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情非得已[作者:韩·金辉庆]
 
· 我叫金三顺[作者:韩·池
· 巴黎恋人[作者:韩·柳浩
· 爱在哈佛[作者:韩·全宇
· 生活秀[作者:池莉]
· 玻璃之城·真爱无敌
· 天空中会有我的痕迹
· 香水
· 百合爱情
· 女神(亦舒短篇小说)
· 酒保[亦舒短篇小说]
· 想像[亦舒短篇小说]
· 暑假[亦舒短篇小说]
 
· 济南美食大全
· 管理三十六计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情非得已[作者:韩·金辉庆]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韩国 2005-11-12

 
  朱妍的嗓子里好像哽着个东西,连声音都有些颤抖了。

  “他一直都想要和朱妍小姐结婚的。在这三年里,他好多次都想要去找你,把你带回来,可最后还是忍住了,选择了等着你。”

  “这不可能。”




  朱妍摇了摇头,这绝对不可能,俊奎现在应该已经跟惠英结婚,正过着幸福的生活,可善淑却说他一直在等自己……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我说的都是真的。一个星期以前,崔会长打电话说你要回国,知道这个消息以后,他就特别激动。”

  激动?这更加不可能了。那个叫做姜俊奎的男人,绝对不会为了听到自己的消息而激动,如果是惠英还有可能。

  “我想你一定是搞错了。”

  “不,这都是真的。”

  善淑的样子很着急。朱妍又问:

  “那么,他们两个人没有结婚?”

  朱妍说的“两个人”让善淑先是愣了一下,不过她很快就明白了朱妍的意思,她刚要开口回答,却又被朱妍拦住了。

  “不,不要说,我不想知道。已经与我无关了。对不起,我还约了人,要先走了。等你生了孩子,请给我打电话。”

  朱妍决心要忘记与俊奎有关的一切,她调整了一下自己的情绪,然后把电话号码写给善淑。其实她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要把电话留给善淑,可能是很想看看她将要生下的宝宝吧。

  “怎么,你不相信我吗?可这都是事实呀。那好吧,我会给你打电话的。”

  “好,再联络吧。”

  善淑的表情让朱妍觉得好像没有理由不相信她,可是,朱妍使劲儿摇了摇头:

  为什么呢?他想要和我结婚?为了什么?现在又没有孩子了。

  她找不到任何理由可以让自己相信。不过,如果都是真的呢?她已经决定从此不再与那个男人有任何瓜葛,可是,当知道他还没有结婚的时候,为什么自己的心又有些动摇了呢?

  可失去的是你的孩子呀。

  一句话就打消了朱妍想要和俊奎重新开始的微弱想法,她迈着坚定的步子,走出了俊奎的公司。


  朱妍挤在电梯里的人群中,满脑子想的都是和俊奎,还有后来和善淑的对话。本来清清楚楚的事情,忽然间,像被打乱的拼图,让朱妍完全乱了方向。当朱妍说结婚、生活幸福之类的话时,俊奎并没有否定。他为什么要等着自己,为什么要和自己结婚?这太奇怪了。而且,善淑为什么会说,这三年里,他一直在忍着没有去找自己,把自己带回来,而是选择了等待。




  这么说,他一直都知道我在哪里,在干什么?

  朱妍回想起过去那些日子。在最初的六个月,她每天忙着学习,适应新公司,然后有一段时间就是天天喝酒。大约有近三年的时间,她把所有的精力和时间都放在了工作和布艺上。后来,当初借维英的钱也已经还清,手里有了些积蓄,她就决定回国了。在这三年六个月的时间里,俊奎会是什么时候开始进入自己的生活的呢?既然他和崔会长认识,那么,有关自己的一切,一定都是崔会长告诉他的了?

  离开俊奎的公司,朱妍直接回了自己的家。虽然很多事情,她还是没想明白,但看样子或许他确实对自己还有一些留恋。想到自己当初去美国的时候,他就曾经和自己的妈妈打过电话,所以这次自己回来,他多半也已经告诉父母了。

  一想到自己的父母,朱妍轻轻地叹了口气。当三年六个月没有见面的女儿重新站在面前,父亲很生气,不住地咳嗽,而妈妈,就只是抹眼泪。除了在机场里的那通电话,还有就是到美国后打过一次电话,在后来的三年六个月里,几乎就再也没有联络。朱妍只是想专心地重新开始生活,所以故意没有和家里联系。因为每次打电话,妈妈都一定会哭,朱妍不想因此给自己太大的压力。而且,每一次,妈妈说得最多的就是要她回来找俊奎。

  在机场的那次通话中,只好明确地告诉妈妈,她已经流产了,和俊奎的婚事也已经取消,又简单地说了一下自己的新工作需要出国的情况。听筒那边,爸爸大呼小叫地要她马上回去,而妈妈也一直哭个不停。朱妍的心里一阵酸楚,她知道,那是爸爸妈妈对自己的真心关爱,可是,她还是抑制着内心的难过,努力用轻松的声音说,她必须要抓住这个难得的机会,不能让她的人生继续糟下去。

  “你不说是难得机会吗?还没做出惊天动地的事业,怎么就跑回来了?”

