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穿越米拉山的永恒之恋
 
· 带着先生孩子去派对
· 女儿,请用这份合同监督我
· 临刑前,惊天动地死囚找妈
· 阎维文,穿越灾难的爱情歌
· 痴情不惧“顶缸”,守望着
· 40岁的男人要“大修”
· 杭天琪简单育儿经
· 留学澳洲,我的爱如流水落
· 一年相识 九年怀念
· 辛酸的钞票:“租贼公司”
· 最好的搀扶是不扶
· 第六只铁锅
 
· 电视剧《刁蛮公主》下载和
·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 高层的死角[作者:森村诚
· 国家六部门联合发文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常见图像文件格式详解
· 拉封丹寓言
· 美容养颜手册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素质教育在美国
· 全唐诗卷四十六
· 韩剧《布拉格恋人》剧情介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穿越米拉山的永恒之恋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穿越米拉山的永恒之恋 2006-10-9

 

(2004年4月 作者:彭欧 啸风)

本文主人公晓雪是四川成都某医院的外科医生,2003年6月,22岁的晓雪参加了医院组织的援藏救助活动,在此期间,她结识了高原气象兵施展,短暂相处令两颗心迅速靠近。当施展勇敢地向她表露爱意时,她也深深地爱上了这个热情、纯朴而善良的小兵。遗憾的是,在跨越米拉山生命线时,施展因为过度疲劳和缺氧,永远沉睡在那片莽莽高原……一年多过去,回首那段刻骨铭心的恋情,她依然痛彻心扉……

相识在神秘莫测的雪域高原

2002年,我大学毕业后分到一家省级医院。第二年6月,医院组织医务人员参加援藏救助活动,西藏那片神秘莫测的雪域高原令我心驰神往,我自认为身体素质不错,便自告奋勇地报名前往。

很快我便接到获准进藏的通知,几天后,当飞机缓缓降落在拉萨贡戛机场时,身处海拔3000多米的高原,我开始感到心慌头闷,也许这就是人们通常说的高原反应吧。当我背着大包往前走时,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女同志,赶快把东西放下!”扭头发现一个近20岁模样的战士正冲着我嘿嘿地笑,脸上两块高原红衬托出他的稚气可爱。

奇怪!现在居然还有人把女孩称“同志”,我有些好奇地打量着他。“女同志,哦,大姐,快把东西放下!”他不由分说地卸下我的包,背在了他的背上。他一边走,一边向我介绍起高原常识:初进高原不能负重,不能随意跑动,要严防感冒,稍有疏忽就可能有生命危险……那一本正经的样子俨然是一个老高原。

贡戛机场到拉萨市区还有很长一段路。车上,那个小战士又“蹦”了出来:“各位首长和同志,欢迎来到西藏,为了消除大家的旅途疲劳,我为大家献歌一曲。”他略带羞涩地唱起了那首《咱当兵的人》。我从身边的战士那里得知他叫施展,是一个“特殊”的兵。

我对施展产生了一种特别的好感,感觉他像是一个可爱的弟弟。

当晚,我们在拉萨的直升机场站住下来,准备乘部队的直升机分队进藏。场站的干部告诉我们,因为气候恶劣,进藏的直升机转场甘肃,恐怕一两天内进不来,所以我们必须耐心等待。

我们当中大部分人属首次进藏,大家都兴奋地凑在一起交流感受。这时施展来了,一边乐呵呵地问这问那,一边给我们削水果,他说:“高原上干燥,多喝水,多吃水果才不会裂嘴和流鼻血。”

这时,场站的王站长过来看望大家。从王站长那里,我终于知道了施展的“特殊”:一次,一位将军来场站看望官兵,别的战士都紧张得直哆嗦,施展却见面就“开炮”说:“本来想到部队来驾驶飞机,发射导弹,没想到现在跟飞机导弹见一面都难,成天窝在这里,窝囊!”将军微微一笑,意味深长地对场站领导说:“这小伙子敢说真话,也有那么一股子倔劲,是一块料,好好改造改造。”

