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 红颜绘之二:不留[作者:
· 爱的讲述(诺奖作家集体亮
· 白色巨塔[作者:山崎丰子
· 女人十日谈[作者:里娅·
·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作者
· 失乐园[作者:日本·渡边
· 海水正蓝[作者:张曼娟]
· 我穿32AA[作者:米雪
· 我想跟你走[作者:刘若英
· 如果声音不记得
· 古龙妙语大全
· 会唱歌的墙[作者:莫言]
 
· 首批中国世界名牌产品和2
· 济南美食大全
· 管理三十六计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大长今 2005-12-28

 
  “表示喜欢的‘好’……女儿的‘女’和儿子的‘子’……女儿加上儿子……儿子加上女儿……”

  为了抓住越发模糊的意识,明伊开始拆解“好”字。突然,一个念头令她不寒而栗。

  “‘女’和‘子’,男人和女人相遇,并且相互喜欢,便成了‘好’字!那么,长今,难道长今就是他生命中的第三个女人?”

  明伊哽咽了。

  “第三个女人杀死你,但是可以挽救很多人。如果不是长今在摔跤场上说漏了军官的事,天寿就不会被人带走。是了,是了,原来如此,长今就是这第三个女人!现在终于明白了。即使我和丈夫都死了,这也是命中注定的劫数。第三个女人杀死你,但是可以挽救很多人。这不就是说,在没有父母的蓝天下,长今也能够坚强地活下去吗?而且,她还能挽救很多人,哪里还有比这更有价值的人生?即使我只能跟他生活一天,也足以让我快乐了。我竟然在他身边生活了整整八年,还给他生了个女儿。现在好了,我可以先走一步,到另一个世界去等待丈夫了。”

  想到这里,明伊心里平静了许多,暂时抛开的疼痛又回来了,但是明伊有一种预感,这疼痛不会持续太久。

  洞穴外面隐约传来沙沙的脚步声,是长今涨红着脸跑了进来。

  “娘!你看,我弄到吃的了。”

  说着,长今把东西推到母亲颚下。明伊一看,是葛根和蕨菜。蕨菜尚未成熟,还只是淡绿色的细芽。四月的季节,大人也不可能挖得更多。

  “葛根是怎么……挖的?”

  “我用的是爹给我的小刀。”

  “那么,如果你以后……再也……见不到你爹……你该怎么办呢?”

  “……”

  “你会怎么办?”

  “爹不是让我听娘的话吗,以后我会好好听娘的话。”

  “如果……娘也不在了……那时你又……该怎么办呢?”

  顷刻间,泪水盈满了长今的眼眶,她的眼神中饱含着悲伤,世界上再也没有哪个孩子会遇到比这更难回答的问题了。

  “爹和娘都不在的话……那我……我怎么能活呢?”

  “……”

  “你会饿死吗?”

  “……”

  “你会病死吗?”

  “不会的!”

  明伊不停地追问,长今终于回答了,但是声音里满含着怨恨。


  “如果生病,我会吃药草。肚子饿了,就挖葛根吃。”

  “万一在山里遇上老虎呢……”

  “我绝对不会让老虎吃掉!”


  “那你一直住在山里吗?”

  “不会!我会出去找户人家。”

  这时,明伊终于放心地吁了一口长气。

  “好,长今啊,你要好好活下去。只有这样,爹和娘……才能放心地合上双眼。你爹……他是军官……娘……娘是……宫廷御膳房的宫女。”

  “宫廷御膳房的宫女是做什么的呀?”

  “就是负责为大王做御膳的宫里人啊。娘……曾经想做御膳房里的……最高尚宫,可惜后来没能如愿……受到坏人诬陷不得不逃跑……娘只好隐蔽起来过着白丁的生活。但是,长今……因为有你,娘……娘感到很幸福。我的好女儿,就算娘打你的小腿……你也很快恢复笑容。就要这样生活,这样坚强地生活。”

  “娘,我会坚强地生活!”