  “呵呵……因为我觉得,哪里都不如家里好呀。”

  面对爸爸的诘问,朱妍调皮地回答说。

  “既然知道,这么长时间,竟然一次都不回来看我们……还有,姜姑爷说什么没有?”

  “什么?您说谁?”

  朱妍不懂,为什么妈妈到现在还把俊奎叫做姜姑爷。在她出国之前,就已经和妈妈把事情都说清楚了呀。

  “什么谁?姜姑爷呀。就是几乎四年如一日,一心等着你回来的姜姑爷呀。”

  “妈妈,我和他很久以前就分手了。现在他和我已经没有任何关系。所以,您不要再那么叫他。虽然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到现在都还没有结婚,不过,不管他怎么样,都跟我没关系。”

  “你这是什么话?不管是过节,还是你爸爸或者我的生日,他都会带着礼物来拜见,你怎么能这么对待人家呢?”

  朱妍的话让她的父母都很不高兴。而朱妍听到俊奎的这些举动,更加是不能理解,甚至对父母竟然同意他的到来也同样感觉不解。

  “他到底在干什么?他想把我们家怎么样?”

  “你不知道你为什么这样吗?这个世界上,一个条件那么好的男人拖着不肯结婚,就为了痴心等待一个女人。有好几次,我让他立刻去找你把你带回来,而姜姑爷就光是笑,说要等着你自己回来。老天爷呀,现在竟然还有他这样的男人。”

  朱妍觉得自己好像快要崩溃了。她为了忘记一切,为了重新开始生活,远走他乡,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生活了三年六个月,可如今她回来,却发现,原来一切都没有改变,仍然保持着她离开之前的样子,自己还是俊奎的未婚妻,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我该怎么办?朱妍在心里问着自己。

  “那个人在骗你们罢了,我们现在真的没有任何关系,这么长时间里,我跟他甚至连个电话也没打过。”

  “那是因为你太狠心了,怎么能连个电话也不打呢?我们都希望你们能够结婚。”

  “求求你们不要再这么说了!”

  爸爸妈妈这一连串的催促,让朱妍终于忍不住地大叫出来。要是在以前,这种事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可现在,宠爱自己的父母竟然为了那个家伙,把所有的错都扣在自己的头上。他们怎么能够不相信自己的女儿,却坚决地要站在俊奎那边呢?

  “你,你这个丫头,你在美国这么久,就学会了对自己年老的父母大喊大叫吗?真是太不像话了,你是不是就不想要这个家,想要一个人出去单过?”

  终于,朱妍回国后与父母的第一次见面,就这么不欢而散地收场。

  哔———

  朱妍一回到家,就先打开电话的自动应答机,然后开始换衣服。虽然在美国生活的时间并不算长,不过只有三年六个月而已,不过,她的生活却受到了很多影响。每天晚上,回到空无一人的公寓,第一件事总是先打开电话的自动应答机,听听有些什么人的声音:

  也许……也许……

  或许是因为在心里对那个男人还有着一点眷恋,总是在期待着能有来自于他的只言片语,一直到一年前,她终于觉得自己已经能够忘掉一切,所以决定合同一到期,就马上回韩国。而今天又遇到了他。就算所有表面的东西都改变了,可对于他的那份感情,却依然停留在她心里的某个地方。不过,让朱妍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他没有结婚,为什么三年六个月后自


己回来,两个人竟然还是三年六个月前的那种关系,即将结婚的男女。她很想直接去问俊奎,但却又不知该如何面对他。

  自动应答机中传出一个熟悉的声音:

  “是我,你到了吧?打电话给我?”

