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 红颜绘之二:不留[作者:
· 爱的讲述(诺奖作家集体亮
· 白色巨塔[作者:山崎丰子
· 女人十日谈[作者:里娅·
·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作者
· 失乐园[作者:日本·渡边
· 海水正蓝[作者:张曼娟]
· 我穿32AA[作者:米雪
· 我想跟你走[作者:刘若英
· 如果声音不记得
· 古龙妙语大全
· 会唱歌的墙[作者:莫言]
 
· 首批中国世界名牌产品和2
· 济南美食大全
· 管理三十六计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大长今 2005-12-28

 
  大王之后上场的是新任都承旨。内禁卫从事官出身的首席承旨,也就是内医院副提调闵政浩的箭术几乎达到炉火纯青的境界。国泰民安的乐曲再次响彻箭场。接下来的中枢府同知事却偏得厉害,距离靶心还有一大截,箭消失在树丛里了。同知事面无血色地揉着额头。

  “你肯定是走神了。要不然不可能射偏那么多。”

  大王说话的语气充满了惊讶。

  “昨天夜里没睡好觉,精神不能集中。”

  同知事找了个蹩脚的借口为自己开脱,表情更加苍白了。

  “是吗?虽然寡人不知道是什么妨碍了同知事睡觉,但是既然让你在比赛中输了,那就非得好好教训教训不可。”

  大王满脸笑容,拿年迈的老臣寻开心。同知事的失误似乎很让大王高兴。

  “喂!赶快去把同知事的箭找回来!”

  尚酝内侍跑到树阴下,突然传来惨烈的尖叫声,大家齐刷刷地把目光投了过去。尚酝内侍抱头鼠蹿,密密麻麻的蜜蜂在他头顶盘旋。

  所有的人都不知所措,连连跺脚,内医院的医官们也是光看不动,别说治疗,现在就连驱赶蜜蜂的办法都想不出来。

  “医官们都干什么呢?还不快去救尚酝!”

  众位医官还在磨蹭,尚酝正抱着脑袋叫苦不迭,无可奈何地忍受着耻辱。这样弄不好还会伤及大王,所以他不能把蜜蜂引过来,实在是进退维谷,左右两难。

  医官们只好跑上前去,挥动手臂驱赶蜜蜂,除此之外再也帮不上什么忙了。蜜蜂立刻改变了目标,朝医官们扑来。医官们魂飞魄散,四散逃命。

  “应该学布谷鸟叫……”

  长今站在远处看着这边的情景,匆忙中突然想起了小时候的事。

  “布谷、布谷,你大声叫,蜜蜂就会逃跑了。”

  为了安慰被蜜蜂惊吓的长今,父亲这样告诉她。布谷鸟捕食蜜蜂,所以蜜蜂听见布谷鸟的叫声就会慌忙逃跑。

  “不要动,低下身子!”

  政浩不忍再看,一边走向尚酝内侍,一边不忘了提醒他。

  “尽量把身体放低,头也低下。”

  尚酝内侍抱着后脑勺低下头去,很快他就趴到了地上。见他半天不动,围绕在他身边的蜜蜂好象也觉得没意思,一个接一个慢吞吞地飞走了。

  政浩背起尚酝内侍,将他挪到树阴下。不仅脸颊,所有暴露在外的皮肤都肿得厉害,难看极了。

  “我说尚酝,你没事吧?”

  大王关切地询问道。

  “对不起,大王。”

  “可是,怎么会弄成这样呢?”

  “找箭的时候我不小心桶了蜂窝。”

  “哎呀……医官都在干什么?赶快看看尚酝!”

  刚刚逃跑的医官已经回来了,他们只是呆呆地看着,什么作用也发挥不了。医官们什么都没带,何况尚酝的情形十分严重,一时之间实在想不出该从哪里入手。蜜蜂蛰过以后,一般先是红肿、疼痛,同时奇痒难耐,然后才能逐渐消肿。有的人可能产生过敏反应,从而引起哮喘或呼吸困难等,严重的还会导致死亡。

  尚酝内侍就属此列,症状是身上起疹子,必须想出办法阻止血压降低。医官们七嘴八舌,只是嚷嚷着拔蜂针。

  长今连忙从三色流苏飘带中取出银妆刀,递到政浩手里。

  “用刀背把蜂针轻轻推向一边,然后往下一按就可以拔出来了。”

  政浩立刻采取措施。长今见状,也跟着走进了树丛。防止蜂毒扩散到全身,最好的办法是冰敷,可是现在根本找不到冰块。长今折断树枝,刮下青苔,借以代替冰块,没有更好的办法,也只好退而求其次了。

  政浩迅速拔出了所有的蜂针。尚酝内侍又是高烧又是疼痛,正痛苦地呻吟着。长今把青苔递给政浩,政浩眉毛一皱。

  “用这个盖住患处,可以除掉毒热。”

  “是吗?”

