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天空中会有我的痕迹
 
· 香水
· 百合爱情
· 女神(亦舒短篇小说)
· 酒保[亦舒短篇小说]
· 想像[亦舒短篇小说]
· 暑假[亦舒短篇小说]
· 赌注[亦舒短篇小说]
· 预言[亦舒短篇小说]
· 迷信[亦舒短篇小说]
· 异能[亦舒短篇小说]
· 借人[亦舒短篇小说]
· 憧憬[亦舒短篇小说]
 
· 济南美食大全
· 管理三十六计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天空中会有我的痕迹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天空 2005-11-6

 
  那一年,我5岁。

  那是一个灿烂的夏日,天空蓝得那么透明,气温热得那么彻底,连阳光也那么刺眼。


  小时候我住在一个大大的四合院里,矮矮的屋顶,昏黄班驳的墙壁,模糊的窗玻璃,就那样围成了一个院子。每天,我都会趴在窗边,看着阿姨们和妈妈奶奶一起讨论生活经,看着院子里的男孩子们跑来跑去,欢快地玩耍。等爸爸回来了,他总会给我带上点什么意外的礼物,就算是一朵花,一块小石头。

  我是他们唯一的女儿。也是这个四合院唯一一个梳着两条小辫子的女孩子。

  每天的每天,我都是这么平淡的过,因为满院子的男孩都不愿意带上一个碍手碍脚的小尾巴。但是我满足于这样的生活,即使每天我的节目都是靠在窗边看着四合院的一切。


  直到有一天,我在窗边练钢琴,忽然看见一只白乎乎的三角形的物体飞过窗外的天空。好奇的我,立刻趴到了窗前。

  “哇……”我惊叹出声。满满整个院子的上空都飞满了那些三角形,它们是那么轻,那么轻,忽悠悠地在风中滑翔,像自由快乐的精灵,任意地在天空流下它们的痕迹……

  我拉住了一个正玩得起劲的男孩,指着那漫天的“精灵”问他:“这些是什么呀?”

  “纸飞机呗!”男孩搪塞了一句,又迫不及待地跑开了。

  “纸飞机……”我呢喃道。总是看见那些轰隆隆的飞机笨重地飞过云间,一点都不觉得它们有现在眼前的这些纸飞机轻灵。


  我抖抖白色连衣裙上的灰尘,跑出房间。仰起头看着那些纸飞机在我的头顶划过,那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快乐,我笑了。我第一次切身体会到什么是“自由自在”。

  我向奶奶要了一张白纸,也想学怎么折这些纸飞机。


  院子的中央有一棵高大的榕树,没有一个男孩愿意教我,我便坐在树下,得意洋洋地觉得凭自己的聪明一定会推敲到怎么折。

  可是来来回回,反反复复地把手里的白纸摆弄了好多遍,直到纸都变得鼓囔囔的了,我也不知道这些飞机是怎样用纸折出来的。

  我抱住了双膝,眼鼻一酸,就有两行滚烫的液体顺着脸颊流了下来。


  一只手伸到了我面前,我抬起头,看见一个满脸灿烂笑容犹如阳光的帅气男孩正看着我。

  那个男孩,就是他。

  “你不会折是不是?来,擦干眼泪,我教你啊!”他把我从地上拉起来,仍是笑吟吟地说。泪眼模糊的我依稀看得见他和善宠溺的目光。

  我用手背擦掉了眼泪,向他露出一个感谢的笑靥:“嗯!”


  他比我大两岁,是趁着暑假来这里探望外婆的。这些神奇的纸飞机,都是他教院子里的每个人折的。

  我不用十分钟时光就学会怎样折纸飞机,他这时就会拼命赞我聪明,然后亲切地揉揉我的辫子。

  我并不像面对其他陌生人一样羞怯,倒是自豪地向他仰起了下巴。好像我们早就认识似的,他对我,我对他都是那么亲昵,一点都不像刚刚才认识的。

  从此,他走进了我的生活,在我简单得就如白纸的童年画上了一笔又一笔,绚丽的彩色。他的性情就像蓝天一样透明,他的笑容就像阳光一样刺眼,感染了从来就孤僻文静的我。现在,我也懂得开开玩笑,懂得在饭桌上讲他早上讲给我听的笑话,然后夸张地哈哈大笑。


  今天,我们和院子里的小孩玩追捕游戏,他和我是“犯人”,其他“警察”就纷纷都来抓我们。于是他拉着我的手在院子里奔跑着,我们一声声地笑着,跑得直到两人都躺在地上,累得跑不动了为止。

  我毫无忌讳地躺在他身上,鼻间充斥着从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味,舒服得甚至就那样睡在了他古铜色的后背上。最后,他毫不费力地把我背回了家。


  今天,我和他去荡秋千,他帮我推,我就安心地坐在板架上摇晃着双腿。

  忽然,我抓不稳而径直从秋千上飞出去,我原本以为一定摔了个头破血流,惶恐地大叫着。但是预料的疼痛没有到来,睁开眼睛却发现,他垫在我的身下,膝盖和手肘都流血了。

  我用身上的手帕为他擦拭着流出的鲜血,听着他的安慰我却忍不住哭了起来。因为,他是为了我而受的伤。

  那以后,他的手臂留下了一个显眼的伤疤,他总是自得其意地对我说这是男子汉的象征,然后我就会笑,忘记了对他的内疚。

  …………

  今天,他说暑假就要结束了,明天他要回去他的城市读书了,我们坐在大榕树下,空气少了往常的轻松,多了几缕不舍。

  他送给我一个漂亮的戒指,有一只亮白色的纸飞机装饰,刚刚好能套在当时我的左手无名指上。他说他一定会回来,为了我,他一定会回来。

  我笑了,感觉到一种暖暖的感觉。这种感觉使我最终都没有哭。因为他从不骗我,他一定会回来!


