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哈里波特4:燃烧的高脚杯
 
· 哈里波特3:监狱的逃犯
· 哈里波特2:密室之秘
· 大城之殇
· 人淡如菊
· 哈里波特1:神密的魔法石
· 长袜子皮皮
· 陈旧,晾晒的另一边
· 爱情之处的栀子花
· 二两肉票
· 密友伊五
· 暗地病孩子
· 我是为爱这个人而来到这个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瓜兵呱呱乐
· 酱牛肉的做法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哈里波特4:燃烧的高脚杯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哈利波特 2005-10-20

 
第五章 威斯里的巫师咆哮弹

  哈利转得越来越快,肘子紧贴身子,朦胧的火炉在他身旁闪闪而过,直至他感到恶心,闭上了眼睛。然后他感到速度慢了下来,因此他伸出手来,以免面朝下跌倒,随后走出了威斯里的壁炉。

  “他吃了吗?”弗来德兴奋地说,伸出手拉哈利到身边。

  “是的,”哈利说边边伸直了腰,“那究竟是什么?”

  “长舌太妃糖,”弗来德高兴地说,“我和乔治发明的。我们一个夏天都在找人做试验……”

  小小厨房笑声如雷。

  哈利环顾四周,看见罗恩、乔治坐在一张擦得干干净净的木桌旁,另外还有有两个红头发的人,哈利从来未见过。但他马上意识到了他们是谁:比尔和查理,威斯里兄弟中的两个年纪大的。

  “哈利,你好!”两个中比较靠近哈利的那位说道,他对哈利笑了笑,伸出他的大手,哈利和他握了握手,觉得手指下面有硬茧及水泡。他一定是查理,他在罗马尼亚和龙一起生活。查理相貌像孪生兄弟俩,但比伯希,罗恩矮胖,而他们却修长。他的脸很大,自然,太阳晒得厉害,多斑,看起来完全被太阳晒黑了,双臂肌肉强健,一只胳膊上有一个疤。

  比尔微笑着站起来,也和哈利握了握手。他的到来有几分令哈利吃惊。他为一家魔界银行工作,他曾经是霍格瓦彻的孩子王。比尔真像伯希的翻版,但比他老,他们都对破坏规定的事非常敏感,小题大作,而且喜欢对别人颐指气使。可是对比尔没有别的话可以形容他的冷淡。他个子高大,长头发,留成马尾型。他戴一个耳环,像吊着一颗毒牙。他的衣服看起来比较适合摇滚音乐会,哈利认得他的靴子不是皮革的,而是龙皮做的。

  谁都还未来得及说别的,就听见一声“砰”的轻响,威斯里先生回来了,站在乔治肩膀旁边。他看起来很生气,哈利从来也没有看见过他如此生气过。

  “那不是闹着玩的,弗来德,”他吼道,“你究竟给他吃了什么?”

  “我没有给他任何东西,”弗来德说,又诡秘地笑了一下,“我只是掉下它,……这是他自己的错,他自己走过去吃了它,我从来也没叫他吃。”

  “你是有意掉的,”威斯里吼道,“你知道他会吃的,你知道他贪吃……”

  “他的舌头变多大啦?”乔治急切地问道。

  “在他父母要我缩小它前,四英尺长。”

  哈利和威斯里家人又哄堂大笑。

  “一点也不好笑!”威斯里先生说,“那种行为严重破坏了巫师与马格人的关系!我花了半辈子来解除马格人对我们的误解,然而我的儿子却——”

  弗来德愤怒地说,“我们就是因为他是马格人才没有把糖给他。”

  “不,我们给了他,因为他喜欢欺负弱小,”乔治说,“对吧,哈利?”

  “是的,他是,威斯里先生。”哈利认真地说。

  “不是那样!”威斯里生气地说,“你们等着我告诉你们的母亲……”

  “告诉我什么?”身后的声音说道。

  威斯里夫人刚刚进屋。她是一个矮小而丰满的女人,有着一张慈祥的脸,此时却因为疑惑而眼睛眯着。

  “喂,哈利,亲爱的,”她笑着对哈利问好后眼睛又很快地转向她丈夫,“亚瑟,告诉我什么?”

