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 红颜绘之二:不留[作者:
· 爱的讲述(诺奖作家集体亮
· 白色巨塔[作者:山崎丰子
· 女人十日谈[作者:里娅·
·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作者
· 失乐园[作者:日本·渡边
· 海水正蓝[作者:张曼娟]
· 我穿32AA[作者:米雪
· 我想跟你走[作者:刘若英
· 如果声音不记得
· 古龙妙语大全
· 会唱歌的墙[作者:莫言]
 
· 首批中国世界名牌产品和2
· 济南美食大全
· 管理三十六计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大长今 2005-12-28

 
第十九章 再阐明

  一睁开眼睛,长今就摸摸索索地寻找政浩,但他仍然处于昏迷状态。院子里已经黑了下来,可能都睡了半天了。不,也许现在不是黑夜,而是新一天的黎明。

  早知道会这样,就应该到病幕去把云白叫来,长今有些后悔了。这么长的时间,足够云白来把患者带回治疗了。

  现在,长今还想去叫云白,可是身体不听使唤,一摸额头,烧得滚烫,胃里也翻山倒海地难受,而且下腹也疼得厉害。

  “难道我也得了传染病?”

  长今自言自语着,又使劲摇了摇头。云白不是说过了吗,这种病不会在人和人之间传播。来到这里之后自不必说,之前她也很久没吃过牛身上的任何东西了,但她明显感觉身上逐渐没了气力。长今心里不禁疑惑起来,万能的云白有可能弄错了。即便没有直接食用,病原菌也可能通过其他渠道侵入人体,说不定从呼吸器官或伤口进入体内。

  刹那间,她突然想起捣知风草时受伤的手指甲。难道慌乱之中的疏忽埋下了祸根?这都是说不定的事。

  长今感觉眼前一片恍惚,她用力睁开沉重的眼皮,低头看着政浩。政浩摘掉乌纱帽之后的脸庞,长今还是第一次看见,她不知道政浩的额头如此宽阔如此光滑。平时的政浩总是一副笑脸,现在眼睛和嘴巴都紧闭着,俨然是另外的人。

  长今试探着用手抚摩他的额头和眼睛,抚摩他的脸颊和下颚。

  “聪明而且多才艺,不管做什么都会造福于百姓。这是写在那张纸条上的字。不管做什么都会造福于百姓。”

  当长今丢失面粉准备放弃御膳竞赛时,政浩对着她的背影说过这样的话。回头想想,每次自己处于黑暗之中,感觉前途渺茫寸步难行,政浩都会出现在自己身边。矿泉水洒了,脚也扭伤了,当她呆呆地坐在地上的时候,政浩出现了。失去韩尚宫去往济州岛的路上,政浩送给自己的三色流苏飘带让她坚持着支撑下来没有死。每当自己处于最艰难的关头,政浩都会像光一样,像救兵一样出现在眼前,所以自己才有了活下来的勇气。

  如果没有他,自己似乎也无法活下去,也不想活下去了。母亲、父亲、丁尚宫,以及韩尚宫,他们所在的地方也许很舒适吧,否则,他们怎么可能一去不回呢。如果政浩也去哪里,那自己也愿意跟他一起去。自己所爱的人都在那里,现在只要跟过去就行了。

  仔细想想,除了母亲、韩尚宫和云白以外,长今觉得自己还有一位师傅。

  如果没有政浩,她永远体会不到做女人的心情。想起来就心颤不已,为区区小事而焦虑不堪,看不见他感觉心里一片空白,看见他就勇往直前无所畏惧了。这份心情,世界上只有政浩一人能教她体会,看来自己生来就有“恩师缘”。

  “大人,我以前一直不能放弃,因为我不能背弃母亲和韩尚宫的遗愿。现在我好象可以放弃了。没能实现她们的遗愿就这样离开了世界,虽然有些怨痛,但是我可以通过死亡实现我的心愿,对于大人的心意,是我必须通过死亡才能实现的梦啊。”

  泪水滴落下来,湿润了政浩的脸庞。长今把泪水浸过的地方小心地擦拭干净,然后贴上嘴唇。此时此刻,长今的泪水润湿了政浩的额头。

  “有一件事,我没对您说,大人送给我的三色流苏飘带其实是我父亲的遗物,我担心大人知道之后永远无法离开我,为了回报我而无法摆脱并不完美的我,所以我一直没有告诉您。现在您不用担心了,因为我也要跟您一起走。我跟您一起走。”

