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 红颜绘之二:不留[作者:
· 爱的讲述(诺奖作家集体亮
· 白色巨塔[作者:山崎丰子
· 女人十日谈[作者:里娅·
·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作者
· 失乐园[作者:日本·渡边
· 海水正蓝[作者:张曼娟]
· 我穿32AA[作者:米雪
· 我想跟你走[作者:刘若英
· 如果声音不记得
· 古龙妙语大全
· 会唱歌的墙[作者:莫言]
 
· 首批中国世界名牌产品和2
· 济南美食大全
· 管理三十六计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大长今 2005-12-28

 
第三章 好

  “听说已经押送到汉阳义禁府去了。你们来晚了一步。”

  明伊送给老板娘一把天寿亲手打造的银簪子,求她到监营官衙帮忙打听一下消息。听完老板娘的回话,泪水顺着明伊的脸颊扑簌簌流淌。明伊顾不上擦拭眼泪,一把拉起了长今的手。

  “我们走吧!”

  “去哪儿?”

  “去汉阳。他们比我们早走了半天工夫,我们得一刻不停地赶路才行。你不要闹,跟着娘走。”

  “知道了。”

  “不管怎么样你还看见你爹被抓走时的样子,可我连你爹最后一面都没见上。无论如何,我们都要找到你爹。”

  明伊的话并没有说给谁听的意思,她只是嘀嘀咕咕地自言自语。

  八年前,她曾经和天寿一起走过这段崎岖小路。当年的河面上绽放着银白色的波浪之花,如今却只有冬日的寒风裹挟余威在凛冽地吹刮。当年的山脊上剪秋罗盛开,冰雪融化,人走在上面咯吱作响。沿着鲜花烂漫的山路,紧紧跟随天寿走在风中,那是多么幸福的时刻……今天走着从前的山路,想到物是人非,明伊的脸上泪水不停。

  天寿跟几个男人打过架的小酒馆依然存在,没有任何变化。在这里,明伊得知天寿他们刚刚离开一顿饭的工夫,于是她更加快了步伐。她们在山中度过黑夜,没有休息,只是不停地赶路。当初走过这条山路,几乎耗尽了浑身的力气,如今回头再看,其实也并没有那么难走。明伊再次想到今生今世可能再也没有机会和丈夫见面,就在与离别的恐惧苦苦斗争的过程中,背着女儿走在山路上的绝望实在算不得什么。

  远处传来狼叫声。夜深得让人心惊肉跳,各种各样的野兽好象都出来活动了。还好,背上的女儿总算是个依靠。

  快要到达都城的时候,母女两个的样子几乎成了乞丐。

  “长今,现在就快到都城了。加油啊!”

  “是,娘。”

  长今嘴上回答得痛快,声音里却明显带着哭腔。心里再急,总得找个地方先休息一会儿。上午明伊给女儿吃了个饭团,现在天色已是暮黑了。幸好,刚转过弯来就发现一座小村庄。

  明伊以为这是一户普通人家,推门进去,却发现像是酿酒的地方。院子里铺满了酒糟,还有好几口看似酒缸的大缸。

  “请问有人吗?”

  明伊又问了两三声,门咣当开了,差点没把墙撞倒。一个妇人向外看了看,眼神中略带一丝狡黠。

  “什么事?”

  女人搔着蓬乱的头发,打了个呵欠,嘴咧得很大。

  “我想打听件事。”

  “请问吧。”

  “您有没有看见义禁府押送犯人的队伍从这里经过?”

  “你问这个干什么?”

  “我有事,必须知道。”

  “拿钱来!”

  “什么?”

  “你不是说必须知道吗?既然这么重要,我怎么可能白白告诉你?”

  “这点小事,还需要钱……”

  “不需要就算了,我可是困得要死,别再烦我了。”

  “要多少钱?”

  “既然事情十分重要,就给五文吧。”

  尽管明伊觉得有些不可思议,但现在哪有时间计较这些,便数出五文钱递给了那个女人。

  “他们没从这里经过。”

  五文钱骗到手后,女人回答得相当自然。

  “那他们会从哪儿走呢?”

