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DD'S[亦舒短篇小说]
 
· 白绫衣[亦舒短篇小说]
· 入学记[亦舒短篇小说]
· 人名册[亦舒短篇小说]
· 让我们做朋友[亦舒短篇小
· 难以置信的真相[亦舒短篇
· 不知你还要不要听这种老故
· 恭喜[亦舒短篇小说]
· 潇潇雨[亦舒短篇小说]
· 孙太太[亦舒短篇小说]
· 姐妹俩[亦舒短篇小说]
· 母与女[亦舒短篇小说]
· 琉璃世界[亦舒短篇小说]
 
· 济南美食大全
· 管理三十六计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DD'S[亦舒短篇小说]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亦舒短篇小说 2005-11-6

 
作者:亦舒


相关主题链接:亦舒作品集 http://bbsmoon.com/page.asp?key=亦舒


选自亦舒短篇小说集《晚儿》

  这是一间新开的夜总会,叫弟弟斯。
  老上海恐怕都会颔首道:“呵,弟弟斯。”
  可是一坐下来,就知道两者之间大有分别,虽然沿用同一名字,性质首先不一样,旧弟弟斯是间咖啡馆,这一间,是夜总会。
  可是,刘宣仁宣真两兄妹,还是急急地把父母请来观光,并且兴奋地问:“象不象,象不象?”
  刘父只是笑笑,不想扫他们的兴。
  “爸,来,同妈妈跳个舞,”宣真把父亲拉出去。
  刘父问妻子:“还记得四步吗?”
  刘太太很幽默:“我试试看。”
  他俩下了舞池。
  刘先生见儿女不在附近,便发表意见,“瞎怀旧,乱来一通。”
  “是吗,”刘太太笑,“我倒觉得灯光装修有一丝半丝相似。”
  “差远了,”刘先生感喟,“时间过得真快。”
  刘太太赶紧给他接上去,“真不晓得当中这几十年是怎么过的。”
  一侧身,看到个穿红裙女孩子,正与男伴翩翩起舞,那娇俏的姿势,那银铃似笑声,都叫刘先生蓦然想起一个人来。
  那个人埋在他心底已有一段时候,真没想到,会在最没有防备的一刹那,被掀澄出来。
  他认识她的时候,还是小刘,刘志昌,而他妻子,当年的同学,人称小张,张笑芳。
  他的心微微牵动。
  那么多年的夫妻了,刘太太与丈夫心念相通,她循着他的目光看去,才瞥到红衫一角,已经心中有数,“呵,”她冲口而出,“朱曼曼。”
  刘先生一惊,回过神来。
  对,是象朱曼曼,所有穿红衣的娇艳的少女,都似他心底的朱曼曼。
  表面上不露出来,“你说什么?”
  他终于勉强与妻子跳完一只舞。
  刘太太看丈夫一眼,再也没讲话。
  回到座位,他对子女说:“喝了两杯香槟,竟有点头晕。”
  宣仁连忙说:“那么爸妈先回去休息吧。”
  刘太太自无异议,“你们也别玩得太晚。”
  回家途中,两夫妻不发一言。
  到了家,刘太太温和地对丈夫说:“小刘,早些休息。”
  这些年来,她都叫他小刘。
  曾几何时,岁月暗渡,小刘已变老刘。
  不过在回忆中,他还是年轻的,比此刻的宣仁还要小几岁。
  他,张笑芳、朱曼曼,还有沈仲明,都是同系同班同学。
  下了课,放假,有余钱便往弟弟斯喝咖啡。
  娇矜的大学生身分,尤其以曼曼家境最好,讲究穿同吃,是被纵坏的一群。
  弟弟斯是贵族化咖啡厅,刘志昌记得他最喜欢的背境音乐是天堂里的陌生人以及月色湾。
  同时下的年轻人没有什么分别,模模糊糊的有些抱负理想,隐隐约约地恋爱了。
  朱曼曼同沈仲明是一对。
  仲明高大、英俊、功课好、品格上佳,真是个好青年,又是位体育健将,也只有他,才配得起曼曼。
  而刘志昌与张笑芳又是一对。
  他们四个人时常结伴在一起约会。
  回忆到这里,思潮被打断,刘家一对子女笑谈着回来了。
  “噫,爸爸还没睡。”
  “这就睡了。”
  回到房内。只见笑芳早已熟睡,才沐过浴,身上有痱子粉或花露水香。
  刘志昌靠在另一张单人床上,半晌,笑芳转个身,朦胧问:“在想什么?”
  “往事。”
  笑芳靠起身子来,“你指曼曼。”
  “是,”夫妻俩感情好,没有什么不能向对方承认的,“这些年来,竟没有曼曼半丝消息。不知道她还在不在。”
  笑芳索性起床,“唉,见了面也认不出来。”
  “真的,她在我心目中,永远只有二十岁,我们最后见她的模样。我同你,会老,甚至宣仁宣真他们,也会老,只有曼曼不会老。”
  “睡吧,小刘,时间不早了。”
  “你呢,你又到什么地方去?”
  “我要同宣仁说几句话。”
  刘志昌靠床上,睡着了,一睁开眼睛,就发觉置身在弟弟斯。
  笑芳就坐在他旁边。
  曼曼在他对面。