  长今躺在政浩身边。一只手攥紧三色流苏飘带,另一只手握着政浩的手。躺下的瞬间,长今才意识到,自从离开白丁村之后,这还是第一次没有任何顾虑没有任何负担地躺着。艰难的生活,那么多的烦恼,一个问题解决了,紧接着又会遇到更严重的问题,一个接一个的问题接踵而至,扑面而来。现在终于可以放心地休息了。

  希望来生能做一个没有才华的人,只生活在他的围墙以内,栅栏以里。女子无才便是德,如果没有才华,就不必面对那么多世俗风波的折磨。不受任何人折磨,也不加害于任何人,只希望能日日夜夜看着他,终生侍奉他一个人。

  意识消失之前,最后浮现出来的是母亲的脸。长今想到自己最终还是没能兑现诺言,现在山草莓应该熟了。

  “你们这些家伙,千刀万刮也难消我心头之恨!”

  云白向着执意撤离的队伍怒骂。云白耐心解释传染病发生的原因,然而他们只用鼻子哼哼了几声,就以不会继续蔓延为由,整理行囊准备离开了。

  云白还在寻找长今,听最后一个见过长今的医女说,她当时问过有关儒医闵政浩的情况。

  沿着他们的痕迹,云白去了邻村,也去了邑城的药店。直到听说药材商人被关进了官衙,他才恍然大悟,肯定发生了不好的事情。

  云白忙得焦头烂额,可是派遣队的医官们没有一个人愿意帮助他。

  “肯定是两人相好,一起逃跑了。”

  他们要么冷嘲热讽,要么置若罔闻。说这句话的家伙,当场就被打歪了鼻子。

  如果让大家分头去找,肯定比他独自寻找快得多,可是带队人和首令都没有帮忙的意思。云白像疯了似的,在邑城和村庄之间不知往返了多少次。他们都走光了,现在连个诉苦的对象都没有了。

  不能这样走下去了。云白已经确定发病原因就在牛肉,根据此前调查的结果,稍远的村庄里也出现了传染病患者,这些人当然也吃过牛肉,但不是这个村庄的牛肉。一户富裕的两班贵族在儿子的婚礼上杀了一头牛,举行酒宴之后把剩下的食物代替工钱分给了伙计们。

  那边的草很好,吃过好草的牛肉质量也好。听说很多牛肉还进献到了汉阳,如果这个地区控制不好,汉阳也不会安宁。

  牛肉本来就是贵族才能吃到的食物,趁此机会灭灭那些趾高气扬的两班贵族的威风,倒也不是什么坏事。当地上缴的牛肉很有可能进献给王宫,身为医员总不能袖手旁观。但是现在当务之急是找到长今,她什么也没说就离开,云白以为她很快就回来。如果不是时间来不及,她肯定会告诉自己一声的。为了寻找儒医闵政浩,她到了邻村,大概就在那里发生了意外。

  云白焦躁不安地踱来踱去,思考着下一步应该怎么办。想来想去,还是想不出好办法。周围村庄该找的也都找过了,就算他搜寻的范围再广,也难以推测需要几天时间才能找到长今。

  他需要找几个人帮忙。云白正在考虑如何找人帮忙,正巧走过来一个男人,不停地拿眼睛瞟云白。

  “你找谁?”

  “听说朝廷派来的病幕在这儿,请问您知道吗?”

  “你是谁?”

  “我家在隔壁的村庄,整个村子都因为疫情被疏散了。听说疫情已经控制住了,我刚刚回来。”

  “派遣队刚刚离开。”

  “看来我来晚了一步。”

  “你有什么事吗?”

  “有人要我传话给郑云白大人,说是急事。”

  “我就是郑云白,要你传什么话?是不是一个年轻的女子要你传话?”

  云白想到可能是长今,心里急得直冒火。男人说话慢条斯理,真让人受不了。

  “不是女子。”

  “快说。”

  “是个贵族大人。他说他想亲自来,可是身体动不了。让我来找郑云白大人。”

  “在哪儿?”

  云白边走边问,心里隐隐觉得那人可能是闵政浩。如果是闵政浩找自己,那长今到底在哪里呢,她在做什么呢?

  这座村庄的村口云白曾经来过,只因连个人影都没有,便大略地看一眼就过去了。跟着年轻男人迈过宽敞的院落,进入房间,坐在地板上的男人慌忙站了起来。看来他的身体不是太好。

  “是郑云白大人吗?”