  “这个我也不能白告诉你,再拿五文来。”

  明伊几乎要哭了,但也没有办法,只好又给了女人五文钱。要是就这么离开,刚才给的五分钱就太可惜了。

  “他们会在驿站里睡觉,那里是行人前往都城的必经之地。官员们晚上到达,通常都会在那里过夜,早晨再赶路。好了吧?”

  女人匆忙说完了要说的话,便把门重重地关上了,就和开门时一样。这个女人真是荒唐,但是谁也拿她没办法。

  “娘过去看看,你在这里休息一会儿。”

  长今早就累坏了,连话也说不出来,只是无力地点了点头。

  这时候,门又开了。

  “要想在我家休息,还得再拿钱来。”

  明伊已经出了院子,长今尽管年幼,却也觉察出了女人的古怪,就边外跑边喊道。

  “我在门外休息,你不用担心。”

  从驿站回来后,明伊在附近的小旅馆里要了个房间,手上拿着一套不知来自何方的男孩衣服。

  “那些追捕我们的人已经在后面不远了,长今啊,你先扮成男孩子吧。”

  “是。”

  长今不喜欢穿男孩子的衣服,但她没有发牢骚,极度的疲惫和犯罪感折磨着她,哪怕有人扔给她一件乞丐的衣服,她也会毫不犹豫地穿上。

  “汉阳跟我们住的村庄可不一样,是个到处都充满险恶的地方。你一定要听娘的话,记住了吗?”

  “是的,娘。”

  明伊让长今坐在自己的两腿之间,把她的小辫子拆散开来。明伊巧手打扮,长今的发型为之一变,乍看上去简直就是个不折不扣的男孩子。女孩子特有的黑色秀发就跟母亲一模一样,这样的头发要想让人觉得蓬乱如麻,必须抹上泥巴才行。

  “在吗?”


  有人在门外轻声问道。

  “好,这就出去。”

  明伊放下手里的梳子,打开了房门。女佣轻轻点了点头,带着明伊来到旅馆外面。


  一个身穿书吏*(朝鲜时代负责保管书籍的官吏——译者注)服的男人倒背双手正在仰望天空,墨黑的天空中挂着一轮栗子似的圆月。在去往驿站的路上,明伊偶然得知这家旅馆的主人跟监狱长是表兄弟,便如抓到救命稻草一般,苦苦哀求他在监狱长那里行个方便。为此,明伊不惜送出好几把小刀和银簪子。

  从头到尾听完了明伊的哭诉,监狱长立刻暴跳起来。

  “嗨,你就别做梦了。”

  “我不会叫您吃亏的。”

  “就算你把天下给我,我也不觉得比生命重要啊?”

  “奴婢哪敢求您放人?只想请您让我们见上一面。”

  “你的境况我能理解,但我不能冒着生命危险去做这种事吧?你想想啊,太后和领议政大人算不算神通广大,他们不都魂归西天了!”

  “只让我们说句话就行,哪怕是远远地说一句也行,求您帮帮忙吧!”

  “哎呀,这个根本就不可能。你也不要在这里耽搁了,赶紧避一避吧。听说当今圣上朝令夕改,每天都要改变几百次主意呢。不但罪犯本人性命难保,就连家人都不放过。”

  “就算当场去死也无所谓,我只想和他说上一句话。”

  “嗬,你这人,难道你耳朵聋了?既然能为将死之人不顾性命,为什么不把命留给年幼的女儿呢?”

