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唐诗三百首(加注释)
 
· 杜工部(杜甫)诗话选
· 曹操诗全集(26首)
· 白香词谱[作者:清·舒梦
· 词格律
· 诗律浅说
· 诗词韵:平水韵部
· 诗经:国风(加注释)
· 古文观止[作者:佚名]
· 陶庵梦忆[作者:张岱]
· 西湖梦寻[作者:张岱]
· 长门赋[作者:司马相如]
· 秋兴赋[作者:潘岳]
 
· 济南美食大全
· 管理三十六计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唐诗三百首(加注释)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诗词 2005-12-2

 
  韩碑 作者:李商隐

元和天子神武姿,彼何人哉轩与羲。
誓将上雪列圣耻,坐法宫中朝四夷。
淮西有贼五十载,封狼生[豸区][豸区]生罴。
不据山河据平地,长戈利矛日可麾。
帝得圣相相曰度,贼斫不死神扶持。
腰悬相印作都统,阴风惨澹天王旗。
愬武古通作牙爪,仪曹外郎载笔随。
行军司马智且勇,十四万众犹虎貔。
入蔡缚贼献太庙,功无与让恩不訾。
帝曰汝度功第一,汝从事愈宜为辞。
愈拜稽首蹈且舞:金石刻画臣能为。
古者世称大手笔,此事不系于职司。
当仁自古有不让,言讫屡颔天子颐。
公退斋戒坐小阁,濡染大笔何淋漓,
点窜尧典舜典字,涂改清庙生民诗,
文成破体书在纸,清晨再拜铺丹墀,
表曰臣愈昧死上,咏神圣功书之碑,
碑高三丈字如斗,负以灵鳌蟠以螭。
句奇语重喻者少,谗之天子言其私。
长绳百尺拽碑倒,粗砂大石相磨治。
公子斯文若元气,先时已入人肝脾。
汤盘孔鼎有述作,今无其器存其辞。
呜呼圣王及圣相,相与赫流淳熙。
公之斯文不示后,曷与三五相攀追。
愿书万本颂万过,口角流沫右手胝。
传之七十有二代,以为封禅玉检明堂基。


【注解】:
1、元和天子:指宪宗李纯。
2、轩:轩辕氏,即黄帝;
3、羲:伏羲氏。
4、法宫:路寝(皇帝治事之所)正殿。
5、日可麾:用《淮南子·览冥训》鲁阳公与韩相争,援戈挥日的典故。这里比喻胆敢反叛作乱。麾:通“挥”。
6、斫:砍。
7、:李;
8、武:韩弘之子韩公武;
9、古:李道古;
10、通:李文通。
11、无与让:即无人可及。
12、濡染:润湿。
13、赫:声威昭著;
14、淳熙:淳正、光明。
15、胝:胼胝,手脚皮肤的老茧。
16、封禅:古代帝王宣扬功业的一种祭祀仪式。

【韵译】:
元和天子唐宪宗的姿质神圣英武;
他是何人呢真可与黄帝伏羲媲美。
曾发誓洗雪列代祖宗的奇耻大辱;
坐定法宫中接受四夷的朝拜臣服。
淮西蔡州的奸贼割据了五十多年;
宛如狼生生罴暴臣代代相继。
他们不凭借险要山川却占据平地;
依仗利器援戈挥日肆意作歹为非。
唐宪宗有幸得到贤明的宰相裴度;
匪徒们暗杀他不死是神明的辅助。
他腰悬相印兼任军队的统帅出征;
天气阴沉秋风惨淡漫卷天皇大旗。
李公武道古文通都是裴度大将;
礼部员外郎李宗闵命为随军书记。
行军司马就是那智勇双全的韩愈;
十四万大军威武雄壮象虎豹熊罴。
攻入蔡州捕获匪首吴贼献于太庙;
裴度功勋无人可比朝庭封赏也高。
皇上说你裴度的功劳应该数第一;
你的从军韩愈应当写个平淮西碑。
韩愈叩头又跪拜高兴得手舞足蹈;
连说镌刻于金石的文章我能做好。
自由把撰拟国家大事称为大手笔;
此事重大不能交给一般职司草拟。
当仁不让我不推诿古代早有先例;
他直说得皇上点头称许表示满意。
韩愈回家虔诚斋戒严肃坐进小阁;
笔酣墨饱挥酒文章多么痛快淋漓。
采撷尧典舜典典故歌唱帝王丰功;
以清庙生民诗经雅体把宪宗称颂。
别具体裁的文章写成又抄在纸上;
清晨在宫殿红阶前再拜呈送君王。
奏章写着臣子韩愈我敢冒死上言;
歌颂神圣功德文章应当刻于石碑。
石碑高有三丈字体大小如同酒盅;
碑用巨鳌背负顶端还盘绕着螭龙。
文句奇特语辞庄重很少有人明白;
有人在皇上面前诋毁他为文营私。
石碑因此被用百尺长绳拽倒在地;
又用粗沙大石磨掉了碑文的字迹。
但韩公的这篇文章宛若天地元气;
它早就深入人心沁进人们的肝脾。
就象铭刻着古人著述的孔鼎汤盘,
鼎盘虽已不存在铭文却万代留芳。
唉呀宪宗与裴度他们是圣皇圣相;
相互声威显赫淳正光明广为流传。
韩公的这篇文章如果不传示后代;
宪宗的事业怎能与三皇五帝媲美?
我愿把它抄写一万本诵读一万遍;
即使口角吐沫右手生茧也无所谓。
将此篇碑文永远流传七十有二代;
作为封禅玉检明堂基石千秋显炜。

