒙城做官,其实是入套,为他人做嫁衣裳。

蒙城县一位机关干部一针见血地指出:蒙城人际关系错综复杂,这里几任县委书记都因经济问题被双规。牛群想干点实事,有人阻拦他不让干。这样的环境,牛群怎么干得下去?一些官员其实是在利用牛群的知名度,当他们宣传的活广告,现在蒙城早已宣传出去了,用不着牛群了,因此,牛群该走人了。

并非是演员就不能从政,美国的施瓦辛格同样地因从政离开演艺圈而去当州长,这是非常正常的,因为那里有能生长他的土壤,适合他的环境,助长他的气候,最主要的还有完善的政策和法规,以及在他的周围有一大帮人鼎力相助。而牛群呢?似乎不太具备这些天时地利人和的因素,他只是别人手中的一个招牌而已,所以牛群在蒙城必然失败。

代人受过

如果牛群循着当今一般官员的思维心路去做官,一心一意谋政绩,凭着他的名气和说相声的嘴巴,重大场合亮亮相、说说话,再拉几个客商来蒙城投资也就大功告成。可他偏偏不满足于这些口舌之劳,他要亲自下海,为蒙城的百姓干点实事,正儿八经地当起了企业法人,一边从政,一边经商,异想天开要在蒙城建“牛群中国商贸城”,此时的牛群已不知天高地厚了。

没有人怀疑牛群品牌的影响力,他到蒙城后创造的第一个关于牛肉干的品牌就几乎获得了全国人民的支持。应该说,牛群在演艺圈明星中是比较早意识到自己的品牌要与社会结合成一种权力,或者说意识形态,由这种权力或者意识形态再回馈给自己和社会。他无疑将自己定义为一个知名品牌,这个品牌落户蒙城而做实业,带来投资,拉动了经济,但奇怪的是却并没有带来相应的效益。

一位著名的演员在商场这个大舞台上卖力地表演,连续几年的投入却远远低于产出,还背了一身债,是牛群完全没有相应的经营能力,还是在“聚攒名声,将名声转换权力,将权力再度转换成利益,以此利益回报社会”这一事业链条的哪里出了问题?其实都不是,关键是牛群身处的混沌的商业社会环境,不利于他展示自己的抱负。

且看牛群是如何债务缠身的:蒙城有几家企业利用牛群的名人招牌,请他当法人代表、总经理。为了帮企业,牛群不假思索,爽快地同意了。牛群的名片上除了蒙城副县长的官衔外,还兼有三家企业法人的头衔。其实,牛群从未参与经营,也没管过钱。但出了事,企业欠了款,债权人当然要找身为企业法人的牛群打官司。事情就如此简单。

以牛群任董事长的校办企业五子牛饮品有限责任公司为例,这家企业以生产和销售矿泉水为主要业务,牛群是该公司法人代表,但是一直经营不善,到目前没交过税。今年4月,该公司因欠当地一经销商数千元而被告上法庭。6月,又有三位原告状告该公司分别欠他们83696元、23000元和8000元。后来蒙城县有关方面对五子牛饮品有限责任公司审计后称,该公司账面资产480.23万元,负债427.07万元。这些债主包括当初出让土地的当地农民,与公司进行过装修、运输、售饮水机等各种业务的生意伙伴。

这本是正常的债务,可社会对牛群的事业既不认可,也无同情,一有风吹草动,债权人就兴师逼债,生怕牛群脚底抹油溜了。创业需要时间,牛群在蒙城的事业才刚刚开始,可一些人却急不可耐,没有看到牛群当企业法人后“吹糠见米”、立竿见影的效益,于是坐立不安,纷纷找牛群要债。而一些媒体更显得冷漠,一看牛群出事了,就幸灾乐祸,大肆炒作,煽风点火。媒体就像点了火的汽油一样,不断地为事态的进展增添出人意料的能量,让牛群在蒙城的窘境充满戏剧般的悬念和高潮。媒体记者以锲而不舍的职业热情追踪着事件的鸡毛蒜皮,让事件始终保持着和这个炎夏相匹配的“高温”。浮躁的社会对牛群缺乏包容,打官司本是正常的法制经济手段,可人们却认为谁吃官司谁就要倒霉,袖手旁观看笑话。在如此混沌的商业社会环境中,即便牛群真的参与正常的经营,也无回天之力。

