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败局—菊开那夜
 
· 小故事之四:心脏的故事(
· 小故事之三:一只脚和两条
· 小故事之二:一把锁和一把
· 小故事之一:手中名片(让
· 心香五瓣,碎落心情
· 暖暖
· 戏里人生
· 玫瑰心片
· 女孩,别让爱你的男孩咽眼
· 从喜欢到爱的距离有250
· 雨中莲心
· 我的泪,会划过你的心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瓜兵呱呱乐
· 酱牛肉的做法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败局—菊开那夜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菊开那夜 2005-8-18

 
初浩刚洗完澡,裸着上身,头发微湿。阿曼在我耳边说,兰庄,兰庄,他是不是很好?我瞥了阿曼一眼,你想试试?她伸出手抱住我的脖子低声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我凝视着她,声音平稳的说,我介意。然后转过身去拉上窗帘,给乔恩倒茶,拿烟灰缸。

  阿曼说要喝酒,初浩挑了下眉毛,你酒量很好?

  阿曼说不好,比兰庄差多了。

  我脸上微热,初浩一直以为我不胜酒力。阿曼继续说,兰庄以前开过酒吧,一边放《加州旅馆》,一边和客人拼酒,没有人喝得过她。

  初浩笑着递给阿曼一瓶喜力,他们开始划拳,规则非常复杂,十有八九是阿曼在输。她仰起头,很痛快的大口喝着,然后伸出手说,再来,再来。

  乔恩指着墙上的仕女图,问我是谁的手笔。我略一迟疑,说出一个久违的名字,阮家恒。

  乔恩说画得真好,眉目间……他看看我,我还以一笑,是的,有点像我。

  阮家恒是我在美院的老师,主攻山水,他不喜欢画人物。后来我们分开了,临别时他送了我这样一幅画,我抱着他,泪水滴在他的衣领上,他到底为我画了人物。

  我们相爱,却不曾经有过亲密关系,他曾经说,对于得到你的身体,我始终觉得是一种奢侈。

  阿曼有些醉了,乔恩去扶她,她手一推,打翻了茶几上的杯子,水淌下来,一滴一滴,都滴在初浩的脚上。

  初浩赤着脚,可他没有挪开,原来,他可以这样的不动声色。

  如同我的泪,滴在他的脸上,他明白我的悲哀,可是并不出手拯救,也不回避,他就是面无表情的让我自生自灭,直至流尽最后一滴泪。

  我慢慢的用抹布擦拭茶几上的水,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到底发生过什么呢?该发生的,不该发生的,我已经分不清了。我头痛欲裂。

  阿曼没有去英国,她说女人到底是要安稳的,错过了乔恩也许就没有更好的去向。

  在阿曼去新加坡的前一晚,我找不到她,打电话给乔恩,他说出来喝一杯吧。

  我们约好在青莲酒吧。

  坐在出租车上,我摇下窗子,风吹乱我的长发,两边的灯红酒绿飞速后退,而前面依然是霓虹,突然有种不知身在何处的迷惘,这是城市的中央,夜中央。

  我和乔恩并没有太多的话要说,之所以答应出来,是因为找不到拒绝的理由。

  他说兰庄,兰庄,你有个芬芳的名字。

  我微笑,虽然名字里有个兰字,可我从来不曾见过兰花,只知道那是一种娇弱的花,很难伺候。

  静默片刻,乔恩说我知道阿曼在撒谎,她说今晚早点睡,明天赶飞机。

  我的心萎缩了一下,细微的痛着,细微是因为这并非太大的意外。

  我们没有再讲阿曼。

  十二点过后,乔恩说,昨天过去了,兰庄。

  乔恩凝视着我,我靠近他,我们没有接吻,拥抱了一下,然后昨天真的过去了。

  那天晚上,我找不到的人其实是初浩。

  很多人都说聪明的女人不应该多问,我想太爱一个人无所谓聪明与否,受得了就忍,受不了就问。

  我问初浩时,他掸掸烟灰平静的说,兰庄,没什么好说的。

  他继续抽烟,翻看报纸。我坐在他对面,初浩,你不能这样对我。

  他看看我,然后继续看体育版说,2:1,阿根廷赢了。

  我输了。

  几天后,阿曼从新加坡打电话过来,她说兰庄,我知道你是明白的。

  我柔声说,明白,阿曼你没有夺走什么,初浩不属于我。

  阿曼的声音听起来很遥远,兰庄,我仍然没有恋爱过。这样残酷的男人,你也应该离开他。

  阿曼有乔恩,可以远走高飞,用一个男人的爱来掩饰另一个男人带来的挫伤。而我,寸步难移,没有退路何来前途?

  最后一次和初浩一起是九月份,他在我床上说,兰庄,商湘明天来苏州。

  仿佛有一枚硬币掉落,掉在心上转了转,停止了。我坐起身来。

  兰庄,对不起。

  半响,我伸手拿过他的衣服,穿上这些,走吧。

  抱住头,把脸埋在臂弯里,听到门轻轻带上的声音。

  初浩不会再回来,他说对不起,商湘明天来苏州。在那些疼痛的日子里,我一直用美工刀刻着自己的左腕,血流出来,我任它们滴下来,滴在身上,脚上,地板上。

  我不会自杀,只是想痛些,再痛些,身体的疼痛如此清晰,而心灵的铬痕如一个巨大的阴影。阴影覆盖着,空间窒息。

  这把美工刀是阮家恒所有,当时我是他的学生,向他借了美工刀,一直没有归还。上面有他的指痕,我的指痕,重重叠叠,难分彼此。

  我到底见到了那个青岛女子,她叫商湘。

  在电话里我对阿曼说,长得极普通,最多也就中人之姿,你与我输给这样一个女子,唉唉,我怀疑袁初浩的审美眼光。

  阿曼迟疑的说,初浩那样爱她,自然有她的好处。

  当然,我相信她心灵美,我语含讥讽的说。

  阿曼叹口气,兰庄你还是放不下,而我,早就认输了。

  挂断电话,我把美工刀擦干净,放回抽屉,端详左手腕上纵横的伤疤,泪水滴下来。

  我不可以像初浩一样不动声色,不可能像阿曼一样抽身而退。

  我是杜兰庄,伤口难愈的杜兰庄。



败局—菊开那夜

[ 1 2 ]
败局—菊开那夜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