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红颜绘之二:不留[作者:不当妖精了]
 
· 爱的讲述(诺奖作家集体亮
· 白色巨塔[作者:山崎丰子
· 女人十日谈[作者:里娅·
· 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作者
· 失乐园[作者:日本·渡边
· 海水正蓝[作者:张曼娟]
· 我穿32AA[作者:米雪
· 我想跟你走[作者:刘若英
· 如果声音不记得
· 古龙妙语大全
· 会唱歌的墙[作者:莫言]
· 邻家少妇[作者:贾平凹]
 
· 首批中国世界名牌产品和2
· 济南美食大全
· 管理三十六计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红颜绘之二:不留[作者:不当妖精了]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不当妖精了 2005-12-27

 
作者:不当妖精了


  (一)

  胡楠站起身,优雅地向下面鞠躬。掌声如潮,在黑色的钢琴前,她向着LEO骄傲地微笑。
  “Darling,你真棒!请给我请你吃宵夜的荣幸……”终于散场了,LEO急不可待地走到她面前,吻她的脸。
  胡楠再一次笑起来:“亲爱的,我还穿着晚礼服呢!让我去后台换掉好吗?”在LEO依依不舍的目光中,她像个公主一样地转身,离开。
  事实上,在所有人眼里,胡楠就是位公主。书香门第出身,26岁,李斯特国际钢琴比赛冠军得主,长年在世界各地巡回演出。男友LEO,亚洲房地产界巨子,29岁,六亿身家,是很多女孩梦里嫁给的对象。
  不过十分钟时间,胡楠从后台出来。她已经换掉了刚才的宝蓝色晚装,妆也变淡。透明色唇釉在大红连衣裙衬托下流光溢彩,高高的马尾跳荡在脑后,隐约着挑逗。毫无疑问,无论浓妆淡抹,无论音乐相貌,她都是整场演出最美丽的风景。
  LEO牵着她走出音乐厅,王子牵着公主离开宴会厅,身后洒落一串艳羡目光。

  “妈的,痛死老娘了!真他妈的烦死人,这个世界上那么多恐怖分子,为什么就没有人把全世界的音乐厅炸掉呢?”
  深夜,又小又乱的公寓楼里,胡楠一边咒骂着一边甩掉高跟鞋。
  谁也想不到,那个人前高贵优雅的公主,在别人看不见的私底下,不仅有一间比狗窝还乱的公寓,还有不停口口的脏话和对钢琴的满腔憎恨。
  电话响,胡楠踢开地板上所有的钢琴琴谱,找到被压在下面的电话:“喂,您好!”
  “亲爱的,是我,LEO。”LEO的声音甜腻温柔,像涂了蜂蜜和黄油的三明治。男人在电话里用这种声音说话,女人听到这样的声音,呼吸容易急促。
  “亲爱的,我好困,想睡觉了,明天中午我还要去做慈善演出,你来接我好吗?我会想你的。”胡楠用同样温柔甜腻的声音定下约会,挂掉电话。
  挂掉电话以后,她把自己整个人甩到床上,摸出音响的遥控器,重金属摇滚乐队“枪炮与玫瑰”的歌震耳欲聋。胡楠就在这样的歌声中,愉快地闭上了眼睛。

  第二天傍晚,胡楠和LEO在西餐厅吃晚饭。
  “甜心,今天的演出怎么样?”LEO总是那么温柔,看来本城最有价值的钻石单身汉这一头衔不仅仅是因为他的钱。
  “还好。”胡楠优雅地小口嚼着PIZZA,点点头。
  “你每天演出这么忙,我真是心疼你,以后不要接那么多演出了,你想上台的时候就演演,不想的时候就在家休息吧。反正,我又不会让你缺钱花。”
  “恩,我自己的事情自己知道的。放心。”在LEO面前,胡楠似乎最明白欲擒故纵的把戏,态度永远不卑不亢,恰到好处。也许,这就是LEO爱她的原因。
  谁不爱呢?漂亮,大方,高贵,优雅,职业完美,甚至还不花男朋友的钱,这难道不是所有男子心目中完美情人的样子?
  完美情人?谁知道呢?幸福是铜器表面镀上的黄金,没有掉色之前,谁也看不出这光泽是假冒伪劣。


