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 红颜绘之二:不留[作者:
· 爱的讲述(诺奖作家集体亮
· 白色巨塔[作者:山崎丰子
· 女人十日谈[作者:里娅·
·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作者
· 失乐园[作者:日本·渡边
· 海水正蓝[作者:张曼娟]
· 我穿32AA[作者:米雪
· 我想跟你走[作者:刘若英
· 如果声音不记得
· 古龙妙语大全
· 会唱歌的墙[作者:莫言]
 
· 首批中国世界名牌产品和2
· 济南美食大全
· 管理三十六计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大长今 2005-12-28

 
  第二天,长今洗完衣服后拿着笸箩走进田野。昨天晚上给郑氏治疗时,她发现榆树皮差不多用完了。

  阳春三月的榆树,钟形花冠上还没有长出叶子,却先开出了白色的小花。看来现在还不到摘小叶的时候。

  “你不该使用榆树皮,应该用土大黄才对。”

  听见这突如其来的声音,长今猛然回头,原来是首医女。她好象也是来找榆根皮的,几块榆根皮露出了背在她身后的网兜。

  “一般都用榆根皮治疗疮伤,其实用土大黄见效更快。陆地上到处都有,不过在这里就只能到山上去找了,土大黄生长在有水气的地方。”

  “你怎么知道我是来找疮伤药材的呢?”

  “宴会的时候她不停地搔痒痒,就是跟你住一个房间的那个老官婢。”

  看见郑氏挠痒痒就知道自己是来找榆树根,她应该不是个平庸的首医女。

  “把土大黄的叶或根捣碎,涂在患处,很快就会奇迹般愈合。你先让她到我那里去一躺。”

  “可是……你是怎么……怎么知道这么多药草,而且还能把它们区别开来呢?”

  “天地之间到处不都是药草吗?”

  “药草和其他的草,以及每一种药草的形状和功能不是都不相同吗?”

  “最常见的药草往往就是最灵验的药草。”

  “……不要拼命找那些你看不见的药草,就从眼前的药草中寻找。最常见的药草就是最灵验的药草。”

  “最常见的药草就是最灵验的药草……”

  长今反复回味这句话,首医女已经离开不见了。

  后来,长今在监营内外都经常遇见首医女,但是对方根本不理会她。长今主动跟她打招呼,她哼都不哼一声,更别说回答了。她叫长德,虽然只是小妾,却毕竟是判官的女人。她觉得没有必要一一回答官婢们的话。

  长今到大麦田里送午餐,阳光分外耀眼。朝廷分给每个监营一块未加开垦的土地,由各监营自行开垦,当作屯田,并用屯田负担军用经费,目的是补充军资,实际上常被用做官厅的一般经费或者成为牧使的私人钱财。屯田都由官婢负责耕种。因为屯田存在严重的弊端,成宗大王把田地分为军屯田和官屯田两种,废止了奴役劳动,但在济州岛仍然由官婢负责屯田的耕种。

  大麦田紧挨大海。明媚春光中快要成熟的麦穗仍然绿油油一片,远远望去,分不清哪里是麦田,哪里是大海。不过这也没什么奇怪,当地人把大海也看作田地,盛产海参的地方叫做海参田,盛产海带的地方叫做海带田。不管是大海还是陆地,只要物产丰饶,那就是农田。所以不管从颜色来看,还是从名称来看,本地的大麦田和大海都没有严格的界限。

  将要到达时,突然传来一声足以震颤麦田的惨叫。长今大惊失色地跑上前去,长德正蹲在石墙底下,几乎昏厥了。长德前面有条蛇盘成一团,正吐着蛇信子。旁边有许多干活的农夫,却只在一旁观望,没有人跑过来把蛇赶走。

  长今找来一根长树枝,而蛇却不见了。情急之下,长今摇晃着盛有午饭的篮子吸引蛇的注意,然后把它赶到了麦田那边。蛇摇摆了几下脑袋,对长今怒目而视,没支撑多久,就灰溜溜地逃跑了。

  “哪有这么可恶的家伙……那么多男人,竟然害怕一条蛇,眼睁睁看着不动?”

  两个人并肩走在回监营的路上,长德气喘吁吁地骂那些农夫。她不了解这里的风俗,所以更害怕,也更觉得恶心。

  “这里的气候又湿又热,即使冬天也很暖和,所以蜈蚣什么的就比较多,也有很多蛇,但是这里的风俗是崇拜蛇,既不打死也不赶走,这样以来,蛇的数量就越来越多了。”

  “他们竟然崇拜蛇?难道蛇不恶心吗?”

