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取暖[作者:菊开那夜]
 
· 尘埃落定
· 失恋,也别感伤
· 败局—菊开那夜
· 小故事之四:心脏的故事(
· 小故事之三:一只脚和两条
· 小故事之二:一把锁和一把
· 小故事之一:手中名片(让
· 心香五瓣,碎落心情
· 暖暖
· 戏里人生
· 玫瑰心片
· 女孩,别让爱你的男孩咽眼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瓜兵呱呱乐
· 酱牛肉的做法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取暖[作者:菊开那夜]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菊开那夜 2005-8-18

 
他肩膀上有注册商标啊,还用得着你批准?
  我的肩膀这么抢手?齐舒心花怒放,来,一人一半。
  我白了齐舒一眼,老实点,站如松,坐如钟。
  齐舒面子足,我们坐在了第一排。
  这么近,连他们脸上的雀斑都一清二楚,司沁说。
  齐舒笑着说,那交给你一个任务,呆会数清楚马佑良脸上有几条皱纹。
  难度太高了,据说他脸上除了英俊两个字什么也没有了。
  五官也没?活脱脱一张白板啊。齐舒无限欢喜的左顾右盼,好似真看到了一张白板在舞台上移动。
  两个牙尖嘴利的人在一起,连吵架都是种娱乐。
  场地设施简陋,空间狭窄得犹如火柴盒,椅子更是硬得像在受刑。
  赵风敏饰演春秋,一个敢爱敢恨的女子。周易的扮演者是法律系的马佐良,性格优柔寡断,正是这样没有脾气的周易最后抛弃了春秋。
  他造成了分手的局面,又一味推脱。春秋流着眼泪说,我知道你要走了,我愿意松开手。
  赵风敏表演自然,声音极富感染力。马佐良刻画人物过于雕琢,还好卖相够帅。
  我和司沁等一干在场女生劈里啪拉猛鼓掌,落幕后齐舒调侃我们,赶快到后台找周易哥哥签名,说不定还可以一亲芳泽。
  我和静君很矜持的,司沁一本正经的说。
  我几乎喷饭,你自卖自夸别拎上我。
  司沁掩住嘴笑,知道你是新女性,敢爱敢恨。
  
  第二天我讲给喜然听,他说剧本就是与陌写的。
  与陌?真看不出来,我诧异的说,那他怎么不去给自己和赵风敏捧场?
  他哪来的空,忙得跟蝴蝶采蜜一样,酒吧的事情已经让他瘦了一圈了。
  我问喜然棋局的战绩,他说教授连败三盘,看着教授懊丧的样子,有点于心不忍。
  我们在图书馆附近散步遇见齐舒,他递烟过来,是骆驼,喜然也喜欢的牌子。
  问他到哪里去,他说火车站。
  那我还得往下问,哪里去?
  这几天没课,去趟江西。
  司沁知道?
  齐舒耸耸肩,如果她会占卜,说不定就知道了。
  喜然指指我说,有静君这大喇叭,还怕袁司沁不知道?
  我用力拧喜然的胳膊,他连忙求饶。
  齐舒转身走后,我立刻跑到磁卡电话亭边,打电话回寝室找司沁。
  她声音懒懒的,江西啊,好地方。
  齐舒怎么这样,也不预先知会你?
  他本来就这样,我比较贱,还就吃他这套。对了,教授的课星期几?
  下周四。
  那我也去江西,司沁挂断电话,我半天才反应过来。
  喜然走过来,我对他说司沁也要去江西。
  旅途最能看出人的品性,未尝不好。
  我点点头,仔细想想倒也浪漫。
  这便是我喜欢的袁司沁。回到寝室,她们说司沁留了水果和饼干给我,她担心过期做了个顺水人情。