  那晚,我戴着戒指睡着后,梦见他骑着一匹白马来迎接我,我穿着长长的裙子,提着裙脚奔向他。我是童话里的公主,他就是王子。我睡得很甜,梦里我笑出了声。

  飞机轰隆隆笨重地在蔚蓝的天空划出一道直线,渐渐飞远了。我攥着戒指和他临走前为我折的纸飞机,迎风微笑。

  儿时的快乐无忧已经过去许久,成长的过程中我仍然没有忘记他,没有忘记那属于我们的诺言,属于我们的童话。


  今年,新世纪的2002,我20岁,高考完毕后我报考了本市的大学。

  这是所有人都倍感遗憾的事,他们都认为成绩优异的我不应该留在这个不发达的城市。而我,却固执地留了下来。因为我要守住那个诺言,即使如果只是戏言,我也要等,要在这里与他重逢!我甚至还留着他最喜欢的长发,在记忆中留着他曾经跟我说过的每一句话


  “烦人!这已经是第10封了!”我一边缓慢地撕掉一封粉红色信封的信,一边厌恶地诅咒着。

  初进大学,原本以为一切都从新开始,不会再遭受中学那群白痴男生一样的穷追猛打,谁知大学更加猖狂,开学一星期来我已经收到了第十封所谓情书。若说中学是穷追猛打,那大学就是死气白赖!

  “谁让你如此国色天香呢,小女子羡慕都来不及,您居然在那边埋怨!老天啊,你怎可以如此不公!”丝毫听不出愤愤不平的语气,反而是嘲讽连连。出声者乃是我的室友损友加超级死党。

  我白了她一眼,眼光回到手里的小说身上,手习惯性的摸了摸胸前的坠子。


  他送我的戒指是小孩的尺寸,从我10岁那年开始便戴不下了,我满世界跑地找了一条色泽与戒指差不多的项链,把那枚记载着美好回忆的戒指挂在了胸前。

  他走后,这枚戒指就从来没有离开过我。

  他走后,我把那只独一无二的纸飞机罩着玻璃盖放在我心爱的钢琴上。


  “是啊,你有你的王子嘛。不过,都十多年没消息了,该不会人家把你忘了吧?”死党见我又在摸坠子,理智地说了这么一句。

  忘了我?“不会的,他说他会回来的!”我肯定地说,手心紧握住了戒指。


  今天放假,我独自一人出来游荡,不知不觉地,走到了小时候住的四合院那里。

  小巷和胡同依旧散发着令人回味的墙土味,阳光依旧和蔼地照在长满青苔的路面,院子里依旧有一群天真的孩子在疯狂地玩耍。只是没有人再玩纸飞机,只是当初的小孩已经长大,只是再也看不见一个小男孩拉着一个小女孩的手,欢快地丢着纸飞机。


  低头沉吟了一会,我心中又侵袭上那股莫名的哀伤。

  他现在在哪里?我抬起头,叹了一口气??那一年的天空就像今天的这么蓝。


  一只雪白的纸飞机掉落在我的脚边,我奇怪地捡起它,寻找着它的主人,想知道在这种年代还会有谁玩纸飞机。

  “对不起!”一个悦耳的男中音响起。

  咦?不是孩子,竟然还会玩这个?我越发感觉奇怪。


  我回头,看见一个高大的男生向我跑来。古铜色的皮肤,比阳光还要刺眼的笑容,还有右手手肘上那个显眼的粉红色伤疤……

  他?是他!我仿佛又回到了十几年前,那个手拉手玩飞机的日子。

  他变了,从帅气变得英挺潇洒,然而没有变的,是他那依然令我感觉到温暖的微笑。


  “对不……”他那一声道歉在来到我面前时嘎然而止,目光停在我的胸前,那枚挂在链子上的戒指上。“你是!”他的目光由疑惑立刻转为惊喜。

  我朝着他笑了,就像第一次见面时对他露出的那个笑容一样。

  他也笑了,仍是那么宠溺地看着我。

  重逢时我们没有任何语言的交流,只是那样默默地对视着,默默地互相微笑。我感觉到阳光从属于夏天的热辣辣变为了漫溢的温馨。


  那天之后我又在我就读的大学里遇到了他。原来他报考了在我的城市里的大学,他遵守了诺言,回来了,今年大三,建筑系。

  但是,在我遇到他的时候,他的身旁多了一个温婉的女生,他们是那样甜蜜,那个女生满脸都是羡煞旁人的幸福表情。

  我抬头对窘迫的他谅解地笑笑。

  现在,我要仰起头才看得见高我一个头的他,就像我们的关系一样,离得越来越远,要非常耗力地才能看见彼此的眼睛。

天空中会有我的痕迹

[ 1 2 ]
天空中会有我的痕迹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