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哈里波特4:燃烧的高脚杯
 
· 哈里波特3:监狱的逃犯
· 哈里波特2:密室之秘
· 大城之殇
· 人淡如菊
· 哈里波特1:神密的魔法石
· 长袜子皮皮
· 陈旧,晾晒的另一边
· 爱情之处的栀子花
· 二两肉票
· 密友伊五
· 暗地病孩子
· 我是为爱这个人而来到这个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瓜兵呱呱乐
· 酱牛肉的做法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哈里波特4:燃烧的高脚杯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哈利波特 2005-10-20

 
  当荷米恩从餐车上回来,把钱放进书包里时,她取出来一份《先知日报》。

  哈利看了看,拿不准是否想知道里面说的是什么。

  但荷米恩见此情景,就镇静地说,“那没说什么。你可以自己看看,但里面确实没有什么。我每天都查看的。有一天有一小段说到你赢了比赛,他们没提到塞德里克,什么也没提到。我想,是法治强迫他们闭嘴的。”

  “他无法使理特闭嘴,”哈利说,“尤其是这样一个故事。”

  “哦,理特自从第二次任务以来就没再写什么了。”荷米恩用一种怪怪的压抑的声音说,“实际上,”她又微颤着说,“理特·史姬特会有一段时间不写东西了。除非她想让我暴露她的秘密。”

  “你什么意思呀?”罗恩说。

  “我发现她在没被允许的场合里偷听别人的私人对话。”荷米恩一口气说出来。

  哈利想她这几天肯定憋不住要告诉他们的,但因为发生了其他的事而忍住了。

  “她怎样干的?”哈利接着说。

  “你怎么发现的?”罗恩盯着她说。

  “好吧,其实是你给我这个想法的,哈利。”她说。

  “我吗?”哈利困惑地说,“怎么呢?”

  “窃听。”荷米恩欢快地说。

  “但你说他们没起作用——”

  “哦,不是窃听器。”荷米恩说道,“你瞧,理特·史姬特,”荷米恩的声音带着成功感而颤抖着,“是一个没登记的安尼摩格斯。她能变成——”荷米恩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封住的小玻璃瓶。“变成一只甲壳虫。”

  “你在开玩笑,”罗恩说,“你没有……她不是……”

  “哦,她是的。”荷米恩开心地向他们挥舞着那瓶子。里面有一些小树枝、树叶,还有一只又肥又大的甲壳虫。

  “那不可能——你在开玩笑——”罗恩把那瓶子举到眼前,喃喃说道。

  “不,我不是在开玩笑。”荷米恩喜悦地说,“我是医院病房的窗台上抓到她的。看仔细点儿,你会看到她触角上那些条纹像极了她戴着的可恶的眼镜。”

  哈利看了看,荷米恩说的很对。他还记得了什么,“我们偷听哈格力给玛西姆夫人讲他妈妈的那天晚上,雕像上也有一个大甲壳虫。”

  “对!”荷米恩说,“还有,我们在湖边说了话以后,维特从我头发上抓出了一只甲壳虫。还有,除非我记错,那天你的伤疤疼的时候。理特也伏在迪维纳雪课的窗台上。她一年到头都在到处打听事儿。”

  “我们看到马尔夫在树下时……”罗恩缓缓说道。

  “他正对着手上的她说话。”荷米恩说道,“他当然知道。怪不得她老是同史林德林的学生亲密交谈。他们才不在乎她干的事合不合法呢,只要向她提供一些关于我们和哈格力的坏消息就行了。”

  荷米恩从罗恩手里拿回了那瓶子,对着那虫子笑眯眯。那虫子在玻璃瓶里懊恼地嗡嗡乱叫。

  “我告诉他,我们回到伦敦以后,我就会放了她。”荷米恩说,“我已经在瓶上施了打不破的魔法,所以,她出不来。我还告诉她,她要把那支羽毛笔收起来一年,看看她能不能改掉诬蔑别人的坏习惯。”

  荷米恩笑嘻嘻地把瓶子放回到书包里了。

  房间的门轻轻地推开了。

  “很聪明啊,格林佐。”马尔夫说。

  克来伯和高尔站在他身后。他们三个无比开心,却又是使哈利觉得他们比以往都无知和危险。

  “现在,”马尔夫一字一句地说道。他看着他们,慢慢地踏进了厢间,嘴角里露出得意的一笑。“你们抓了个可怜的记者,丹伯多最喜爱的男孩子,大事情啊。”

  他得意地笑开了向克来伯和高尔斜着眼一瞥。

  “我们试着不去想它吧,是不是?”马尔夫逐个地看着他们,柔声说道。“假装什么也没有发生?”

