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素质教育在美国
 
· 智者谐话[英:J·K·哲
· 恐怖小说:厄兆[作者:斯
· 恐怖小说:恶月之子[作者
· 王尔德和他的童话
· 快乐王子[王尔德童话]
· 夜莺与玫瑰[王尔德童话]
· 忠实的朋友[王尔德童话]
· 自私的巨人[王尔德童话]
· 神奇的火箭[王尔德童话]
· 少年国王[王尔德童话]
· 小公主的生日[王尔德童话
· 渔夫和他的灵魂[王尔德童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瓜兵呱呱乐
· 酱牛肉的做法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素质教育在美国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素质教育 2005-10-20

 
  孩子能不能对长辈说“不”?

  孩子能不能对长辈说“不”?这个问题似乎已没有什么讨论的喷引力和新鲜感了。
我曾考虑取消这一节的内容。但是,越是以为不值得讨论的问题,越有可能因此而使人
忽略掉一些值得探讨的内容。
  在展开讨论前,我们先要分清:孩子能不能对长辈说“不”?孩子有没有权利对长
华说“不”?这两者是不同的。孩子能不能对长辈说“不”?这不是无条件的提问,机
具体情况,答案可以是“Y。”也可能是“No”。但,孩子有没有权利对长辈说“不”?
则是无条件的提问,毫无疑问,孩子应该有权利对长辈说“不”,但是能不能做到,要
视具体情况而定。
  因此,从理论上说,孩子应该有权利对长辈说“不”。但是真正能做到让孩子说
“不”,是很困难的。

  首先,对长辈们包括家长和老师来说,自己很难做得到让孩子说“不”。
  我第一次面对孩子说“不”的挑战,是在读博士课稷时,当时我正在研究中国孩子
的独立性和独立思考的能力不强的问题,自己觉得还是颇有一些心得的。
  一天,我们全家正在看电视。
  我看看表,时间已不早,快10点了,就对矿矿说:“睡觉去吧!”
  儿子看了看我们俩,没动。
  “矿矿,听到没有?睡觉去啦!”我有点不耐烦地说道。
  矿矿还是没动。
  我下意识地觉得有点不正常,转过头来看着儿子。
  矿矿稍有点不够理直气壮地说:“为什么叫我去睡觉,你们不去?”
  我心里“噔”他一跳!以往儿子不愿干什么事对,顶多是七拖八推地软抵抗。这是
第一次不但不表示服从,反而还倒过来质问:“为什么叫我去睡觉,你们不去?”
  我的第一反应是:不听大人话的孩子,没家教。我的声调显得没有商量的余地;
“叫你去睡觉,就去啦!有什么好问的?
  儿子听出我的语调不对头,站起身来,一边走一边说:“您得说道理呀!我不懂这
件事情的道理,叫我怎么做呀……”
  妻子接过话,说:“小孩子在长身体阶段,要保证每天至少有10个小时的睡眠时间,
现在去睡觉,明天早上7点半起床,还不够10个小时呢。快去吧!”
  儿子心甘情愿地去睡觉了。
  我却没能再专心看电视,想了很多……咱已不是要加强孩子的独立性和独立思考
的能力,从而培养他的创造性吗?当孩子不再人云亦云,开始独立思考问题——“龙”
真的来时,我却成了“叶公”。
  从此,我们开始试着和孩子讲道理。但是,有许多事情是讲不清道理的。比如,儿
子慢慢地开始挑衣服裤子穿。想当年,我是“新三年,旧三年,缝缝补补又三年”,就
是那一两件,还有拿女装改过来给你穿的呢!除非你愿打光胶,哪有让你挑的呀?现在
可好,一天一件,不合意的不穿。有时候趁着商店大降价,买回价廉物美的衣裤,但孩
子就是不肯穿。

  有一次,我硬逼他穿一件质地很好、样式大方的短袖衣,买回来只穿过一次,就再
也不穿了。眼春秋天要来了,再不穿,明年就穿不了啦。什么道理都说了,就是不愿穿。
妻子说不通,我来火了,好好的衣服,再不穿就浪费了。穿也得穿,不穿也得穿!结果,
儿子含着眼泪穿上了。过了一个星期,又让他穿,这次儿子没有说什么,穿了。如此这
般,几个星期过去,相安无事。我说呢,道理也是有限度的。该出手时就出手!
  一天夜里,妻子把我叫到一边,悄悄拉开儿子的书包给我看,里面装着一件短波衣。
我不解地看看妻子。
  妻子苦笑着摇摇头:“都是你逼着他穿那件短袖衣。结果,他自己带一件去,到了
学校换下来。回来再换上你喜欢的那件。这是我猜到的。我找这件衣服来洗,找不到,
发现在他书包里……”
  我是又好气又好笑,“可能在楼下就把我喜欢的那件给换下啦…·”
  我们又找儿子“正式”谈了一次。儿子很认真地说:“爸爸,是我穿还是您穿?是
我穿在身上,我就应该挑自己喜欢的穿……”
  想想也是,衣物的三大功能不就是御寒、遮羞、扮靓吗?孩子穿在身上,浑身不舒
服,满心不高兴,又有什么意思呢?
  于是,我们又让了一步,买衣服都让儿子到场,每挑一件,得他点头的,我们才买。
可能过不了多久,就会变成,他挑了的,我们才能付款。看来也只能这样,只要不出
“格’就行。

