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爱情之死亡[亦舒短篇小说]
 
· 薇薇的婚事[亦舒短篇小说
· 卡萨诺瓦丈夫[亦舒短篇小
· 珍宝[亦舒短篇小说]
· 华厦[亦舒短篇小说]
· 安排[亦舒短篇小说]
· 人选[亦舒短篇小说]
· 盟约[亦舒短篇小说]
· 星探[亦舒短篇小说]
· 等待[亦舒短篇小说]
· 追求[亦舒短篇小说]
· 婚礼[亦舒短篇小说]
· 告诉我[亦舒短篇小说]
 
· 济南美食大全
· 管理三十六计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爱情之死亡[亦舒短篇小说]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亦舒短篇小说 2005-11-6

 
作者:亦舒


相关主题链接:亦舒作品集 http://bbsmoon.com/page.asp?key=亦舒


选自亦舒短篇小说集《回南天》


  我与史理光在一起的过程,是颇为轰烈的。
  他结婚十五年,有子有女,在认识短短的六个月期间,便决定与妻子离婚,走到我家来。
  当时“舆论”颇为震惊,而我则被胜利冲昏─头脑,只觉得自己是全世界魅力最惊人的女人:看,一个男人为我抛妻离子,不顾一切地追求我了。
  一半也为了感动,便挺着胸膛,丝毫不理会家人亲友的劝点,毅然地与理光同居。
  高潮过后,人们的嘴巴停止议论纷纷,目光也不是那么讶异,自己的一颗心平静下来,便发觉史理光并不是我想要的男人。
  不错,他外型很好,长得也潇洒,在局里担任工程师,职业高贵,但是……下了班他就在家里坐着,并且不愿意出外交际应酬,喜欢喝一点酒,专挑我那瓶不知年拔兰地,不到三个月就把存货喝得一干二净,我不是心疼钱,而是现在买也买不到这种酒,原来是存着在过节时应酬朋友的……这许多细节在一年内便惹得我眉头频皱。
  结婚久了,他不大注意仪容,开始与我在一起时,他也提起过劲,买过一两条新领带,随后便放弃,回到我的公寓便纽开电视看新闻。
  他自己十五年来采下的产业全付交下给妻儿,赤身跑到我这里来,扬言“我整个人都交给你了”,我不久便发觉这是一个大包袱,只好容忍下来。
  理光对于我们的将来没有计划。
  薪水他自己用一半,另一半交回家做赡养费,再也没有余力做其他的事,现在我开车接送他上下班,我是一个痛苦的胜利者。
  但又怎么埋怨呢?毕竟他的牺牲比我大呀。
  有时候还得买了蛋糕招呼他的儿女。每隔两个星期,他便把他们带回来小坐,省得满街跑,乱花钱。
  连我都讥笑自己太会做人了,我到底在扮演一个什么角色呢?
  侧闻连史太太都诧异的跟人说:“这样没名没份,而且还得贴着理光,真难为她。”
  我只觉自己是只大羊牯,骑虎难下。
  史氏夫妇自幼儿出生后,根本没有太大的交通,平时各干各的。
  史太太跟人合股开一间装修公司,很多时候坐在店里,孩子交佣人带,假期约了朋友搓麻将,与丈夫格格不入,因此交理光提出离婚的要求时,她也很爽快的答应。
  自然史太太觉得她没有面子,也仅止于此。
  离婚后她找到男朋友,是一个承造商,孩子们早已大学毕业,没有负担,环境要比我与理光好得多。
  我更有种上当的感觉,身为“第三者”,背着破坏人家庭幸福的罪名,自然要看到人家惨兮兮的才甘心。没想到会有这样滑稽的结局。
  我冷眼旁观理光,说他深沉呢,也不见得,但是一个人活到这个年纪,自然也很会得掩饰自己,我很难猜测他心里想些什么,大抵想是想的,见没有解决的办法,也就搁在一边。
  有时候我问自己:“伊娃,你打算就如此与史理光过一辈子?”