  呵曼曼同他印象中一模一样,长鬈发,薄妆,红色白点衬衫,白色旗袍裙,半跟鞋。
  此刻的她,不知恁地,急躁不安,坐立不定,频频看腕上的一只浪琴手表。
  只听得笑芳说:“仲明快来了,你先喝口咖啡。”
  “不,你不知道他最近有多怪。”曼曼答:“一天到晚不知忙些什么,日日夜夜不见人影,我怀疑他另有女朋友。”
  笑芳一怔,连忙赔笑,“你疑心太大了。”
  可爱的笑芳,圆面孔,穿着藏青色水手服,比起曼曼,亳不逊色,却是另外一个味道了
  志昌听到这里,也连忙说:“曼曼,仲明不是那样的人。”
  曼曼气鼓鼓说:“今天,他若是又失约,我必不放过他。”
  笑芳抬起头,“来了,仲明来了。”
  是仲明,他手持网球拍,匆匆赶到,满额汗珠,顺手抄起曼曼面前的咖啡,一饮而尽,志昌注意到他的脸色惊疑不定,可是他掩饰得很好,一手拉起曼曼,与同伴们说:“我们要去看电影。”
  曼曼又嗔又喜,连忙跟着他走了。
  笑芳对志昌说:“仲明是有点不安。”
  志昌心中也有这个疙瘩:“他有心事。”
  “不会是第三者。”
  “不会,看样子,是一个比男女私情更大的事件。”
  笑芳收敛了笑容。
  她象是隐隐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故此脸色变得煞白。
  “小刘,小刘。”有人推他。
  刘志昌睁开眼睛,“笑芳。”他又回到自己家来。
  “你还没换睡衣哪。”笑芳嘀咕。
  “呵,是。”他讪笑。
  “做梦了?”
  “是。”
  “梦见朱曼曼?”
  “还有仲明,还有你、梦中我们都还年轻。”
  “实不相瞒,我也常梦见他俩。”笑芳唏嘘。
  刘志昌握住妻子的千,“我同你特别幸运。”
  笑芳淡淡地笑,“那是因为我与你胸无大志之故。”
  志昌低下头。
  他怎么能同沈仲明比。
  他抬起头,“还记得弟弟斯最后一次聚会吗?”
  笑芳点点头。
  四个人,圣诞夜,吃大菜。
  整夜沈仲明都神色不安,曼曼兴致极高,一直在说她打算在过了年与仲明订婚。
  笑芳左眼角一直跳动,传说这是不祥之兆。
  空气中有一股难言的紧张味道。
  刘志昌对妻子说:“那顿饭之后,谁也没再见过沉冲明。”
  传说就在当日深夜,他在宿舍被抓走,理由:参加不合法政冶活动。
  沈仲明失了踪。
  在当时,也不是什么稀奇的事,若干活跃的大学生时常有这样的遭遇。
  可是他们没想到事情会发生在这么近这么亲的人身上。
  精神最受打击的是曼曼。
  她想尽办法要营救沈仲明,但是得不到家长的支持。
  精明的朱家在那个时候已经看出时势不对,决定举家移民南迁,先在香港逗留一段时期,然后赴美国定居。
  曼曼坚决不肯走,她要等沈仲明的消息。
  “可怜。”笑芳忽然说。
  “睡吧。”刘志昌觉得非常非常疲倦。
  笑芳说:“早晓得,才不跟宣仁他们去那个新弟弟斯。”
  真是,勾起太多不愉快的回忆。
  那边,宣仁宣真两兄妹也还没睡。
  宣真说:“爸好象不欣赏弟弟斯。”
  “他大概觉得不象。”
  “爸青年时是苦学生,也许不常去那种地方。”
  宣真又说:“比起他们那一代,我们真幸福,一切都是现成的——当然,父母已经打下江山,留待我们享用。”
  “是呀,听母亲说,甫抵港时连电冰箱都属奢侈品,买不起,夏天怕牛油融化,只得浸在冷水里。”
  “不可思议。”
  “那时乘一次飞机,算是大事,人们一出国,简直少小离家老大回,那比今天,一年往三五次是常事。”
  “妈最能熬苦。”
  “堪称是克勤克俭,任劳任怨的好主妇。”
  “又有生产能力,她退休才四年。”宣真感喟,“真不知拿什么来同妈妈比。”
  笑芳没想到有人要同她比。
  青年时期她不算出色。
  学校里标致人儿多得是。
  一则她家境较差,二则上头好几个哥哥,家长重男轻女,从来没想过她会成才,自然也无暇栽培她心身,一贯将她踩在底下。
  乐观的笑芳习以为常,并不觉得那是生活中的缺憾,她至害怕的事,却是失去志昌。
  有那么一段时间,她几乎看着志昌自她怀抱中逐寸逐寸溜走。
  那才是她一生中最难熬的一段日子。
  笑芳记得沈仲明失踪不久,朱曼曼崩溃,变得颓丧不堪,她开始酗酒,最后,不知自何处取得一瓶安眠药,统统吞下胃中。
  志昌一向是众人好朋友,闻讯赶去,在医院里,笑芳目睹痴迷的曼曼搂着志昌哭泣不已,她根本不知道他是谁,她一直叫“仲明,仲明”。
  那一段时间里,志昌天天与曼曼在一起。
  连志昌也迷惑了,这究竟是什么样的一种感情呢。
  他冷落了笑芳,搁置了学业。

DD'S[亦舒短篇小说]

[ 1 2 ]
DD'S[亦舒短篇小说]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