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哈里波特4:燃烧的高脚杯
 
· 哈里波特3:监狱的逃犯
· 哈里波特2:密室之秘
· 大城之殇
· 人淡如菊
· 哈里波特1:神密的魔法石
· 长袜子皮皮
· 陈旧,晾晒的另一边
· 爱情之处的栀子花
· 二两肉票
· 密友伊五
· 暗地病孩子
· 我是为爱这个人而来到这个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瓜兵呱呱乐
· 酱牛肉的做法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哈里波特4:燃烧的高脚杯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哈利波特 2005-10-20

 
第七章 巴格蒙和克劳斯

  哈利把自己和罗恩松开,站了起来,他们到了一个看起来十分荒凉的、雾气蒙蒙的荒野。在他们前面是一对看起来很累很粗暴的巫师。他们其中一个拿着一只大金表,另一个拿着一卷厚厚的羊皮纸和一支羽毛笔。两个都穿得像马格似的,不过看起来很拙劣。拿着表的男人穿着一件苏格兰粗呢外套,他的同事穿着一件有褶裥的裙子和一件宽大的防水衣。

  “早上好,巴西人。”威斯里先生打着招呼,拿起靴子,把它递给穿裙子的巫士。他把靴子扔进了旁边的一个装着用过的波奇的大箱子里;哈利可以看到一份旧报纸,一个空饮料罐和一个有洞的足球。

  “你好,亚瑟,”巴西人疲倦地说,“不用值班吧?对某些人来说是好事……我们已经在这里一个晚上了……你最好让让路,一大群人即将到达,他们来自黑森林,五点十五分出发的,等一下,我找一下你的营地……威斯里……威斯里……”他查看着羊皮纸上的名单,“在那边,大约四分之一英里,你去一号营地,找派恩先生。”

  “谢谢!”威斯里先生叫其他人跟着他。

  他们穿过荒野出发了。大约二十分钟以后,在路的旁边,有石头小屋出现在眼前。除了这个,哈利还可以看到成百上千个外型丑陋的帐篷,布满了这片原野。他们同迪格瑞父子道别后,走向小屋。

  一个男人站在门口,望向那些帐篷。哈利一眼就看出他是这方圆几英亩内唯一的真正马格。当他听到脚步声后转了过来,看向他们。

  “早上好!”威斯里先生聪明地说。

  “早上好!”马格说。

  “您是罗伯特先生吗?”

  “是的,”罗伯特先生回答,“你是谁?”

  “威斯里,两个帐篷,几天前就预订了。”

  “啊,”查看了一下钉在门上的名单,罗伯特先生说,“你的在森林的旁边,只是一晚,对吗?”

  “是的。”威斯里先生说。

  “你是现在付钱还是迟些呢?”罗伯特先生问道。

  “啊,现在,好,当然!”说着,威斯里先生走出小屋去叫哈利到他这里来。“帮我,哈利,”他低声说,从口袋里拿出一卷马格人的钱,开始把它分开。“这是一个……十?啊,对,我看到上面的小数字!……所以这是一个五?”

  “二十。”哈利小声地纠正他,非常担心地发现罗伯特先生正在努力地听他们在谈什么。

  “啊,对,是的……我不知道,这些小纸张……”

  当威斯里先生拿着正确数目的钱回来时,罗伯特先生问:“你是外国人吗?”

  “外国人?”威斯里先生重复着,十分迷惑。

  “你并不是第一个不懂得用钱的,”罗伯特先生说着,凑近去仔细观察威斯里先生,“十分钟以前有两个人竟然想用如瓶盖那么大的金币付钱。”

  “真的吗?”威斯里先生紧张地问。

  罗伯特先生在一个铝罐中找零钱。

  “这里从来没有这么拥挤过,”他突然说,又看了一下迷蒙的田野。“成百上千个人都预订了。有些刚刚才出现……”

  “真的吗?”威斯里先生问着,他伸出手去拿他的零钱,但罗伯特先生没有给他。

  “啊,”他若有听思地说,“那些人来自世界各地,有很多外国人,不仅仅是外国人,还有很多古怪的人,你知道吗?有个家伙穿着裙子和风衣到处走。”

  “他怎么可以这样?”威斯里先生十分紧张地说。

  “看起来像……我想……像某种集合,”罗伯特先生说,“他们似乎都互相认识,像一个大聚会。”

  在那时候,一个巫土悄悄地出现在罗伯特先生的前面。

  “遗忘!”他用魔杖指着罗伯特先生厉声说道。

  一瞬间,罗伯特先生的眼睛马上失去焦距,他的眉毛松散,脸上呈现出一种漠不关心的样子。哈利认得这种症状,那意味着的他的记忆被限制住了。

  “你的营地地图,”罗伯特先生平静地对威斯里先生说,“这是你的零钱。”

