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风筝
 
· 盈年—安妮宝贝《二三事》
· 沿见—安妮宝贝《二三事》
· 恩和—安妮宝贝《二三事》
· 莲安—安妮宝贝《二三事》
· 女人如茶
· 用爱情造个句
· 人生若只如初见
· 心诚则零
· 宿命女子的星座爱情
· 取暖[作者:菊开那夜]
· 尘埃落定
· 失恋,也别感伤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瓜兵呱呱乐
· 酱牛肉的做法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风筝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风筝 2005-8-20

 
1.  风筝
“幸福比生命更重要。”这话我是从一个电影里看来的,电影里那人说是张三说的。我就是张三,张三年轻的时候喜欢摇滚乐,年纪大了开始听古琴曲,如果在家里坐着喝茶,室内光线昏暗,琴音缭绕,迟缓,角落里的张三表情呆滞,看上去象个得道高人,谁又想过他原先怎样?有一阵子张三家里乱得象垃圾箱,他花了很长时间鼓励自己抖擞精神来打扫卫生,觉得太难了。一个能坚持收拾屋子的人太了不起了。张三有个朋友叫李四,住在潍坊,张三打算去看看他。

胶东半岛冬春季节大清早在田野里有一种奔跑的雾气,汽车行驶在公路上,张三把车窗摇下来,疲惫不堪。他喜欢在路上听音乐,同视野结合起来,那种行进的感受才更完整。旅行的好处是移情,所谓心旷神怡,离开渺小局促的一己之我,去投身广大世界,反而能看清自己的位置。同年轻时候不同,张三现在需要的只是一个背景,一个供思绪流淌的平台,风景不会直接告诉你什么。在路上,他“同时”听见许多声音,蒿草,和草长莺飞,他想到南方,穿透的阳光,潮湿雨林和乡间少女,深深深深的茶树,他想到辽阔无极的西藏,羚羊过山岗,有一次,他们在高原上跑了一整天,700公里,终于看见一座小城,在西方紫色霞光中有两条街道,他们朝街道跑去,越野车一字排开,开足马力尘土飞扬,半个小时过后,那小城仍在世界尽头。十年前,他们在路上听英格玛,如今他在睡觉。张三停留在梦里,梦里情境是内心风景,随着年龄的增长,那风景也在发生变化,现在多数不怎么样,但无论如何,张三在游历中是清醒的,他发现自己身上可能有外星人的基因,因此莫名奇妙地思乡,虽然对具体的那个出生地根本不在意,他觉得他是在想念银河,当他听一首二胡曲的时候,他试图在人类中寻找同伴然后一道回家,并把这叫作爱情,他遇见一个女孩,那女孩有类似的想法,经常去看夕阳,可他们俩不是一个星球上来的,星河遥远,女孩比他更明白已经回不去了,已经晚了,不如留在地球上老老实实过日子。道理是不错,可张三说服不了自己,只好举头望明月,低头听潮汐,注视那些细微的发生,季节变换自有节律,现实社会乱七八糟,这样他就常在梦中,不愿意醒来。张三经常重复听一段音乐,放纵地听上一整天,在音乐中走得远远的,他睡觉的时候也放着音乐。刚才他听见汽车象火车一样叫了一声,从窗下漫长地驶过,他醒来抱怨是这座城市使他失眠。

一旦睡觉这件事成为生活的主要内容,你就进入了一种境界。张三散布了许多不实之词,成为一个好梦搅扰者。他的朋友李四,比他要实在得多,此时正在那个以放风筝闻名的小城市沉沉入睡,大白天,躺在床上,摆了一个奔跑的姿势。

有一首歌叫《风筝》(Kite U2),李四睡觉的时候,床脚音箱里反复播放着这首歌:
Who's to say where the wind will take you
Who's to say what it is will break you
I don't know
Which way the wind will blow

李四睡觉的理由和张三不一样,现在他起床了,直接走到饮水机边上,接了一杯凉水,到沙发上坐下来。想想好笑,他俩的这个姿势竟然一模一样,从床上起来,到沙发上坐下,这样就完成了世界的转换,无所事事又含辛茹苦。音箱里正唱道:
I want you to know That you don't need me anymore
I want you to know You don't need anyone Or anything at all