  监狱长恼羞成怒,说完就离开了。现在就连这一线微茫的希望也落空了。

  不谙世事的长今睡着了,明伊躺在她的身边,睁着眼睛数日子,怎么也无法入睡。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一定要见丈夫一面,她有话要对丈夫说。

  明伊坐起身来,开始写信。

  昌德宫的御膳房和寝宫大造殿之间隔开一段距离。上御膳之前,先在退膳间把御膳准备妥当,饭后甜食由生果房负责,退膳间也可以看作是配膳室,食物从御膳房上到御膳桌,先要在退膳间里搭配摆设好,等提调尚宫通知了用膳时间,再放到暖炕上。食物放在这里保管,可以保持温热,不致变凉,所以说暖炕在某种程度上起的是保暖箱的作用。

  每个人都有自己固定负责的食物。不过御膳房的内人们在工作时,都是前后左右排成一队。丫头们在旁边择菜,或者准备其他材料。

  御膳房的尚宫在内人和丫头之间走来走去,检查食物的准备过程。八年时间悄然逝去,变化的只有服饰和头型,其余一切都与明伊离开时别无二致。韩尚宫身穿一件回装小褂*(始于朝鲜后期的女式小褂,衣领、衣角、腋窝、衣带等部位使用颜色不用于衣身的布料——译者注),款式十分漂亮。

  一个内人怯生生地进来,径直朝韩尚宫走去。

  “嬷嬷,鲍鱼都用完了。”

  “什么?所有的鲍鱼都用光了?”

  “是的。”

  “为了买到耽罗岛的鲍鱼,费了多少周折,怎么一夜之间全都用完了?”

  “这个……首先是接连几天都有宴会,另外每天早晨,那些得到宠幸的内人就排着队……”

  “好,我知道了,你去看看还有没有蛤蜊。”

  韩尚宫一边切菜,一边注视着内人脚步匆匆的背影。鲍鱼用完了,估计蛤蜊也不会有剩余。

  解缊亭上的宴会和赏灯游戏已经连续举行了好多天。许多年以前,后院西侧就筑起了高墙,可以避开外界的视线尽情享乐,而在去年,就连东西两面的民房也都统统拆除。此外,燕山大王还开设了采红使和采青使,专门负责到民间挑选美女和良马。成均馆*(朝鲜时代的最高教育机关——译者注)和王宫后院毗连,当时就有了搬迁的迹象。挖地造湖,搭建瑞葱台,并在左右两侧各架游船一艘,这就是即将动工的工程。据说,这些工程一旦启动,包括监督者和劳工在内,总共需要动用几万人。

  燕山君的荒淫行状真是罄竹难书,御膳间因此忙得没有了喘气的工夫。全国各地排队向王宫进贡食物,可是材料仍然没有剩余。每天夜里都有多名内人蒙受宠幸,长此以往,整个王宫御膳房的内人们都要为伺候燕山君的女人而手忙脚乱了。

  韩尚宫满腹忧虑,在内人中间转来转去却也无计可施。一名男丁背进炭来,他瞟了一眼韩尚宫,便在一排炉灶前点火。

  点完了火,男丁仍然磨蹭着不肯离去,举止十分可疑。他一直在观察周围的形势,当韩尚宫与其他内人稍有距离时,他迅速来到韩尚宫身边。

  “你有什么事吗?”

  “是的,嬷嬷,小人……”

  男丁从怀中掏出一样东西递给韩尚宫,是一封叠得整整齐齐的信札。

  “……”

  “有个女人托我把这个交给您。”

  “一个女人?她说是谁了吗?”

  “她说,您看完书信就知道了。”

  “那好,你可以走了。”

  男丁走后,韩尚宫打开了信札。还没读完第一行,她慌忙把信收了起来,深藏进袖子。走出御膳房时,她的眼睛已经泛红,颜色就像五味子。

  气味尚宫也在最高尚宫的房间里。

  “嬷嬷,我有急事出宫一趟。”

  最高尚宫皱起了眉头。

  “什么事?”


  “内侍府派人传信,让御膳房做海鲜汤,可是材料都用完了。我得带朴内官赶快去购置。”

  “昨天晚上不是刚从内资寺*(韩国古代王宫中专门负责采办物品的机构——译者注)领了很多吗?”

  “太后殿急需,就送过去一半。今天我过去看了,剩下的一半都不大好。”

  “竟有这种事?”

  最高尚宫显得有些为难。这时候,在旁边默默听着的气味尚宫说话了。

  “韩尚宫一定要亲自出宫才行吗?”