  威斯里先生犹豫了。哈利知道无论他对弗来德、乔治多么生气,他都并不是真的想把事情告诉威斯里夫人的。威斯里先生的眼睛紧张地注视着威斯里夫人,又是一阵沉默。接着威斯里夫人后面的厨房门口出现了两个女孩。其中一个有一头茂密的棕发,大门牙,是哈利和罗恩的朋友,名字叫荷米恩。格林佐,另外一个,小小个,红头发,是罗恩的妹妹,名字叫金妮。哈利对她们笑了笑,金妮的脸一下子红了,自从上次“回洞”金妮就喜欢上哈利了。

  “亚瑟,告诉我什么?”威斯里夫人又问道,口气很硬。

  “没有什么,”威斯里先生说,“是弗来德和乔治,刚才我跟他们吵了一架。”

  “他们这次做了什么?”威斯里夫人说。“如果这件事与威斯里巫师爆笑弹有什么关系的话……”

  “为什么不让哈利看看他睡在哪里呢,罗恩?”荷米恩在门口说。

  “他知道他睡哪里,”罗恩说,“在我房间,他睡那……上——”

  “我们都可以去。”荷米恩说,指了指。

  “噢,”罗恩说着,也明白了,“好吧。”

  “好,我们也来。”乔治说。

  “你就在这里!”威斯里夫人说。

  哈利和罗恩慢慢地出了厨房,与荷米恩和金妮走过长长的走廊,上了摇摇晃晃的楼梯。

  “威斯里的巫师咆哮弹是什么意思?”边爬楼梯,哈利边问道。

  罗恩和金妮笑了,荷米恩却没笑。

  “妈妈在整理弗来德和乔治的房间时发现了一堆订货单。”罗恩平静地说。“很长的价目表,上面是他们自己发明的东西。都是些搞笑的东西,你知道的。假魔杖、魔法糖……很有趣,我从来不知道他们在搞发明……”

  “我们很久以前就听见过爆炸声从他们房间里传出来,但我们从来没想到他们真的在‘造’东西,”金妮说,“我们认为他们只是喜欢那种声音。”

  “只是,大多数的东西——噢,所有的东西——都有点危险,”

  罗恩说,“他们准备在霍格瓦彻卖,赚些钱,妈妈气得发疯。叫他们不准再造任何东西,并烧掉所有的订单……她真的对他们大发雷霆。他们没有达到她期望的O.W.L。”

  O.W.L是普通巫师水平考试,霍格瓦彻学生在十五岁时参加这种考试。

  “那么现在肯定吵翻了天,”金妮说,“因为妈妈要他们像爸爸一样进魔法部,而他们却说他们想开搞笑商店。”

  就在那时,第二平台上的一扇门打开了,探出一张脸来,戴着鹿角镶边的眼镜,一副很生气的表情。

  “嗨,伯希。”哈利说。

  “噢,哈利,”伯希说。“我在想谁那么吵。我在干活,我有份报告要完成,有人在楼上楼下像打雷似的来回走,我很难集中注意力。”

  “我们没有像打雷一样走,”罗恩生气地说,“我们在走路,如果我们打搅了魔法部的超级秘密工作,那很抱歉。”

  “你在忙些什么呢?”哈利说。

  “为国家魔法合作部写报告,”伯希自命不凡地说,“我们要把大锅的厚度标准化。有些进口货太薄了一点,每年渗漏增加率为百分之三。”

  伯希的脸色有点红了。

  “罗恩,你可以耻笑,”他热烈地说,“但如果没有某项国际法制定的话,我们会发现市场上将充满品质低劣、浅底的物品,严重危及……”

  “对,对。”罗恩打断他的话后开始上楼,伯希砰的一声关上房门。哈利,荷术恩,金妮跟着罗恩又上了三段楼梯,厨房里传来很大的吼叫声,好像威斯里先生已把“太妃糖”的事告诉了威斯里夫人。

