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情非得已[作者:韩·金辉庆]
 
· 我叫金三顺[作者:韩·池
· 巴黎恋人[作者:韩·柳浩
· 爱在哈佛[作者:韩·全宇
· 生活秀[作者:池莉]
· 玻璃之城·真爱无敌
· 天空中会有我的痕迹
· 香水
· 百合爱情
· 女神(亦舒短篇小说)
· 酒保[亦舒短篇小说]
· 想像[亦舒短篇小说]
· 暑假[亦舒短篇小说]
 
· 济南美食大全
· 管理三十六计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情非得已[作者:韩·金辉庆]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韩国 2005-11-12

 
作者:韩国·金辉庆


  朱妍强忍住恶心,下了出租车。她费劲儿地关上车门,然后就径直走进了眼前的一栋大楼。这一系列的动作让她的头又开始隐隐作痛,两只脚像踩在棉花上一样,整个身子也觉得轻飘飘的。下午的时候,就出现了感冒的症状,虽然已经去医院看过,并吃了药,可却好像出现了晕药的症状,哪怕只是轻轻的摇头,也会觉得耳朵里嗡嗡作响,眼前的事物恍惚间也现出了重影。

  朱妍定了定神,努力让眼前变得清晰,然后又低头看了一眼手上的纸条,再次思忖了一番自己这样做是不是正确,不过,终究还是没有结论。

  “××宾馆307房间,八点。”

  这张纸条是与她交往三年的男友正民写来的。虽然早就有了肌肤之亲,不过每次都是在正民家,像这样在宾馆见面,这还是第一次。不知怎的,朱妍忽然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这也更加重了昨天听到的传言所带给她的不安,而且加之今天的身体又是这个样子,真的要以这种状态去面对他吗……

  尽管犹豫了一下,不过朱妍不想让正民认为自己对他不够重视,于是就加快了脚步,向前台走去。看来正民已经交代过了,一个服务员好像早就在等了一样,递给她一张房卡。走进电梯,那种不安的感觉再次袭来,朱妍看了看手里的房卡,奇怪,正民在纸条上明明写的是307房间,房卡上写的却是309,难道是临时掉换了房间,所以才交代服务员把房卡交给她?应该是这样吧……

  走出电梯后,为了平复不安的心情,朱妍一边嘴里念叨着房号,一边向里走。

  “305,306,307……”

  经过307房间的时候,听到里边传出一阵女人放肆的笑声,这更让朱妍认定,正民一定是掉换了房间。

  终于来到了309房间的门口,朱妍先让自己做了个深呼吸,然后才去开门。推开门的一瞬,入口处的灯亮了,一片炫目的灯光让朱妍不得不闭上了眼睛。当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灯已经灭了,房间里又恢复了黑暗,不过,这并没有让朱妍觉得害怕,或是些许的不便,反而让她很舒服,刚才的头痛似乎也有所缓解。只有床头亮着一盏小小的台灯,不过光线实在微弱,反而让房间里的一切显得更加模糊。正民大概是等不及,已经躺在床上睡了,头扭向背光的一面。听到正民均匀的呼吸,朱妍的心也慢慢地平静下来,或许,一切都只是她的胡思乱想吧。

  为了不吵醒正民,朱妍轻手轻脚地脱掉衣服,躺到了正民身旁。她从后面抱住了正民,心里感到无限的充实。忽然,朱妍闻到一种陌生的香味,这不是正民平时常用的香水。陌生的香味,让朱妍觉得,自己仿佛正拥抱着一个陌生的男人。可能是他换了香水吧,朱妍一边这样告诉自己,一边轻轻地闭上了眼睛。每次见面,总是急急地上来就要做那件事,而像今天,如同一对老夫老妻那样相拥而眠,让朱妍觉得很新鲜,也很舒服。不过,正民突然的改变又让朱妍觉得有些不安,因为人行为的改变,总是意味着他思想的改变……

