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历史故事]公主是怎样生
· 洛神赋[作者:曹植]
· 钟馗传:唐钟馗平鬼传
· 钟馗传:钟馗斩鬼传
· 女人看后会火冒三丈的十个
· 三言:醒世恒言
· 三言:喻世明言
· 小故事大启示
· 天鹅湖
· 小锡兵
· 乌龟飞天
· 公主的生日
 
· 济南美食大全
· 管理三十六计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源氏物语 2005-10-29

 
第五十二章 浮舟(二)

  不久太阳露出了脸,檐前晶莹剔透的冰柱,发出奇异的光彩。浮舟在光彩的辉映下,容颜显得更是艳丽多姿。匈亲王身着便服,行走十分轻捷。浮舟仅穿着微薄的睡衣,体态娇小玲珑,此时丰姿更使。当她觉察此身装扮,姿意不拘躺于一美男子怀中,不觉羞涩无比。但却不可躲藏。她身着五件白色家常内衣,袖口及衣据流露出的娇艳,倒较五色绚丽的盛妆更美。匈亲王凝视浮舟,欣喜不已,浮舟那种自然天成的美姿,他平素于二位夫人身上从未见过。侍从亦显丰姿绰约,楚楚动人,正立待于倒。浮舟想起此种行径,不仅为右近得知,如今侍从亦全看在眼里,颇觉难为情。匈亲王对侍从道:"你是何人?万不可将我名字告诉外人啊?"别庄管理人将时方视作主人,热切款待。时方与匈亲王的居处仅隔一扇拉门,他甚觉得意。管理人对他亦很客气,答话低声下气。时方见他不识亲王仅认主人,不由好笑,但并不向他言明。又叮嘱他道:"阴阳师占卜,我近几日身逢禁忌,京中亦不可留居,故到此处避凶。你万万不能让外人靠近。"于是匈亲王与浮舟毫无顾忌纵情欢娱了一天。可匈亲王忽又想到秦大将若来此处,浮舟定与他如此吧?不由炉火在胸。他便将餐大将如何宠幸二公主的事俱告于她,而绝口不谈意大将吟诵古歌"绣床铺只袖"深恋她的事。其居心叵测,可见一斑。时方派人送盥洗具及果物进来。匈亲王戏笑她道:"尊贵的客人,这下人差使是你干的吗?"侍从本是个情窦初开的少女,倾慕时方大夫,与他倾心晤谈,直至日暮。匈亲王眺望隔岸宇治山庄,那里有浮舟居所。但见积雪斑驳,云霞掩映处透出几枝树梢,远处雪山屏立,夕阳斜照,如明镜般熠熠发光。他便将昨夜途中险境-一讲与她。有意夸大,骇人听闻,遂吟诗道:

  "雪川深封马蹄迹,冰清隔断归车道。险道重路未曾迷,心魂却失君衫袖。"又取来粗劣的笔砚,信手戏书古歌"山城木幡里,原有马可通"之句。浮舟亦于纸上题诗一首:
  "漫天风狂飞舞雪,犹能凝冻作寒冰。只惜我身两无着,瞬息消促失踪影。"写毕又信手徐掉。匈亲王见到"两无着"三字,甚感不悦。浮舟料到伤了他的心,不免慌张,抬手将纸撕碎。匈亲王的丰姿本来令她倾慕,此时更深深感动了她。匈亲王又对她千般诉说,仪态优雅不能言尽。

  匈亲王临行时对京中人说仅出外避凶两口,此间便与浮舟从容纵欢,别无他虑。二人耳鬓厮磨,情爱渐深。右近留于宇治山庄,为给浮舟送各类衣物,只得编造借口。次日,浮舟将凌乱的秀发作了番整饰,换上颜色搭配得当的深紫色及红梅色衣装,风姿更显绰约,惹人怜爱。那侍从亦脱去昨日旧衣,穿了件华美照人的新装,愈加显得漂亮。匈亲王又戏将此新装给浮舟套上,将脸盆给她。心想:"若将她送与大公主当侍女,定受宠爱。大公主身边虽有众多出身高贵的侍女,但却无如此漂亮的容貌。"此日二人纵情媒戏,其动作放肆令人脸红。匈亲王搂了浮舟反复行愿,定要私下带她入京。且要浮舟起誓:"我在此期间,决不与秦大将相见。'提舟甚觉困窘,一言不发,竟淌下泪来,匈亲王见她如此模样,心想:"我在她面前,竟不能将那人忘怀!"不胜忧伤。此夜,他爱恨交织,时哭时诉,直至黎明。天幕刚启,便将浮舟带回宇治山庄,他仍亲自抱她上船,柔声说道:"你所关切的那人,对你总木会如此吧!你是否真的懂得我一片诚心?"浮舟想来亦是,点了点头。匈亲王心下方安,更觉她亲柔。右近打开边门,让他们进来。匈亲王留恋往返,不得木就此告别,心中空空,似犹未尽欢。