  政浩面露喜色,伸手接过了青苔。这时,有位医官站出来制止。

  “令监!我从来没听说也没见过用青苔去除蜂毒的,希望你慎重考虑。”

  “是啊,青苔生长于脏水,我也担心会引发炎症。”

  既然有医官站出来反对,政浩不便立即动手,只是低头凝视青苔。

  长今不想插话,然而现在最重要的就是减轻尚酝内侍的痛苦。

  “青苔有降热效果。”

  “啊嗬,你以为你是谁,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儿?”

  “依奴婢之见,现在的情况非同寻常,可能是对蜂毒产生了过敏反应,毒液会通过血管迅速扩散,如果不及时采取措施,甚至有生命危险。”

  “那你打算用青苔做什么?”

  “青苔可以保护树根或花根免受炎热、寒冷和干燥的侵害,而且它还具有旺盛的生命力,即使在贫瘠的土地或岩石中也能生长。把青苔放在水里煎熬,可以当药材来用,对治疗肝炎、口热、心热、热毒症、黄疸有特殊效果。”

  “就凭这么点儿微末常识也想开处方?区区医女,你懂什么?”

  长今无奈,只好缄口不语,她不想再让政浩为难。

  “医女不也接受过严格的医学教育吗?”

  大王一直静静地看着两个人争论不休,这时候也站出来说话了。

  医官慌忙垂首答道。

  “是。”

  “那她当然也有自己的想法。”

  “可是,殿下……”

  “前不久,医女曾跟随典医监医员郑云白一起,控制住了安城的传染病,因此立功进入内医院。”

  政浩打断医官的话,恳切地说。

  “是吗?寡人早就听说医女的行为非常了不起,正想这个人到底是谁呢,原来就是你啊,了不起!你救了多少平民百姓的生命啊!”

  “不敢当!”

  “尚酝这么痛苦,既然医官们都找不出合适的办法,那就交给医女吧。”

  大王令下如山,医官们苦着脸退下了。

  政浩动作飞快,把青苔置于尚酝的双颊和额头。长今眼睛盯紧政浩的动作,脸却涨得通红,心也扑通扑通跳个不停。万民之主的大王竟然亲自听取区区医女的意见,还为她创造了机会。真不愧为建立医女制度框架的成宗大王之子,就是他下令禁止医女参加宴会。

  为尚酝做完急救措施后,刚才中断的射箭比赛又开始了。长今回到先前的位置,站在医官们的身后,几乎没有人看得见她。

  吏曹判书正挽弓如满月,跃跃欲试。大王好象已经没了兴致,表情淡然,百无聊赖之余他在人群中扫视一圈,却突然看见了长今,脸上又漾起了生机。长今没有察觉,依旧站在那里努力压抑自己的激动心情。

  听说淑仪洪氏有了胎气,长今前去给她把脉,主管妊娠的任脉果然十分活跃。

  “娘娘,恭喜您!”

  紧张得屏息静气的淑仪这才抬起头来,仿佛马上就要哭出来了,连忙拉住了长今的手。

  “好,谢谢你!”

  “我又没做什么,娘娘您为什么这么说?”

  “哎呀,要是没有你,我哪能盼到今天这好日子?”

  “您要把全副心思和精力都放到胎教上,根据不同的时期和季节,食用既能加强营养又能陶冶情操的食物。”

  “哦,是吗?那应该吃什么好呢?我不管有什么事,你让我吃什么我都会吃。”

  “比如以青豆做馅的松糕,或者海参、鲍鱼共同调制的竹笋,对胎儿的大脑发育很有好处。芜菁粥可以增进娘娘的元气,因为芜菁具有利脏、轻身和提气的功能,用芜菁做小菜,食用后可以减轻害喜反应。石锅做的萝卜牡蛎饭有助于补气、宁神。还有去除眼球之后煲出的鲤鱼汤,或者在去除内脏的鲫鱼腹中填入鲍鱼、石耳、海参和松子,然后用黄土烧烤后食用,可以促进乳汁分泌。阴历八月的鲫鱼和十二月至三月间鲤鱼最好,鲤鱼绝对不能与白糖、锦葵、大蒜一起料理,一定要格外留意。至于零食,则可以选择蜂蜜调制的蜜煎竹笋、油蜜饼,以及糖稀做成的琥珀豆、黑芝麻花生,还有糯米酒,等等。”

  “好的,我知道了。只要对胎儿有好处,就是虫子我也敢吃。不过我有个要求,你能答应吗?”

  “请娘娘吩咐!”

