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败局—菊开那夜
 
· 小故事之四:心脏的故事(
· 小故事之三:一只脚和两条
· 小故事之二:一把锁和一把
· 小故事之一:手中名片(让
· 心香五瓣,碎落心情
· 暖暖
· 戏里人生
· 玫瑰心片
· 女孩,别让爱你的男孩咽眼
· 从喜欢到爱的距离有250
· 雨中莲心
· 我的泪,会划过你的心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瓜兵呱呱乐
· 酱牛肉的做法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败局—菊开那夜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菊开那夜 2005-8-18

 

  初浩开始喝第三瓶喜力时我爱上了他,看着他袖上的钮扣,想得到,来自他的吻。一个吻,温暖,缠绵,沉浸到夜的深处,如潜入深海,融入暗蓝色。聆听他肌肤的声音,抚摸他灵魂的风向,这个吻,辗转很久,微渗苍凉。

  我怔怔的等着,酒吧里放着一种古怪的音乐,仿佛在嘶哑着各自羁绊的命运,像一个阴暗的结,将前世与来生都摊开。而我在这个小小的酒吧里邂逅了今生注定要纠葛的男人,从第一眼我就认出了他--寻觅良久,苦苦不得遇见的牵挂。

  我们花了两个小时来彼此试探,在小心的探寻与犹豫的猜度后放下了戒备。话题渐渐转到了喜好上,我问他最喜欢哪一个城市。他说青岛,永远都会是青岛。

  说到永远这个令人伤感的词语时初浩轻晃着酒杯,杯中的冰块因为灯光的折射而发出艳丽的色泽,他的神情瞬间失真,飘然而去。

  隔了两分钟他继续说,曾经在青岛生活过两年,把余生的光芒都耗尽了。他说那是个值得的女子,值得为她做任何事,她叫商湘。我隐隐厌恶起来,不是因为这个名字,而是名字背后的人仿佛使我看不见某种可能。

  我得不到初浩的吻,我所说的,是真心的吻,非吻不可。后来回忆起与初浩在一起的半年,悲凉的发现这个卑微的愿望始终是一种奢侈,他并不掩饰他的敷衍,他的冷落。

  这是个暧昧的年代,每时都上演着各种隐讳的哑剧,尽管不为人知却心照不宣。所有的,小小的心房,都有一点点的背叛在发生。温存到了一个界限,会因为没有感情而悲哀。可是一旦有了感情,却是另一种更显巨大、无以抵抗的悲哀。

  那天他晚上喝了五瓶喜力,抽了七根烟,接了三个电话。我靠在他的肩上,不肯说话。他在连绵不断的音乐里说,兰庄,你醉了。

  我知道我没有,如果我们拼酒先倒下去的一定是他。

  那晚我有任性的倔犟,固执的要把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都走一遍,不愿意让邂逅成为追忆,也等不及慢慢酝酿。

  我是寂寞了。想感受一下他的温存,在寂寞的苏州,初浩是个好看的男人。凭良心说,他并非英俊,之所以说他好看,是因为我喜欢看他,什么理由都没有的,把他和别的男人清楚的分开。

  天色已晚,晚到任何一个略有良知的男人都不忍心让初识的女子独自回去,一个似乎酒醉的年轻女子。

  初浩不得不送我回家,我倚在他身上,闭眼,蹙眉。眼前是黑的,心是亮的。我知道我们出了酒吧,上了出租车,他拍我的脸问我住处,我艰难而含糊的说了街名,司机竟然听懂了。我偎在初浩怀里,享受着这个温暖如春的拥抱。初浩,初浩,奇怪的一晚,请留下来,永远的,让苏州取代青岛。

  下了车,初浩一边扶着我一边付车钱,我听到有硬币掉落的声音,很轻的一声,只有我听见了,就像是美丽的蓄谋即将实现时的一波涟漪。

  拾级而上时初浩很绅士的扶着我,很多男人会有意无意抹一下别的部位,这是很自然的事。我的朋友阿曼说,太自然了,如果男人不揩油,你应该检讨一下自己是否太平公主,以致于他们无从下手。