  匈亲王回到二条院。他甚感困顿,茶饭不思。不过几日,面色憔悴,身体清瘦,模样大变。皇上以下众亲故,忧心忡忡,每口皆有人前来探视,一时络绎不绝,给浮舟去的信,亦不能尽详。宇治山在那个不受欢迎的乳母,因回去照顾女儿分娩,此时已返回庄来。浮舟对她心存忌惮,展阅匈亲王的来信亦需谨慎。浮舟留居荒僻之地,一心指望秦大将照拂,能将她迎人京中。她母亲亦以此为荣,此事虽未公开,但蒸大格言以既出,则浮舟入京已为时不远。故她早物色好了侍女,挑了乖巧女童,-一送至山庄。浮舟初愿如此,故觉此乃意料中事。然而那狂热痴迷的句亲王,总是浮于眼际,他那哀婉的诉说时时撞击着耳鼓,使她昏昏欲睡。一闭上眼,他那仪姿神态便历历如在面前,令她十分恐慌。

  连日淫雨。匈亲王再度进山的愿望化为泡影,相思之苦愈加难熬。想起"慈亲束我如蚕茧,"他叹恨此身束缚太多。好让他作难!他便书了封长信给浮舟,内有诗道:

  "凝望山居云蔼阻,阴空长空悲我心。"虽是信笔写就,却笔法隽秀,颇富情趣。浮舟正值青春,性情浮泛,此封长长情书亦是缠绵悱恻,怎不叫她倍加恋慕呢?然而忆起初识的意大将,觉得他到底修养深厚,人品卓著。或许因他是最初使她经历人事的男子,故格外重视吧。但一想:"倘我那暧昧之事为他得知,定会疏远我,那我将如何是好?母亲正急着盼他早日迎我人京,若突遭此等变故,她定会伤心的。而此位专注的匈亲王,素闻他品性轻薄,眼下虽甚亲近,日后待我如何,却难以预料。即使爱我如初,将我隐匿于京中,长期视为测室,我又如何对得起亲姐姐呢?况且此等事不可能隐瞒下去。记得在二条院那天黄昏,不经意为他撞见,后来虽藏于僻荒的宇治山中,也被他寻到。何况呆子往来人众的京里,即便隐匿,终会为秦大将知晓啊?"她思量再三,方醒悟:"我也有过失。为此而遭大将遗弃,委实痛惜!"她正对匈亲王来信凝神遐思之际,意大将的信又送到了。她未敢将两封信同时展看,两相对照太难为情。便仍躺着阅句亲王的信。侍从对右近以目示意:"她最终见新弃旧了。"此话尽在不言中。侍从说道:"并不奇怪呀!大将虽仪表不凡,但匈亲王风度更为优雅,那放荡不羁的形态,更显男子扭力。若我做了小姐,得了他这番爱怜,决不肯呆子此地。必设法到皇后处当个宫女,以便时常见到他。"右近道:"你怎如此浅薄。如大将这般人品的人,上哪找去?且不论相貌,单地那性情及仪态,便让人艳羡。小姐与亲王的事,有些不要吧!再说将来如何了结呢?"二人信口而谈。右近有了待从分担心思,撒谎亦方便自在多了。

  秦大将来信中道:"不见日久,思之甚苦,幸蒙赐书,得以慰藉,今日致柬,略表寸心。"信的一端题诗道:

  "愁苦叠满心,如雨久不晴。春水涨江川,遥念佳人影。相思之苦甚于往日了!"此信写于一方白纸上,立文式装封。笔迹虽不甚工整,却颇见书法功底,匈亲王将信笺折得极为小巧。二者各具其妙。有近等劝道:"此时无人得见,先给亲王复信吧。"浮舟颇为羞涩地说道:"今日还是不回为好吧!"她迟疑许久,方提笔写了一诗:

  "浮舟忧患居宇治,斯乡寂寥不可住。"近常她不时展看匈亲王所绘之画,却常常对画饮泣。她思虑再三,总觉与匈亲王之间不会长久。可又感到著成全秦大将而与匈亲王绝断,甚是可悲。便赋诗复匈亲王道:

  "浮萍飘絮身难留,欲化云雨向山峰。但愿'没人白云里'吧!"匈亲王阅毕此诗,不禁失声拗哭。他想:"以此看出,她到底深爱我啊!"浮舟那忧郁的神情便一直浮现于眼前。那平日威仪的秦大将,从容地展读浮舟的复书,不由叹息:"唉,孰料她是那般孤寂,好让我心痛啊!"更觉她惹人怜爱。浮舟不由答诗道:

  "连绵知心雨,倾降无休止。不顾水位漫,襟袖亦愁郁。"他反复吟诵,不忍释手。

  一日餐大将与二公主闲谈,顺便提及道:"我心中一事,怕对你不住,故一直隐埋于心。实话相告:早年我心系一女子,寄养于外。她闲居于荒僻之地,生活甚是凄苦。我难忘旧情,拟欲将她接至京中来住。我性情自昔有异于常人,不惯寻常家居生活,常想弃世独立。而自与公主结缘后,便末存抛舍尘世之念了。连一区区女子亦让我忘情,怎可舍弃她呢?"二公主答道:"我何必为此等事心怀嫉恨呢?"戴大将道:"只怕有人于皇上面前搬弄是非,说我的不是。为了一个女子,遭致资罚,不值得吧!"