  然而,话又说回来,什么是“格”?谁的标准是‘格”?
  其次,孩子对长辈说“不”,需要家长的支持。不但要支持对自己说“不”,还要
支持孩子对其他长辈(家长、老师)在应该说“不”的时候说“不”,这个难度很高,
主要是分寸不好把握。前面说的是允许孩子说“不”,这里要谈的是支持孩子说
“不’”。允许是被动的行为,支持是主动的行为。
  听矿矿说,他有一次在学校的课堂上命题作文考试中,得了好评,该文被作为范文
送到其他学校去了。题目是(孩子最感压力的……),据说,矿矿写了三点:朋友、家
庭作业、家长。我们很想知道儿子心里是怎么想的;趁着写这本书,也很想让国内读者
了解在美国读书的孩子心里想些什么。于是,我叫矿矿把他的作文拿回来。他说,学校
不发作文给学生,因为担心低年级的学生会从他们手上得到“范文”,将来在命题作文
考试中作弊。这样,我就提出,直接到学校向老师要一份复印件,附在本书的有关章节
中。
  但是,矿矿不同意,说是:“我的文章,我有权利决定发不发表它!”
  我一听,一时语塞。至今没有到学校去要儿子的作文。
  谁叫我作茧自缚,提出“孩子对长辈说‘不’,需要家长的支持”。

  其实,最难的还是支持孩子对其他长辈(家长、老师)在应该说“不”的时候说
“不”,主要是分寸不好拿捏。
  矿矿初中二年级的自然科学老师,是一个水平非常有限的老师。用国内的行话来讲,
是个“误人子弟”的老师。一个老师最基本的素质要求是知道什么该鼓励?什么不应该
鼓励?如果一个老师鼓励了不该鼓励的行为或事物,打击了本应鼓励的行为或事物,也
就是说,不知道什么该教,什么不该教,还能算一个合格的教师吗?
  举一个最明显的例子。1998年圣诞节前,她交给每一个学生一包未上色的圣诞树、
圣诞老人之类的图画,让学生用彩色蜡笔上色,凡这样做的学生,可以在他们的自然科
学课的成绩上加扣分“奖励”分。换言之,一个不努力学习自然科学的学生,可以因为
用彩色蜡笔给那几张图画上上色,便能够在原来的成绩D的基础上加上50分“奖励”分
而变成B。
  矿矿觉得老师这样做很没有道理,就去跟老师争辩:“给那些图画上色与自然科学
的地球引力、自由落体定理等等,是否有关?”
  老师不置可否。
  矿矿得理不饶人,“如果与自然科学无关,您为什么要把50个奖励分加到自然科学
上来,而且奖励分那么多,对学习努力的学生很不公平……”
  老师很不高兴。
  矿矿决定不要这50分“奖励”分,因为它与自然科学无关。
  作为家长,我们应不应该支持矿矿说“不”?如果不支持矿矿的行为,就意味着我
们容忍“误人子弟”,而且是非不明:即使是美术课,都初中二年级了,还搞蜡笔上色
这种幼儿园的“小儿科”作业,真有侮辱学生智商之嫌。倘若支持矿矿的行为,儿子就
比别人少了50分而处于不利地位。最后,我们对儿子说:“如果你要给图画上色以换取
50分,我们不阻止你,但你仍然要认真学好自然科学课;倘若你决定不要这50分,我们
完全可以理解你的行为,但你要更努力学习,以取得更好的成绩。决定权在你自己的手
上……”
  矿矿与一些同学决定不要这50分。

