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 红颜绘之二:不留[作者:
· 爱的讲述(诺奖作家集体亮
· 白色巨塔[作者:山崎丰子
· 女人十日谈[作者:里娅·
·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作者
· 失乐园[作者:日本·渡边
· 海水正蓝[作者:张曼娟]
· 我穿32AA[作者:米雪
· 我想跟你走[作者:刘若英
· 如果声音不记得
· 古龙妙语大全
· 会唱歌的墙[作者:莫言]
 
· 首批中国世界名牌产品和2
· 济南美食大全
· 管理三十六计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大长今 2005-12-28

 
第四章 罚

  岁月流逝,四季轮回,转眼已经过去了两年,长今始终没能再去看望母亲。每当山草莓成熟的时节,长今都会回想起埋葬着母亲的遥远而依稀的山脊,反复体味母亲临终前的话。

  “娘的梦想是成为御膳房的最高尚宫。”

  尽管母亲这样说的时候已经没有了意识,但这最后一句话却永远烙进了长今幼小的心灵。宫女,每次嘴里嘟哝起这两个字,她的心里都是七上八下。如果可以,长今真想进宫去替母亲实现她的梦想,而且她也想看看藏在退膳间的烹饪日记。然而仔细想来,这根本就是一个不可实现的梦。她从未没听说过怎样才能当上宫女,而且就算知道,她也不可能去实现。

  除了酿酒,德九家还负责为大王制作滋补品。酿酒由德九媳妇负责,而制作滋补品则是德九份内的事。长今从德九那里得知,像他这样负责此类工作的人称做待令熟手。长今心想,通过德九也许能打听到做宫女的途径,可是德九媳妇不可能眼睁睁看着长今进宫去做宫女。

  德九媳妇每说一句话都令人心生厌恶,她性格暴躁,简直没人能受得了,但她还是把长今留了下来。当然了,她不仅找回了丢失的酒钱,还把长今身上的钱和银簪也都没收了,所以长今的饭都不是白吃的。起先只看衣着打扮,德九媳妇误以为长今是个男孩子,当她得知长今是女孩以后,就把各种琐事全都交给长今做了。

  长今越来越能干了。她才只有十岁,然而不管安排她做什么,打扫卫生、跑腿,还是做饭,每件事情她都能做得几近完美。每当这时,德九媳妇就对长今说,我对你的恩情你想还也还不完,所以你就不要想着逃跑。就这样,她把长今牢牢地拴在了身边。

  德九人很好,喜欢喝酒,虽然被妻子看管得很严,但是他的事情一件也不耽误。家中杂活主要是妻子和长今做,他只要把酿好的酒挪一挪地方就可以了,但他一出去就是一整天。这种时候,他总是眯着眼睛慢慢悠悠地走回家来。尽管受尽了妻子的责骂,他也绝不顶嘴。首先是因为他的块头还赶不上妻子一半,而且妻子说话速度太快,他根本受不了。

  逸度和长今同岁,跟他父亲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天真善良,就是什么事情也做不好。长今抽时间便教他识文解字,但他总是学一忘十。

  每次长今做完事情想要喘口气儿,德九媳妇就看不过去。如果酒坊里实在没什么活儿可做,她就派长今出去给人送酒。这种事都是长今和德九一起做,除了提拉搬运以外,剩下的事情通常都由长今一个人完成。

  有一天,长今和德九又装了满满一车酒,朝妓院方向走去。在妓院门前吆喝的时候,德九又拿出大王的滋补品来做幌子。

  “长今啊,我要准备大王的滋补品,所以得赶快走才行,知道吗?我们酉时在那边见面!”