  秦大将欲让浮舟住进那处新建的居所,又恐遭人非议,说他原来专为小夫人修建的。故隐秘地派人装修屋子。承办此事之人为大藏大夫件信。此人本为尊大将的亲信。岂知什信乃大内记道定岳父,此秘密便辗转传至匈亲王耳中去了。道定对匈亲王道:"绘屏风的众画师,皆为亲信的家臣。所有设备极其讲究。"匈亲王闻得此话,愈发着急起来。他突然忆起自己有一乳母,是一远方国守之妻,即将随丈夫赴任至下京方面。他便嘱托此国守:"我有一极其隐密的女子,需托付于你处,一切勿告知外人。"国守不知此女身份,颇有些为难。但此事乃匈亲王所托,不好推拒。便答道:"在下接受便是。"包亲王安置好了此处隐匿所,方稍稍宽下心来。国守定于三月底赶赴任地,他便准备那天前去接浮舟。并派人告知有近:"我已将一切布置妥当.你等万勿泄漏此事。"他未便亲自前往宇治。此时右近传信来告:"那个多事的乳母在家,你千万不可亲自来接。"

  秦大将将迎接浮舟之日定于四月初十。浮舟不愿"随波处处行",她暗想:"我命运为何这般奇特,将来是好是坏,实难预料啊厂她心乱如麻,决定前往母亲处住些时日,以便得以充分考虑。但因常陆守家少将之妻产期临近,正诵经祈祷,喧嚷不绝。即便去了,亦不能与母亲同赴石山进香。常陆守夫人便到了宇治。乳母出门迎接,对她说道:"大将已送来了不少衣料,万事总须办得周全完美才好。要我这老婆子一人料理,怕办得全然不像样呢。"她兴致颇高说东道西。浮舟听后,想道:"倘那些出格的事让外人耻笑,母亲与乳母又作何想法呢?那句亲王真逼人太甚,今日又有信来,说'你即便匿迹层云里,我亦要找到,愿与你同去。望尽快安下心来,与我去隐居吧。'这叫我如何才好?"她心绪烦乱。母亲见她脸色青白,日渐消瘦,甚是惊骇,问她:"你今日态度反常,脸色为何这般难看?"乳母答道:"小姐近来玉体一直欠佳,茶饭不思,愁眉紧锁。"常陆守夫人道:"奇怪!真是鬼魂附体?说是有喜不可能,石山进香是为了净身啊?"浮舟听得此言,异常难过,忙将头垂了下去。

  暮色既深,皓月当空。浮舟回想那夜于对岸见到残月时的光景,眼泪簌簌下落,心想自己实在荒唐。乳母又前去将老尼并君叫来,三人共叙往事。并君言及已故大女公子,盛赞她修养功夫颇深,一切应有之事,考虑得井井有条。岂知她却青春夭逝了。又说道:"倘大小姐在世,定与二小姐一样,作了高贵夫人,与你常相交往。你使木会再受孤寂之苦,幸福无比了。"常陆守夫人暗想:"浮舟本与她们是亲姐妹呢。一旦宿运亨通,心随人愿,一定不会逊色于她们。"便对非君说:"我多年为她操劳,直到如今方稍许放心。日后她迁至京都,我们便不会常来此地了,故今天相聚于此,大家随意谈些旧事吧!"并君道:"我等出家之人,总以为常来小姐处不吉利,故末时常得见。如今她将遥迁至京都,我倒有些恋恋难舍呢。此等偏荒之地怎可久居,能入居京都乃小姐福份,那勇大将,不仅身份高贵,品性亦甚高雅宽厚,实乃世人少有。仅凭他找寻小姐那番苦心,足见其诚心至深了。我早已对你提及过,没错吧!"常陆守夫人道:"日后虽难以预料,但如今大将确实一往情深,挚爱着她。还得感激你老人家的功劳。承蒙匈亲王夫人爱怜,我们亦当感谢。仅因偶然变故,几乎让她流离失所,实甚惋惜。"老尼姑笑道:"匈亲王贪恋女色,甚是讨厌。他家那几位青年待文正暗暗叫苦呢。大辅姐之女右近对我道:'亲王虽较贤良,是位好主子,惟有那件事让人嫌恨。倘为夫人得知,还要怪怨我们轻狂,实在真想不通。"'常陆守夫人道:"唉,想来实叫人后怕。秦大将更有皇上的女儿为妻。但好在浮舟与公主关系不甚亲密。今后不论好坏如何,仅得听天由命了。苦再次见到匈亲王,发生有辱颜面的事,那时木管我有多么悲伤,恐也难.见到我的浮舟了!"浮舟听了二人的谈话,顿觉肝胆俱裂。她想:"倒不如死了干净。若那丑闻传出,我还有何脸面留存于世?"此时在外宇治川水汹涌澎湃,其声凄厉悲切。常陆守夫人叹道:"如此骇人的水声,我尚未听到过,果真此地不宜久居。秦大将怎舍得让浮舟呆子此处呢?"她不免暗自欣喜。于是众人又谈及自古以来这河水造成的灾难。一侍女道:"前不久,此处一船夫的小孙子,划船时不慎便掉进河里淹死了!这条河里淹死的人向来很多。"浮舟想道:"倘我也投身河中,如那小孩子一样被河水冲走。虽会引得不少人悲伤思念,但悲悼之情是短暂的。而我若存活于此世闹出丑闻来,必定遭人轻视和耻笑,这种痛苦才永无休止啊!"如此想来,千般耻辱,万般愁怅,一死则可全部消除。然转念一想,又甚觉悲伤。她想起母亲对她的百般牵挂与担忧,更是心如刀绞。母亲见她萎靡不振,面容消瘦,异常心疼。便吩咐乳母道:"你且去找个地方,替她祈祷健康。还须祭祖神佛,进行技楔。"她们万没料到她正企图"拔换洗手川"④徒然于那边忙碌操心。母亲又对乳母道:"看来侍女少了些,还须找几位。刚来的不宜带入京都。那些出身高贵的女子,尽管宽厚仁爱,若发生争宠之事,一样会导致两边侍女亦发生纠葛。鉴于此,你须慎重选择,万勿大意。"她极为周全地料理着,又道:"不知那边产妇何等情况了,我得即刻回去看看。"浮舟极度忧伤,今日一别,恐再也见不到母亲了,便央求道:"望母亲带女儿回去暂住几回吧,女儿心境恶劣,一刻也不能离开母亲。"她依依难舍。母亲答道:"我同样舍不得你,只是那边极为嘈杂。你众侍女去了那儿,地方狭窄得很,缝纫之类极不方便。别害怕!即便你至辽远的'武生国府',我亦会设法来看你。我身份卑微,处处都要受到羞辱,真是可怜呀!"说罢泪流满面。