  “非常感谢。”威斯里先生说。

  刚才那个巫士陪着他们走到营地的门口,他看起来十分疲惫,他的下巴是蓝色的,布满了胡茬,眼睛下面有深紫色的眼圈。一出罗伯特先生的听力范围,他就对威斯里先生小声说:“这家伙非常麻烦。一天需要施十次记忆魔法才能让他高兴。露得。巴格蒙不肯帮忙。特洛厅到处大声地谈论布鲁佐球和可尔夫球,一点也不担心防御马格系统的安全情况。啊呀!当这一切结束时,我一定会很高兴的。待会见,亚瑟!”

  他消失了。

  “我想巴格蒙先生是魔法运动部的领导吧?”金妮说,看起来十分惊讶。“他应该知道在马格人旁边谈论布鲁佐球是怎么样的,对吗?”

  “他应该知道,”威斯里先生笑着说,把他们引进营地,“但是露得总是对安全情况比较大意。即使如此,再也没有比他更热情积极的运动部门的领导了。你知道他为英格兰打快迪斯,他是温包尔黄蜂队最优秀的队员。”

  池们在迷蒙的田野上的一排排帐篷中艰难地走着。绝大部分看起来很平常;它们的主人已经尽量把它们弄得像马格人一样,如加上了烟囱、铃钟,或者风向标。然而,到处都有帐篷实在是太明显了,哈利对罗伯特先生的怀疑一点也不感到惊讶。半路上,有一个过度奢侈、矫揉造作的作品,挂着一条一条的丝绸,就像宫殿一样。在人口还系着几个活着的孔雀。木久他们经过一个三层高,有几个角楼的帐篷;前面几米,有个帐篷前面设有花园,里面还建有水盆、日规和喷泉。

  “总是这样,”威斯里先生笑着说,“当我们聚到一起时,我们总是忍不住要显示一下自己。啊,我们的在这里,看,这是我们的。”

  他们到达了森林的边上,在田野的最前方。这是一个空旷的地方,只有一个小小的用铁锤打在地面上的标志,上面写着“威斯里”。

  “这真是个再好不过的地方!”威斯里先生十分高兴地说。“搭帐篷的地方正好在森林的另一边,我们要尽可能地接近。”他从臂膀上拿下他的背包,“好了,”他兴奋地说,“不许用魔法,严格地说,我们将用手把帐篷搭起来!不会太困难的……马格人经常做……这里,哈利,你认为我们应该从哪里开始呢?”

  哈利一生中还从没有露营过,杜斯利一家在假期从来没有带他外出过,他们情愿把他放在一个老邻居菲格太太家里。虽然如此,他和荷术恩还是决定了在哪里应该打柱子和桩子。当威斯里开始用木锤时,他实在是兴奋过度了。他成一个障碍,帮不上什么忙。但是,最后他们还是搭起了两个简陋帐篷。

  所有的人都站到后面去欣赏他们亲手做的物品。哈利想没有人会猜到这些帐篷是由巫上造成的。但是问题是一旦比尔、查理和伯希到后,他们将会是十个人。荷米恩似乎想到了这个问题。当威斯里先生,第一个进入帐篷时,她投给哈利一个戏弄的眼神。

  “我们将会很拥挤的,”他说,“但我认为我们都可以挤进去。

  来看一下吧。“

  哈利弯下腰来,有三个房间,还有沐浴室和厨房。巧合的是,它的样式跟菲格太太家的完全一样,在椅子上有钩针织品的盖布,一点也不搭配,还有一股很浓的猫味。

  “呃,不是住很久的,”威斯里先生说着,用手帕擦他的光头,斜看着房间里的四张床铺。“我向帕金的办公室借的。他现在不露营了。可怜的家伙,他现在正腰痛。”

  他拿起那个满是灰尘的水壶,斜视了下里面,“我们需要水……”

  “在马格人给我们的地图中可以看到一个水龙头,”罗恩说,他跟着哈利走进了帐篷,而且看起来对里面的情况一点儿也不感到奇怪。“在田野的另一边。”

  “好。不如你、哈利和荷米恩去取一些水,好吗?”威斯里先生把水壶递过来,还有一个锅,“其余的将去找些木材,因为我们需要火。”

  “但是我们有火炉,”罗恩说,“为什么我们不能只是……?”

  “罗恩,这是为了安全,防御马格人!”威斯里先生说,他的脸上充满了期待。“当真正的马格人露营时,他们用火在户外煮东西,我见过这些!”