  心里也隐隐觉得无此可能,因此反而对理光加倍纵容起来,下了班来不及的回来陪他,周末老板要我开工,便板起面孔,有种慷慨就义的感觉。
  我跟自己说:伊娃,你都廿八岁了,还有多少个青春?这样杷下去,要到几时?
  理光喝了两杯,也会同我说:“你若离开我,我就完了,天地再大,也没有地方容我,我的妻子早找到情人,所以你若抛弃我,我与你同归于尽。”
  我当作笑话来听,如今谁还肯为谁赔上性命,没有这样的道理,不过理光的确为我牺牲了许多而我,我除─赔上青春,还有名誉。如果离开理光,我也很难会找到更好的男伴。
  我苦笑。我们两个人真是耙上了。
  话虽如此,只要不大去想它,生活大致上还是过得去的,圣诞节我们哪儿都不去的,买了新鲜的蔬菜肉类做火锅吃,对我来说,未尝不是新风味,往年穿插在各个大型派对中,被众男搂搂抱抱喝得大醉,几个晚上连续般闹,也不见得快乐。
  我想休息。
  做工做得久了,连续不断的十多年,真想休假一整年,好好休息一下,恢复元气,当然,如果环境允许,我也希望可以藉此机会生一个孩子。
  我并不仇视理光的孩子,神话中后母丑恶的嘴脸不复存在,我比较喜欢他的儿子,小男孩傻里傻气的才七岁,根本不知道父母已经离异,因此视我如一个好客的阿姨,一进门便问:“冰淇淋呢?花生米呢?上次玩的怪兽游戏呢?”
  他的女儿已有十二岁,难缠得多,有意无意之间,尚会讽刺我几句,她父亲斥责她,她也不在乎。
  理光的口头禅是:“这小孩,长得跟她母亲一模一样,小家子气。”
  我反而善这小女孩不值。她的态度是正常的,她需要容忍。
  有时候我们也交谈,小女孩会问我:“你会嫁我爸爸?”
  我很感慨的说:“我不知道。”
  她讶异的问:“你不是急着要嫁人吗?”
  我也不知道如何回答她才好。
  最近因为开了职,不但工作烦忙,应酬也非常多,时常在下了班还要与同事晚饭打牌,把理光一个人扔在家中,开头不习惯,老忘了家中有个人,非常的歉意,后来就觉得不便,既然挂住工作,又得照顾“家人”。
  理光曾经向我抱怨:“这层公寓,以你为灵魂,不知怎地,你一离开,我简直就不下去,非得出去喝杯东西不可。”
  我老笑他不甘寂寞。
  理光的命根也并不是我。
  他爱他的儿子。
  那小男孩得到他全部的宠爱。
  理光跟我说:“弟弟长得跟我小时候一模一样。”
  “啊,你尚有自恋狂呢。”我取笑他。
  “不不,我只是讶异于造物主的奇妙,我有时候想:即使我本人死亡,我的精神不灭,因为我儿子的体内流着我的血液。”
  “得了哲学家。”
  小男孩对我很友善,无异地长得似理光,连皱眉头,耸鼻子这小动作都一模一样,一定是受了遗传因子的控制,上帝连这样的细节都照顾到了,真正奇妙,理光说得对,我们也开始明白到人们为什么要含辛茹苦地养育下一代。
  理光说:“你爱弟弟,我也很感动。”
  “看在像你的份上。”我微笑。
  到现在他还说这样客气的话。
  我与史家唯一不交好的人便是史太太。
  虽然她与理光早已分居,但我不知道她本人叫什么名字,也不甘心问,人家叫她史太太,我也叫她史太太。
  她是一个非常小器的女人,一点点的事斤斤计较,家里一只冰箱坏了都闹一场。
  她打电话叫理光听,总说:“弟弟有事找他。”
  我忍不住说:“你要见他就说你要见他好了,不必说是孩子要见他。”
  史太太苦无其事般笑:“那还不是一样,孩子是我生的。”
  “哪个女人不会生孩子?”我不服气。
  “不见得啊,凌小姐,现在的女人,爱得死去活来是一件事,你让她为男人生孩子,又是另外一件事,凌小姐,是不是?”
  我哑口无言,真的,我为理光牺牲了这么多!但是“生孩子”始终是说说而已,只算是闲聊的话题之一。你真让我大起肚子来,我可没这个胆子,我哪来的时间养宝宝?公司说不定什么时候派我到欧美去,我略为退缩,这种机会就一去不再,生孩子的女人多,事业有成的女人少,鱼与熊掌如可兼得,那当然好,如不能够两全其美的话,也只好自私一点,顾了自己再说。