  秦大将今天探得音讯。他悉听浮舟玉体欠佳。甚为挂念,故写信来探问。他在信中说道:"本欲亲临宇治,倾述相思之苦,无奈万事缠身,推卸不得,至今未能如愿。你进京之日愈近,我企盼之心愈苦。"匈亲王因昨日本得到浮舟回复,今日又写了信来,其中道:"你为何犹豫不定?我甚是担忧你'随风飘泊去',六神无主了。"信仍较长。两家使者常于此相逢,且曾会过面,故彼此熟识。今日二人又凑到了一起。秦大将的随从问道:"你老兄为何常来此地呀?"匈亲王的使者答道:"我特来拜访一位朋友的。"秦大将的随从道:"访问朋友,岂须亲自带上情书⑤来么?何必隐瞒实情呢?"那人只得回答:"实不相瞒,本是出云权守时方的,要我转交与此处一位侍女。"董大特的随从见他说话前后矛盾,颇觉奇怪。欲于此处弄个水落石出,又有些不妥,便分手回京去了。秦大将的随从颇有心计,人了京都,遣身边一童子悄悄跟着那人,看他到底回到哪家府上。童子回来报道:"他到匈亲王家中,将信交给了式部少辅。"匈亲王的使者却很蠢笨,不知行踪已被人追查,以致被素大将的随从看出底细,实甚惋惜。那随从回至三条院,正逢大将出门,他便叫一家臣转交回信。当日明石皇后返六条院省亲,故秦大将穿着官饱前往迎候,前驱极少。那随从将回信交付与家臣时,低声说道:"我遇见一桩怪事,欲查明底细,故此时方回来。"袁大将隐约听见,从车中出来时便向随从问道:"何等怪事?"随从觉此处不便讲,便默默站立于一侧。戴大将知其必有缘由,亦不再追问,乘车而去了。

  近来明石皇后甚感不适,倒无特别重病。众皇储及公卿大夫纷纷前往探视,一时殿内极为嘈杂。大内记道定担任内务部政务,因公事繁忙,来得较迟。他正设法将宇治的复信呈交给匈亲王。匈亲王来到侍女值事房,将他唤至门口,急着拿到信。恰逢章大将从里面来,瞥见他躲在房里读信,想道:"定是封不同寻常的情书吧!"好奇心顿起,他便躲在那儿窥视。匈亲王一时顾不了其他,双手展开粉红色信纸,甚是专注。此时夕雾左大臣亦正好出来,将经过传文值事房。袁大将即刻走出纸隔扇门口,故意咳嗽,以提醒他,告知左大臣来了。匈亲王随即藏起了信。左大臣正探头往屋内探望,匈亲王大惊失色,忙以整理身上衣带作掩饰。左大臣对他道:"皇后此病虽长时不会复发,但仍让人担心。你即刻派人去将比睿山住持增请来吧,我须即刻回去一下。"说罢匆匆离去了。夜半时分,众人方从皇后御前退出。左大臣叫匈亲王当先,带了众星子、公卿大夫及殿上人等回至自己私邪。