【评析】:
全诗意在叙韩愈撰写碑文的始末,竭力推崇韩碑的典雅及其价值。情意深厚,笔力矫健。
唐宪宗时,宰相裴度兼任新义军节度使和淮西宣慰处置使,都统军队平定淮西。其时韩愈作为行军司马。淮蔡平定以后,他随裴度还朝,宪宗诏其撰写“平淮西碑”。韩愈以为淮西之役是裴度能坚持宪宗的主张取胜的,从整个战役看,他的作用更大些。因而在碑文中稍侧于称赞裴度的功绩。但在战斗中,先攻入蔡州擒住吴元济的,却是唐邓随节度使李。因而引起李的不平。李妻又系宪宗姑母唐安公主之女,常出入于宫中,便向宪宗诋毁韩氏碑文的不实。于是宪宗下令磨去韩文,重命翰林学士段文昌另写。
实际上,攻破蔡州,李确立大功,然而裴度却是整个战役的领导者,作用自然更大。况且韩碑既未抹煞李雪夜破城的丰功,也未特别铺张裴度的伟绩,态度比较公允。李商隐极力推崇韩碑,也就是同意韩氏的观点。
沈德潜在《唐诗别裁》中以为此诗“意则正正堂堂,辞则鹰扬凤翔,在尔时如景星庆云,偶然一见。”同时还认为段文昌文“较之韩碑,不啻虫吟草间矣。宋代陈磨去段文,仍立韩碑,大是快事。”这个意见也比较中肯。
全诗分为五个部分。从开头到“长戈利予日可麾”,为第一部分。写宪宗削平藩镇的决心和淮西藩镇长期跋扈猖獗。从“帝得圣相相曰度”到“功无与让恩不訾”,为第二部分。叙写裴度任统帅,率军平蔡的功绩。从“帝曰汝度功第一”到“言讫屡颔天子颐”,为第三部分。叙写韩愈受命撰碑的情形。从“公退斋戒坐小阁”到“今无其器存其辞”,为第四部分。叙写撰碑、树碑、推碑的过程,并就推碑抒发感慨。从“呜呼圣皇及圣相”到“以为封禅玉检明堂基”结束,为第五部分。赞颂宪宗、裴度的功绩和韩碑的不朽价值。
诗叙议相兼,吸取了韩诗散文化的某些优点,在艺术风格上受到韩愈《石鼓歌》的影响。屈复《玉溪生诗意》说:“生硬中饶有古意,甚似昌黎而清新过之。”朱彝尊说:“(句奇语重)四字,评韩文,即自评其诗”,这些都颇有见地。



  燕歌行·并序 作者:高适

开元二十六年,客有从元戎出塞而还者,作燕歌行以示适。感征戍之事,因而和焉。

汉家烟尘在东北,汉将辞家破残贼。
男儿本自重横行,天子非常赐颜色。
[扌从]金伐鼓下榆关,旌旗逶迤碣石间。
校尉羽书飞瀚海,单于猎火照狼山。
山川萧条极边土,胡骑凭陵杂风雨。
战士军前半死生,美人帐下犹歌舞。
大漠穷秋塞草腓,孤城落日斗兵稀。
身当恩遇常轻敌,力尽关山未解围。
铁衣远戍辛勤久,玉筋应啼别离后。
少妇城南欲断肠,征人蓟北空回首。
边风飘飘那可度,绝域苍茫更何有。
杀气三时作阵云,寒声一夜传刁斗。
相看白刃血纷纷,死节从来岂顾勋。
君不见沙场征战苦,至今犹忆李将军。