  (二)

  “SHIT!又要晚了!”胡楠一边手忙脚乱地换衣服,一边咒骂着。她脱下刚才与LEO吃饭时穿着的毛领连身铅笔裙,换上一件背部镂空的前扣T恤和一条有无数个破洞和铁扣子的牛仔裤,将头发揉乱,抓起放在桌子上的大墨镜冲出门去。
  两分钟后,她又戴着墨镜开门回来,打开床头柜最下面一个密码锁抽屉,拿出几粒红色的小药丸,随手将床头柜上的报纸撕下一片,包起药丸塞进牛仔裤后面的口袋,再次出门了。
  夜晚,是胡楠最喜欢的时间。不要男朋友,不要钢琴,不要优雅美丽夜色撩人,她喜欢的,是夜的颓废和堕落。在“蓝木头”酒吧。那里有重金属摇滚,摇头丸和各色各样的男人——喜爱摇滚,穿破烂牛仔裤,眼神迷离的男人。不像LEO那样,永远只在太阳下打高尔夫球。
  这就是胡楠的夜生活,晚上11点,真正的她,才刚刚睁开眼睛。
  台上,一个不知名的乐队在唱:“我的生活是一团狗屎……”

  我的生活才是一团狗屎。胡楠喝了很多啤酒,她跟着乐队大声尖叫,摇头晃脑地想着。
  “你踩痛我了!”突然,胡楠被人粗暴地一推,她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这一跤摔下去,脸多半挂彩了,胡楠想。这么一想,就更加生气,没等自己站稳,回头一句“SHIT”就甩了过去。
  “哈!原来是个美女!”那男子眼神蒙胧地笑起来。
  胡楠站稳了,定睛一看,也笑了:“帅哥,你也不赖嘛!”
  “你要HIGH吗?”那男子凑近她,在吵闹地音乐里大声问。
  “我自己有!”胡楠更开心了,原来是同道中人。
  电子音乐的喧嚣里,他们闭上眼睛,尖叫嘶吼,像追逐中的兽。
  演唱会散场,两个人默契地留了下来,又默契地坐到了一起。胡楠已经知道他叫成林,还交换了电话号码。知道名字和电话号码,这也就够了。还要什么呢?摇滚无国界,欲望无国界。
  那一晚,胡楠没有回家。

  第二天早上,胡楠睁开眼睛,看见自己全身赤裸地睡在一个陌生男人怀里。有瞬间的惊愕,很快明白过来。
  她仔细端详起眼前这个熟睡的,自称名叫成林的男人。长得不是不好看的,甚至五官比自己的男朋友LEO还要精致,可是一头肮脏凌乱的长发,还有硬硬的胡渣在下巴上顽强地探头出来。脸上皮肤很干燥,有的地方开始脱皮。他的手,胡楠拿起他的手。这是一双怎样的手啊,粗糙,坚硬,指尖有因为长期弹吉他而磨起的老茧。手臂内侧,还有一道像是洗去文身后留下的淡青灰色疤痕,触目惊心。
  胡楠摸到那男子扔在床下的牛仔裤,从包里摸出盒被揣得皱巴巴的烟,抽出一支,点燃。
  几分钟过去了,屋子里很安静。胡楠安静地抽烟,成林安静地闭着眼睛,眼睫毛偶尔闪动。胡楠竟为这样的感觉沉醉了,在英俊,刚与自己做过爱的男子面前,看他的睡姿,抽烟。也许,还应该有点音乐。
  是的,音乐。胡楠站起来,按下CD播放键。曾经红遍欧美的蝎子乐队在唱:“May be I,May be you……”
  音量实在太大,以至于在胡楠找到音量控制钮之前,成林已经醒过来了。
  他睁开眼睛:“你还在这里做什么?”
  胡楠看着他,有点不知所措:“我……正准备走了……”
  成林翻了个身,背对着胡楠:“哦,那把音乐关了吧,我还要再睡一会儿,今天晚上有演出。”
  “演出?你的?我可以来看吗?”胡楠听了很惊奇,她不知道成林也是乐手。
  “恩,就在蓝木头。你自己来吧,九点开始。”
  这是成林对胡楠说的最后一句话。然后,胡楠离开了,穿着前一天晚上被他扯掉一颗纽扣的T恤。自己出门打车,没有人送。


