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 红颜绘之二:不留[作者:
· 爱的讲述(诺奖作家集体亮
· 白色巨塔[作者:山崎丰子
· 女人十日谈[作者:里娅·
·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作者
· 失乐园[作者:日本·渡边
· 海水正蓝[作者:张曼娟]
· 我穿32AA[作者:米雪
· 我想跟你走[作者:刘若英
· 如果声音不记得
· 古龙妙语大全
· 会唱歌的墙[作者:莫言]
 
· 首批中国世界名牌产品和2
· 济南美食大全
· 管理三十六计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大长今 2005-12-28

 
  听见关门声,今英心里难过得五脏欲裂。她做梦也没想到还会再次见到长今,更没想到会在王宫里重逢。

  和长今之间的缘分也真是顽固又可恶。今英觉得毛骨悚然,就像撞鬼似的。还不如撞上鬼呢,那也只是恐惧而已,不会有犯罪感。

  今英的心里充斥着自尊和野心,以及女人的欲望。她是那么希望长今消失,回头想想,这个念头从长今猜出丁尚宫的食物里放了红柿的那一刻就已经开始了。就在那个瞬间,她失去了对于绝对味觉的自信,却意外地发现拥有绝对味觉的不是自己,而是另外的孩子。她越是想努力否定这个事实,越是滋生出深深的自卑,折磨着自己。

  起先,她多少也还有点怜惜和犯罪感。制造符咒事件的时候,如果长今遭到驱逐,也许她会永远心怀歉疚。然而长今明明无罪,却始终保持沉默,她被长今的信念震撼了,自尊心受到深深的伤害。就在那个时候,她已经屈服了,不仅向姑妈的欲望,也向自己的欲望屈服了。可是长今没有,她就像越间叶越茂盛的生菜一样。这让今英倍感厌恶,几乎无法忍受。

  尽管如此,也还不至于想要把她杀死。如果不是在云岩寺看见长今和政浩站在一起的情景,她也不会失去理性。今英看见了那一幕,看见了政浩看长今时温柔而多情的目光……

  因为自己从来就不曾得到过那样的目光,所以她的感觉才会更强烈。

  其实不用谁去干涉,他们也不会再往前迈出一步。今英比谁都更清楚这个事实,然而她更想将他们分开。因为她知道,如果只能将某人深深地埋藏在心底孤单地思念,对待此人的爱往往会更深切更强烈。也就是从那时起,她彻底放弃了光明正大的竞争……

  当她认识到自己无论在料理上还是爱情上都无法战胜长今时,她的内心反而平静了。从那一刻起,她一心只想战胜长今。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既然已经失去了清纯,至少要成为胜利者。即便战胜了长今,今英也没想过要坐今天的位子。当姑妈命令她代替生果房尚宫到大殿进献晚餐时,她坚决不肯听从姑妈的命令。

  她对嫔妃没有兴趣。随着长今的消失,她的权力欲望也消失了。后来,她之所以改变想法,是因为她听说了政浩要去釜山浦的消息。今英想到这种情况下政浩仍然希望和长今的距离近些,便禁不住又一次热血沸腾。要想调回政浩,就要坐上高过政浩的位置。

  姑妈把青裳树树皮磨碎以后装进酒瓶,今英仍被嫉妒之心抓得正紧。青裳树皮被称为合欢皮,能够镇静五脏六腑,消解烦忧,有助于寻欢作乐,所以经常用做春药。今英拿着酒瓶走向大王的寝宫,一步一滴伤心的眼泪。

  今英很快就后悔了。大王只是小心翼翼,对她没有任何感情,她对大王也没什么感情。此时政浩也已经离开了釜山浦,调动不得。恰在这时她又怀孕了,身体不灵活,也加重了她的后悔。

  妊娠三月一到,为了进行胎教她过上了近乎流配的生活。怀上王孙的后宫寓所,除了尚宫和内侍以外,严格限制其他人出入,大王也不来光顾了。她为自己的命运而郁闷,再加上思念政浩,只能终日以泪洗面。不如到御膳房料理食物呢,也许心里还会痛快些,可是怀孕的后宫需要彻底节制欲望,端正坐好,仿佛入定一般,只看美好的事物,只听美好的故事,只说美好的言语。为了胎教,必须学习毫无兴趣的诗、书、画,这让今英烦躁不已。吃不合口味的食物对她来说也是一件苦差事,豆类、海藻类、白肉鱼类、贝、虾、野菜等等,只是闻到味道她就感到恶心了。