  很快地看了一下女孩子的帐篷后,哈利、罗恩和荷米恩拿着水壶和锅,穿过营地出发了。女孩子的帐篷只是比男孩的稍微小了一点,但没有那股猫味。

  现在,太阳刚刚升起,雾也小了很多,他们可以看到这个帐篷的世界向各个方向伸展。他们慢慢地穿过那一排排的帐篷,到处张望。只有哈利会在想这个世界上到底有多少的巫婆和巫士;他从来没有想过那些在其它国家的巫士。

  其他的露营者开始起床了。首先是一些有着小孩子的家庭;哈利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年幼的小巫婆和巫士。一个不超过两岁的小男孩从一个金字塔形的帐篷爬了出来,拿着一个魔杖,十分高兴地戳着草地上的一个慢慢膨胀得像意大利香肠那么大的蛞蝓。当他们走近他时,他的妈妈急忙从帐篷里走了出来。

  “多少次了,凯文?你不可以碰爸爸的魔杖!”

  她踩了一下那巨大的蜡输,那蛞蝓便裂开了。她的骂声,混合了小男孩的哭喊声“你弄破了蛞蝓!你弄破了蛞蝓!”飘荡在宁静的空中。

  不远处,他们看到两个小巫婆,和凯文年龄差不多。她们正骑着一个玩具扫帚,只能升到一个女孩的脚趾头那么高,仅仅可以掠过带有露珠的小草。一位巫士官员发现了她们,经过哈利、罗恩和荷米恩,他急忙跑向她们,并不停地发牢骚:“都大白天了,父母还在睡懒觉,我想……”

  四周的巫婆和巫士们都从帐篷里出来了,开始准备早餐。有些偷偷地看一下四周,然后用魔杖点火;有些充满怀疑地试着用火柴点火,好像这是不可能似的。三个非洲的巫婆正在严肃地交谈,她们都穿着长长的白色泡子,而一群中年的美国巫上坐在一个亮晶晶的标语下面十分高兴的闲谈。那个标语挂在他们帐篷之间,上面写着“巫土沙龙”。当他们经过这些帐篷时,哈利听到里面正用一种奇怪的语言交谈,虽然他听不懂,但每个声音的语调都是非常兴奋的。

  “呃,是我眼睛的问题,还是有些东西变绿了?”罗恩问。

  不仅仅是罗恩眼睛的问题。他们走进了一个帐篷的营地,那里所有的帐篷看起来都像用三叶草盖着,透过那些打开人口的帐篷可以看到一张张笑脸,忽然,在他们后面,他们听到了有人叫他们的名字。

  “哈利!罗恩!荷米恩!”

  是谢默斯。芬尼更——格林芬顿的队友。他正坐在他自己的有三叶草盖着的帐篷前,旁边有红发妇女,应该是他的妈妈,还有他的最好的朋友,迪恩,也是格林芬顿的队友。

  “好像装饰品吧?”谢默斯嘴笑着问,笑着当哈利、罗恩和荷米思走过来打招呼时。“内阁不是很高兴。”

  “啊,为什么我们不能用我们喜欢的颜色呢?”芬尼更太太问,“你们应当看一下保加利亚是拿什么来炫耀的。你们当真会支持爱尔兰?”她补充说,盯着哈利、罗恩和荷米恩。

  当他们保证他们真的支持爱尔兰后,他们又重新出发了,不过,正如罗恩所说的:“在那种情况下,我们必须说些东西。”

  “我对于保加利亚人放在他们帐篷上,拿来炫耀的东西很好奇。”荷米恩说。

  “我们去看一下吧。”哈利说着,并指向前方那片大的营地,在那里,保加利亚的红、绿、白国旗,在风中飘扬。

  帐篷不是用植物来装饰,而是每一个都帖着同样的海报。一张印有一个深黑色眉毛的傲慢的脸。这张画不断地移动,但画中的脸却是不断地眨眼和皱眉。

  “克伦。”罗恩小声地说。

  “什么?”荷米恩问。

  “克伦!”罗恩说,“维特。克伦,保加利亚的搜索者!”

  “他看起来真是很粗鲁。”荷米恩说,看着周围这么多克伦在向他们眨眼和皱眉。

  “真的很粗鲁吗?”罗恩抬起头望着天空。“谁在乎他长得怎么样呢?他简直是不可思议,他也真的很年轻。只有十八岁左右,他是一个天才,到今天晚上,你就可以看到了。”

哈里波特4:燃烧的高脚杯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
哈里波特4:燃烧的高脚杯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