  可是,朱妍又安慰自己说,如果一切真的如传闻所说,他有了别的女人,要和自己分手,又何必要约来宾馆见面,而且还能毫无戒备地独自睡去。

  现在这样,其实正是朱妍所一直盼望的,她不愿意自己与正民之间只是身体的需要,而应该是可以互相温暖的一种关系……此刻的朱妍,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睡眠,为了不把感冒传染给正民,朱妍转过了身,不过后背还是紧紧地和正民靠在一起。可能睡一觉,身体会感觉好一点。朱妍不愿再想什么,感冒让她很快就沉沉地睡着了。

  俊奎是被热醒的。他脱得一丝不挂躺在床上,本来是想等惠英来的时候吓唬她一下,没想到等着等着竟然睡着了。他看了看手表,想知道自己到底睡了多久,这才发现,原来床上还躺着一个人。房间里弥漫着一种女性特有的体香。俊奎笑了,一定是惠英在自己睡着的时候来了。看着她熟睡的样子,俊奎感到了一种巨大的幸福,这幅景象不就是他一直憧憬的两个人的未来生活吗?俊奎伸出手臂,把那个他早就看做是自己妻子的女人抱在怀里:

  “惠英!”

  他温柔的呼唤并没有得到回答,女人只是轻轻地呻吟了一声,不过身体却在迎合着他的拥抱。俊奎觉得有些诧异,怀中似乎并不是自己平日所熟悉的那个身体,而且也没有常常让他感觉头疼的香水味,黑暗中,看不清她的脸,难道是她为了今天,特别选择了一种以前没用过的香水?俊奎努力抑制着自己的欲望,不过仍然紧紧地抱着她。

  或许正是女人温热的身体,让俊奎的欲望如气球一般膨胀起来,女人偎在他怀里,呼出的热气好像一根羽毛般撩拨着俊奎的心。虽然心里想的是就这样抱着,可手却已经开始不老实起来。女人在睡梦中更加搂紧了他,这似乎是个信号,一个允诺的信号,俊奎一刻也等不了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忽然感觉到有一只手在抚摩自己的身体,男人温热的呼吸就包围在颈边,终于,他的嘴唇从脖子逐渐接近自己的嘴唇,他今天的态度与平时完全不同,但身体的兴奋,已经让朱妍顾不得许多。朱妍觉得自己似乎也不再是平时的自己,是因为他忽然换了一种香水,还是宾馆这样的地方带来特别的刺激?要么就是没有原因,只是一种突如其来的情绪?

  原因恐怕只有朱妍自己知道,她想,之前的担心看来确是多余,他并未要离开自己,此刻,这个男人深情的拥抱就是最好的证明。一切都只是传闻罢了,她和正民交往了三年,她从来没有怀疑过,总有一天,正民会向她求婚,他们也会顺利地结婚,除了自己,他没有别的女人。

  朱妍的动作是前所未有的主动,当感觉他的嘴唇越来越接近自己的时候,朱妍不由自主


地伸出双手,手指插进他浓密的头发中,发出了一声呻吟般的喘息。男人的欲望似乎因为满足而受到了更大的刺激,他滚烫的双手在朱妍同样滚烫的身体上不停地游移着。朱妍微闭着双眼,或许是因为感冒,还是因为别的,已经让她分辨不出到底是谁带给谁热量,不过,她并不想去弄明白什么,嘴角露出了微笑。

  当一股巨大的兴奋如潮水般到来的时候,俊奎忽然感到了一点歉意,他用额头抵住女人的肩膀,在她耳边轻声说:

  “我爱你。”

  “我也爱你。”

  女人的声音无力却真诚。俊奎觉得她的声音似乎与平时有些不同,不过他想,或许是刚才太累了吧,这无力的四个字已经让他感到了莫大的满足,因为在以前,她从未说过这句话。尽管由于感冒,声音有些沙哑,可在俊奎的耳朵里,却是无比的动听。他想,如果今天求婚,她一定会答应的。

  朱妍以为,这个略显陌生的声音一定是因为兴奋所致,而且,第一次听到这样直白的示爱,已经让她感动不已,再加上发热和感冒药的作用,更让她顾不得许多。此刻,最重要的就是,那些传言都只是传言,这个男人依然爱着自己。朱妍紧紧地拥抱着他,嘴里发出幸福的呢喃。

