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 红颜绘之二:不留[作者:
· 爱的讲述(诺奖作家集体亮
· 白色巨塔[作者:山崎丰子
· 女人十日谈[作者:里娅·
·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作者
· 失乐园[作者:日本·渡边
· 海水正蓝[作者:张曼娟]
· 我穿32AA[作者:米雪
· 我想跟你走[作者:刘若英
· 如果声音不记得
· 古龙妙语大全
· 会唱歌的墙[作者:莫言]
 
· 首批中国世界名牌产品和2
· 济南美食大全
· 管理三十六计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大长今 2005-12-28

 
第十五章 无花果

  “您是说让我当医女?”

  长今反问道,心里却浮现出长德说过的话来:再没有比奴婢和医女更卑贱的了。长德现在已经回到济州了吗?想起济州,所有发生在那里的事情就如巨浪般涌上长今的心头。

  据说,瀛州山东边旌义县和西边大静县的县监全都安然无恙,而监营遭到劫掠的济州牧使却获罪下狱。当然,判监也不可能幸免。如果长德没有回去,那她说不定仍然滞留在汉阳的某个地方。

  “怎么了,是不是因为医女不像宫女一样没有品级,所以你不喜欢?”

  长今良久沉默,埋头思念长德,不料却被云白误以为是讨厌医女。然而无论如何,谁又喜欢贱人的身份呢。

  “我听说医女又被称作药房妓生……”

  “世宗大王时期的素飞、世祖朝的蝶裳,她们可都是声名远播、流芳百世的医女啊。况且当今圣上也严禁医女从事有违本职的工作,目的就是要匡正早已沦丧不堪的医女风气。”

  云白语气十分恳切,与平素大不相同。

  长今心中一片混乱。重新燃起了希望之火,这让她害怕不已。其实,奴婢们必须放弃希望苟且偷生的命运也让她心怀恐惧。尽管长今从一开始就想学习救人的医术,而不是杀人的厨艺,然而成为正式医女的道路却是既漫长又艰险。如果说她还有什么不能失去,那也只有政浩了……

  “怎么老是不说话呀?”

  “大人您为什么要让我做医女呢?”

  “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如果你不进皇宫,又怎能揪出潜藏宫中的狐狸?”

  “……当上医女就能回宫吗?”

  “那就看你的了!”

  听到“如果你不进皇宫,又怎能揪出潜藏宫中的狐狸”,长今精神为之一振。起先因为不能回宫而压抑下去的冤屈,现在又重新升腾在她的心间。

  无辜的母亲和韩尚宫就那么蒙怨而死。现在看来,罪魁祸首必定另有其人,而且正是此人的陷害导致了母亲和韩尚宫的死亡。

  长今如梦初醒。绝不能只在悲泣之中忘记了她们的冤屈!

  “请您为我指点迷津吧。”

  “你真的要做医女?”

  “怎么才能当上医女呢?”

  “医女可不是你想当就能当上的,需要从官婢之中遴选既年幼又健康的女子,所以不是你挑选医女,而是医女挑选你!”

  “那您为什么还要让我当医女?”

  “当医女数量不足时,每年都要从各司婢女中挑选一名进行补充。只要肯用心,办法总还是有的。再者说了,你拯救济州百姓的功劳不也可以得到朝廷的承认吗?”

  “可我曾经救过倭将,很多人都高声叫嚷说我必须接受惩罚。”

  “就连圣上都要给你赐赏。在我们朝鲜的天空下面,还有比这更高的声音吗?”