  (三)

  回到家里,胡楠觉得浑身酸痛。她刚倒在沙发上,电话又响了,是包里的手机。
  她拿出来,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将身子稍稍坐直,清清喉咙:“HI,LEO!”
  “宝贝,你昨天晚上电话怎么关机了,我一直找不到你,很担心。”果然是豪门出身,着急的时候也是优雅的。
  “没事,我太累了,回家就睡着了,结果手机没电,今天早上才发现。亲爱的,你今天在做什么,很忙吗?我说过你忙就不要给我打电话了,我会照顾好自己的。”胡楠的口气温柔又冷傲。
  “我知道,可是我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LEO看来爱得很深。有什么事情第一时间就想向对方汇报的话,那就是爱得很深。
  “什么事这么着急?”
  “你出来吧,我来接你,一小时后,你家楼下。”LEO很坚持。
  胡楠答应了,挂掉电话,将小巧的大红色手机往床上砸:“SHIT,还嫌老娘不够累吗?”说着,她又拿起手机,翻出电话薄,使劲摁翻页键,直到看到“成林”这个名字,她才停住,凝视几秒钟,合上了手机。

  LEO的车开到胡楠家楼下,胡楠袅娜地下楼,上车,安然享受LEO为她开车门的待遇。天知道多少女孩子宁愿屈尊为LEO一开车门。
  她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她想要的,却不过是离弃。
  路上,LEO的表情兴奋而又不安,像个孩子。胡楠却满脑子都是和她刚刚有过一夜情的那个摇滚歌手的脸。他长的睫毛,他湿的吻,他冷的掌,他粗暴的抚摸。她甚至没有问LEO要去哪儿,去做什么。
  半小时后,LEO的车停在城市近郊一幢小别墅楼门前。LEO在车里招手,不知道从哪里出来一辆金碧辉煌的泰式四人大轿。胡楠转过头悄悄不屑地瘪嘴:“就会搞这种华而不实的玩意儿!”
  LEO将胡楠扶上大轿,自己跟在后面步行,来到别墅楼背后的人造湖边。胡楠被一个仆人模样的男子牵下大轿,LEO却不见了。
  胡楠便一个人站在这湖边。虽是人造湖,景色却是一流的,有多少女子,为了梦想中这样的一套别墅,宁愿夜夜共枕的人鸡皮鹤发。只可惜,胡楠看不见。看不见,是因为不在乎。她的眼前,只有昨天晚上,与那名叫成林的男子……
  难道我喜欢上他了?想到“一见钟情”这个词语,胡楠觉得不可思议,低下头自嘲地笑。
  “亲爱的,你在笑什么?”是LEO的声音。
  胡楠一惊,抬头,没看见LEO的脸,只看见一大捧娇艳欲滴的凡尔塞红玫瑰。玫瑰中间,有一个湖蓝色的丝绒盒子。
  胡楠接过玫瑰,LEO腾出手,拿下丝绒盒子,打开,钻石的光芒立刻盖过粼粼波光:“亲爱的,请你嫁给我,我再也等不及了,请你戴上这枚订婚戒指,准备做我的五月新娘。”谁说温柔的男人没有阳刚之气?LEO这番不容拒绝的求婚,会叫多少女人当场晕倒啊。
  可惜的是,LEO似乎用错了地方。胡楠眉毛也不抬,不看那颗价值连称的钻石,便说:“LEO,你很好,可是,我还没有想过要结婚,所以,对不起,我不能接受。”
  说完,她不等LEO反应:“我今天心情不好,想回家一个人呆着,对不起。”
  胡楠转身就走,留下这捧着玫瑰拿着戒指的温柔男人在当场,不言不语,无法动弹。


  (四)