  “我想起藏在王宫退膳间里的……烹饪日记。娘的梦想是成为御膳房的最高尚宫,御膳房的最高尚宫……娘是冤枉的……”

  瞳孔已经扩散的明伊不断重复着同样的话。长今把葛根撕成小块,放到母亲的嘴里,一边还在抱怨母亲。

  “娘,您别说了,先吃点东西吧。”

  葛根放进嘴里,只是明伊已经嚼不动了。长今就拿出葛根,嚼碎之后重新放进母亲嘴里。明伊张开已经合上的眼睛,望着长今。

  “好,很好吃。”

  “好吃吗?那从现在开始,我先嚼完再喂给您吃。”

  小孩子匆匆忙忙地咀嚼葛根,弄得嘴角全是葛汁。明伊所坐的地方湿漉漉地流了很多鲜血。

  “娘,您快吃,吃完才有力气。”

  长今恳切地要求母亲多吃,然而明伊的嘴唇已经不会动了,她的眼睛已经合上,呼吸也停止了。长今还在嚼碎葛根放进母亲嘴里。

  “不好吃是吧?如果是夏天,这里就会有很多山草莓和野葡萄……娘,等到了夏天,我来摘很多很多的山草莓和野葡萄给您吃,那比葛根好吃多了。”

  不管怎么用力,长今还是搬不了太多,用来盛放母亲随身用品的包袱皮,此刻成了从洞穴外面往里搬运石头的工具,虽然能盛下好多块,但她没有力气抬起来,所以每次都不超过十块。

  长今想为母亲搭一座土坟,不论刮风下雨都不会倒塌,可是她既没有力气把母亲的尸体挪到洞外,也没有能力挖土。长今只能让母亲躺在刚才坐过的地方,然后搬进石头堆放在四周。

  这是一座低矮的长方形坟墓,上面插着吃剩的葛根。

  “娘,现在我要走了。”

  坟墓里静悄悄的,只有水滴落入水坑的声音,听起来无比的凄凉。

  “等到了夏天,我再来给您摘山草莓和野葡萄。我还要快点长大,给您做一个新坟。您安息吧,娘。”

  长今擦了把眼泪,转身离开了。走出洞穴,长今看见了白茫茫的晨曦。

  肚子饿了,就挖葛根吃;腿疼了,就随便找个地方坐下,揉揉脚心。虽然是春天,但四月的山风依旧很冷,抽打着长今柔嫩的皮肤。幸好这座山还不算太陡,长今在冷风中足足走了半天,前面终于出现了有人烟的村庄。

  别人家里再怎么温暖,却没有她的栖身之地。夜幕降临了,又落起了缠绵的春雨。虽说是春雨,雨点却很粗,都有点儿像暴雨了。长今蹲在茅草屋檐下数雨点,数着数着就睡着了。

  “乞丐!”

  “小叫花子!”

  听见声音,长今睁开了眼睛,却感觉额头上一阵火辣辣的疼痛。雨停了,一群男孩子正嬉笑着跑在雨后清新的大地上。如果她有力气奔跑,完全可以把两三个男孩子掀翻在地。然而当务之急是先添饱肚子,而不是打架报仇。

  长今身上有钱,母亲还留下许多遗物。她要去找家饭馆,不管发生什么事,一定要保管好母亲的遗物,她咬着起泡的嘴唇暗自下定了决心。

  还没找到饭馆,长今首先发现了前天路过的那户酿酒人家。长今当然不愿想起那个悭吝的女主人,但那毕竟是跟母亲一起待过的熟悉的地方,所以她还是很欣慰,甚至有了一些温暖的感觉。

  “没有人吗?”

  大概是家里没人,没有人回答。门稍微敞开着,容得下一人出入。无意之中长今往里一看,发现里面整齐地铺着晾干的糯米酒糟。长今如获至宝般猛扑上去,大把大把地往嘴里塞着。突然,酒缸后面跳出一个人来。

  “嘘!安静!”

  长今吓得连连点头,惊慌失措地嚼着酒糟。

  “你是谁?”

  “叔叔你是谁?”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你已经吃完了,赶快走吧。不要妨碍叔叔做事。”

  说着,男人开始把酒缸里的酒往小坛子里舀。

  “叔叔,你是小偷吗?”

  “我怎么会是小偷呢?”

  “你这不是在偷酒吗?”