  进入妊娠六个月,这样的情形愈演愈烈。另外还设立了母仪学堂,当着值班内侍和内人的面,每天从早到晚朗诵《千字文》和《明心宝鉴》。

  今英对这类事情不胜其烦,终于惹出了事端。为了寻求内心的平静,必须定期欣赏宫廷音乐,她非但不能平静,反而像锥子似的敏感,甚至从乐工手里夺过枷耶琴狠狠地摔在地上。

  也许从这时候开始,孩子就已经不正常了。自古以来,只有懂得调节七情的人才能拥有平和的心态。

  所谓七情,就是人们日常感受到的喜、怒、哀、乐、爱、恶、欲等七种情绪,它们都可能伤害身体和心理。今英终日被这些感情包围着,除了喜悦和快乐,腹中的胎儿自然也就无法安宁。

  当她失去孩子的时候,才深切地感受到了孩子的存在。他一定极其讨厌这个世界,甚至还没看见世界上的第一缕阳光,就死在了母亲腹中。直到这时,今英才认识到自己以前的生活方式错了。残酷的是一切皆如覆水,再也无法挽回了。

  一个不能后退、不能放弃也不能修改的选择,唯一的办法就是接受,而这是她在丧失一切欲望之后所做出的选择。可是就在这时她又遇到了长今。

  今英感觉自己的内心又一次沸腾了,她不想让长今看到自己颓废的样子,而且现在二人之间的身份差异已经悬殊得非从前可比,似乎只有把这一点证明给长今看,她心里才会痛快。她想让长今看看,不管长今怎么努力怎么挣扎都无法爬上如此高大的树。


  今英坐起来,让人拿过镜子,细心地梳了梳头。已经很久没有这样,想把自己端庄的面容展示给人看了。

  “我要喝汤药。”

  等待产室厅来人的时候,她在干裂的嘴唇上涂了点蜂蜜,现在看来总算有那么一点生机。

  今英把长今递过来的汤药一滴不剩地喝个精光,虽然药很苦,她却连眉头都没皱一下。

  “现在该把脉了。”

  和长今一起进来的医女话音一落,今英乖乖地把胳膊伸了出来。两个人轮流为她把脉,当长今的手指碰到她的手腕时,她感觉浑身直起鸡皮疙瘩。事实上,今英出现浮脉的手臂上的确起了米粒般大的鸡皮疙瘩。

  长今比另一位医女把脉的时间更长,也更认真。不但摸了手腕,还摸了摸腹部,然后又问了很多问题。

  回答着长今提出的问题,今英的心情复杂无比。这个孩子本来可以成为朋友的,只可惜她太出色了,出色到无法成为自己的朋友。

  还有那个秋日,她和政浩并肩站立在云岩寺庭院的情景。因为她拥有超人的才华,所以承受比别人更多更重的苦难也是理所当然。长今把完了脉,有那么一瞬目光飘忽不定。今英想问一句,但是忍住了,只是默默地放下了衣袖。

  长今谦恭地低头出去了。今英很想知道她心里在想什么,仅从表情根本猜不透她的心思。

  从崔淑媛的住处出来,长今和芬伊一起去了产室厅。值班医官赶紧问道。

  “淑媛娘娘有起色没有?”

  “今天起来把汤药都喝了。”

  芬伊的脸上忧虑全消。

  “哦,是吗?那可太好了。我已经给她开了佛手散,下血很快就会停止,气力也会恢复的。”

  佛手散就是佛祖之手,意思是借佛祖之手顺利分娩,一般在分娩之前服用,可以减少分娩痛苦并且预防难产,遇到产后下血不止的情况时也服用这种药材。如果持续出血,气力自然衰弱,抵抗力也会降低,把艾草和甘草放在佛手散里一起煎熬,趁热服下即可止血。但是长今却有不同的看法。

  “大人,从奴婢诊脉的结果来看,多少有些不大对劲。”

  “这怎么可能?”

  医官不高兴地打断了长今的话,一个刚入宫不久的医女竟敢质疑自己的处方。可是尽管自己已经诊过脉了,但淑媛娘娘的出血量的确是太多了。

  “我总觉得娘娘腹中的死胎还没有出来。”

  “什么?”

  “四诊法和腹诊的检查结果都是这样,而且她的出血量实在太多了。”

  “那是因为娘娘没有按时服汤药,现在她已经开始服药了,应该很快就能止住出血的。”

  “冲脉和任脉过于不稳。”

  “我亲眼看见死胎从腹中出来。别说废话了,做你自己的事去吧。”

  “可是大人……”

  “呃嗬!你懂什么,就敢在这里瞎掺乎?我不是说过了吗,我是亲眼所见!”