  蓦地,云白哈哈大笑。好象只有这样的笑声,才称得上朝鲜天空下最高的声音。

  最初,医女制度起因于铡刀般冷酷无情的《内外法》。为了拯救可能因不便接受诊脉和药剂治疗而死的后宫女眷,根据许道等济生院事*(济生院,设立于1397年的医疗机关,主要职责是为贫民治病和保护弃婴,1459年并入惠民署——译者注)们的提议,医女制度才于太宗六年创设。当时从仓库和宫司所属的官婢中挑选出数十名童女,分别教给她们把脉和针灸等医术。

  医女们的职责不外乎治疗各种妇科疾病,必要时也充当产婆的角色。特别是光靠服药难以奏效的疾病,以及浮肿、脓疮、牙疼等必须用手直接触摸身体的疾病的治疗,都交由医女来完成。此外,医女们还要承担判定宫女是否为处女的工作。

  那些顽固的男人们是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女儿去干这种事情的,所以在制度设立之初,只让身份卑贱的婢女来充当医女的差使。

  世祖时代设立了《劝惩法》,对医女所学书籍每月进行查考,成绩优良的予以发放俸禄,成绩不合格的医女则被送往惠民局做婢女。

  从世宗时代开始,选拔三到四名年幼而且才能出众的医女施行特别教育,其中最为出色的人被任命为训导官,专门负责医女教育。医女教育最初由济生院负责,后来并入惠民署。每年分两次给所有的医女发放俸米,以激发她们的热情。

  为医女制度建构大致框架的人是成宗。此时医女被区分为内医、看病医、初学医三个等级,各司其责,各领其俸。成绩特别不好的初学医则被送回原处。

  从《经国大典》编纂完成的1485年开始,朝廷挑选成绩特别优秀的三名医女每月发给薪俸。成绩不良者仍被送往由惠民局改成的惠民署做婢女,技艺精熟之后才能恢复为医女。

  接触医学之前,医女们必须从《千字文》和《孝经》起步。另外,治病救人必须医德高尚,所以医女还要熟读《四书》,即《大学》、《论语》、《孟子》、《中庸》四部经书,然后才能学习看病、助产、针灸等医术,并研究各种医学书籍。

  到燕山君时期,原本固定下来的医女制度开始变质了。燕山君好色成性,当然不会轻易放过医女。通过采红骏使到全国各地征集美女和骏马,加速了医女的妓女化。正是从本时期开始,医女也被称为医妓,或药房妓生。医女不仅被要求在浓妆艳抹后参加各种宴饮场合,还要接受妓女培训、担任递送奢侈礼单的使者、每逢宫廷举行仪式时充当仪仗队,甚至还被委以传送赐死药的差事。

  精通诗词又富才华,更兼有医术在身,所以医女作为妓女出现非常受欢迎。

  当今圣上即位后,致力于纠正燕山君的弊政,严禁医女参加各种酒宴活动,尤其偏重于太后殿的疾病治疗与看护工作,并且严令医女专务职守。然而清水一旦变浑,再想净化是难上加难。医女们仍然被名目繁多的宴会场合呼来唤去,日益遭人鄙视,更加沦落为人尽可欺的贱民。


  尽管事实如此,长今却仍然沉浸在能够重新回宫的希望之中。云白在内医院任职,这也让长今的希望多了几分把握。

  “……大人您是什么时候回的内医院?”

  “不是内医院,而是典医监。前不久茶栽轩流行一种怪病,让我给治好了,现在他们叫我回去。想到这样还能多挣些酒钱,我就忍不住答应了。”

  云白说得很平和,不过看样子他并不喜欢回到中枢机关,仿佛迈出这一步实在是出于无奈。尽管酒钱可以多挣,可是摆酒席玩乐的时间却大大减少了。

  典医监属于三大医疗机关之一,与内医院、惠民署共同构成三医司。内医院专门为王室宗亲看病,而典医监负责医员选拔和药材筹措。国君赐药、种植药材、医学取才等医疗行政事务及医学教育也都是典医监的主要职责。

  惠民署是为普通百姓治病的官厅,此外还设立了活人署,专门治疗传染病,也负责照顾无依无靠的病人,算是一种贫民救济机关。但在当时一切体制均以两班贵族为中心的情况下,平民百姓或穷人受益的医疗活动断无正常进行的道理。因此,越是贫穷的百姓,就越是倚赖于民间疗法或巫术的力量。

  “比起御膻房来,这里的麻烦事会更多。怎么样,还想去吗?”