  “嘘!我不是让你安静吗,你怎么这样?我不是偷,这家的女人不给我钱,所以我才这样做。”

  “叔叔你也被她骗了吗?”

  “难道你也是?可怜的孩子。”

  男人啧啧地咂舌,仿佛他真的很同情长今。接下来,男人打开一个盖着柳条盘子的筐。圆形的酒糟看上去十分诱人,令人垂涎欲滴。


  “走吧,嗯?离开这里,我把这个给你,路上饿的时候就拿出来吃。“

  真是天上掉馅饼啊!长今非常痛快地接了过来,没想到男人说话这么奇怪。

  “现在你也是小偷了。嘻嘻,你知道怎么回事吗?小偷也不是天生的,而是被这家主人这样吝啬而恶毒的坏蛋们逼出来的。“


  转眼间男人又将另一个坛子也填满了。这时,有个男孩从后面的窗子探头进来说道。

  “爹,快点儿!”

  “好,知道了。”

  男人刚想把坛子递出窗户,院子里传来了女主人的唠叨声。

  “哎呀,这该死的,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连个面也见不着。这是酒又不是水,要是没有我,它可不会自己流出来。”

  男人的眼睛瞪得活像酒糟块。孩子接过酒坛已经逃跑了,男人正在翻窗户。长今一直站在旁边观望,等她想要踩着酒缸爬出去的时候,门开了,女主人走了进来。

  “唉,酒缸盖子怎么都是开着的?这……这是怎么回事?酒!我的酒!我的酒哪去了?”

  女人破口大骂,突然看见正使劲翻过窗子的长今的屁股。

  “给……给我抓住这个小偷!抓小偷啊!”

  这时候长今已经敏捷地翻到窗外了。

  女主人身体笨重,没追出多远就跑不动了。终于摆脱了女主人的追赶,长今也觉得肚子饿了。真可惜,那些酒糟没来得及带出来。

  看见饭馆,长今不顾一切地冲了进去。

  “来碗汤泡饭!”

  “汤泡饭?先拿钱来。”

  长今慢吞吞地掏钱。掏出来一看,是五文。

  “哎呀,这小孩哪来的钱?”

  “哪来的?当然是偷我的酒卖完了得来的。”

  原以为已经甩掉的女主人满脸得意地走进饭馆,扑上来就将那五文钱抓在手里,另一只手揪住了长今的后颈。

  “这不是德九媳妇吗?你认识这孩子?”

  “这孩子我带走了,你不用管。”

  不管长今怎么辩解自己没有偷酒,却都跟对牛弹琴一样毫无效果。眼看怎么说也不行,长今便使出浑身的力量苦苦挣扎。不料女人竟说要去官衙。一听说要去官衙,长今骇然失色。

  “如果你不想去官衙,就把你娘叫来,让你娘把你偷的酒钱还给我。”

  德九媳妇做势欲打,眼睛瞪得其大无比。

  长今毫不反抗就被女主人带回了酿酒坊。偷酒的父子俩反而泰然自若地站在院子里。

  德九媳妇得意洋洋地喊道。

  “小偷抓到了!”

  “我说过我没偷你的酒!我看见真正偷酒的人了!”

  长今刚想伸手去指,男人突然脸色铁青,顺势倒在地上。德九媳妇慢吞吞地走上前去,把男人的身体翻过来,猛然间大叫起来。

  “哎呀,你这个人,好好的干嘛要昏过去呢?”

  她的声音听着不像是担心,反而更像是心怀厌恶。她那酒缸般庞大的身躯坐到男人身上,连续抽了他好几个响亮的耳光。不知道他是清醒过来,还是疼痛难耐,德九猛地睁开眼睛。

  “我……我怎么了?好好的怎么就不省人事了呢,我晕过去了吗?”

  “你不是每天都说大王的补养膳食多好多好吗,吃了那么多好东西怎么还晕呢?是不是在哪儿消耗了气力,所以才晕倒?”

  德九媳妇拍了拍手站起身来,儿子叫住了母亲。

  “娘……”

  “啊,叫我干什么,你这臭小子?”

  “这回是她晕倒了!”

  回头一看,长今晕倒在地上。德九的儿子逸度正在摇晃长今的身体。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