  那边是指锦川桥以西的锦川桥市场入口处。德九和长今经常在市场入口处见面,然后经过崇礼门,回到酿酒坊。

  “今天您可不要迟到哦。”

  “应该不会吧,可是为大王准备滋补品哪是容易事啊,总之我先走了。”

  德九大摇大摆地走远了。妓院的门卫发着牢骚朝这边走了过来。

  “明明是去喝酒,倒说什么给大王准备滋补品……”

  长今呵呵笑了。

  “对了,今天来的都是大人物,你可千万不要惹出什么乱子来。”

  “是。”

  “这么明理的孩子怎么可能惹出乱子来呢……”

  门卫揉着眼睛往妓院会客室里看去。

  崔判述正在门口放哨,五位贵族在会客室里密谈。朴元宗、成希颜、吴兼护、朴永文、辛允武,每个人的表情都十分严肃。

  “吏曹*(高丽、朝鲜时代的六曹之一,主要负责官员的选拔、评定事宜,职能相当于中国古代六部中的吏部——译者注)判书柳顺汀、水原副使张梃,司仆寺(高丽、朝鲜时代管理宫中车马器械的官衙——译者注)佥正(朝鲜时代的从四品官职,隶属于正三品官衙如堂、寺、监等——译者注)洪景周都同意了。”

  朴元宗紧接着成希颜说道。

  “奸臣慎守勤、慎守英兄弟和仁士洪,以及他们身边那些趋炎附势的走狗,这些人都要统统诛灭,计划已经订好了。”

  “最重要的是入宫,这个问题考虑得怎么样了?”

  “训练都监*(朝鲜时代负责首都保卫的军营——译者注)和羽林卫*(朝鲜时代禁军之一种——译者注)已经被我们控制,但是兼司仆*(朝鲜初期的兵制,以骑兵为主,负责国王身边的侍立、随从、仪仗等事宜——译者注)和内禁卫还不确定。”

  “那岂不是要发生大冲突吗?”

  “虽说不是上上之策,但还是采取了措施。”

  朴元宗向吴兼护努了努嘴,大家的视线都集中在他身上。

  “门口放哨的那个崔判述这段时间帮我们筹到了钱,还召集了武士。他是御膳房最高尚宫的亲侄子,通过他姑妈的关系,在内禁卫和兼司仆的食物和水中投放少量毒药,到时候这些人恐怕就起不到什么作用了。”

  成希颜拍腿欢呼。

  “真是妙计!现在我们就可以向晋城大君禀报大计了!”

  晋城大君,成宗大王次子,燕山君同父异母的弟弟。

  “奸臣仁士洪打着保护晋城大君的幌子,派捕快把大君住所包围得严严实实。”

  “那么,谁能从他们中间闯进去,把这件事禀告大君呢?”


  “我倒是有个办法……”

  吴兼护赶紧接过话来,说到最后就模糊了。

  “哎呀,你这个人真是闷死了。什么办法,快说出来呀!”

  几个人围成一圈,目光紧盯住吴兼护的脸。但是吴兼护好象嘴上贴了封条,半天不说话。

  被崔判述叫过去的门卫阴沉着脸跑向长今。

  “你们也给晋城大君家里送酒吧?”

  长今点点头。

  “我给你跑腿钱,你把这酒送到大君家里。”

  “今天正好是给大君家送酒的日子,不需要跑腿钱。”

  “拿着,这是朴元宗大监为庆祝晋城大君生日送的礼酒。”

  “好。”

  “但是你要注意,必须亲手把酒交给晋城大君。并且别忘了转告大君,每个瓶子上面都格外标记了酒名,一定要按照这个顺序喝,才能真正品出味道来。”

  共有四只酒瓶,贴在每只瓶子上的标签的颜色都各不相同。

  “看着颜色能背下来吗?”

  “今显酒……天天酒……”

  “好了,别说了,如果有人问你,你就说这酒跟平时没什么两样,记住了吗?”

  “记住了。”

  “你要是不按我说的去做,我就把你送到妓院做妓女。”

  听说要做妓女,长今吓得连连后退,腰撞上了装酒的平车。她也顾不上疼痛,赶紧拉起车来就走。吴兼护站在妓院屋檐下注视长今的身影,站在旁边的崔判述目光诡谲地向一个男子打了个手势。那男人赶紧跑到崔判述面前,他就是当年杀害明伊未遂的刺客弼斗。

  “就是这个孩子,这次一定不要失手!”