  养孩子是不必提了,女人在怀孕时是最痛苦最丑陋的,整个人都浮肿,行动不便,而且危险……
  理光问:“你跟她说什么?问她到底有什么事便罢了。”
  “到底有什么事?”我问。
  “冰箱坏了,你叫理光来看看。”
  理光说:“我不是修理师傅。”
  我气道:“别把我夹在中央。”
  理光把话筒接过来说:“我明天下了班来。”说完便摔电话。
  我愕然问:“你会修?”
  “修我是不会,我会叫人来修!她不外是想我在场付修理费罢了。”
  连这种钱都要省。
  理光怔怔的说:“如果她再婚的话,我们就搬回大房子住,我的孩子不做拖油瓶。”
  他担心的事也真多,我不敢告诉他,我并没有打算跟他回家把这两个孩子养育成人。不错,我喜欢他们,但……我耸耸肩,不去想这个问题。
  我是越来越懂得保护自己了。
  那天理光回来,我正在洗头。
  他先挑剔我:“好端端一把头发,熨得这么卷曲,有什么好?”
  我扬起一条眉:“怎么?什么事?回一趟家就合我不入眼了?”
  “你猜那女人说什么?”理光气鼓鼓坐下。
  “什么女人?”我笑,“你是指你的前妻?”
  “她说你再也不会跟我的,你在外头玩惯了,因此想换口味,所以与我同居。”
  “于是你相信了?”我用梳子梳通头发。
  “不,我不相信。”他用手获我的头发,“我早已知道我看不住你。”
  我怔住。转头看他。
  “我不是蠢人,”理光低下头,“我凭什么叫你留一辈子?现在还有谁是罗曼蒂克的傻子?我也不能太奢望。”他握紧我的手。
  我笑,“将来的事,谁知道呢?”
  理光说:“与你在一起,无论时间长短,我也是愿意的。”
  我不出声。
  他强颜欢笑,“来看弟弟送你什么。”
  “弟弟送礼物给我?”我也乐得转变话题。
  他喜孜孜取出一张卡片,上面画看很幼稚的一朵花与一只小狗,以及一个小男孩像,太可爱了,那小孩子嘴里指看一句歪歪斜斜的大字:“阿姨生辰快乐。”
  我很喜欢这件礼物,将卡片放在当眼的地方。
  连我自己都几乎忘了生日。
  理光说:“伊娃,你有时间的话,也不妨想想,我虽然穷些,疲赖些,但到底我是爱你的,而且我给你自由,你嫁了别的公子哥儿,光鲜是光鲜,可是他未必体贴你。”
  我愕然,“你在说什么?”
  他笑笑,“祝你生辰快乐!伊娃,我没有什么好东西送给你。”
  “你知我不在乎这些。”我说。
  “我并不能因此轻视你。”他低下头。
  气氛太沉重,我第一次词穷。
  “伊娃,老老实实,你们公司是否想将你送到英国去受训九个月?”
  “说是这么说。”
  “你是在伦敦念书的,最佳人选。”
  “咦,彷佛你要努力把我送走呢。”我笑。
  “回来后你又可以高升了。”
  “承你贵言。”
  “伊娃,其实你现在的薪水也已经够用。”
  我说:“我节省而已,钱又有谁嫌多呢。”
  “你是不会放弃这个机会的了?”
  “言之过早。”我说:“事情临到头再算。”
  “你心里恐怕已经有了主意了吧。”
  我说:“理光,别逼我。”我按住他的手。
  他叹口气,不响了。
  我斟出酒,“来,预祝我生辰快乐。”
  电话铃响,我去接听。
  又是史太太。她声音很急促,“快,弟弟有事,叫理光来。”
  “什么事?”我没好气的问:“冷气机坏?”
  “别搅了好不好?”她尖声说:“弟弟发高烧,要送医院。”
  “什么?”理光接过话筒:“我马上来。”
  他抓起外套。
  “我跟你去!”
  他犹豫一刻,“好。”拉住我出去。

爱情之死亡[亦舒短篇小说]

[ 1 2 ]
爱情之死亡[亦舒短篇小说]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