  一个多月后,还是这位自然科学课的老师组织了一次全班同学的“研究”汇报活动。
该活动是由两到三个同学自由组合成一个小组,“研究”某一种能源,然后在班上由各
个小组汇报自己的研究成果。由于该老师能力有限,在同学中的威望太低,不少同学都
没有很认真地把这项活动当一回事,随便从书上复印答案下来,然后到台上去宣读。
  矿矿与另一位同学都没有要那50分,因此他俩特别认真地作了准备,想争取得一个
好分。别人只研究一种能源,他们研究三种能源;而且他们没有到台上去“照本宣科”,
而是精心地设计了一个短剧:一个叫“巴步”的人新建了一间房屋,需要给房屋选择供
热的能源,于是在天然气、燃油、煤三种能源之间比较各自的优劣,最后决定选择最优
秀的天然气作新房屋的供热能源。为了使他们的汇报更生动,他们把所有的“研究成果”
全记在脑子里,两人蹲在讲台下,操纵两个小木偶进行对话。
  这个老师的课堂本来就很乱,矿矿他俩还正在摆弄他们的汇报,就到了下课时间。
该老师既不制止班上的同学离开,也不阻止下一节课的同学进来……课堂成了自由市场。
  不知是这位老师没有水平去评定什么是好?什么是差?还是有偏见。她给那些照本
宣科的同学以A,却以矿矿他俩搞乱课堂为由,决定给矿矿他们的研究汇报以E-一即
不及格。矿矿年年是全A生,即使是作业,矿矿也从来没有得过E,这是第一个。他俩感
到非常的委屈,到老师办公室激烈争辩,甚至到了校长办公室说“不”。
  理论上说说“要支持孩子对其他长辈(家长、老师)在应该说‘不’的时候说
‘不”’是容易的,真要做起来就不容易了。在矿矿决定不要那50个“奖励”分的时候,
我们的支持还是“犹抱琵琶半遮面”的。到了这个时候,我们就不得不站出来正面支持
孩子说“不”了!

  我们两家的家长约好,找校长申辩曲直。
  那个男孩的妈妈是另一所学校的老师,她忠告我们:“一般来说,学校都是维护老
师的,我们的申辩可能不一定会很顺利…”
  某一个星期一,我们两家的四位家长、校长、校长助理。那位教自然科学的老师,
共七个人关起门来“唇枪舌战”了一个上午。正像那位男孩的妈妈预告的那样,校长一
开始就表态支持老师的决定。经过我们摆事实讲道理,最后校长说要研究研究,既没说
坚持老师的决定,也没说要改变老师的决定。
  本来如果把我们“唇枪舌战”的细节在书里描述出来,读者一定会觉得很有意思的。
但直到我写这一节时,事情还没有个结果,故还不宜写。
  但是,许多老师都对此事表示了自己的关心。如果是在中国的学校里,其他老师要
么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躲还躲不及,谁愿往里面钻?要么就是背后前嚼后咕,说长道
短。美国的学校里有没有这两种人?肯定会有。但最难能可贵的是有老师站出来仗义执
言,支持孩子在应该对长辈说“不”时说“不”。
  其中一位就是亨利老师。他找到校长助理,用人格担保:“这两个孩子在我的天赋
教育计划里,已超过一年半了,我几乎天天给他们上课,因此我非常了解他们!他们是
很有活力。很有创造性的孩子,有时候有些调皮,但绝不是那种故意利用‘研究汇报’
的机会搞乱课堂的学生……”
  最近,亨利老师又表示要用书面的形式给校长写封信,为孩子辩解……
  不就是两个与自己没有切身利益关系的学生的一次成绩吗?犯得着用自己的人格去
与校长和同事过不去吗?
  然而,这恰恰显现出亨利老师的人格水平和人格力量!
  这不仅仅是一次成绩的更改,他的行为告诉学生的是做人的基本道理。乌龟比兔子
跑得快吗?

  约在1992年底,当我第一次读到理查德·斯卡利著的美国儿童读物(小兔子之书),
我小小地吃了一惊。因为在书的末尾,我读到了与中国传统的道德教育完全相反的内容:
“乌龟总以为它们能在赛跑中击败兔子……但他们不可能做得到。”
  当时我问儿子:“乌龟能在赛跑中击败兔子吗?”
  矿矿不假思索且毫不犹豫地答:“当然能啦,因为兔子太骄傲自满了!”
  时隔六年,现在我再问儿子:“乌龟和兔子谁跑得快?”
  他在鼻子里不屑地轻轻哼一声,竟然懒得答我。
  看我非要他回答不可,便不耐烦地说:“怎么问那么StUpid(俗不可耐)的问题呢?
乌龟怎么可能与兔子赛跑嘛?!”