从此,施展就因敢在将军面前“开炮”而出名。站领导也没忘记改造他,一有机会就把他往艰苦的地方带。

这次,他的任务一是搞好气象保障,二是负责我们的生活。

短暂的相处令两颗心迅速靠近

第二天一大早,施展要到海拔4500米的那曲气象观察点进行气象保障,而我们单位也有一批物资要运到那曲,领导安排我随他一同前往。

西藏的天空极高极蓝,虽然出现了预想中的高原反应,但我的心情依然十分舒畅,车窗外遍地黄花烂漫,成群的牦牛和野马在雾霭中忘情地奔跑……

随着车子往前行驶,路开始变得坑坑洼洼,一下把人抛得老高,一下又猛然下坠,极度的颠簸中,我的脸色变得苍白。

“大姐不舒服?累了吧?”坐在前排的施展回头望着我问。我摇摇头,还没开口说话,就忍不住“哇”的一声,早上的酥油茶和鸡蛋全吐了。

停车后,施展扶我下车。习习清风扑面而来,一条小溪蜿蜒而过,溪水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碎银般的光芒。我走到溪边洗了洗脸,感觉舒服多了。

车子继续在公路上行驶。施展说:“睡一会儿,一觉醒来就到了。” 他从前排的位置换到我身旁坐下,我仿佛有了依靠般地闭上双眼,靠在他的肩上睡着了。

我被颠得七荤八素,沿途又接二连三地吐了几次,仿佛五脏六腑都被倒了出来。到达那曲时已是深夜,迷糊中感觉施展背着我,不停地叫着“开门”,便又昏睡过去。

当我醒来时,已是第二天傍晚。我发现自己躺在一个空荡荡的房间里,强烈的孤独感袭上心头,我情不自禁地流下泪来。这时,门被推开了,进来的是施展,见此情景,他问:“大姐怎么啦?是想家了吗?”我哭得更加伤心。他赶紧劝我:“快别哭了,好不好?我去跟你弄点吃的。” 说着,他像大哥哥一样地轻轻拍我的肩。

他回来时,手上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方便面,里面还有两只荷包蛋。 这时,肚子里发出了咕咕的响声,我才想起自己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

吃完面,感觉精神好多了。我抬头看着施展似笑非笑的表情,不禁有些脸红。

从那天开始,施展不再叫我大姐,而开始叫我晓雪,看我的眼神里多了一些爱怜和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说话的时候胆子也大了些,偶尔还跟我开开玩笑。

从那曲返回拉萨的途中,施展一直坐在我身边,奇怪的是,我居然没有再晕车!望着车窗外浩渺的蓝天,我突然想,能在这里多呆几天该多好啊……

回到拉萨后,施展在我面前忽然变得腼腆起来,不再和我多说话,却比以前更关心我:他会默默地在我的房间插上一束野花,或在我面前魔术般地变出一只苹果……我心里既感动,又有一丝莫名其妙的甜蜜。

难道,我真的喜欢了上这个比自己还小的战士吗?我也说不清楚,只是清晰地感觉到,如果哪一天没有看见他那矫健的身影,我就会怅然若失。

圣洁无比的爱情之花匆匆凋零

第六天黎明,我睡得正香,忽然有人轻轻地摇醒我:“晓雪,起床了,我们马上要出发去林芝。”我看看表,才4点多,正准备再睡一会,突然感到刚才是施展的声音,于是睡意全消,急匆匆地爬了起来。走出门,看见施展正耐心地挨着房间喊大家起床。

因为怕碰到塌方,必须确保一天到达灵芝。我们来不及吃早餐,气象车、航油车、吉普车……大大小小十几辆车组成的车队便浩浩荡荡地出发了。

天空依然是雾气沉沉,细碎的冷雨敲打着车窗。不知谁轻声嘀咕了一句:“高原上,这种雨雾天最容易出事。”

我乘坐的是一辆能容纳几十人的大巴,借着车内的灯光,施展和另外一名战士开始为我们分发饼干和矿泉水。发完饼干后,他坐到我的身边,他的双眼布满了血丝,眼圈黑得厉害。他告诉我,这几天一直在执行气象任务,一晚上难得睡几小时,今天凌晨两点才从那曲赶到拉萨,没来得及合眼就出发了。听了他的话,联想到我们在拉萨休整了几天,竟然还让他来叫我们起床,心里涌起一阵愧疚。

施展说:“完成这次任务后我就向领导请假,跟你们一起去成都好好玩几天,尝一尝四川的火锅!”说着,他的目光望向窗外,似乎有什么心事。突然,他塞给我一张纸条,“等我不在的时候看……”