  “蓝木头”的夜晚。
  胡楠踮起脚尖,在喧嚣拥挤的人群寻找,那个高大的身影。
  “怎么,这么快就想我了?”声音在背后,低沉暗压,四周喧闹的音乐似乎盖不过他的低语。
  胡楠被吓了一跳,瞬间反应是回头。回头,只有一个满身大汗的年轻男孩正HIGH得忘情。她失望地想,自己一定是产生幻觉了。想着,朝酒吧门口走去。
  “别走啊,美女,来了就走,不玩了吗?”声音还是在背后。
  胡楠再转身,是他。那个桀骜眼神的成林。她高兴得忘情,一把搂住他的脖子:“妈的,你吓死老娘了!我是来找你的,你不在,当然只好走了。”
  成林顺势搂住她:“那好啊,我不是在这儿吗?快点,我的演出要开始了!”
  胡楠毫不犹豫地跟着成林,朝酒吧最里面走去。

  阳光又一次照在疲惫的成林和胡楠身上。胡楠无论睡得多晚,都习惯在阳光照进房间的那一刻醒来。此时,她意识已经清醒,却还不愿意睁开眼睛。她深呼吸,感受着身边这个男人身上的气息。他的烟草香,他的体味,混合起来,叫人心醉神迷。
  成林也醒了,但显然没有起床的打算,他翻了一个身,把压在胡楠身下的手抽出来,背对着胡楠,不动了。
  胡楠看着他的背,结实,光滑,线条分明的背。她小心地用手摸上去。成林不耐烦地哼了一声,吓得胡楠赶紧缩回来。在这个男人面前,她没有一点的飞扬跋扈,相反,时时,处处,她都在照顾着他的情绪,调整好自己,去迎合他。
  她想,这不是爱,是什么呢?
  于是,她使劲把成林掰向自己这边:“成林,我有事情要和你商量!”
  成林眼睛也不睁:“别整我!你说吧!”
  “和我在一起好吗?我不想要我现在的未婚夫了!我们离开这里吧!我想和你在一起,我喜欢你!”
  成林的眼睛一下子睁开了。他看着胡楠,足足半分钟,然后爆发出狂笑:“和我在一起……哈……胡楠啊胡楠……你是想和我私奔吗……你知道我是什么人吗?我没工作,没收入,没房没车,什么也没有,哪点比得上你那个钻石未婚夫啊?……哈……昨天我还在报摊上看见你们俩的合影来着……哈……你神经错乱了吧……”
  胡楠急得眼泪涌出来:“成林,你听我说!我是认真的!我真的喜欢你,喜欢到可以为了你放弃一切!你知道的,我讨厌自己现在的生活,求求你,带我离开我的那个世界,我只想天天坐在台下听你唱歌,和你一起回家,没钱没关系,我不在乎……”
  “行了行了,别在那儿念抒情诗了,胡大小姐!你走吧!我还要再睡一会……真他妈后悔惹上你这样的公主,麻烦!”成林什么也不想听。他要的,不过是前晚的欢愉。
  胡楠离开了成林的家,眼泪掉下来,砸在门口。关门的时候,她看见,成林房间里的家具上,都落了好厚的灰。
  他太不会照顾自己了,胡楠哭着,心疼地想。

  LEO被胡楠拒绝以后,垂头丧气地离开了自己专门为胡楠买的小别墅。一路上,他心不在焉地开着车:我究竟哪里不好?为什么胡楠就是这样若即若离呢?
  家世和人品都好的公子,从小就被教育,在失败的时候,只能总结自己的不足,不要去责怪别人的错误。他想不到,好不好,都在胡楠自己身上,与他,一点关系也没有。
  “啊……”一声尖叫,LEO的车发出刺耳的刹车声。
  他跳下来,看到一名女子倒在自己的车旁,顿时惊出一身冷汗:“小姐,你没事吧?小姐!”
  女子抬起头,突然失声惊叫:“是你!LEO!”
  “是,是我,对不起小姐,我刚才走神了……有没有撞到你哪里?”LEO没想到这么年轻的女孩子也认识自己,只得尴尬地应对着。
  那女孩听LEO问他伤势,立刻不停口地呻吟起来:“不行了……好痛……脚痛……”
  LEO一听,毫不犹豫地抱起那女孩:“走,小姐,我带你去医院。”
  他没有注意到,那女孩的目光,在他脸上流连得那么贪婪。

红颜绘之二:不留[作者:不当妖精了]

[ 1 2 3 ]
红颜绘之二:不留[作者:不当妖精了]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