  章大将走在最后,想起临出门前那随从的神情,总觉有何秘密欲告知。便乘前驱至庭前点灯之机,将他唤来问:"你有何要事相告?随从答道:"今日清晨小人于宇治山庄,见出云机守时方朝臣家一男仆,手持一封结于樱花枝上的紫色信件,从西面进门中交与了一侍女。小人作了些试探,但那男仆答话却前后不符,显见是在编造。小人甚觉奇怪,便暗派一童子跟随,后见他走至兵部卿亲王府上,将信交与了式部少铺道定朝臣。"董大将甚是诧异,忙问:"那回信是什么样子的?"随从答道:"小人倒未曾注意,因信是从其他门里送出的。据那童子报告说信封为红色,格外考究。"董大将便立即想起方才匈亲王那般专注展读的那信,不正是红色的么?这随从党如此细心,以后定当重用。但因近旁耳目众多,不便再细问。于归途中想道:"匈亲王实在有能耐,如此僻远的地方都被他搜寻到了、他又是如何获知此人的呢?而且竟迅速爱上了她?看来我当初以为将她安置在荒僻山乡就万无一失,确是太单纯幼稚了。照理,倘这女子与我毫不相干,你爱恋她倒也无妨。但你我从小就亲同骨肉,我曾想尽办法为你牵线带路,你怎能如此忘恩负义地待我呢?思想起来,实甚痛心!多年来,我虽倾慕你那二女公子,然不曾越轨半步,关系清白,足见我心何等诚挚稳重。况我对二女公子的爱恋,亦并非始于今日,而是相识已久。只因我识大体,顾后果,所以我未逾越规矩。如今看来,实在是迁蠢之极。近日匈亲王患病不止,客人甚多,极为杂乱,不知他是如何静心写信的呢?想必已开始往来了吧。对相恋的人来说,宇治这条路,委实遥远。原来句亲王失踪,并非生了什么病,而是为浮舟心烦意乱。回想昔日地恋爱二女公子时,因不能去宇治的忧愁苦闷之状,真叫人难受。"他追忆着往事,顿时明白为何那天浮舟愁眉不展,神思无定了。凡事心中了然,甚是伤怀。又想:"世间最难揣测的,莫如人心了!这浮舟看上去是何等温婉拥静,孰料亦是个水性杨花的女子,与匈亲王倒蛮般配的。"如此一想,便欲不再争须让与匈亲王。转而又想:"真叫我与她断绝往来,实甚难舍。当初若我是想纳她为正房的,倒不能就此了断。然事实并非如此,索性让她作情人,任由她吧。"这般反复思量,实甚荒唐可笑。他又想:"如今若我嫌恶她,弃她不顾,则匈亲王定将她占为己有。但匈亲王决非怜香惜玉之人,被他喜新厌旧送与大公主作侍女的女妇,迄今已有二三人了。倘浮舟将来也落此下场,叫我如何忍心呢?"他终究割舍不下。为欲获悉实情,写了封信与她。遂趁无人在旁之时,召唤那个随从来前,问道:"近来道定朝臣仍与仲信家的女儿常相往来么?"随从答道:"是。"又问:"那经常到宇治去的,是你所说起的那个男仆么?……那边的女子家道中落了,道定不知详情,竟欲求爱于她呢。"圆他长叹一声,又再三叮咛道:"务必将信快些送到,万不可被人发现,否则会坏大事的。"随从遵命,心想:"难怪少输道定常打探大将的动静和宇治方面的情形,原来是有根据的。"但他不敢说出片言只语。大将也不多问,不欲让仆人们知道实情。宇治那边,见意大将的使者来得比往日更加频繁,不免忧虑重重。信中只有寥寥数语:

  "佳人盼我太妄想,波赵末松浑不觉。惹人耻笑之事慎勿作!"浮舟对此信颇感疑虑,心中顿生优惧。难以下笔复信:若表示明白诗意而作答,实难为情;若表示不解其意,说是言辞怪僻,又未免有所偏颇。思之再三,便将那信原样折好,在上面批注几字:"此信恐系错送,故特退还。今日身体欠安,亦难奉复只字。"意大将看了,想道:"她竟如此机敏。"菀尔一笑,对她并不介意。

  意大将信中的隐约其词,令浮舟心中优惧更深。她想:"荒唐羞耻的事情终难避免啊!"其时右近走过来,说道:"为何要退回大将的信呀?退信是不吉祥的事啊!"浮舟道:"其信言辞怪僻,甚难通晓,许是误送,故而退回。"原来右近觉此事奇怪,将信交付使者时已偷看过了,这做法实在不好。但她却佯装不知,说道:"啊呀,如何是好呢!大将似乎已有所察觉了,这事令大家都难过!"浮舟听罢,顿时脸腮潮红,窘困不堪,无言以答。她万想不到右近已偷阅了信件,还以为另有知情人告之于她。但又不便细问,心想:"这些知情的侍女将怎样看待我,委实令人羞耻啊!虽说是我自身造成,但我这命也实在太苦了呵!"她忧虑不堪,便躺卧下来。