  “大人说得没错,我也清清楚楚地看见有蓄积物出来了。”

  既然芬伊也站出来帮腔,长今也就不好再说什么。长今退了一步,但是心里仍然疑惑不止。

  胎死腹中治愈之后,也就是胎儿死于腹中、蓄积物从体内脱离之后,就应该逐渐恢复元气才对,可是崔淑媛的脸色根本不像正在逐渐恢复。虽然她的脸上稍稍透出一点红色,但是舌头、手指甲和脚趾甲都呈青色,这些都属于异常现象。两天之后下血仍然不停止,这也很奇怪。尽管这样,值班医官还是坚持使用同样的药材,而不肯寻找新的治疗方法。不要说新方法了,他们竟然对初诊毫不怀疑。

  内医女的本职工作就是按处方熬药、看护病人,仅此而已,所以芬伊显得很平静。其实医女教育大多只停留在皮毛水平,医女本身也并没有深刻的使命感,大多数都医术平平。

  很少有哪位医官会耐心听取医女的意见,只把医女当成跑腿的差使或娼妓而已。因为得不到信任,也就没有机会承担重大任务,所以大多数医女很早就放弃了努力。既然没有医术精湛的医女,医官也只会让她们干些杂活。医女制度设立很久了,却依然原地踏步,没有任何变化和发展,就是恶性循环的结果。

  如果长今的判断正确,那么拖延时间就有弊无益了。可要是随心所欲进行针灸治疗,则可能丢掉医女的职位。医女擅自采取针灸治疗,自然属于越俎代庖的非法行为。

  何况患者正是今英,长今就更不敢擅自主张了。为了释放心烦意乱的情绪,长今以取药为名去找银非。

  “那位金淑媛啊,为了生王子,想尽了各种办法。据说她竟然以新尿缸接大王早晨的第一泡尿,把鸡蛋泡在里面,两个月后煮熟了吃。这就是转女为男法。”

  转女为男,即在妊娠三个月前仍不能区分男女的情况下,通过服药或偏方可以将腹中的胎儿变成男孩。就是因为这种信仰,所以很多人才在妊娠之后仍然使用符咒等方法。

  “可是,三个月之前真的分不出是男是女吗?”

  “我也觉得奇怪,不过那之前应该既不是男孩,也不是女孩吧?”

  “虽然是个血块,不过怎么可能既不是男孩,也不是女孩呢?”

  “说得是啊,胎神婆婆在赐予胎儿的同时,性别不就已经决定了吗?”

  “我也不大清楚,不过我跟你想的一样。想来想去,性别好象都应该在妊娠的同时决定了。”

  “你不觉得可笑吗?”

  “什么?”

  “你和我,根本就不了解男人,却在这里谈论婴儿的形成……”

  银非调皮地笑了,长今受她感染,也更着大笑起来。

  “你不知道,朴昭媛娘娘为了独霸大王的宠爱,花费了多少心思。看见她们,我就觉得做医女真是命好。男人只有一个,可是身边有多少女人?身份高有什么用,要是换了我可能早就郁郁而终了。”

  除了王后尹氏,大王还有敬嫔朴氏、熙嫔洪氏、昌嫔安氏、淑仪洪氏、淑仪李氏、淑媛李氏、淑媛金氏等等,再加上淑媛崔氏,共有九位夫人。

  “哦,你知道内医院来了一位新儒医吗?”

  “没听说。”

  “我去取药的时候看见的,人很魁梧,比大王帅多了。”

  银非在长今面前口无遮拦,长今吓了一跳,赶紧看了看周围。

  “你小心点,别让人听见了。”

  “那又怎么样?今天傍晚结束工作之后,大概要聚集到内医院开欢迎会,你也去看看。”

  尽管答应要去,却不知道有没有时间。长今告别了银非,又向产室厅走去。儒医是士大夫出身的医生,在性理学发达的当时,儒医做为一种独特的医疗工作者,属于儒生医官。

  韩医学借鉴东洋哲学原理,对性理学和汉学造诣精深的儒生一般对于医学也有很深的学问,自然而然就成了家庭和当地的医生,儒医制度也就逐渐形成了。

  内医院和惠民署的医官大部分都是中人出身,贵族出身的医官自然与众不同。他们潜心研究韩医学理论,为医生讲解医书,但他们很少实际操作医术,主要从事理论研究,为建立韩医学的理论体系做出了很大贡献。

  内医院由几十名医官组成,从正三品的内医正到佥正、判官、主簿、直长、奉事等,职位级别也很多。此外,还有针医和医药同参各十二名。根据职务不同,每个人承担的业务也各不相同,甚至还专门设有负责酿造的医官。

  最重要的任务自然是照顾大王以及整个王室的健康,从启辞问安开始,丝毫不容许有半点疏忽。上书问候大王及王室是否平安,并针对各种药物和治疗方式展开讨论,这就是启辞问安。另外还特别设立了五天一次的日次问安制度,定于每月5日、10日、15日、20日、25日、30日询问大王以及王室的健康状况,这也算是一种健康检查制度。