  刚才还百般劝说的云白,等到长今表示愿意了,他却又隐隐担忧起来。

  “反正只要活着就摆脱不了贱人的身份,既然这样,还不如做点治病救人的事呢。”

  “不错!普通奴婢还可以风流,可以结婚,可是你的命运竟然连她们都不如!”

  虽然决心已定,但是听完云白这么说,长今还是有些难过。只因一时口舌之误,结果害得父亲丧命,母亲被捕,都是因为没能忍受被人指斥为贱民的愤怒。还是原来的自己,现在却连做贱民都不够资格,不得不选择做一个被人当作妓女的医女。

  “如果说女人如花,花谢之后还有丈夫和孩子做自己的绿叶,而你呢,你的绿叶又是什么呢?”

  难道长德的诘问早就在冥冥之中预示了长今当医女的结局。

  回首从前,长今却是从来也没有开过花,如果非要以树做比,那也只能是无花果。然而无花果树也开花,只不过是花朵钻进了果实。所以无花果还有另外的名字,叫作隐花果。看不见华采艳丽的花儿,反而钻进果实中,连花瓣都变成了养分。无花果树开花但不炫耀,只是静静地化作果实……

  现在,长今决定成为无花果。

  一道回家了。尽管也有为数不多的出宫休假,可惜每次都不凑巧,自从一道下巴上长出胡子之后,长今还是第一次跟他见面。

  “长今啊,我们终于又聚到一起了,就好象回到了从前,那时候你还没有进宫,我们整天都在一块儿。”

  “对啊,谁说不是呢。”

  曾经跟父亲一起偷酒喝的鼻涕虫一道,如今也成了威风凛凛的内禁卫士兵了。

  提起内禁卫,首先浮现在长今眼前的是政浩,然后是自己去送熟果的内禁卫执务室,菜地对面宽阔的训练场,以及曾经借过书的印书馆……

  现在,那些长今再也无法回去的风景里又加上了一道的身影。

  “听说你要当医女?”

  “嗯,也许吧。”

  “很好呀,长今你一定会成为一名出色的医女的。你料理的食物一会儿就吃完了,什么也没剩下,相比之下,为病人缓解痛苦的医女要好得多。”

  “什么好不好的,有没有看见你爹?”

  德九媳妇走下台阶,咧开喉咙大声嚷嚷,看来德九这次又偷酒糟了。

  “这个冤家,趁我不注意又去碰红蚁酒。就知道吃,干活的时候连个人影都找不着。”

  在德九媳妇气喘吁吁的叫骂声里,长今和一道面面相觑,吃吃地笑了。如果说有什么从过去到现在始终不曾改变,那就是德九媳妇永不疲倦的絮叨了。

  “笑什么?觉得你娘可笑是吧?败家子,你娘我有那么好笑吗?”

  “我什么时候觉得母亲可笑了,干吗这么说呀?”

  尽管德九媳妇十分不快,可一道还是忍俊不禁。一道像他父亲,虽说有时候是平淡了些,却终归是个不会害人的善良青年。

  长今反复端详一道的脸庞。也许只有消除了贪欲的人,才会拥有这样清纯明快的神情吧。

  “这个蠢货,大白天就偷酒喝,也不知道死到哪儿去了?长今呀!你到莫介家的妓院去把酒钱要回来!”

  “娘,我去吧!”

  “臭小子,谁让你去了?”

  “谁去不一样啊?只要把酒钱要回来不就行了!”

  “讨厌!酒钱一到手,还不得让你先花光了?”

  “怎么会呢?我去去就回,请您相信我!”

  “哎哟,臭小子!想让我相信你们姓姜的,除非世上的人都死光了!”