背负黑锅

牛群是位出色的相声表演艺术家,他会笑也会哭,但无情的市场不相信眼泪。牛群经营五子牛特殊教育学校违背了市场经济的规律,必然受到市场的惩罚。

2001年4月12日,牛群上任3个多月到蒙城县聋哑学校调研,被学校艰难困境所触动,看到孩子们坐在不蔽风雨的教室里上课,牛群动情地流下了眼泪,当即宣称要让孩子尽快从破旧的校舍中搬出。当年6月1日,搬进新租校舍的学校更名为“牛群特殊教育学校”,牛群出任第一校长和法人代表。几个月内,牛群为学校募集到300多万元捐款。

办聋哑学校本是福利性的慈善事业,离不开政府的拨款和社会的支持,可牛群却大包大揽下来。2002年8月,牛群将“牛群特校”改为民办,更名“五子牛特殊教育学校”,牛群拥有学校全部股份。而因新校舍选址原因,学校原有的34名教师集体辞职。不知是牛群利令智昏,还是出于其他什么目的,牛群伸长脖子自己往圈子里套,牛群从蒙城县政府手中接过了聋哑学校这个烫手的山芋,犯了常识性的错误。聋哑学校到了牛群的手中已经成了四不像的怪物,在市场经济大潮的冲击下摇摇欲坠。

牛群把福利性的聋哑学校改制为股份制民营企业,必然要受到市场经济的制约,学校的性质变了,社会捐助就变成是对牛群个人的资助,牛群不得不背上办学校想个人发财的黑锅,显然原本多渠道的社会赞助变得模糊了。而既然是企业,就要进行市场化运作,没有充足的生源,大马拉小车,形不成规模效益,白白地浪费教育资源,牛群只能做亏本买卖。

市场经济大潮的裹挟使中国名人们身不由己,纷纷下海,另辟蹊径,追求卓越。但角色的反串并不是一件潇洒的事,其中的酸甜苦辣,五味俱全。市场竞争残酷又公平,明星们的一张熟脸纵然能在社会活动中获得一些便利,却终究难逃市场经济规律的制约。跻身国际T型舞台的超级名模陈娟红,几年前与朋友办了个模特经纪公司,办公司让陈娟红放下了大牌模特明星的架子,什么细小的事都得操心。 当红小生胡兵和瞿颖在风头正劲时信心十足地办起了模特学校,没想到学校办起来了,赔钱的事就接踵而来。

娱乐圈里的艺人们多为半路出家,想在商界也混成个星星,绝非在娱乐圈里一部片子、一首歌而一夜成名那么简单。开广告公司的王璐瑶感触颇深:“社会上的关系特别复杂,总担心被骗。” 说到开公司的感受,著名喜剧演员梁天也有话要说:“开了一家好来西影视制作公司,但一分钱也没挣到。” 做生意赔钱当然不可避免,生意火爆才是大家想看到的。在北京,歌手孙悦开的“心情不错”饺子馆可以说是远近闻名,这里食客盈门,非常热闹。饺子馆旁边是歌手田震开的湘园食屋,生意也似乎不错。 看来开饭馆比开公司、办学校容易得多,难怪孙悦每次唱歌都唱得这么开心 ,田震那张被一肩披发半遮着的脸也时常露出甜蜜的微笑。

据了解,在众多下海经商的演艺界明星中成功者不乏其人,但能够顺利盈利的还是少数。笑星陈佩斯,几年前开始在商海弄潮戏浪,经营大道影业公司,陈佩斯谈起自己的公司,倒出的是一肚子苦水:“我真是哭不出,也笑不出,我觉得像打落了牙齿往肚里咽的感觉。别人以为我陈佩斯下海了,发财了!现在仔细想想,当初只觉得为了艺术,为了事业(当然也为了赚钱),借钱办公司,但又不懂经营,真是误入歧途。”他还感慨地说:“我如果能早日游回到演戏的彼岸就好了。”

牛群几年的折腾倒有点像清朝时代的武训,可市场无情地把他淘汰出局,牛群成了一个任人解剖和评说的标本。牛群本想依赖名人在市场中寻租,可名人效应只能是昙花一现,不能维持长久。市场最终只认可参与竞争的强者,而不是名人。从这个意义上说,牛群充当冤大头,被人无辜逼债,也是打掉牙往肚里咽,有冤无处喊。

编辑/彭雅青

牛群:一个无法笑话的“冤家”

[ 1 ]
牛群:一个无法笑话的“冤家”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