  “我想吃你亲手做的胎教食物。”

  长今大惊失色,差点没喘过气来,她早已下定决心再也不做料理了。

  “也许是怀孕的缘故,最近我的嘴里总是干巴巴的,也没有胃口。长今你不是在最高尚宫比赛中取胜了吗?除了你还有谁能做出有利于胎儿的食物啊?”

  长今心里不愿意,但这不是别人,而是淑仪在恳求自己。

  “我听从娘娘的吩咐。”

  走出淑仪的房间,长今在门前遇到了淑媛崔氏。意外的相遇让崔淑媛显得有些慌张,眼神中充满了不安。

  “娘娘,淑媛娘娘来了。”

  侍女尚宫的声音帮长今摆脱了尴尬的处境。

  “快请进!”

  长今深鞠一躬,赶紧离开了。

  “长今啊,那天我听说你来过了,我赶紧跑出去,可是你已经走了。那天晚上,你不知道我哭成什么样子了。”

  连生一把鼻涕一把泪地说,这话她已经重复三遍了。她紧紧抓着长今的手,不愿放开。长今借机会来看看连生,顺便到御膳房给淑仪做芜菁粥。

  崔尚宫还不能起身,所以不需要看谁的脸色。

  “那天我没见到你,也不愿意走。听说你整夜都没回住处,你不知道我有多么担心……是提调尚宫嬷嬷叫你的吗?”

  “别提了。哎呀,她让我化妆,然后让我到大殿送御膳。你不知道我有多紧张……”

  “提调尚宫让你这样做?”

  “是啊。”

  无需继续追问,长今也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了。提调尚宫想让连生蒙受大王圣恩,借以牵制崔尚宫。

  “然后呢?怎么样了?”

  “殿下好象有什么不痛快的事,只是不停地喝酒。我的腿都站麻了,还是不能动,只能给大王斟酒。天快亮的时候,大王终于倒下了。我当时觉得自己好幸运啊……”

  “后来没再发生什么事情吗?”

  “这可怎么办呢,走也不是,躺也不是,我急得就像热锅上的蚂蚁,最后还是逃了出来。我困得受不了,可我又不能在大王的房间里睡觉。”

  “既然逃出来了,为什么整夜不回住处啊?”

  “我刚出来,又被提调尚宫抓回去了。”

  “怎么会这样!”

  “她连哄带骗要我进去,我又哭又闹地恳求她。”

  “你怎么说?”

  “我说里边太可怕了,我不想去。殿下很可怕。”

  “所以她就放你走了?”

  “别提了,她把我关进了仓库,你走之前,她才把我放出来。”

  回想当天噩梦般的一幕,连生还是冷战不停。提调尚宫为什么要把母亲的事情泄露出来,肯定也是出于同样的原由。也许她已经断定就算再找机会让连生接近大王,天真无邪的连生也只会后退,不能如她所愿。说不定她已经把方向掉转到长今身上,因为她怀有深仇大恨。

  “很好,没什么事就好。”

  长今真心感觉这是连生的幸运。万一蒙受圣恩,就会立刻变成崔家的眼中钉。连生太脆弱、太善良,承受不了漫长而冷酷的生活。

  “长今啊,我前两天特意在磨石上磨了磨,准备交给你的。没想到这么快就用上了。”

  正是那把刀。长今看着这把刀,泪水模糊了双眼,再也说不出话来。

  “这是我最亲密的朋友用过的刀,她遭人陷害,被驱逐出宫了。”

  这是母亲曾经用过的刀,韩尚宫保存了很长时间。母亲就是用这把刀切菜做饭,同时做着最高尚宫的梦。每当韩尚宫拿出这把刀来,她会想到什么呢。怀念委屈出宫的朋友,说不定她也在擦拭着向崔尚宫复仇的刀刃。想到这里,长今摇了摇头,韩尚宫不是那种一心复仇任凭岁月虚度的人。她所有的精力一定都用于积累实力,争取成为最高尚宫,实现自己和朋友共同的梦想。

  长今从连生手里接过刀来。当她还不知道自己就是她朋友的女儿,韩尚宫就痛快地把刀送给自己。第一次接过这把刀时,长今曾经想过,这刀凝结着韩尚宫和她的朋友的愿望,加上自己,总共是三个人的夙愿。无需多言,只在不经意间,一切都真相大白了。

  长今擦干眼泪,握住了刀柄。芜菁煮过后晾干,再煮,再晾干,需要反复三次,所以不能立刻做完。三煮三晾的芜菁磨成粉末,放入米中熬成粥。芜菁叶子榨成汁,可以和粥拌在一起吃。

  等待芜菁晾干的时候,长今把银非叫到御膳房,并把她介绍给御膳房的人。闵尚宫、昌伊、连生和银非全都坐在一起,感觉就像美梦一场。长今很久都没有这样愉快地说笑了,她的脸上绽开了灿烂的笑容。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