  我觉得矿矿对“龟兔赛跑”的看法的变化很有意思,便立即给我弟弟家里打电话,
他那对双胞胎儿子,来美国也六年了,不知会怎么看这个问题。
  电话一接通,没说上两句话,我就问:“你们说,乌龟和兔子谁跑得快?”
  大概是问题来得太唐突,而且又太简单,也不知道这个爱开玩笑的伯伯在搞什么名
堂,两个孩子犹豫了一下,怕上当……
  在我一再催问下,才答道:“当然是兔子跑得快啦!”
  后来,我乘给国内打电话的机会,问过五六个孩子。没有一个说乌龟跑得快、因
为兔子骄傲自满。只有一个年龄稍大一些的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有个故事,讲
乌龟和兔子赛跑,兔子骄傲,被乌龟赶上了……”
  “龟兔赛跑”的故事,在国内是家喻户晓的。几乎没有一个儿童不知道,由于兔子
的骄傲自满,停滞不前,乌龟把兔子甩在了后面……
  1999年的春节联欢晚会上,“龟兔赛跑”的故事被别出心裁地新编了一回。大概是
因为兔年的关系,兔子应有个好形象,新编“龟兔赛跑”被赋予龟兔互相帮助、共同胜
利的内容,来了个你好我好大家好的大结局。新编是新编,但还是在讲一个寓言,一个
道理。

  中国的教育工作者更愿意孩子们从这个故事中学到其深刻的含义和哲学道理。
  美国的教育工作者却更注重要孩子们去学到兔子要比乌龟跑得快得多的科学知识。
  美国的不少机械,例如割草机,在其档次变速的示意标志上,用两个箭头分别指着
两个图案:一端是乌龟,另一端是兔子。这种国际通用的图示,明白无误地表明:乌龟
表示慢速;兔子标志着快速。
  捷兔骄傲自满,是一种寓言的想像,没有必然性;但兔子比乌龟跑得快却是科学常
识。
  笨龟勤奋不懈,是一个童话的假想,没有规律性;但乌龟根本无法与兔子赛跑却是
不争的科学事实。
  国内的读者可以做一个有趣的试验,到幼儿园或小学去问问,看看孩子中有几个不
认为兔子骄傲而落后于乌龟的?孩子们只注意到寓言的想像,而忽略了科学的事实,这
不能说不是一个遗憾。

  在这个问题上,我认为有三点值得我们教育工作者去探讨:
  第一。道德教育重不重要?非常重要!但不应将价值判断置于事实之上;也不应把
道德判断置于科学之上;更不应只重道德教育而忽略了孩子的个性和兴趣的发展。如果
孩子们在他们最活跃的儿童时代没能全面发展他们的兴趣和个性,以后就很难再补救过
来了。道德教育在童年阶段固然非常重要,但更需要人们终生持之以恒!
  第二,孩子的道德教育,非常重要;但不应因此而忽略对孩子的科学常识的教育。
如果我们只重视孩子的道德教育,而忽略对孩子的科学常识的教育,他们一方面会变得
“少年深沉”;另一方面,到他们年纪大了又会变得“老年无知”。还是以“龟兔赛跑”
为例,当美国孩子只知道兔子比乌龟跑得快的最简单的科学常识的时候,我们的孩子已
理解“骄傲使人落后,谦虚使人进步”的深刻哲学道理;但当我们的孩子长大了还想不
通“兔子并不必然骄傲”的道理,并忽略兔子必然比乌龟跑得快的最简单的科学常识,
就显得“幼稚”了。
  第三,忽略对知识的永恒性与伦理的局限性的教育,孩子将很难做到“吾爱吾师,
吾尤爱真理”。
  伦理与道德的区别是微妙的。道德是人们在一定的社会文化中用以判断行为规范的
标准。
  伦理则是以一定的道德为基础的人伦关系,它规定了角色与角色之间的道德准则以
及各自的义务和权利。
  伦理与道德之间的微妙关联,就是人际关系。当某人不与任何人发生联系时,伦理
与道德就不产生判断的意义。比如,“他学习很努力。”这不能成为一个道德判断。
“他学习非常努力,以回报务农的父亲含辛茹苦地支持他读大学。”这就可以判断为伦
理关系中的道德行为。

  “尊师爱生”表现的是一定的师生伦理关系,它是对“文化大革命”的一种否定。
随着时代的发展,这种师生伦理关系日渐显现了其自身的局限性。但知识却是永恒的,
并不随着师生伦理关系的变化而变化。水的分子式,“文革”前是HZO,“文革”后也
还是NO。不能因为“尊师”而否认水的分子式NO的永恒性。换句话说,如果“尊师”的
伦理道德与尊重科学事实的实事求是的态度发生矛盾时,孩子需要的是突破伦理道德的
束缚去追求真理的勇气。又如,许多计划经济中流行的观念,在市场经济中就不吃香了,
就需要改变,以适应新时代的发展,但科学知识却具有超越时空的永恒性。
  兔子比乌龟跑得快,这是不变的科学常识;但“先进必定自满,落后必然奋发”的
判断,却是值得质疑的。

  孩子们只有认识到知识的永恒性,才会具备批判性思维,才会增强独立思考的能力,
才能孜孜不倦地追求真理,才能突破人伦关系,做到“吾爱吾师,吾尤爱真理”。

素质教育在美国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
素质教育在美国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