  右近和待从闲谈起来。右近道:"我有一个姐姐,在常陆国时有两个男子追随她。人世间这种事情是不可避免的。这两个男子皆深切爱恋我姐姐,难分高下,我姐姐无法选择,终日不得安宁。有一次她对后一个略多表示了好感,那前一个便嫉妒心起,不顾一切将后一个杀了,自己亦放弃了我姐姐。真可惜国府里损失了一位良才。而那凶手呢,尽管也为国守府优秀的家臣,但犯了这种过失,如何能继续任用?遂被驱逐出境。这都因女子引起。故而我姐姐也受牵累被请出了国守府,去东国作了民妇。至今母亲想起来还悲恸不已。这罪孽何其深重啊!我这样说看似不吉祥,但无论身份高下,在这种事情上是万万不能糊涂的,否则后果难以设想。即使能保全性命,也会各受其苦的。所以我家小姐须得确定一方才是。匈亲王比秦大将情深,只要是真心的,小姐踉随他亦无不可,了却这般忧愁苦闷。影响了身体也是无助于事的。夫人如此精心关照小姐,我母亲又一心准备迁居,盼望秦大将来迎接。孰料匈亲王竟然先下手,这事愈发纠缠不清了!"侍从道:"快别说这吓人的话吧!凡事都是命中注定,我看只要是小姐心之所向的人,便是命运安排的。老实说,匈亲王那种热诚恳切,实在令人感动不已。董大将虽急欲迎娶,但小姐不会倾向他吧?据我看来,倒是暂时躲避秦大将,追随俊俏多情的句亲王为好"。她早对匈亲王倾心艳羡,此刻便竭力夸耀他。但右近道:"我看,还是到初激或石山去求求观世音菩萨:不管追随哪一个,务请我们太平无事。秦大将领地内各庄院的办事人,均为粗鲁蛮横的武夫。宇治地方的人大多是他们一族的。凡在这山城国和大和国境内,大将领地各处庄院里的人,都是这里的那个内舍产的亲戚。右近大夫乃大将女婿,大将任命他当总管,授权他办理一切事情。出身高贵的人定然不会做出粗鲁的事情来。然而不明事理的田舍人,经常轮流地在这里守夜,难免不会发生意外的祸事。像那日夜里渡河之事,至今犹有余悸!亲王甚是谨慎从事,木带任何随从,衣着也简单质朴。若让这帮不明事理的人发现了,后果实难料想呵!"听得她们如此说,浮舟便想:"如我不倾心于匈亲王,她们怎会这么说呢?真教人羞辱惭愧!究其实,我心中并不思慕他们。只因匈亲王那焦灼万状的模样,令我惊诧恍如做梦,不由稍稍留意于他。断然没想过就此疏远久蒙照拂的秦大将。未曾料到会弄到这种地步。正如右近所说,弄出祸事来怎生是好?"她左思右想了一番,说道:"如此命苦,不如死了好!我这不幸之身,即便下等人中世罕见呀!"说罢便将身子俯伏着,悲伤啜泣。这两位深知内情的侍女皆道:"小姐莫要悲痛如此!我们是为了宽慰你才这样说的。往日,即便你遇到烦忧之事,也泰然处之,谈笑自如。自发生亲王之事后,你便忧伤烦恼,怎不叫我们担忧呢?"她们皆心烦意乱,绞尽脑汁想办法。惟那乳母兴致甚高忙着准备迁居入京之事。她见浮舟愁眉不展,便将新来的几个长得十分俊秀的女童唤至浮舟身边,劝她道:'十姐看看这些可爱的孩子,解解愁吧。兀自躺着郁闷不语,只怕是有鬼魂作祟呢。"说罢一声叹息。

  再说秦大将对退信之事,未作任何答复,不觉匆匆已过数目。一日,那威势十足的内舍人突然来到山庄。果如右近所说,此人年老而横变粗鲁,声音嘶哑,说话时语调与常人不同。他叫人传言:"叫侍女来听话。"右近便出来接见。他道:"大将宣召我进京接事,迟至今日方回。大将吩咐颇多,其中一事特别关照。大将说孙近有一小姐居住此地,由我等担当警卫,不再另派京中人来。但闻近来有来历不明的男子与侍女往来。大将对此颇为气恼,责骂我太不谨慎,这等事是守夜人应及时查明的,怎能丝毫不知呢?但我不曾闻知,便禀告大将:'某因身患重疾,久未担任守夜之事,的确于此事毫无知晓。但曾派定得力男子若干,令其轮流守夜,不得有丝毫怠懈。若真有意外之事发生,我岂有不知之理呢?'大将道:'日后务必谨慎小心,若发生非常之事,必严惩不贷!'不知大将何以出此言,我心惶惑不安。"右近听得此番话,比听到猫头鹰叫更觉恐怖,答不出一句话来。她回屋传达了内舍人的话,叹道:"听他所说,与我所预料的不差毫厘!定是大将已探得消息,不然为何一封信都不来呢?'浮L母依稀听得这些话,甚是高兴,道:"大将真是有心之人!此地盗贼出没无常,值宿人亦不如过去认真,大多是散漫惯了的下司,连巡夜也省却了。"

  如今这光景,令浮舟甚感焦愁,悲叹道:"此身恶运果真就要来到!"又念及匈亲王来信频问"何日可以相逢",及诉说"缭乱似松咨"的心情,愈发使她苦不甚言。她想:"究竟让我如何选择呀!不管我追随哪一方,另一方都有可怕之事发生。思来想去,我唯有一死,方能了结此事。昔日不也曾有这样的例子吗?两位男子同样倾情于一位女子,那女子处于两难之间,只得技水而死……。如此看来,除了死,再也找不到更好的办法了,与其留于世上遭受罕见之苦,倒不如以死了却吧。我身尚不足惜,只是母亲定然悲伤不已。但尚有许多子女须她照顾,日久自当忘怀。若我苟活于世,因此事而惹人耻笑,则母亲势必更感羞辱伤悲。"浮舟一向天真烂漫,质朴坦率,而又温婉柔顺。但因从小缺乏高深教养,涵养不深。所以一遇非常之事,使六神无主,欲寻短见。她想销毁旧信,以免留下把柄让人耻笑。但并不于众目睽睽之下一次毁灭,而是逐渐处理,或用灯火烧毁,或撕碎了丢入水中。不知实情的侍女,以为小姐在作迁京之前的准备,整理旧物。遂有待从劝解:叫、姐不必这般!这些真挚的情书,若不欲别人知晓,尽可掩藏箱底,闲暇时再取出来看,亦甚惬意呢。每封情书,各具情趣,信笺又如此高雅,况满纸都是些情深意切的话语。此番尽皆毁灭,委实可惜。"浮舟答道:"何来可惜!我在世之日已不久了。倘留这些信在世间,是不利于亲王的。而大将知道了,亦定会怪我不知廉耻,是不利的!"她左思右想,不堪悲伤,忽然忆起佛经中的一句话:背亲离世,罪孽尤重。又犹豫不决起来。

