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只是当时已惘然
 
· 谁和谁的八月未央
· 风尘记·胭脂笑
· 更高的价值
· 令人感动的理由
· 肯定自我
· 别让那只鸟飞了
· 安徒生童话一则
· 石油大王的成功
· 牛仔裤的来历及启示
· 蝎子和青蛙
· 美国摄制组与中国柿农的利
·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瓜兵呱呱乐
· 酱牛肉的做法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只是当时已惘然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只是当时已惘然 2005-8-30

 
[一]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西风悲画扇

是雨后初晴的傍晚,瑾烟带了丫鬟到湖边散步。潮湿松软的地,快要清晰烙出行人的脚印来。
经过苏小小的墓,瑾烟看见有男子瘦削的背影,白衣盛雪,黑发如漆。她听他低吟:幽兰露,如啼眼。无物结同心,烟花不堪剪。
她便轻声和了下文:草如茵,松如盖。风为裳,水为佩。油壁车,夕相待。冷翠烛,劳光彩。西陵下,风吹雨。
男子回身,瑾烟看见一张和自己年纪相若的脸,带轻微的赞赏笑意。瑾烟怔忡,风曳着她的石榴裙像风筝的尾,翩然欲飞。他对她点头,她就只是拿了团扇侧身走开,剩他兀自在湖边凝望许久。
瑾烟黯然,她未想这场莫名的邂逅,竟成就了她一年的寻觅和思念。她说我不过是想再听听他吟的诗,听他对那个红颜薄命的苏小小是何见解。她忐忑地将自己欺瞒,却终于还是没能与他再度相见。
暖春未央,瑾烟便应了父母的命,嫁给程家大少爷天放。喜宴上,她着一身赤红的嫁衣,裙摆拖得很长。她的腮上有粉嫩的胭脂,她的颈腕都被璎珞环绕。她得了众人艳羡的目光,却对这段不情愿的婚姻怅然若失。
然后,瑾烟在宾客里看见他,白衣盛雪,黑发如漆,依旧是初见时的那般模样。
那般叫她想念得长长久久的模样。
瑾烟的心绪起伏如山峦,惊喜失落紧张忧伤,五味杂陈游走于鼻息之间。她的手微微一抖,杯里的酒便洒落出来。程天放扶着她,关切地问是否不舒服。瑾烟摇头,她看见他的眉目间有惊异,望向自己,透着说不出的千头万绪。
瑾烟便对他笑,做一个风轻云淡的姿势。
后来瑾烟得知,他叫杨梓辛,与程天放是故交。关系不咸不淡,却也常有往来。杨梓辛在西湖畔有简陋的居室,以卖字画为生。
瑾烟第一次去,便看见满地凝重的墨迹。画在墙上横七竖八地贴着,彩色或黑白,花鸟或人物。
杨梓辛正埋着头仔细作画,丝毫不知访客的到来。瑾烟静默地倚门站着,看他专注的神情。直到杨梓辛察觉,抬头看她,彼此才在略为尴尬的气氛中互道安好。
瑾烟说我想请你帮我画像。杨梓辛变得很局促,走到案前,挡住桌上的一页画纸。但瑾烟仍是看见,那副未完成的彩画,粉衣的少女在烟水一样的背景中站立,眉目神色竟和自己有七八分相似。
她的脸,已然粲若云霞。随即打趣说你索性直接将这画做好了给我如何。
杨梓辛傻傻地笑,他说我会尽快画好。
瑾烟说好,便急急地转了身要走。
杨梓辛说你不多坐会儿,言语间透着极舍不得的失望情绪。
瑾烟背对着他,不了,天放还在家等我。她心知,自己不过是惧怕,怕一种暧昧瞬间萌发。她寻他的时候,他犹如蒸发,如今重又遇见,却是换了天涯。


[二]相思相见知何日,此时此夜难为情

程天放去苏州,回来的时候带了上好的丝绸。分几匹给下人,大部分便搁在房里,让瑾烟挑选中意的拿去做衣裳。
瑾烟最后仍是挑了粉色,虽然明知自己与杨梓辛再回不到初始。她的心,却已无计相回避。她总要想起杨梓辛,想念杨梓辛,好象他就是她摆脱不了的影子,她有难以启齿的欢喜,和大片大片的忧伤。
面对程天放,瑾烟则日渐愧疚,虽然程天放对她也算不得深情如海,但悉心体贴总是在的。
那天瑾烟不留神被花园的石头绊了脚,程天放顾不得自己手里的活,抱了她便往药铺赶。瑾烟望着他拧眉奔跑的模样,睫毛上积聚起氤氲的潮湿之气。她不知,是因这脚上的疼痛,还是心间那股不可言说的荒凉。
瑾烟在夜里梦见杨梓辛,离她最近却望尘莫及的距离。他的影子遮蔽她所有的光芒,她便只能仰望。她像个可怜的乞丐,苦苦等待杨梓辛指尖滴落的残羹剩菜。瑾烟于是哭出声音来。程天放搂着她,他的怀抱却冷得像冰窖,冷得让瑾烟一度想要逃。
白日里程天放问起,瑾烟也只是支吾着说脚疼得难受,程天放便又拧了眉,那姿势让瑾烟恨不能有个地缝能收容自己的心口不一。
脚痊愈之后瑾烟去拿画,她穿她新做的粉色衣裙,步履翩然。那时的西湖正是暖风熏得游人醉的好光景,瑾烟的心亦随之有微微突出的愉悦。
杨梓辛的房间收拾得干净了许多,做好的画都整齐地贴在墙上,或砌在案台边,散着浓浓的墨香。他把一副淡绿色背景的画递给瑾烟,瑾烟看见画中女子一身素白,头发梳成髻,她忽然就难过起来。
她说这就是我吗,你为何不能画出原来的我?杨梓辛哑然。瑾烟盯着他闪躲的眼睛,似有话,堵在喉头冲不出,她呼吸都变急促。
最后还是杨梓辛开了口,他说你能否坐那里,他指着案台边的一张凳子,让我画你的眼睛。瑾烟虽懊恼,却还是乖乖地坐了。她故意理了理自己的新衣裳,但沉默如杨梓辛,始终没说出半句话语同她的衣着相关。
瑾烟见他把上次的那张粉衣少女图重新铺展,拿笔在空无一物的脸上细细涂抹。也不知画了多久,杨梓辛的笔怎么都挪不开女子那双秋水般的眼睛。
快煞笔,门外传来故意的一声咳嗽,瑾烟看见程天放。他说你这么久没回来,我来看看你。瑾烟忐忑,起身随程天放沉默不语地离开了。偷眼望回去,杨梓辛仍是埋着头,手臂张弛有力。
连瑾烟的背影他都不看一眼。

只是当时已惘然

[ 1 2 ]
只是当时已惘然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