  从一楼至五楼这一漫长的幽暗过程里,初浩只是替我掠了一下头发,而后右手在我的发间流连了一番。进了门,他问我开关在哪里,我仰起头胡乱的找寻他的唇。

  黑暗中他有片刻的沉默,这片刻的停顿足以让我颓丧。我想要放开他时,他的手臂环住了我,不容拒绝的,那样密不透风丝丝入扣。

  他抚摸过我头发的手探进了衣间,一步步摸索着,而我知道他要去哪里。

  这是一个熟练的游戏,褪去衣裳的瞬间,我后悔了,非常明显的后悔,我急于迎合他,从而忽视内心的不安与伤感。

  伤感,有时候是一种伤感,华丽的伤感。

  有什么不同呢,阿曼说,反正最后的快感是一样的。

  说这句话时阿曼抽着烟,微微抬起下巴,阿曼的下巴尖尖的,俏丽生动。她有过四个男人,他们一个比一个优秀,也一个比一个痴情。

  阿曼说太爱一个人,就是贱,说到贱这个字时阿曼很云淡风轻。

  在别人眼中阿曼也是贱,罗的妻子曾经到阿曼公司去兴师问罪,她砸碎了一只价值不菲的花瓶。阿曼弯下腰,慢慢的拾起地上的碎片,她声音平静的说,罗太太,您想砸什么不要客气,我会让你丈夫来加倍偿还。

  剑拔弩张时,罗赶到了,阿曼双手抱于胸前,抬起她尖尖的下巴。罗当着他妻子的面揽阿曼入怀。这一动作使那个年近四十的妇人丧失了所有的力气,痛哭失声,踉跄离去。

  罗不久后离婚了,阿曼对于这个战利品却份外的厌恶。她说这不是我要的,怎么可能真的把余生交付给一个开始谢顶的中年男人?

  离开了罗就意味着可以选择更多的男人,阿曼当时二十五岁,追求她的人可以编成一个加强连。阿曼的生活风光无限,每天的节目就是今天拒绝哪一个男人的约会。男人有时候是很天真的,明知道自己是待选之一,还是痴情的以为自己肯定能够胜出。

  可是阿曼与此我抵足而眠时,她悲伤的说,兰庄,我没有恋爱过,一次也没有。

  我一怔,怎么会没有呢?

  阿曼在黑暗里说,好比是一直在做选择题,可我想,我的心是一道填空题。

  缺席的那一个,迟迟不来。

  因为没有爱过别人,所以选择男人时只能考虑金钱地位之类的因素。辗转了几次,传闻就出来了,阿曼成了声名狼藉的女子。

  她照样抬起俏丽的下巴说,赚够一笔钱就去英国。

  为什么是英国呢,她说因为不喜欢美国、日本,所以去英国。

  还是没有喜欢的人事,用的是排除法。

  我突然想起某盘磁带封面上的一句话,如果明白孤独的滋味,睡在哪个城市又有什么不同。

  有什么不同?都会寂寞,疼痛,失眠。

  也许所不同的是睡在谁的身边罢,和喜欢的人同床共枕,可以很安心。

  我和初浩没有同居,他想见我时会自己过来,我给了他一串钥匙。很多次,我打开门映入眼帘的便是他坐在沙发上喝可乐,看电视。

  其实他没有在看,只是开着,我想他是要一点声音,随便什么都可以,只要能否定寂寞。而我,是不是也只是一种声音?有时候说话,有时候笑,有时候生气。我是不是一幕生动的演出,而他需要有一个人占据他无从打发的时间?

  我们见面所做的事情永远只有爱,我是说**,我感到有些羞辱,而这种低微的感觉根本无法言说,仿佛成了某种契约,从我们相识开始就铬上了印痕。

  初浩想见我并非是想念,任何一个女子都可以替代。在他的臂弯里我默默在看到了这个残酷的事实,摒弃了爱情,我和他的维系只有身体,而我,我知道我在绝望着。

  他无疑是沉默的,把谈笑风生都留在了白天,留给了别人,他只能是沉默的,他所说我的我不要,我要的他不说。他必须是沉默的,把一大片空白横隔于这种不堪一击的脆弱关系里,回避,掩饰,以及相互揣测。

  在电话里阿曼说要过来,我极力推脱,她笑着说,怎么了,你生了天花不成?我叹气,为什么可怕的病症都有一个美丽的名字?天花,天上的烟花。伤寒,伤心的寒风。美丽的事物杀人于无形,如饮鸠止渴的爱情。

  阿曼来了,带着她的新男友乔恩。他是新加坡人,长相斯文,穿着浅蓝色的衬衫,无一不妥贴,一看他优雅的举止就知道是个有背景的男人。

  阿曼和初浩见面了,这是我所不愿意的事情。我从来没有瞒过阿曼什么,除了初浩。我知道这次是太在乎了,在乎对比,在乎得失。

败局—菊开那夜

[ 1 2 ]
败局—菊开那夜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