  “出去。”哈利说。

  “你选了输的一方。我警告你,波特!还记得我告诉过你要谨慎交友吗?在霍格瓦彻的第一天,当我们在火车上碰到时。我告诉过你不要跟这种流氓地痞游游荡荡!”他猛地把头伸到罗恩和荷米恩面前。“现在太迟了,波特!他们会是第一个先走,现在黑暗公爵回来了!杂种和亲马格人最先走。嗯——第二——迪格瑞——”

  突然,好像是有人在车箱里放了一箱爆竹一样,诅咒从四面八方爆炸,让人头昏眼花,砰砰声震耳欲聋。哈利眨眨眼睛,看着地板。现在马尔夫、克来伯、高尔都毫无知觉地躺在门口上。

  他、罗恩和荷米恩都站着,每个人用了不同的魔法。而且并不是只有他们三个这样做了。

  这时弗来德踩在高尔身上,走进车厢来,又拿出魔杖。乔治也这样,当他跟着弗来德走进来时,小心翼翼地踩在马尔夫身上。

  “多么有趣的效果啊,”乔治说。他俯身看着克来伯,“谁用了南方克鲁斯咒语?”

  “是我。”哈利说道。

  “真怪,”乔治轻声说,“我用了果冻腿,好像这两样不应该混合起来,他脸上好像长满了触角。好了,我们不要把他们留在这儿吧,他们不好看。”

  罗恩,哈利和荷米恩踢了踢,又把无知觉的马尔夫、克来伯、高尔翻过来,推走——每个都似乎被混合的咒语打得更坏——把他们拖到走廊里,再回到车箱中,把门关上了。

  “打牌,有人要玩吗?”弗来德掏出一副牌,问道。

  当他们打到第五轮中间时,哈利决定问他们:“你告诉我们吧?”他对乔治说,“你们在敲诈谁?”

  “哦,”乔治表示不知道,“那事儿。”

  “没关系。”弗来德不耐烦地摇摇头,“它不是什么重要的事,不管怎样,至少现在不是。”

  “我们放弃了。”乔治耸耸肩说。

  但哈利、罗恩和荷米恩继续问,最后弗来德说,“好吧,好吧,如果你们真要知道,……是露得.巴格蒙。”

  “巴格蒙?”哈利尖声说道,“你是说他也牵进了?——”

  “啊,”乔治忧愁地说,“没有这样的事,蠢蛋。他没头脑。”

  “啊,那,什么?”罗恩问道。

  弗来德犹豫了一下,说,“你还记得快迪斯杯上,我们和他的打赌吗?英格兰会赢,但克伦会得到那史尼斯球。”

  “记得。”哈利和罗恩缓缓地说。

  “嗯,那家伙用从爱尔兰福神那得到的金子付给我们。”

  “然后呢?”

  “然后,”弗来德不耐烦地说,“它消失了。第二天早上它就不见了。”

  “但——那肯定是意外,对不对?”荷米恩说。

  乔治苦笑了一下。“嗯,我们开始也是这么想的。我们以为只要写信给他,告诉他出了差错,他就会出声的。但那没用,他不理我们的信。我们在霍格瓦彻曾试图同他谈谈,但他总找借口避开我们。”

  “最后,他很让人不快,”弗来德说,“他告诉我们,我们要赌博还嫩着呢,其实他根本就没给我们什么。”

  “所以我们就要求拿回我们的钱。”乔治目露怒气地说。

  “他拒绝了吗?”荷术思喘着气说。

  “对了。”弗来德说。

  “但那是你所有的钱啊!”罗恩说。

  “告诉你们吧,”乔治说,“当然,我们最后终于发现是怎么回事了。李·乔丹的父亲要巴格蒙给钱时,也遇到了麻烦,原来巴格蒙正与小妖精纠缠不清呢,他向他们借了好多金子。有一群妖精在世界杯后,在树林里拦住了他,搜刮了他所有的金子,但那还不够还债。他们就一路跟踪他来到霍格瓦彻。他已经赔得精光了,一个克拉也不剩,你知道那傻瓜怎样还债吗?”