  不觉三月二十已过。匈亲王约定的那个日子即将来临。匈亲王与浮舟的信上道:"我定当于那日夜间亲自来接你。务清早作准备,谨慎行事,万不可泄漏消息,勿使仆从窥破,请勿担忧。"浮舟却想道:"亲王虽微服前来,但这里必防卫森严,没有机会相见了,叫人好不悲哀啊!无法相见片刻,只能看他抱恨而归了。"亲王的面容又浮现于眼前,挥之不去。她终于不堪其悲,拿封信遮了颜面,放声大哭起来。在近忙劝解道:'哎呀,小姐!千万别这样,会被人家窥破呢。已经有人怀疑了。只管悲伤有何益,快给他复信吧。有我在此,凡事勿须恐惧。你这般娇小的身体,即便要飞行,亲王亦能将你带走。"浮舟稍稍镇静一下,拭泪答道:"你们均以为我倾心于他,令我好不委屈。若果真如此,你们尽管说吧。但我向来觉得此事甚是荒唐。惟那固执蛮横之人,确定了我是爱慕他的。我若断然不理,不知会生出何等可怕之事。每念及此,便倍感命运多外!"遂将匈亲王的信弃之不复。

  再说包亲王不见浮舟回信,暗自揣测道:"她为何好终不肯答应,连信也不回了,莫不是受了秦大将的劝诱,跟了他呢?"他愈想愈难受,不禁胸中妒火更旺。他冥思苦想,始终认为:"她定是倾心于我的,只是受了侍女们的挑唆,才移情别恋的。"顿觉"恋情充塞天空里",实在无法忍受,又毅然赴宇治去了。

  山庄在望,但见篱垣外面,警卫森严,气氛大异于往日。便有人连连盘问:"来者报名。"匈亲王慌忙退回,派一个谙熟此地情况的仆人前往,这仆人也受到盘问。显见这情形的确不同于往回了。仆人甚感尴尬,忙回答:"京中有重要信件要我亲自递交。"'便指出右近的一个女仆的名字,叫她出来接函受话。女仆传言于右近,右近也颇为难,只叫她回复:"今夜实在不行,敬请谅解!"仆人问匈亲王回复了此话。匈亲王心想:"为何突然如此疏远我?"他无法忍受,遂对时方道:"你过去找侍从吧,总得想个办法,教我知道原委。"便派他前往。幸而时方机灵,胡言乱语敷衍了一番,得以进去找到侍从。侍从道:"我也感到诧异。不知秦大将为何突然下令,加强了夜间警卫。小姐也为此忧虑不堪,尤其担心亲王受到屈辱。今日亲王果然遇到麻烦,这以后的事更难办了。不如暂且忍耐,待亲王选定来迎日期,我们暗自做好准备,通知你们,大事便成了。"又叮嘱他匆将乳母惊醒,行事需小心谨慎。时方答道:"亲王来此,委实不易,看他样子,不见小姐是不会罢休的。我若无功而回,定要遭他责骂。不如我们同去向他说明情况吧。"便催侍从一同前去。"侍从道:"这也太蛮横了厂两人争执不休,不觉夜色加深。

  其时匈亲王骑着马,站在稍远的地方。几匹村犬,跑出来向他狂吠,声音甚是粗劣,令人心惊肉跳。随从人等不免担心:"亲王身边并无多的人,又如此轻简打扮,若遭遇粗野狂徒,将如何是好?"时方催促侍从:"快些,快些!"侍从终争执不过,跟着来了。侍从将长发收拾在胁下,发端挂在前面,那容姿甚为可爱。时方劝她乘马,她决然不肯。时方只好捧着她的长裾,做她的跟班。又将自己的木展给她穿上,自己穿了同来的仆人那双粗劣的木屐。行至匈亲王面前,便将详情报告了他。然而如此站立,谈话也不甚方便。遂寻了一所草舍,于其墙阴下杂草繁茂的地方,铺上一块鞍疑,匈亲王便坐在上面。匈亲王暗想:"我这样子真是狼狈啊!果真要毁灭在情场中了,不知今后将何以为人?"顿时泪流不止。那模样令心软的侍从愈发悲伤。这句亲王相貌、姿态都极为优美,就是那可怕的敌人所变的恶鬼,见了他亦于心不忍,此时句亲王略微平静了一下,十分可怜地问侍从:"为何连说一句话都不行?"怎会骤然加强戒备呢?许是有人在熏大将面前诋毁我?"侍从便将详情告诉他,说道:"一.巨决定来迎日期,务望准备妥善。亲王这般抛却尊严,屡次屈驾,我们即便粉身碎骨,也必设法遂你所愿。"匈亲王自觉这样子狼狈,亦就不怪怨浮舟那边了。此刻夜已很深,群犬仍狂吠不止,随从人等便驱赶它们。哈喝声被守夜人听到了,便拉动弓弦,响声令人胆寒。但闻一男子怪声怪气地叫喊:"火烛小心!"匈亲王惊惶失措,只得吩咐返驾归京,心中的悲伤难以言喻,便对待从吟道:

