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书呆子会所[亦舒短篇小说]
 
· 紧些,再紧些[亦舒短篇小
· 那个女人好凶[亦舒短篇小
· 每个人都爱芝芝[亦舒短篇
· 分手[亦舒短篇小说]
· 黑店[亦舒短篇小说]
· 盼望[亦舒短篇小说]
· 呼召[亦舒短篇小说]
· 审判[亦舒短篇小说]
· 变形记[亦舒短篇小说]
· 月亮背面[亦舒短篇小说]
· 他在这里[亦舒短篇小说]
· 一本小说[亦舒短篇小说]
 
· 济南美食大全
· 管理三十六计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书呆子会所[亦舒短篇小说]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亦舒短篇小说 2005-11-6

 
作者:亦舒


相关主题链接:亦舒作品集 http://bbsmoon.com/page.asp?key=亦舒


选自亦舒短篇小说集《紧些再紧些》

  毕业后,陈家力在一家电脑公司里做了两年,老板正要升他,他已决定辞职创业。
  他的公司,叫书呆子会所。
  自小长辈喜叫他书呆子,今日正好用得上。
  一共五位同事,租了一间中型货仓做办公室,志同道合,几乎睡在公司里。
  只有任志长有家室。
  任大嫂来看过,惊道:“你们四个还都是王老五?”
  不错,但全有要好女友,真正单身汉,只有陈家力。
  书呆子会所主要工作是帮大中小型公司修理电脑。
  你别看那些行政人员每人一具电脑,按键如飞,一旦出了什么小毛病,全体束手无策。
  书呆子这时派上用场,廿四小时服务,晚上六时后收费加倍。
  生意滔滔,根本不用刊登广告,一传十、十传百,因为可靠、诚实、快捷、妥当,这五人组非常受欢迎。
  不消一年,公司已赚得一笔利润,他们决定旅行庆祝。
  陈家力说:“我来驻守大本营好了。”
  “不,家力,一起去。”
  “公司没人不行,我对坐邮轮没有兴趣。”
  “那么,拜托了。”
  货仓静了下来。
  可是陈家力更加开心,如鱼得水,每日工作十二小时,累了,拉出折床,睡一觉,起来再做。
  这份工作有极大满足感,他每次提着修理箱走进大机构,高级行政人员都象看到救星一般。
  他们满头大汗,手足无措。
  ——“整份报告卡在电脑里,下午开会要用,请帮忙。”
  ——“所有资料都无法取出,黑暗一片,怎么办好。”
  ——“电脑不如人脑,可惜这一代已不懂用人脑。”
  ——“病毒入侵,我们全公司瘫痪。”
  陈家力是他们的恩人。
  “书呆子来了”,大家松口气。
  名号就是这样打响的。
  最好笑有一次,金星公司十万分火急打电话把他叫了去。
  一位状若能干精明的女士正在顿足,“荧幕像宇宙黑洞一般。”
  家力一看,果然如此。
  他也莫名其妙,然后,一低头,忽然看见电脑的插头松了出来,掉在一边。
  没有电,怎么操作?
  他轻轻蹲下,把插头插上,电脑又恢复功能。
  那位女士的面色好比霓虹灯,忽尔白,忽尔红,煞是好看。
  陈家力强忍着笑,一本正经说:“没事,修好了。”
  有时,他也提供免费服务。
  一家郊外小学总共只有两台电脑,机器坏了,他赶去修理,工作了一小时。
  看得出人家经费有限,当年轻的副校长问他费用若干的时候,他说:“十元。”
  当然也帮亲友修理电脑,一边做一边教。
  对于陈家力的品格修养,真是有口皆碑,但是他仍然没有女朋友。
  他不属于任何社交圈子。
  凡是有人要替他介绍女伴,他立即退避三舍,这样洁身自爱,实属少有。
  趁所有的同伴度假去,陈家力享受孤独,每夜,读完一本好书才入睡。
  什么,看书,不是看电脑荧幕?
  正是,书本不是任何先进科技可以替代。
  陈家力最近在重温莎士比亚四大悲剧,读到奥菲利亚为汉姆列特精神失常,溺毙溪涧,不禁潸然泪下。
  就在这时,电话铃响了。
  “书呆子会所。”
  一个女子声音:“我的电脑坏了,请你们立刻派人来修理。”
  陈家力看一看手表,深夜十二时。
  “是公司还是私人?”
  “宁静路三号。”
  呵是住宅区。
  陈家力说:“可以等到明早九时吗?早上收费会便宜得多。”
  “不,请马上来,费用照付好了。”
  “三十分钟后到。”
  这样急,什么道理?
  陈家力放下书本,换好衣服出门去。
  他准时到达,在宁静路三号前按铃。
  应门的是一个少女,短发圆脸,大眼睛。
  她十分忧虑,“请进来。”
  小洋房里好象只有她一个人。
  走进书房,少女指指一架私人小型膝上电脑。