  罗恩的房间在房子顶层,看起来跟上次哈利来时一样。一样的贴着罗恩最喜欢的快迪斯队的海报;库得利加能大炮挂在墙上,在有点倾斜的天花板上旋转;窗台上以前装过青蛙卵的鱼缸里,现在有一只特别大的青蛙。罗恩的老鼠斯卡伯斯不在了,却有一只很小的灰色猫头鹰,它曾帮助罗恩把信送到普里怀特街给哈利,它在一个小笼子里上下窜跳,得意非凡地叽叽喳喳讲个不停。

  “好了吧,猪,”罗恩说,房里挤着四张床,他走进两张床的中间,接着说,“弗来德,乔治和我们在一起,比尔,查理在他们的房里,”他告诉哈利,“伯希一个人一个屋,因为他要工作。”

  “呃,你为什么要叫那只猫头鹰‘猪’呢?”哈利问罗恩。

  “因为他有点蠢,”金妮说,“它‘猪’名字叫皮威军。”

  “是的,那才不像‘猪’一样是个蠢名,”罗恩讥讽地说,“是金妮给它取的名,”他跟哈利解释说,“她认为这名字很甜,我想改它,但太迟了,叫别的它根本不答应。因此,它成了‘猪’,我不得不在这里养它,因为它惹恼了厄罗尔和荷米恩,它也让我恼火,来吧。”

  猫头鹰在绕笼飞驰,开心得尖声霍霍叫。哈利太了解罗恩了,知道罗恩并不会太喜欢它,不停地叼念着他的旧伴老鼠斯卡伯斯,但荷米恩的猫克路殊克前不久吃掉了它,这点尤其让罗恩觉得痛心。

  “克路殊克(猫)在哪里?”哈利问荷米恩。

  “在外面花园里,我想,”她说,“它喜欢追逐地精,但它从来没有见过。”

  “伯希很喜欢工作?哈利一张床上坐下来,看着库得利加能大炮在天花板的海报上驶进驶出。

  “喜欢?”罗恩秘密地说,“如果不是爸爸要他回来,他是不会回来的,他着迷了,不要提及他老板的话题,根据克劳斯先生……

  像我跟克劳斯先生说的那样……据克劳斯先生看来……克劳斯先生告诉我,他们将随时宣布他们的雇用契约。“

  “你夏天过得不错吧,哈利?”荷米恩说。“你收到了我们给你的食物包裹等东西了吗?”

  “收到了,太感谢了,”哈利说,“那些蛋糕,救了我的命。”

  “你收到……?”罗恩开始问,但哈利的眼神使他没有说下去。

  哈利知道罗恩将问及西里斯,罗恩和荷米恩在帮助西里斯逃出魔法部时出了很大力,他们对西里斯的关心就跟哈利一样。但在金妮面前讨论这件事不好。只有他们自己和丹伯多教授知道西里斯是如何逃跑的,也只有他们几个相信西里斯是无辜的。

  “我认为他们已不再争吵了,”荷米恩说,想消除这尴尬的局面,金妮正在好奇地打量罗恩和哈利,“我们下去帮妈妈做饭,好吗?”

  “好,”罗恩说完,四人就离开了罗恩的房间,下了楼,看见威斯里夫人独坐在厨房,看起来脾气特别坏。

  “我们将在花园外面吃!”她说,“这里没有十一个人的地方。

  孩子们,你们可以把盘子拿到外面去吗?比尔和查理在摆桌子,你们两个负责刀叉。“他对罗恩和哈利说。她把魔杖指向地窖里的马铃薯,一大堆马铃薯一个个都剥了皮从天花板上、墙上跳飞过来。

  “噢,看在上帝的份上,”她说着,一边指向簸箕,旋即它从那边跳起来,滑过房间地板,把那些土豆捞起装在里面。她很粗暴地说,“那两个家伙,”她正在把厨柜里的锅、壶拉出来,哈利知道那两个家伙指谁,当然是弗来德和乔治,“我不知道他们会发生什么事,真的不知道。没有抱负,除非你不想惹他们那么多的麻烦……”