  “据说每当天要下雨的时候,蛇就成群结队地出没。”

  “我开始讨厌这座岛了。”

  “你害怕蛇吗?”

  “我不怕!只是讨厌罢了……”

  好象自己也觉得刚才的话好笑,说到最后长德放声大笑起来。爽朗的笑声与她冷冰冰的表情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尽管长德没有对长今说一句感激的话,但从那以后她开始理会长今了。患者越来越多,给人治病的时候,她常常让长今打下手,挖药草也常常带上长今。春天过去了,就在跟随长德上山下河的过程中,长今不知不觉进入了医术的世界。

  岛上有很多小喷火口,它们既不是丘陵也不是小山,向上凸起然后又沉沉陷落,数量约有几百个。岛上居民将这种小喷火口称做是火山丘。有一次,她们一起去鹿古水丘,那个地方也叫水月峰。传说有一对兄妹,哥哥叫鹿古,妹妹叫水月,他们听说有处方可以治好母亲的病,于是拿着处方到处寻找百种药材,已经找到了九十九种,却没有找到最后一种。这种药材就是五加皮。最后,他们历尽千辛万苦终于找到了五加皮,可是五加皮藏在陡峭的绝壁底下。水月下去摘的时候,跌落到绝壁下面摔死了。

  “后来怎么样了?”

  “什么怎么样了?我不是说了吗,水月已经死了?”

  “我是说她妈妈,九十九种药材都吃了,会不会因为少了最后一种五加皮而死呢?”

  “嗯……这是后话,传说里面没提,你自己想吧。”

  既然需要吃一百种药材,很有可能因为缺少一种而导致死亡,不过五加皮好象是用做强壮剂或阵痛剂的,也许不会导致死亡。长今把自己的猜测一说,长德敷衍地说不知道。

  “我不知道,你自己猜去吧。”

  经过一番软磨硬泡,长今终于跟随长德去了瀛州山,转眼之间已经是夏天了。中间被野兽踏出一条小路,两边分别是鸡肠草和九节草,郁郁葱葱。这两种草同为菊花科多年生草本植物,形状和颜色也都极为相似,所以很难区分。

  “这是鸡肠草,这是九节草……鸡肠草叶子数量多,藕荷色的花颜色也更深。”

  “你这愚蠢的家伙!”

  为了弄清楚区分的方法,长今正在寻找各自的特征,不料长德突然骂道。

  “你用花儿来区分草?”

  “那用什么……”

  “如果用花儿来区分,那等花儿谢了你怎么办?秋天和冬天就不需要药草了吗,就不用区分了吗?还有春天,花开之前怎么区分?”

  长德言之凿凿,不容长今不信。在花开之前和花谢以后仍然能把植物区分开来的东西,那应该是叶子吧。

  “那……应该是叶子吧?”

  “对!你看,鸡肠草的茎彼此交错,边缘有粗粗的齿轮,你看见了吧?相比之下,九节草的叶子呈椭圆形,分成好多个叶片。连花在内都可以入药,治疗风湿、妇科病和胃肠疾病效果明显。”

  “风湿、妇科病、胃肠疾病……”

  “是的,花凋谢以后,草也各有各的特色……等到凋谢之后怎么来区分你呢?”

  “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我原以为你只是有点儿愚,现在看来你真是笨透了。如果把你比做草,依你现在的年龄不正是开花的季节吗?可你没有丈夫,没有丈夫自然就没有子女!一般的女人凋谢之后,都把丈夫和子女当成自己的叶子,你又把什么当做叶子呢?”

  “我没想过这个问题……”

  “没想过?”

  “我不愿去想。”

  “那你为什么这么执著地学习药草的知识呢?”

  “……我学习药草知识,只是为了弄清一件事。”

  “为了弄清一件事?那你把这件事当做你的叶子就行了。”

  长今无话可说,长德仿佛是一个生有天眼的女人。尽管长今什么也不曾说过,但她却知道长今丢失了自己的梦,而且还知道长今并不想重新找回这个梦。

  是啊,现在只要提到料理,长今就恨得咬牙切齿。母亲和韩尚宫都因它而死,而自己再也不能回宫了。就算回去,宫里也已经没有了韩尚宫。没有了韩尚宫,做好食物同样有那么多的嘴巴等着享用。可是没有了韩尚宫,做食物还有什么意义。现在她已经没有信心做出饱含虔诚、能够让人吃完之后脸上绽笑的食物了。没有了兴致,而且也失去了意义。

  尽管崔氏家族声名显赫,连续培养了五代最高尚宫,但在争夺朝鲜第一御膳尚宫的比赛中,结果还是长今赢了,这就是说她朝鲜第一的料理实力得到了认可。即便如此,她还是在一夜之间失去了最亲爱的人。料理这东西,无论你做得多出色,始终都不能拯救他人,反而会害死人。这就是料理,直到现在长今才意识到这些。

  “既然还有事情需要你弄清楚,那就应该把自己的眼睛睁大。就这样像个睁眼瞎似的,别说弄清楚什么事了,就连眼前的路你都看不见。傻丫头!”