  有时,省略正式的文书直接以言语代替,这叫做口传启。还有另外一种口传问安,只简单地问候平安,适用于大王出宫、举行活动、接受针灸或肉灸的时候询问大王的身体状况。

  去往产室厅的路上,长今额头上渗满了汗珠。这时已经是夏天了。

  长今想起了在太阳下接受训练的一道。他天生怕热,一到夏天什么也不愿意做,只想找一片凉爽的树阴。她在产室厅的这段时间,一道说不定来过几次呢。回到内医院后,应该马上给他开个药方,补补他多汗的身体。

  再说崔淑媛,炎炎夏日却必须躺在棉被窝里,她的痛苦也非同寻常。为了让她早日康复,就应该针对根本对症下药,然而看形势却不是这样。长今心里很是郁闷。

  长今静静地窥探自己的内心。是不是因为对方是今英,所以自己才不愿意积极地站出来呢?她也为此自责。但她从来没有希望今英因为这件事而出现什么意外,现在仍然时机未到。不是为了报仇,而是为了查明真相。只有揪出事件背后的主谋,才能真正为韩尚宫洗刷罪名。

  长今加快脚步向产室厅走去,就算挨骂,也一定要说服值班医官。

  如果还是不行,那就只能禀告御医女来改变内医院的舆论了。如果这些统统行不通,她打算去找云白。

  长今赶到产室厅门前时发现政浩正站在入口处,她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自从去年芒种见过一面,这还是第一次见面,想来已有一年多了。古铜色的脸庞略微有些消瘦,看上去更有男子汉的味道了。但他的目光中饱含忧愁,看来有些危险。

  “我去内医院找过你,她们要我来这边,我就过来了。”

  长今感觉有些生疏,没有勇气正视政浩的脸,而政浩的声音却激昂有力。

  “您过得还好吧?”

  “是的,我游历全国八道刚刚回来。”

  看来他是晒黑的。长今避开阳光,带政浩来到产室厅对面的树阴下,却还是摆脱不了热气,冷汗沿着后背不断流下。

  不知道是因为热,还是因为激动,一股不知从何而来的热气漂浮在身体和心灵之中。那热气仿佛尴尬的云彩,抓也抓不到,驱也驱不散。

  “我来是为上次的事情向你道歉,我好象有些过分,请你原谅。”

  “什么原谅不原谅的,应该是我道歉才对,还有我朋友的无礼,也请您一起原谅。”

  “不,他看见陌生人抓住你的手,当然会那么做。如果换成是我,看到那样的情景也会像他那样。”

  “我和他从小一起长大,就像兄弟姐妹一样。”

  长今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说这些不相干的话,她有些慌张。大概是怕政浩误会,便不小心透露出了焦急的心情。

  “我说过,不管你在哪里遇到什么事情,我都会尽最大努力帮助你,但我违背了这个诺言。从现在开始,我会继续遵守承诺,所以请你一定不要把我推开。”

  想说的话太多太多,却又一句也说不出口。她真想问问政浩,这样做他能坚持到什么时候,是不是直到死亡来临。不,长今甚至怀疑政浩到底知不知道国家的法度。

  长今面带不可思议的神情望着政浩。埋在心底的话都说出来了,但他心里仿佛仍不畅快。世界上就有这样一种人,不管别人说什么,他都不会改变自己的意志,丁尚宫是这样,韩尚宫是这样,云白是这样,自己是这样,政浩也不例外。

  长今知道,此时此刻说什么都没有用。或许政浩身上也有一股抓不到也驱不散的热气,必须痛痛快快地淋上一场雨才能镇静。

  “听说你在帮助淑媛娘娘进行产后调理?”

  “是的。”

  “我也知道她是谁。是不是在御膳房里跟你一起做事的朋友?”

  “是的。”

  “我知道你很难,但是一定要振作。如果需要我帮忙,请随时和我联系。我主动申请做了内医院的儒医。”

  “这么说,内医院新来的儒医……”

  政浩微笑着点了点头。

  “每次你还给我医书的时候,我都很想知道医书的内容,所以我也经常读。我常常想,徐内人是否也读过这一章,还是把这部分略了过去……读书的过程中,我也不知不觉变成了半个糊涂医员。”

  “大人您的梦想应该不是这个吧?”

  “我曾经想过要做保卫国家的武官。”

  “那您为什么还要主动申请做儒医呢?”

  “梦想是可以改变的。当你最珍惜的对象变化了,梦想也会随之改变。作为一名男子汉保卫国家固然重要,但守护自己心爱的女人也同样重要。上次在海南码头我就下定了决心。当时我没有帮上你什么忙,但我再也不会第二次错过你了。”

  “您守护在我身边,说不定会碰上什么灾难。”

  “与其让你像上次那样独自离开,还不如像现在这样反而更好。我一个人在这里活得好好的,心里有多么痛苦,你知道吗?”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