  “是的……”

  “我是闵政浩,您快进去看看吧。”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徐长今在里面……”

  听完这话,云白闪电般跑进里面。起先他以为长今已经死了,只觉得眼前一片漆黑。幸好,长今的脉搏还在跳动。

  “怎么弄成这个样子?”

  还没弄清事情的来龙去脉,云白就先发起火来,怎么看都感觉是因为闵政浩。

  “我被一群恶人乱刀砍伤,失去了知觉,等我醒过来,就是这个样子了。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身为儒医,这还用问我吗?”

  “我只会做些应急的处理,我懂得不多,经验也欠缺……”

  云白立刻着手医治长今。还好,从智异山下来路过湿地时,云白偶然发现了一种叫做黄土三百草的植物,现在还带在身上。这是一种多年生草本植物,在清净多水的土地上长得稀稀落落,熬服后不但能使患者吐出积聚腹内的秽物,还能驱除腹中毒气。

  “怎么样?能活过来吗?”

  闵政浩片刻不离,守护在长今身边,嘴里不停地问着同样的问题。云白一次也没有回答。

  “能活过来吗?”

  云白想去厨房看看有没有合适的东西,可以防止长今脱水,闵政浩也跟在后面,又问起同样的问题。

  “我也不知道。”

  “急死我了,请您跟我说句话吧,哪怕一句也好。”

  “我根本就不知道她是生是死,你要我说什么才好?”

  “您可是经验丰富的医官,难道推测不出来吗?”

  “推测不出来,我现在要出去,你让一让。”

  云白连推带搡地走过政浩身边,来到外面,耀眼的阳光刺得他眼睛生疼。云白一边穿鞋一边回头扫了一眼,闵政浩失魂落魄,呆呆地站在房间里。云白突然想到他的心里也一定很不是滋味,便压住心头的怒气,对政浩说道。

  “如果你有时间在这儿闲逛,还不如给我弄点儿地浆水呢。”

  “我这就去。可是,地浆水是什么呢?”

  “就是黄土水。”

  “要给她喝黄土水吗?”

  “不是喝黄土水,而是把水倒进黄土里搅拌均匀,过很长时间,然后舀出浮在上面的清水。不知道附近有没有黄土。”

  “无论如何,我一定要找到黄土。”

  地浆水有很强的解毒作用,可用于清洗食物中毒的内脏。如果是因为毒蘑菇中毒,除了地浆水之外几乎无药可解。

  闵政浩感激涕零地跑了出去,终于找到了自己可以做的事,他好象也有了些精神。

  院子角落有个用来接雨水的缸,云白洗过手后,自己嘻嘻笑了起来。看来这个男人还帮得上手,又有侠义心肠,在贵族中也算得上好人品了,即便以男人的眼光来看也感觉他外表俊朗。作为两班贵族,能如此爱惜一个药房妓生实属罕见。

  “蠢货!”

  云白心里正为找到一个可以帮忙的人庆幸,嘴上却稀里糊涂地冒出这样一句。

  “身为卑贱之人怎么偏偏看上了两班。”

  云白的心情又不好了,甚至讨厌起了闵政浩。

  为了寻找黄土,政浩东张西望,终于发现一个种植梨树的果园里有自己要找的东西,便不假思索地跳了进去。就算主人看见了把他告上官衙也无所谓,只要能救活长今,别说官衙,就算让他徒步走进地狱,他也愿意。

  “大人您送给我的三色流苏飘带,其实是我父亲的遗物。”

  朦朦胧胧中政浩听见了长今的声音,起先他以为这是梦,然而伸手一摸,那只手并不陌生,被倭将刺伤倒地时感觉到的就是这只手。救活自己的不是别人,而是长今!他竭尽全力想清醒过来,无奈身体像石块一样紧贴地面,动弹不得。

  只要能救活长今,无论上刀山还是下火海,他什么事都可以做。正是这个女人,曾经两次救过自己的性命,何况这次正是因为救自己才弄成这样的。他能献给这个女人的,也只有一条性命而已,这让他痛惜不已。