  与陌的酒吧地段不是甚好,他不想和曲线争宠。几天来他一直拉喜然商量室内设计,我的喜然是个全才,甚至会画立面图、平面图、剖面图以及效果图。
  他工作的时候微蹙着眉头,神情严肃。我喜欢看他投入的样子,他被我看得毛了,叫我关上眼睛,我便装瞎子去摸他的脸。
  郑弱水也常常在,每次出现都是一个亮点。她实在会穿衣服,全身上下无一不妥贴。
  我问与陌酒吧的名字,他说静君你想一个。
  我凝神想了想,叫光阴吧,我喜欢罗大佑那首《光阴的故事》。
  郑弱水接口说,光阴,不错。
  后来喜然才告诉我,本来已经决定用取暖了。
  虽然取暖,分明透着伤感,人和人之间相互取暖。
  我说取暖不够大气,也过于纤细,谁取的?
  郑弱水,喜然笑着,她本来就是纤细的女子。
  与陌的酒吧开始装修了,喜然陪他去选灯,我和郑弱水则去买窗帘。
  站在车站等车时,我有些惘然,不久前和她连点头之交都不是,现在却站在一起等同一辆车。
  我不喜欢她,而她也是如此,彼此心照不宣。
  郑弱水指着黑色的布匹问我好不好,我坦言说不好,我选的蓝色她也摇头。在店里转了半天,各自讪讪的,但是谁也不肯妥协。
  营业员大力推荐一种银灰色的布匹,我们互望一眼,沉默片刻她说那么就买这个?我点点头。
  其实这种银灰色的布匹有些粗制滥造,价钱也过高。
  和郑弱水比起来,司沁是阳光的。齐舒应该喜欢司沁才对,感情的事情偏偏最没有道理可讲,也没有因果可寻。
  是性格相近好,还是互补好,我不清楚,只知道分手后大家都说是性格不合。
  装修的事情很麻烦,与陌请了些朋友帮忙,实在做不来的事情才交给装璜公司。
  赵风敏来过一次,送来许多VCD,与陌恰好不在,她转了转便走了。
  
周三晚齐舒和司沁回来了,司沁一进门就倒在床上。
  我连忙跑过来,唷,进门就上床啊,起来起来,我有一大包问题等着你汇报呢。
  她有气无力的翻了翻眼珠子,你就当我是尸体,行不?
  不行,尸体哪有你这么活色生香的?
  我坐在床边翻她的包,只有点山楂和肉膊。
  怎么样,快打起精神说说,我边吃边推她。
  没怎么样,我赶到车站时齐舒还没开溜,我就这么赖上他了,好的很,连车票都是他买的。
  江西怎么样?
  山山水水。
  有什么旖旎的事情发生?
  司沁翻了个身,说句谎话吧,有。
  她闭上眼睛再不肯理我了,我只好放过她。
  周四我和司沁早早的去抢头排位置,司沁摊开笔记,摆出认真求学的样子。
  林教授老怀安慰,甚是嘉许的看了司沁一眼。
  我笑,教授在朝你抛媚眼呢,接着没有?
  司沁她运笔如飞,还时不时发问,非常的投入。
  我低声说,逃课大王,表演过火了吧。
  她食指抵唇叫我闭嘴,像极了模范生。
  林教授见我骚扰司沁,走过来用手轻轻敲了下我的桌子,我恨得咬牙切齿。
  司沁压低声音说,你老实点,小心教授不给你薄面。
  齐舒对司沁明显殷勤起来,天天早上来等她吃早饭。
  我站在窗边朝齐舒笑,他总是穿得一身白,非常醒目。
  司沁慢慢的梳头,梳得没完没了,好像把自己当成长发三千丈似的。
  我拿眼睛瞥她,艳福齐天时你倒真矜持起来了。
  她侧过头来,是啊,你知道我一向矫情。
  江西之行一定是有故事的,她不露声色我亦无可奈何,总不能去撬她的嘴巴。
  
  与陌的酒吧在秋天开张了,应该说是秋夜。没有张灯结彩,也没有任何渲染。就像一个锦衣夜行的美人,悄无声息的落座于这个城市。
  第一个客人是赵风敏,她点了杯渐入佳境,坐在吧台边和与陌玩猜拳。两只小蜜蜂呀,飞到花丛中呀……她很开心的仰头笑着,脖子很美。
  听喜然无意中说起光阴有一半投资是她的。
  她和与陌之间有一种别人无法企及的默契,直至后来我都这样觉得。由于暧昧所以坚不可摧,并不能准确说出是一种怎样的危险,所以无从反对。


取暖[作者:菊开那夜]

[ 1 2 3 4 5 6 ]
取暖[作者:菊开那夜]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