  陈家力倒抽一口冷气,这简直是电脑残骸。
  它象是被人自三楼摔到地层,该烂的地方已全部烂掉。
  陈家力搔搔头,轻轻说:“不如另买一架新的吧。”
  少女一听,大惊失色,“不不,一定要修理好。”
  陈家力好气又好笑,既然如此宝贵,就该小心对待。
  “修无可修呢。”
  “可是,都说书呆子会所能起死回生。”
  “嗯—”陈家力拿起电脑看,“这样吧,里子全换过,再换面子。”
  少女哭丧着脸,“不不不,电脑里有很重要的讯息,请尽量保留。”
  “那么,让我取回公司细看。”
  “三天后一定要归还。”
  家力一怔,“好,修妥与否,我一定送回来。”
  他给她一张收条。
  “请问贵姓?”
  少女答:“我叫周秀山。”
  家力取过电脑告辞。。
  少女送他到门口,在黑暗中大眼睛闪闪生光。
  极标致的女孩子,但这种少不更事型并非陈家力那杯茶。
  他叮嘱她:“小心门户。”
  回到货仓,他把手提电脑放工作桌上。
  本来想第二天才开工,可是忍不住动手拆了开来。
  他对于电脑内部组织了如指掌,实在有天份,什么是什么,一清二楚,一下子把记忆部份拆下来放一边,再迅速修补其它零件。
  壳子烂得一塌糊涂,字盘不值得花时间修理,配上同款的也就是了。
  这部三年前出产的手提电脑有何出奇?物主为何要花金钱修理?
  他把记忆零件放进自己的总电脑内。
  荧幕上出现“密码”字样。
  家力有密码总匙,难不倒他。
  可是,窥秘不是正当行为。
  不过,周秀山已把电脑交给他,当然由他全权处置。
  他需检查所有零件。
  一按钮,荧幕出现一行字:“这是我第一个长篇小说,C”家力大奇。
  原来是一部长篇小说的底稿,怪不得那样珍贵。
  C是谁?
  一定是周字的英文缩写,那大眼少女会写小说?真看不出来。
  家力接上打印机,决定把小说原稿印出来再说。
  他听过许多写作人把原著卡在电脑里报销的故事,真可惜。
  为什么不写一张印一张呢?
  累了,他揉揉眼,拉开折床,躺下去,进人梦乡。
  第二天,咖啡壶自动由时间掣开动,香气扑鼻,收音机响起来,陈家力睁开双眼。
  他伸一个懒腰,起床。
  电子邮件里有同事殷殷问候。
  ——“好吗,我们已到直布罗陀,希望你也在,任志长等人”。
  家力斟出咖啡喝一口,笑笑。
  他打开报纸看当日头条。
  忽然想起那部长篇小说。
  打印机由他亲自设计,接到复印机上,一式两份,已经订装妥当。
  相当厚,真是长篇,颇有份量。
  自然,一本小说的份量不是指纸张重量。
  本想放在一旁,但一眼已被第一句吸引住。
  “妈嫁那年,我才七岁”。
  什么?
  家力再读一遍:“妈嫁那年,我才七岁。”
  他的鼻梁中心,像是被人大力击中一拳,突然而至的酸痛使他落下泪来。
  他怔怔地跌坐在椅子上。
  这个C怎么会知道他的身世?
  不不,不可能,当然纯是巧合。
  他到卫生间用冷水洗一把脸,斟出一杯黑咖啡,双手颤抖,翻开原稿阅读。
  陈家力生母改嫁那年,他正好七岁。
  父亲病故才一年,后来,他知道是因为经济情况欠佳,母亲有她的苦衷。
  自此他变了哑巴,三天不说一句话,低着头,怕别人看到他倔强的眼神,静得象不存在一样。
  所以相安无事地生活到十一岁。
  然后,他要求寄宿读书,母亲马上答应,象是正中下怀。
  寄宿的头一年他长高了十公分,重了十公斤,脸色红棕,放了学留在操场上打球,功课也大大进步。
  别的同学想家想得流泪,他至为诧异,怎么可能,对他来讲,家是羞耻的牢笼。
  中学毕业之后他顺利考取奖学金升上大学,好几年没有回家。
  那不是他的家,父母,也不是他的父母。
  成年后的陈家力努力把不愉快的记忆在日常生活中隔除。
  他一直很成功,直至读到这部小说。
  主角的处境比他更苦,他在字里行间找到许多共鸣,眼眶好几次润湿。
  文字的魅力真正伟大,能叫一个成年男子落泪,谈何容易。
  年轻的C何来这种功力?
  电话铃响了。
  “书呆子会所。”
  “书呆子,我是周秀山,”声音焦急,“电脑修妥没有?”
  这么心急?说好三天交货呀,时限未到。
  “已经十二点了,有进展无?”
  不知不觉,好几个小时已经过去。
  家力答:“黄昏给你送来。”
  “喂,”那周秀山抗议:“什么叫黄昏、晨曦?说出一个正确、科学的时间可好?”
  “五点半左右。”
  “我在家等你。”电话啪一声挂断。
  小说是她写的吗?

书呆子会所[亦舒短篇小说]

[ 1 2 ]
书呆子会所[亦舒短篇小说]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