  崔维英……朱妍的脸上露出了愉快的微笑。现在自己已经回到了家人身边,可维英仍然还是那么担心自己,简直就像只老母鸡似的,总是不知疲倦地用翅膀护卫着小鸡。

  朱妍来到窗前,一边喝茶,一边欣赏着汉城的夜景,这景色与三年六个月前似乎没有任何改变,现在,在美国的那段生活反而让朱妍觉得很遥远。其实,维英一家在机场送别自己,不过才是两天前的事情,但却好像已经过了几年似的。

  现在,朱妍必须要好好地为自己打算一下将来了。因为在回国之前就已经有了想法,所以只要再确定一下具体的操作步骤就可以了。她把自己的方向定在了布艺制作上,在美国那些寂寞的日子里,布艺制作带给了她许多温暖。还记得第一次看到布艺作品的时候,就让她回想起中学时代的手工课,而且立刻让她产生了一种很想回家的冲动。后来,她就利用几乎所有的空闲时间来学习布艺制作,而且还取得了教学资格证书。她当时的打算就是,以后即使没有了维英的帮助,她也可以依靠自己的力量生活下去。所以,虽然每天在公司已经很忙,不过,每天下班以后,她还是会坚持做上几个小时的针线。

  回国之前,崔会长还曾经对她说,在美国的工作经验一定会对她在韩国的工作有很大帮助,而且还执意要给她介绍一家公司。当然,现在看来,这一切都是某个人的有意安排。不过不管怎么样,其实朱妍根本就没打算再去过那种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生活,她的计划是回国后开一家专门的手工布艺店。有了这个决定以后,她就把那段时间自己的作品都整理出来,准备带回国,在她的行李里,衣服和其他行李只有很少一些,反而是这些东西占了大半。

  其实回国的时候,她心里想得最多的还是俊奎,虽然她一直在跟自己说,过去的一切都已经结束了,但感情的事,却往往是自己所不能控制的。

  如果孩子没有流产,不知道现在会是什么样子?

  她曾经几百次,几千次,甚至几万次地这样想过。对于时至今日,自己的感情仍不能整理清楚,朱妍也觉得非常痛苦,但既然已经决定回来,也就只能硬着头皮去面对这些问题,她本来的打算是,回来之后,要尽快把这件事情处理清楚,一定要尽快,因为她要开始一段新的人生……可是,她回来了,俊奎也见了,事情却没有按照预想的那样发展。她很想干干净净地忘记俊奎,连同以前与他的所有事情,可是,事实却表明,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不仅如此,时间反而好像完全回到了从前,而且,从善淑那里听到的事情让朱妍的心里更加混乱。

  她需要工作,而且一定要是繁重的工作,这样,她就可以把全部精力都投入到工作中,也就没有时间再想其他。她准备立刻开始找店址,虽然旅行的疲劳还没有完全消失,不过她不能就这么天天呆坐在家里抹眼泪。不能再把时间消磨在一些已经成为了过去的事情,时间太宝贵了……

  俊奎站在朱妍所住公寓的停车场里,一直在看着一个窗户,他想,那应该是她的卧室。俊奎大约一个小时以前就来了,但却没有勇气上楼去找她。他没有勇气对朱妍说,让她忘了自己曾经带给她的伤害,而重新回到自己的身边。他只能是徘徊在她的楼下,一根接一根地抽烟。

  如果和朱妍结了婚,她也会像其他妻子那样要求我戒烟吗?

  想到电视剧里经常出现的老套场面,俊奎不禁笑了,可是,无论是多么老套的情节,只要是和朱妍在一起,他都会感到幸福。人有时候就是这么幼稚。

  只要她能接受我……只要她能原谅我过去所犯的错……

  朱妍房间的灯灭了,好像也一起熄灭了俊奎心底的小小希望。她今天又是一个人工作到很晚才回来,独自吃了晚饭,独自睡觉。俊奎就像个私家侦探一样,不安地徘徊在朱妍身边,关注她的所有行动。俊奎在等待一个机会,等待一个可以向朱妍走过去的宝贵机会。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俊奎每天都对自己重复着这句话。他深怕任何一个不当的举动都会再次让朱妍离开自己的视线。可是,他觉得自己已经越来越没有信心,他真想立刻就把朱妍拥在自己的怀里,他甚至希望朱妍生一场病,这样自己就有机会可以走近她了。

  那天,朱妍去找过自己以后,俊奎就接到了朱妍妈妈的电话。知道了听说自己还在等她结婚的消息后朱妍的反应。他当时以为,朱妍一定会立刻来找自己质问究竟,所以一直在等她。可是,很奇怪,朱妍那边竟然没有任何反应,就好像什么事也没发生一样。

情非得已[作者:韩·金辉庆]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
情非得已[作者:韩·金辉庆]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