  “不管怎么说,怎么能叫一个姑娘家去妓院呢?再说长今还要学习医术呢。”

  “学什么医术……老老实实在家呆着帮我干点活儿,比什么都强。”

  “反正我很快就会把酒钱要回来,娘你还是快去找我爹吧。”


  一道眨眼间就消失得没了踪影,院子里只剩下懒洋洋的春晖和尴尬的沉默。

  看着德九媳妇难为情的样子,长今悄悄起身走开,来到了屋后的菜园子。与酒坊一径之隔有一片平缓的土地,开垦出来就成了现在的菜园子。近来,除了钻研医术,长今把所有的功夫都用于侍弄这块菜地了。

  前天刚刚下过一场春雨,一夜之间蔬菜全都变绿了。桔梗地里的艾蒿早已经绿得不可收拾,用不了多久,这里恐怕就要变成艾蒿田了。最可恶的还是艾蒿根,只一天不管,它们就会以顽强的生命力占据整片菜地。

  韭菜苗也多得不可思议。韭苗一多,所以隔一定时间必须间苗。柔软部分可供食用,鳞茎有健胃整肠之功效,也可用于烧伤,总之,这是一种可以充分利用的多年生草本植物。

  生菜刚刚间过不久,却又勤奋地长出了柔软的嫩叶。生菜包饭几乎撑破了德九一家三口的腮帮子,饭后他们美美地睡了个午觉,这才不过是前两天的事。生菜具有镇痛和催眠的功效,多吃有助于睡眠。

  开紫花的宝盖草是一种治疗吐血和止鼻血的药材,与水芹、荠菜、鼠麴草、赛繁缕、芜菁、萝卜一起,并称为春七草。还有菘菜……本来还担心芒种之前播种是不是有点早,不料浅黄色的嫩叶已经急不可待地爬满了褶子。若是用来做成菘菜煎饼,足够四口人吃了。即使在寒冷的冬天,它也是满目葱翠,不会枯萎,之所以叫它菘菜,取的就是松树四季常青的意思。所谓百菜不如白菜,就是说哪怕一百种蔬菜也比不上白色的蔬菜。如果整个春天都吃菘菜,就不用担心冬天会患伤风感冒了。

  仔细想来,自己和菘菜还挺有缘分。离开茶栽轩还为云白做过菘菜煎饼;丢失了面粉却仍然平安举行了内人仪式,也是多亏了菘菜饺子;冒着生命危险为大明使臣做菘菜包饭……

  长今沉浸在纷乱的思绪里,用抓过泥土的手怔怔地摘下一片菘菜叶,咯吱咯吱地嚼了起来。口中顿时充满了略带泥土腥味的清香。

  “长今!长今!”

  酒坊前面的德九媳妇上气不接下气地招呼长今。蹲在地上的长今猛然起身,却感觉一阵轻微的眩晕涌过头顶。

  “长今啊,有人来找你。”

  身穿青色团领服的男人分明就是政浩!他一定是发现长今了,正朝这边快步跑来,长今将一切看在眼里,手上却拼命地采着菘菜叶。

  “徐内人!”

  徐内人?如今这称呼已经不合时宜了。政浩和长今,互相躲避着对方的眼睛,不好意思地笑着。应该有人来打破这尴尬的沉默呀。

  “我以为您还在釜山浦呢……”

  “已经复职为内禁卫了。”

  “祝贺您!”

  “釜山浦太远了,我一直在想方设法回来。后来终于因为扫荡倭寇有功,殿下听取了我恳切的请求。”

  长今觉得自己没脸面对政浩。现在的她甚至连贱民都不如,却一心想要成为药房妓生。现在应该放弃他了。多么残酷的缘分啊,从来不曾尽情拥有哪怕一瞬间的缘分……

  “大人,我正在学习医术。”

  “真的吗?我已经猜到了。当初倭将的病叫所有的济州医官都束手无策,最后还不是靠你的手艺给治好了。”

  “那只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是我运气好。现在我想真正学习医术。”

  “据说接受教育之后还能到地方上当医官,如果成绩突出还可以成为训导官负责教育事务呢。”

  “我……我想成为内医院的医女。”

  “内医院医女?你是说你要重新入宫?”

  “是的。”

  政浩缄口无语,沉思良久。他有点茫然若失,看来是不理解长今想要回宫的本意。长今看着政浩的样子,只觉得鼻头一阵发酸。

  “你知道内医院是多么险恶的地方吗?”

  “我知道。”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