第一次停车休息时,他下了大巴。

我脸红心跳地打开纸条,只见上面写着:“晓雪,你真美,我喜欢你……”

我向窗外望去,发现他正在看我,我们的目光交织在一起,我冲他鼓励地一笑,并重重地点了点头。他顿时高兴坏了,像一个拾到宝物的孩子,欢快地往前奔去。

下午一点,前方传来信息:再过一小时就要经过海拔5270米的米拉山口,大家尽量少动少跳。这时,很多人已经感到胸口闷得发慌。熟悉地形的人说,我们已经进入海拔4800米以上的区域,氧气不足内地的一半。偏偏这时,我们坐的大巴也像缺氧似的时走时停,不一会就远远地落在车队后面。驾驶员急得满脸通红,不时骂出一串高原人的脏话。车上的李军医也着急地说:“长时间在这种高海拔地域晃晃悠悠,不出人命才怪呢!”——为保障内地人员的安全,场站把随行的唯一一名军医安排到了我们车上。

正当我们缓慢前行时,一辆军用吉普迎面急驰而来。“王站长的车!”驾驶员惊叫起来:“前面肯定出事了。”

驾驶员是一位在高原上开了十多年车的老兵,有丰富的行车经验。果然,吉普车还没停稳,王站长就从车里蹿了出来,使劲地敲我们的车玻璃:“出事了,李医生赶快跟我走!”

吉普车飞驰而去,一串长长的黑烟在雨雾中袅袅飘散。我们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谁也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

车子快到米拉山口时,吉普车又折了回来。李军医从车上下来,他脸色铁青,表情僵硬地从药箱里掏出一大把丹参片,以命令般的口吻说:“每人含几片,谁也不许给我丢了!”海拔越来越高,憋闷感也越来越厉害,我们都莫名其妙地感觉想睡觉。突然,李军医一声粗吼:“谁都不准睡觉,睡着了就醒不过来了!”每隔一小会,就有这么一声带着震颤的粗吼。后来我才明白,这并不悦耳的吼声竟是一种生命之音!如果没有这声吼,也许车中的不少人就永远地睡着了。

终于,我们越过了米拉山这道生命线。接下来是下坡路,车子一改刚才的病态,快速行驶着。米拉山下去就是松多兵站,当我们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松多兵站时,前面的车队已停候多时。只见兵站内乱成一团,很多人奔来奔去地忙碌着。

突然看见几名战士抬着一副担架从宿舍区走出来,担架上的人完全被棉被覆盖,他已经永远离开了这个世界——谁都知道,在空气稀薄的高原,是不可能用棉被这样覆盖一个大活人的。紧接着,宿舍区又抬出一副担架,担架上的人不停地呕吐着,他就是出发时跟施展一起给我们发饼干的那名战士。

只感到脑袋“嗡”地一响!我这才想起,第一次停车后施展就下了我们的车。“施展出事了!”一个极低的声音证实了我的猜测。刹那间,泪水不可遏制地从眼里迸出来……

4点多,车队到达工布达江县,施展和另一名缺氧战士被抬进了工布达江县医院。

直到此时,我才了解到事情的经过。原来,第一次停车后,施展就回到了气象车的操作室。进入米拉山区域后,车与车每隔十分钟就会相互呼叫一次,可就是这十分钟的间隔,施展就永远睡过去了,另一名战士也重度昏迷。医院的死亡结论是:过度疲劳加高原缺氧而导致死亡。

车队重新出发了,施展,连同我那份刚刚萌动的青春情感,永远地遗落在那片莽莽高原。他走得那么从容,那么平静,也许他真的太累了,需要好好休息一下。

一路上,我一遍遍地看着那行隽秀的字迹:“晓雪,你真美!我喜欢你……”

到林芝后,来自不同地方的援助人员组成了一个临时分队。当晚,我在人员花名册中赫然发现了施展的名字,那样醒目,那样鲜明。点名时,王站长站在队伍前面高声呼唤:“施展!”却没有回应。

顿时,我泪如雨飞,王站长的眼中也闪动着泪光,四周一片静默,只有那个响亮的名字,在高原的山谷中久久回荡……

编辑/陈清贫 若蓝

穿越米拉山的永恒之恋

[ 1 ]
穿越米拉山的永恒之恋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