  云白接过黄土,倒上水搅拌起来。他还跟刚才一样,一句话也不说。哪怕他说上一句话,政浩心里也会痛快一些,真不明白他是真不知道呢,还是明明知道却故意保持沉默。

  给长今喝完地浆水后,云白来到外面。政浩心急火燎地跟在云白身后,纠缠不放,这次无论如何都要让他开口说话。

  院子里,修长的竹子代替了围墙,飕飕直叫,颤抖在风中。云白想起月出山下,白雪覆盖的银岭下面那片肃穆的竹林。虽说当时的心情无比绝望,与现在相比却是幸福的时光。那时候至少长今活着,这是无需怀疑的事实。

  云白负手而立,茫然注视着高大的竹子。

  “好象已经度过危险期了。”

  不等政浩盘问,云白竟开口说话了,正是政浩迫切期待的消息。千言万语没有用,政浩的心揪得紧紧的,宛如死去一般,只为等待这句话。

  “是传染病吗?”

  “症状很像,但我不敢确定。这次死了很多人,但我认为不是传染病,而是因为病牛肉……”

  “病牛肉能让那么多百姓丧命吗?”

  “这里的牛好象中了毒。我还没能找出准确的原因,或许是草或者是水,只要是牛能吃到的饲料,都有可能出了问题。吃了饲料的牛什么问题也没有,人吃了牛肉却会生病。”

  “可是,怎么会死那么多人呢?”

  “老百姓吃牛肉的机会可不多啊,很多人一起分吃,每个人都吃一点儿。不但骨头,就连尾巴煮熟了都能吃上几天。现在不是夏天吗?为了赶在变质之前吃光,很可能把所有亲戚都召集到一起吃牛肉。”

  其实,这是炭疽菌引起的传染病,“炭”来源于皮肤上的黑色溃疡。

  炭疽菌侵入途径不同,则症状不同。通过呼吸道侵入的肺炭疽最为严重,初期症状和感冒相差无几,逐渐出现呼吸困难,可能导致生命危险。通过食物污染引起的肠炭疽会导致急性肠感染,出现恶心、食欲不振、呕吐、发热等症状,逐渐发展至腹痛、严重腹泻、吐血等。除此以外,还有通过皮肤接触引起的皮肤炭疽。以当时的医术根本不可能查出炭疽的原因和治疗方法。如果没有云白,恐怕连这种病与牛有关都发现不了。

  “这么一听,您说得还真有道理。不过,如果这个地方的草和水有问题,那其他的牛不也让人担心吗?”

  “我也正担心这个呢。应该赶快下令禁止食用牛肉,并且尽快阻止向汉阳和王宫进献,无奈地方首令只是哼哼哈哈,根本就不当回事。”

  “这可糟了,应该赶快禀报王宫……”

  政浩没有把话说完,因为他不能放下长今不管,其实有云白在这里,自己在不在都不会有什么影响,但是不能亲眼看着长今醒来,他还是不愿走开。

  男子汉保家卫国固然重要,但是守护着心爱的女人同样重要,这是他自己说过的话。不错,失去生命就等于失去一切,可是如今,这个比自己更为珍贵的女人正徘徊在死亡的边缘。

  需要赶快禀告大王的不仅是这件事,如实禀告崔判述的罪行同样迫在眉睫,但那也要等长今活过来。首先救活长今,然后趁此机会把韩尚宫的罪名也一并洗脱。

  “您知道崔判述这个人吗?”

  “当然知道了,你怎么突然提起这个人来?”

  “有个医员谎称回生散是治疗传染病的特效药,并且大量卖给百姓,我就暗中进行了调查。在调查过程中得知,崔判述商社跟这件事有重大关联。就在我打探完情况回来的路上,遭上了刺客追杀,这才变成现在这副模样。我一定要赶快回宫,把此人欺世害民的罪行禀告大王。”

  “典医监的药材配送也由崔判述商社操纵。”

  “太好了。希望您能助我一臂之力,让这家伙永世不得翻身。”

  “我一定尽力而为。”

  两个意气相投的男人彼此交流着柔和的目光,很快又觉得尴尬,两人分别转过头去。也许是气氛尴尬的缘故,云白不停地干咳。

  “传染病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特效药,他却拿来欺骗善良而可怜的百姓,只想中饱私囊……就算长今活过来,可他们这么横行霸道,长今能不能平安无事地生活下去,都是个问题。生也好,死也好,俗话说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可她就是个出淤泥而不染的孩子,天真善良得近乎愚蠢,根本不懂得融入世俗。既然生为女人,就应该按照女人的规则生活,这是自然法则……这么看来,她真是个可怜的孩子。”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