“你谁都不需要,”李四对自己说,“你谁都不需要。”发狠地站起来,去洗脸,盯着镜子里,前额上一道疤痕,像只蜈蚣,好像有什么好勇斗狠的光荣历史,其实不过是前两天喝大了,自己回家开门的时候撞的,血流如注,缝了十三针。李四现年三十六岁,女儿七岁,他让女儿叫他哥哥,仍旧像少年一样生活。晚上要去酒吧演出,在一个四人小乐队做吉他手,女歌手演唱间隙,他有时会来一段即兴独奏,低着头,酒吧里很嘈杂,没有人听他弹的什么。有一次台下坐了一个女的,穿着正装,陪着两个老外,愣怔地看着他,于是他用箱琴很认真地弹了一首《阿尔汗布拉宫的回忆》,李四弹琴有个独门绝艺,他可以在食指和中指之间夹一支香烟,一面“轮指”,老外就鼓起掌来,女的仍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后来把头扭到一旁去了。他们走的时候,他看见那个女的在包里找东西,有些手足无措,两个老外在门口耐心地等她,然后她穿着制服裙头也不回地走掉了。他在台上吸烟,喝啤酒,他是勘测工程师,在设计院干了十五年,已经是技术权威,老资格了,院长出门谈合同总要叫上他心里才有底,因此如果没什么事,单位根本不用去,他完全对得起每月不到三千块的工资。其他同事都在外面“炒更”,就是接私活,有的同开发商打得火热,他每周四次到酒吧演出,演出一场六十元,一瓶啤酒十五元要自己买单,李四就是这样一个人。他和张三不同,至少他会做饭,离婚以前,他甚至很喜欢下厨房,为全家人做饭是他的乐趣,他是那种居家男人,没有野心,生活节制,他不象张三,混得不好完全是自找的,张三给世界添了太多的麻烦,李四一点都不麻烦,他热爱家庭,那时候也没到酒吧演出,少年时代的音乐爱好早就丢到后脑勺去了,从没想过自己的生活还会和音乐扯上关系。老婆看电视剧的时候,他在给女儿洗澡,女儿嘻嘻笑个不停,他觉得这就是一切。所以说一个人能有怎样的生活,根本不取决于你有什么样的态度,象李四这样一个人,居然也离了婚,理由很简单,如果你真爱一个女人,她一定不爱你,她不会明白什么对她是最重要的,尽管她很懂得“对自己好”,可是她对自己一点都不好,她一定要以争取幸福的名义使自己不幸,这样她才能够获得一种存在感的满足。李四的媳妇很漂亮,乌溜溜的大眼睛,很单纯一个女孩子,不过那是十年前了,后来她遇到别的男人,回家很坦率地对李四说:“有个人追我。”故事大体就是这样,再往细了说,不是当事人无从了解,当事人就更说不清。这里面有种种可能,反正过了半年,不吵不闹,两人就离婚了,女人带着孩子搬到别处去住。

李四去酒吧的路上,想起那次去看黄河。他从潍坊出发,坐火车先到济南,转道郑州,西安,一路往西,因为拮据,选最便宜的交通工具,破烂不堪的长途汽车,甚至马车,住在大车店里,十几个人睡一张炕,那些长途司机身上的气味不能说好闻,他见到黄河,陕北的窑洞,厚土,白雪皑皑,李四不止一次泪如泉涌,继续往西,走甘肃,武威,到敦煌,过西宁,一直走到青南果洛州,忽然想回去了。张三明白他的感受,他是想回去读书。你不可能一次读完所有的书,每次走进书店,就深知自己可怜,那架子上哪本书不够你读一辈子?在野外感动感动,被自然伟大充溢一下,然后回到憋屈的房间里,继续平凡地生活,这就是人生。李四在单位停薪留职了半年,真的关门读起书来,那字里行间的沉静使他惶恐,因为他发现,世界一旦静下来,真的非常可怕,他不愿就这样被那个黑洞吞噬进去,这时他想起了音乐,小学毕业开始学琴,他的吉他弹得很好,关键是,他需要这样来生活。有天去街上闲逛,见几个小孩在酒吧演出,就走过去对人家说:“我来试试?”

明天是周六,上午他要去看女儿,和女儿一起吃午饭。每周一次约会,这是他现在全部的生活。酒吧有个女孩叫小羽,青岛人,不知怎么跑到潍坊来了,做啤酒推销员。他弹琴的时候,她就站在门口,远远地看着他。有时候,她会跟他回家,第二天起来,小羽就会帮他收拾屋子,洗衣服,而他也就难得比较正式地做一顿饭。
Who's to know when the time has come around
Don't want to see you cry
I know that this is not goodbye

风筝

[ 1 2 ]
风筝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