  弼斗瞥着长今,目光因疑惑而摇摆不定。分明是一张熟悉的面孔,却怎么也想不起来,他便放下疑惑,首先跟踪长今。

  晋城大君府第门前,两名捕快在把守大门。长今停下平车,一名捕快走过来问道。

  “你去哪儿?”

  “我是给晋城大君送酒的。

  “酒?”

  捕快疑惑地往平车里看。另一个捕快走过来,帮长今解了围,他好象没把这当作什么重要的事。

  “这孩子经常往这儿送酒,让她进去吧。”

  “这么小的孩子怎么一个人送酒?”

  “她父亲是个懒汉,你看,今天又是一个人来的,快进去吧。”

  长今低下头去,又拉起了平车。弼斗躲在旁边密切注视这边的动静,他正在寻找机会放箭灭口。

  贞显王后殿里的致密尚宫正在晋城大君的房间。贞显王后在尹氏被废的第二年十一月被封为王后,她生下了晋城大君和慎淑公主。现在,她就在连亲祖母都忍心杀害的燕山君身边过着如履薄冰的日子。多年以来,燕山君一直以为她就是自己的亲生母亲,后来之所以留她一条性命,也就是看在多年的情份上。

  “太后娘娘命奴婢转告大君,务必小心,再小心!”

  无论是说者致密尚宫还是听者晋城大君,两个人的脸都绷得紧紧的,好像坠上了巨大的石块。他们的中间是浓重的沉默。正在这时,有下人在外面呼唤大君。

  “大君大人,朴元宗大监送酒来了,说是给您庆祝生日。”

  “朴元宗大监给我送酒?”

  晋城大君摇了摇头,略加思索,便让下人把酒拿进来。

  下人送酒进来。每瓶酒上都挂着颜色不同的标签,分明标记为天天酒、既当酒、死为酒和今显酒。

  “大人,上面写了什么,您怎么这么专注?”

  致密尚宫问道。大君还是紧紧盯住酒瓶上面的标签,仿佛要把它看穿,无奈怎么看也看不出个头绪来。

  “送酒的人还在吗?”

  “奴婢要她等一会儿,不过只是个小孩子。”

  “小孩子……让她进来!”

  下人退出,长今走了进来。长今看都不看晋城大君,只是盯着致密尚宫看。忽然,长今扑通一声跪在致密尚宫面前,连连磕头。

  “当着大君大人的面,怎么可以如此无礼?”

  不管致密尚宫说什么,长今一古脑地说出了自己想说的话。

  “我想做宫女,请您收我做宫女吧!”

  “哪有这么无礼的?还不赶快给大君大人行礼?”

  致密尚宫惊慌至极,不知如何是好,脸色陡然变得铁青。长今满脸遗憾,只好站起来再向大君行大礼。

  “这孩子也太没教养了,当着您的面这么无礼。真是过意不去,大人。”

  “没关系,看来她是真心想做宫女。”

  晋城大君看了看长今,目光十分柔和。

  “是你把酒送过来的?”

  “是的,大人。”

  “听说是朴元宗大监送的。”

  “是的。”

  “没说别的吗?”

  “大监说是送给大人的生日贺礼,酒瓶上面写着贺词,他还转告您一定要按顺序饮用。”

  “哦,是吗?”

  晋城大君眼中绽放光芒,重新摸了摸标签。


  “我先说一遍,你看顺序对不对。”

  说着,大君首先拿起了天天酒,长今赶忙拦住大君。

  “不对!首先是今显酒,其次是天天酒,然后是既当酒,最后是死为酒。”

  “哦,你竟然识字?”

  “只懂一点点……”

  “呵呵,真是个聪明孩子啊!”

  说完,晋城大君的目光落在按顺序摆好的酒瓶上。端详良久,大君突然变了脸色。

  “大人,您的脸色很不好。”

  “没事,什么事都没有,你别担心。”

  长今也看出来,晋城大君的脸色几乎僵住了。

  “苍天既死,黄天当为。岁在甲子,天下大吉。”

  这是东汉末年黄巾大起义时张角所写的标语,而酒瓶上的字分明是有意变换了标语的第一个字。今天,就是现在的天下,指的是当今圣上。显天就是未来的天下,指的是晋城大君。而且“显”还是晋城大君的名字。

  “原来朴元宗大监正准备拥我为王,这可如何是好?成功了,我并不想称王称帝;失败了,我又不愿意看着臣子们引颈就戮……”

  晋城大君努力掩饰着内心的矛盾,轻轻地看了看长今。

  “你叫什么名字?”