  就在两个人全都带着满足的微笑,沉浸在高潮所带来的余温中时,突然,随着“咣”的开门声,房间里变得一片雪亮。当两个人正惊讶于是谁会突然闯进来的时候,朱妍已经被眼前的景象吓得张大了嘴巴,她刚才一直毫无防备,并与之肌肤相亲的人,竟然不是正民,而是个完全不认识的男人。同样受到惊吓的还有俊奎。床上裸身的男女还惊魂未定的时候,开灯的人说话了:

  “俊奎,你们到底在干什么?”

  “惠英。”

  “这个女人是谁?我只是稍微晚来了一会儿,你竟然就和别的女人搞在一起?”

  这个叫惠英的女人上下打量着朱妍,目光中的轻视丝毫不加掩饰。此时的朱妍早已经羞愤难当,恨不得马上找个地洞钻进去。她怎么会糊涂到把那个叫俊奎的男人当做是正民呢?

  他跟正民不同,而且是很大的不同。年龄上,可能和正民一样,也是三十岁,也可能要大上一两岁,身材不像每天去健身的正民那样满是肌肉,不过倒也高大匀称。正民爱扮酷,最喜欢染头发,而眼前这个男人却是一头自然的黑色短发,不过很明显,是经过专业美发师精心打理过的。刚才一直歇斯底里大叫的惠英,看到朱妍正在观察穿衣服的俊奎,不禁冷笑着说:

  “怎么,睡都睡过了,还没看够吗?要不要我把灯再开亮一点,让你看得更清楚。是不是觉得很英俊呀?”

  惠英与刚才的歇斯底里已经判若两人,她对朱妍说话的表情和语气是骄傲和咄咄逼人的,似乎是想证明眼前这个女人并不会对自己造成威胁一样。

  朱妍扯过一条床单裹住身体,然后抓起自己的衣服和皮包逃进了浴室。镜子中的她无比狼狈,头发蓬乱,还有几绺因为汗水贴在了额头上,脸上的妆也已经花了……朱妍的脑子里一片混乱,到现在,她似乎还没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自己明明是按照和正民约好的时间来到宾馆,从服务员那里拿到早就准备好的房卡,然后……她用冷水洗了把脸,又用手在额头上拍了几下,然后闭上眼睛,试图重新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绪。可是,也许是因为这突如其来的刺激有些太过离奇,再加上感冒的关系,她脑子里已经成了一团乱麻,根本找不到头绪。现在,她满脑子充斥的都是,自己该如何走出去面对外面的两个人,还有正民。她注视着镜中的自己,做着深呼吸,就在这时,门外传来那个男人的敲门声:

  “请你快点出来。”

  在他的催促中,朱妍迅速穿好衣服。本来还想梳梳头,补补妆,可门外的敲门声越来越急,于是她只是用手理了理头发,然后镇定一下情绪,走出了浴室。惠英双手抱臂,站在房间中央,一脸厌恶地盯着朱妍。她的目光让朱妍觉得自己仿佛是个罪人,破坏了两个明明非常相爱的人的美好感情。

  “快说,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跑到这个房间里?”

  男人的口气里带着威胁。他只穿了长裤,当意识到自己的目光总是不由自主地扫向他的上身时,朱妍急忙低下了头。

  “又不是第一次看见,还装什么纯洁?你到底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惠英一边注视着朱妍,一边冷冷地说。

  怎么找到这里来的?

  惠英的意思,好像朱妍是故意接近俊奎似的。朱妍真想立刻把宾馆服务员叫来当面对质。

  “我……是大堂服务员给我的房卡。”

  朱妍真恨自己的声音为什么要这么慌张。可是,感冒似乎因为这一连串的折腾又加重了,她已经没有力气再多争辩什么,只想赶快安静地歇一会儿。

情非得已[作者:韩·金辉庆]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
情非得已[作者:韩·金辉庆]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