【注解】:
1、元戎:主帅,指幽州节度使张守。
2、[扌从]:击;
3、金:钲,行军乐器。
4、极边土:临边境的尽头。
5、胡骑句:意谓敌人来势凶猛,像疾风暴雨。凭陵:侵凌。
6、身当两句:意谓战士们身承朝庭的恩遇,常常不顾敌人的凶猛而死战,但仍未能解除重围。
7、铁衣:指远征战士。
8、玉筋句:指战士们想象他们的妻子,必为思夫远征而流泪;玉筋:旧喻妇女的眼泪。
9、蓟北:唐蓟州治所在渔阳,今天津蓟县,这里泛指东北边地。
10、刁斗:军中打更用的铜器。

【韵译】:
唐玄宗开元二十六年,
有个随从主帅出塞回来的人,
写了《燕歌行》诗一首给我看。
我感慨于边疆战守的事,
因而写了这首《燕歌行》应和他。

东北边境上的烽烟尘土蔽日遮天;
将领们为扫平凶敌辞家上了前线。
好男儿本看重驰聘沙场为国戍边;
汉家天子对这种精神又格外赏脸。
敲锣打鼓队伍雄赳赳开出山海关;
旌旗蔽日在北方的海边蜿蜓不断。
校尉自大沙漠送来了紧急的军书;
说是单于把战火燃到内蒙的狼山。
山川景象萧条延伸到边境的尽头;
敌骑侵凌来势凶猛犹如风狂雨骤。
战士在前线厮杀一半死来一半生;
将军仍在营帐中观赏美人的歌舞。
北方沙漠到了秋末尽是萋萋衰草;
暮色降临孤城能战守兵越来越少。
将士身受皇恩常不顾顽敌而死战;
尽管竭力奋战仍未解除关山重围。
战士们身穿铁甲辛苦地久戍边疆;
家中妻子一定泪如玉箸时时感伤。
少妇们在长安家中恐怕哭断了肠;
征人们在蓟北边防枉自回首故乡。
边疆朔风凛冽要想回乡那能飞渡;
疆域旷远迷茫是人世间仅有绝无。
晨午晚三时都杀气腾腾战云弥漫;
夜里频传的刁斗声叫人听了胆寒。
你我相看雪白的战刀上血迹斑斑;
自古尽忠死节岂能顾及功勋受赏。
君不见沙场上尝尽征战苦的士兵;
至今仍然怀念西汉时的李广将军。

【评析】:
诗意在慨叹征战之苦,谴责将领骄傲轻敌,荒淫失职,造成战争失利,使战士受到极大痛苦和牺牲,反映了士兵与将领之间苦乐不同,庄严与荒淫迥异的现实。诗虽叙写边战,但重点不在民族矛盾,而是讽刺和愤恨不恤战士的将领。同时,也写出了为国御敌之辛勤。主题仍是雄健激越,慷慨悲壮。
全诗简炼地描写了一次战争的全过程。开头八句写出师,说明战争的方位和性质:“[扌从]金伐鼓下榆关,旌旗逶迤碣石间”。第二段八句,写战斗危急和失败,战士们出生入死,将军们荒淫无耻:“战士军前半死生,美人帐下犹歌舞。”第三段十二句,写被围战士的痛苦:“铁衣远戍辛勤久”,以及他们浴血奋战,视死如归:“死节从来岂顾勋”,“相看白刃血纷纷。”另方面也写征夫思妇久别之苦,边塞的荒凉,渴望有好的将军来领导。
诗的气势畅达,笔力矫健,气氛悲壮淋漓,主旨深刻含蓄。用韵平仄相间,抑扬有节,音调和美。是边塞诗的大名篇,千古传诵,有口皆碑。

唐诗三百首(加注释)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79 80 81 82 83 84 85 86 87 88 89 90 91 92 93 94 95 ]
唐诗三百首(加注释)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