  “长今。”

  “我想问你一句话,回去以后你打算怎么回复那个让你跑腿的人呢?”

  长今没有立即做答,而把要说的话又咽了回去。

  “没关系,尽管说。”

  “大君很愉快地把酒收下,只是显得有些担忧。我会这样说。”

  “我真是这样的吗?”

  长今点点头,大君苦笑了一声。

  “好吧,就这么说。”

  大君的声音就像他的笑声一样,洪亮而又凄凉。

  “这孩子还真是明事理呢。”

  长今出去,门又关上了,大君在自言自语。

  “有些放肆,不过我觉得也不错。”

  “要是可以的话,就满足孩子的要求吧。”

  大君随口一说,又把目光转向酒瓶,致密尚宫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致密尚宫走出外间,穿过庭院,长今跑到她面前继续纠缠。

  “请您让我做宫女吧。”

  “哪有你这么可恶的孩子?”

  “我真的想做宫女!”

  “嗬,趁我还没打你,赶快滚开。”

  “尚宫嬷嬷……”

  “懒得理你,你倒越来越放肆。你要是还不滚开,我就把你送进官衙!”

  听到官衙这两个字,长今立刻蔫了下来。致密尚宫恶狠狠地盯着长今,然后回头看看晋城大君的房间,她的脸上也满是忧愁。

  事情进展迅速,超乎所有人的预料。就连晋城大君也没想到,仅仅一夜之间,仁士洪家就变成了一片废墟。

  “仁士洪手里突然亮出一口宝剑。”

  “然后呢,爹?”

  “你爹是谁呀?想当年你爹我赤手空拳摘过野熊胆呢!躲开他的剑还不是小菜一碟?”

  “这么说您避开了仁士洪的宝剑?”

  “臭小子,当然避开了,要不然这会儿还能听你说话吗?”

  “这么说,是爹杀死了奸臣仁士洪?”

  “这个嘛,也可以这么说。你爹我为当今殿下登基立下汗马功劳,将来封个一等功臣应该不成问题吧?所以……”

  德九正说着,突然门开了,走进来一位中年妇女,一眼就能看出这是个高贵的妇人。

  “这里是熟手姜德九家吗?”

  “是的,请问您……”

  “有没有一个叫长今的孩子住在这里?”

  “那个孩子就是长今。”

  德九指了指正从缸里往外舀辣椒酱的长今说。恰在这时,长今也发现家里来了一个不同寻常的客人。训育尚宫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她盯着长今说道。

  “听说你想做宫女?”

  长今大吃一惊,差点没把盛辣椒酱的碗摔到地上。

  “是的!”

  “现在就收拾行李吧!”

  “什么?是,嬷嬷。”

  咣当当!一反平日里看眼色行事的习惯,长今穿过走廊进入房间。不一会儿,德九父子也跟着进来了。德九眼里含着泪水。

  “长今啊,你一定要走吗?”

  “是的,我一定要做宫女。”

  “为什么呢?”

  连长今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当她听母亲明伊提到御膳房尚宫这几个字的瞬间里,她幼小的心灵为之一动,尽管御膳房尚宫是什么她根本就不知道。也许从一开始,明伊未能实现的梦就深深地扎根在长今的心里了。

  “听说那是个很可怕的地方,长今,不要到那里去,嗯?”

  逸度带着哭腔刚刚说完,站在外面的训育尚宫就厉声呵斥道。

  “嗬,小小年纪什么话都敢说。天晚了,快点吧。“

  逸度吓了一跳,便趴在长今耳边窃窃私语。

  “你看看,吓不吓人?”

  长今看着逸度,脸上带着笑容。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