  “睁大眼睛,就能看见路吗?”

  “看不见路,你可以自己开路呀。”

  “在看得见的路上走,都会跌落万丈深渊,何况是看不见的路,我怎能开创出来呢?”

  “你不要只盯着前面!路边的东西看也不看,只顾拼命向前走,结果只会毁了自己的前途!看看鸡肠草,看看九节草,看看周围有没有野兽,看看有没有捷径……有很多笨蛋只顾眼前,结果一脚踩空!”

  重新开创一条路……这太遥远、太可怕了,长今想都不敢想。

  长今好像没听见,径自加快了脚步。樟木、女贞树、厚叶石班木、接骨木、云实、海州常山树……长德亲眼看见了以前只听说过名字的树木,边看边在随身携带的小本子上辛勤地画下了花和叶。马尾莲、济州山水菊、犄牛儿苗、汉拏蒲公英、济州五叶草、玄参、云山蒿、汉拏金龟草……越往高处走,花株越小,颜色却也更加绚丽了。

  不过,长德最用心教长今的还是药草。

  “这是铁线莲,幼芽可以用来排毒,根可用于治疗腰膝痛、哮喘、风痹、脚气、发汗……这个看似海葵的花叫做鸡矢藤,果实能止痰、祛风,还可以用于治疗肾炎和痢疾等。”

  长今从来不知道天地之间竟有这么多的草药,绶草、汉拏石蒲、虎杖根、山萝卜草、大蓟、林荫千里光、山蒲公英、紫果茅莓、毛野扁豆、山绿豆、山韭菜、海边胡枝子……她更不知道每种草进入人体后,将会产生那么大的效果。童年时代的她几乎天天泡在山上,但她看见的只有动物和花儿,关于药草也只听到那么微不足道的一点。拿长德的话来说,也许自己只看见了眼前的东西。

  山顶向下凹陷,像一口巨大的铁锅。

  “这叫头无岳,果然是一座无头之山。山丘也是这样,这座岛上所有的山都没有头。”

  喷火口的水冰冷得直让人寒毛直竖。传说很久以前,有位神仙曾在这里戏弄一头白鹿,所以叫做白鹿潭。

  就在这里,长今见到了一个无限宽广的世界,也更加重了她的悲伤。凸起于大地的是山丘,凸起于大海的则是岛。走在下山的路上,万事万物都朝着大海延伸;攀登上如此陡峭的高山,却仍然望不见大海的尽头。岛上的道路条条曲折蜿蜒,走到尽头却都是大海。怎样才能开出通向大海的路呢?就算一路走过,又将为谁而归呢?

  “一定要回来,我等你!”

  政浩在那里。虽然还有政浩在,可是自己已经沦为官婢了。

  “奴婢也可以学习医术吗?”

  “我还是第一次听见有人问这么愚蠢的问题。”

  “你是说不可以吗?”

  “宫里的医女隶属内医院,同时也是妓女,所以又称为药房妓生。妓与婢本来就是一样的意思!据说最初是由舞女沦落为妓女,所以妓女、舞女和医女原本就是一家!”

  长德仿佛在嘲笑自己的身世,语气略带讽刺的意味。

  “那你是说,即使奴婢变成医女,也仍然摆脱不了奴婢的身份了?”

  “许多贵族家的女人即使生病,也不能让男医员看见自己的身体,宁可不治而亡,医女的职业也就应运而生。当时,从官厅奴婢中选出年纪较轻的充当医女。奴婢和医女,论卑贱是不分上下的。”

  “那么奴婢和医女又有什么不同呢?”

  “有什么不同?一个是一辈子做饭洗衣直到老死,一个是帮助别人减轻痛苦,甚至在某些时候把人从死亡的边缘挽救回来,有时也被叫到达官贵人们的宴会上,还有机会成为高官的小妾!大王有那么多的女人也需要看病,甚至分娩,除了医女还能指望谁?单从这些来看,虽然她们同为卑贱之身,是不是也大不相同呢?”

  帮助别人减轻痛苦,甚至在某些时候把人从死亡的边缘挽救回来……长今仿佛找到了自己的路。她终于打开一条海上之路,似乎也找到了重归大地的理由。

  “……我要学习救人之道。不要杀人的料理,我要学习救死扶伤的医术!”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