  “怎样?”哈利问。

  “他在你身上打赌,伙伴。”弗来德说,“他押了个大赌注,说你会赢比赛,与妖精们赌。”

  “怪不得他老是帮我夺取胜利,”哈利说,“我确实赢了,是不是那样他就可以把金子还你们了。”

  “不,”乔治摇摇头说,“妖精们跟他一样奸诈。他们说你和迪格瑞不分胜负,巴格蒙则说你会全赢,因此巴格蒙就得逃跑避债。从第三次任务以来,他就开始逃了。”

  乔治深深地叹了口气,又开始摆弄那些牌。


  接下来的旅程让人非常惬意,哈利真希望整个夏天都这样过下去。实际上希望永远都别到达金克斯。但他那年已学会了承受艰辛。即使前面有令人不快的事,时间也不会缓慢下来。

  很快霍格瓦彻列车就在第九月台的第三个地区降下速度。学生们开始上月台时,走廊里又出现了通常的嘈杂混乱。罗恩和荷米恩提着皮箱小心绕过马尔夫、克来伯和高尔。

  哈利停下来了。“弗来德、乔治,等等。”

  那双胞胎转过身来。哈利拉开皮箱,拿出他在比赛赢得的钱。

  “拿着吧!”他把那袋金币扔到乔治手里。

  “什么?”弗来德惊愕地问。

  “拿去吧,”哈利坚定地说,“我不想要。”

  “你神经病了?”乔治想塞回给哈利。

  “不,我没有,”哈利说,“你拿着去搞发明吧。它是给搞笑店的。”

  “你还是挺聪明的。”弗来德敬畏地说。

  “听着,”哈利坚定地说,“如果你不要的话,我会扔到下水道里,我不想要,也不需要。有几个笑声对我就够了。我们都要一些笑声。我觉得我们不久会需要更多的笑声。”

  “哈利,”乔治手里掂着钱的重量,小声地说,“这儿大概有一千帆船币。”

  “对。”哈利露齿而笑,“想想那是黄油。”

  那双胞胎望着他。

  “别告诉你妈妈钱从哪儿来……尽管她可能不像以前那样非常希望你们进入部里,你们仔细考虑一下吧。”

  “哈利。”弗来德说道,但哈利已伸出了手。

  “看,”他断然说,“要么收下,要么我用魔法咒你。能帮我个忙吗?给罗恩买些别的袍子,就说是你们给他的。”

  一说完,他就离开了车厢,跨过马尔夫、克来伯和高尔——他们还躺在地板上,中了魔法。


  维能姨丈正在栅栏那边!威斯里夫人紧挨着他。一看到哈利,她就紧紧拥抱着他,在他耳边轻声说,“我想丹伯多在九月下旬会让你来我们这的。保持联系,哈利。”

  “再见,哈利。”罗恩说道,拍了拍他的后背。

  “再见,哈利。”荷米恩说道,她第一次吻了吻他的脸颊。

  “哈利,谢谢。”乔治喃喃说道,而弗来德则在他身边热情地点了点头。

  哈利朝他们眨眨眼睛,就转身走向维能姨丈,跟着他默默走出了车站。现在还没有什么可担心的,他坐上到普里怀特街的车后时,告诉自己,就像哈格力所说的,该来的会来,……当真来到的时候,他就得面对。


  (第四部完)



  点击相关链接:

  上一部: 哈利波特第三部:监狱的逃犯(亦译作《哈利波特与哈兹卡班的囚徒》)

  下一部: 哈利波特第五部:哈利波特与凤凰令

哈里波特4:燃烧的高脚杯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
哈里波特4:燃烧的高脚杯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