  “正好内资寺的书吏和司饔院的书吏都不在,其他人手里也都有活儿。”

  最高尚宫沉吟一声,然后点了点头。

  “那好,你去吧。”

  “我快去快回。”

  与往日不同的是,刚刚走出最高尚宫的房间关上房门,韩尚宫就飞快地小跑起来。

  约好在荡春台一个单独的亭子里见面,可是明伊迟迟不来,只有风声敲打着静寂的空气。国王经常带妓女们在这一带放荡享乐,因此得名荡春台。后来,西人派*(朝鲜中期的政治派别——译者注)的李贵、金鎏、李适等人聚集在这里,废除了光海君*(朝鲜第十五代君王,1575~1641年间在位——译者注),然后在水井里擦洗沾满鲜血的刀剑,从此改名为洗剑亭。

  山清水秀的荡春台为“京都十咏”之一,山谷深邃幽静,是恣游享乐的绝佳去处。然而当国王怀抱女人躺在这里时,却怎么也不会想到,在瓮岩谷谋逆的仁祖反正*(1623年,西人派废除光海君,击溃大北派,拥立绫阳君为王——译者注)功臣会从这里经过,并从彰义门蜂拥而入。

  韩尚宫满怀期待,心急如焚,不停地踱来踱去,难以静下心来。信札上的笔迹的确出自明伊之手,不过也可能是别人故意搞的恶作剧。期待紧紧伴随着紧张。

  不一会儿,明伊出现在韩尚宫眼前,韩尚宫感到一阵头晕目眩。

  “原来你还活着,你还活着!”

  “是的。”

  “谢谢你,谢谢你还活着。”

  两人相互拥抱,分别经年的痛苦与怨恨全都包含在泪水之中,当重逢突然来临,她们哭得是那么伤心。

  “他竟然也被牵扯进这件事了。”

  痛哭半天,韩尚宫的声音稍微平静下来。

  “外面那些传闻都是真的吗?”

  “我无话可说。”

  “不管罪行轻重,就连执行圣旨的医官也要斩首,这是真的吗?”

  “当今殿下的残暴恐怕是空前绝后。前不久,在一次小型宴会上,殿下当着所有宫女和大臣的面,亲手射死了直言进谏的内侍*(即太监)金处善大监。”

  明伊半晌难言。在这之前,她之所以能够支撑到今天,就是因为心里尚存一丝期望,以为还能见上天寿一面。如今天寿已被押送义禁府,明伊哪里还有活下去的希望啊。

  然而明伊是不会轻易放弃天寿的。何况直到目前,天寿还没见到他生命中的第三个女人呢。明伊是天寿生命中的第二个女人,只要她还活着,天寿就不会遇见第三个女人。只要还没遇见第三个女人,天寿就能保住性命。

  想到这里,明伊精神为之一振,紧紧握住韩尚宫的手。

  “白荣啊,这么长时间没见面,刚见面我就把这么危险的事情托付给你,真是过意不去。但是你一定要救救我,就像从前一样,除了你,没有人会救我。”

  “好,我会尽我所能。如果是昨天被押进义禁府的话,现在应该关在大牢里。你不要放弃希望。”

  “我真是没脸见你。”

  “只怪我的力量太微不足道了。”

  “这是哪里话……如果不是你,我早就没命了。万一被发现,你也必死无疑,就是这种情况,你竟然还往药里放解毒草,又给我留下一封信。是你和长今她爹救了我,我的命是你们给的,以后我该如何报偿这份深恩呢?”

  “明伊!”

  两个人又一次抱头痛哭。

  “临走之前,她只想跟犯人见上一面,麻烦您给安排一下吧。”

  韩尚宫急切而冷静地说。

  “你说那女人不是犯人的妻子,这是真的吗?”

  义禁府都使斜眼来问韩尚宫,一副极不情愿的模样。韩尚宫心里越发焦急。

  “我从来没见过他妻子,我的这位朋友是犯人的妹妹。”

  “知道了,后天五点把她带到义禁府来。”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
大长今[作者:柳敏珠]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