  "山重道折白云隔,饮泣归身无泊处。你也早点回去吧。'动侍从归去。匈亲王依然容姿俊美,风度翩翩。那衣衫被深夜露水沾湿,农香随风飘散,美妙无比。侍从拜别亲王,含泪返回山庄。

  却说右近将谢绝句亲王访问之事告诉了浮舟。浮舟听罢,愈发心慌意乱,惟躺着不动。恰巧侍从回来,将详情告知浮舟。浮舟悲痛不已,无法言语。一时泪如泉涌,湿透了枕头。她不愿让侍女们猜忌,便竭力隐忍。翌日清晨,已是两眼红肿,羞于见人,只好躺在床上迟迟不起。好一阵才悄悄披衣起来,吟诵经文。惟愿以此消减罪孽。又取出匈亲王那日为她作的画来看,眼前便浮现出他作画时的优美姿态和俊俏面容。昨夜他冒险前来,却不能相叙一言。想来直教人悲痛万分啊!又想起那秦大将,"他苦心孤诣,想尽一切办法欲迎我入京。长久厮守。突闻我死耗,定会悲痛欲绝,委实愧对他啊!我死之后,也难逃世人非议,实甚可耻。然若苟活于世,被人指责为轻薄女子,予以嘲笑辱骂,势必令秦大将更为难受,倒不如死了好。"于是独自吟诗道:

  "不惜弃舍忧患身,死后但愁留恶名。"此时对母亲也百般依恋起来。连那相貌丑陋的弟妹们,也有些难舍。又想起匈亲王夫人二女公于……离世之时,方觉留恋之人甚多啊!众侍女兴致颇高准备大将迎接事宜。缝衣染帛,忙忙碌碌,谈笑风生,推浮舟无动于衷。一到晚上,她就想着怎样不为人知地走出家门,从容赴死。为此整夜辗转反侧,难以成眠。耗散了元气。天一亮,便眺望宇治川,觉得自己已濒临绝期,比待宰的羔羊更为凄凉。

  匈亲王写来一封缠绵悱恻的情书。但浮舟现在已心如止水,无心思再写一封信,惟附一首诗:

  "身消尘世骨不存,坟莹无有哭谁身?"交与使者带回。她想让秦大将也知道她赴死的决心。但转而又想:"若二人皆知此事,迟早会相互说破,如此乏味的事,何必多此一举。必不能使人知道我这决定,我独自去吧。'除决定不告诉意大将。

  母亲从京中写来一信。信中说道:"昨夜我做了一梦,见你精神不振,样子甚是难看,便为你诵经祈祷。今日白昼打瞌睡之时,又复得一梦,见你遭遇不祥之事。惊醒后即刻教信与你。万望诸事小心谨慎,切勿大意。你所居处甚为荒僻。秦大将频频赴访,他家二公主恐多怨气,若受其崇,甚是可怕。你身体愈见不好,偏我又做如此恶梦,实极为担心。原想即刻前来看你,又逢你妹产期临近。如有鬼怪作祟般时常疾病缠扰,使我不敢稍有懈怠。故至今未能如愿前来。望你也诵经祈祷,请求保佑吧!"并附有各种布施物品及致僧侣的请托书。浮舟想道:"我命已绝,母亲却丝毫不知,这番关怀之语,委实叫人心疼!"便乘有使者来寺院之机,写回信与母亲。提起笔来,方觉心中千言万语难以倾诉,终于一句也末能写出,只赋了一首小诗:

  "惟盼重结来生缘,何须惜恋如梦生。"寺中诵经的钟声随风飘来,浮舟躺在床上静听钟声,又赋一诗:

  "幽咽余钟添人愁,南柯梦断报慈亲。"她将此诗写于寺中取来的诵经卷数记录单上。那使者道:"今晚不便回京。"便将记录单仍旧系在那枝条上。乳母说道:"不知何故,我心狂跳不止。夫人亦道做了噩梦。看须吩咐守夜人谨慎为好。"躺在床上的浮舟闻得此话,顿时悲痛欲绝,泪又涌出。乳母又道:"不吃东西怎生是好?喝些粥汤吧。"她便如此好言相劝,百般照顾。浮舟想道:"这乳母自以为清健,实已年老体衰,我去之后,她又安身何处呢?"她甚为担心,觉得乳母很可怜。便想含糊其词告诉她赴死的决心。但未及张口,泪已流出。她惟恐别人生疑,看出破绽,便打消了此念。右近躺在她近旁,对她说道:"人过于忧愁,灵魂会飘荡出去。小姐近来兀自忧愁,难怪夫人要做噩梦了。须早作决定,跟随哪一方,然后听天由命。"说罢叹息不已。浮舟默然无语,静静地躺着,用她常穿的便服的衣袖遮掩住了脸面。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64 65 66 67 68 69 70 71 72 73 74 75 76 77 78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