  她把一个很大的铜炖锅放在餐桌上,开始挥舞魔杖在里面搅,乳脂色的酱从魔杖棒尖往下流。

  “他们并不蠢,”她继续说,越说越气,把铜锅放到炉子上,摆了一下魔杖点燃了炉子,“但他们在自暴自弃,如果他们两个自己不拉自己一把,他们真的有麻烦。从霍格瓦彻飞来的关于他们的猫头鹰比其余的加在一起还要多。假如他们继续走现在走的路,他们将在滥用魔法办公室里玩完。”

  威斯里夫人对刀具抽屉捅了一下魔杖,抽屉打开了。哈利和罗恩都闪开让路,几把刀从抽屉里飞出来,飞过厨房,开始切土豆,簸箕装着它们并把它们送入水槽。

  “我不知道我们哪里和他们不同,”威斯里夫人说,她放下魔杖,拉出更多的铜锅。“好多年都是这样子,一件事接另一件事的。

  他们就是不听,噢,没脑子!“

  她捡起魔杖,发出一声巨大吱吱叫,魔杖变成了一只巨大的橡皮老鼠。

  “又是他们的一根假魔杖,”她吼叫,“我多少次叫他们不要把它们放在附近。”

  她抓起她的真杖,转过身来发现炉上的酱已在冒烟。

  “来,”罗恩匆忙地对哈利说,从开着的抽屉里抓了一把刀具,“让我们去帮比尔和查理吧!”

  他们离开了威斯里夫人,出了后门,来到庭院。

  他们才刚走几步,突然荷米恩的麦黄色o型腿的猫——克库圣克斯快速跑出花园,瓶刷似的猫尾竖在空中,正在追逐一个有腿的土豆泥,哈利马上就认出那就是地精。不到十英寸高,喇叭形的小脚啪哒啪哒地跑,尽量快地跑过庭院,一头扎进一只防水长靴——门的四周有许多这样的长靴,哈利听见地精咯咯笑,因为描伸出爪子想抓他。就在这里,房屋另一边传来撞击声,他们进到花园就知道这是怎么回事了。原来比尔和查理两人各拿魔杖在手,让两台破旧的桌子飞上天空,在草坪上相互碰撞,都想碰碎对方的桌子。弗来德和乔治在欢呼,金妮在大笑,荷米恩在篱笆周围徘徊,很明显,她在好玩与担心间左右为难。

  比尔的桌子碰上了查理的桌子,“砰”的一声,一条腿撞得掉了下来。头顶上有人大声说话,他们都仰起头来,伯希已从三楼窗户里探出头来。

  “你把它弄下来,好吗?”他火吼道。

  “抱歉,伯希。”比尔对他大笑,“锅底怎么样了?”

  “真是太糟糕了,”伯希恼怒地说,他又关上了窗子。

  比尔和查理放声大笑,把桌子安全地放到草坪上,比尔用魔杖轻打了一下,再次把桌腿接上,并用魔法不知从哪里变出了桌布。

  七点钟,两台桌子上放满了威斯里夫人做得极好的饭菜,九个威斯里家人加上哈利、荷米恩在深蓝色万里无云的天空下吃晚餐。

  对于一个整个夏天都吃味道不新鲜的蛋糕的孩子来说,这简直是天堂,起先,哈利只是听着别人谈话而没有加入,他正忙着吃鸡蛋火腿馅饼,煮土豆还有沙拉。

  在桌子的那边,伯希在告诉他父亲关于锅底的报告。

  “我告诉克劳斯先生我要在周二前搞好它,”伯希得意洋洋地说。“那比他意料的要快一点,我总是要走在前面。我及时完成,他会感激我的,现在这一阵子我们部门特别忙,因为世界杯的各种安排,我们就没有从魔法运动部那里得到我们需要的帮助。露得。巴格蒙——”

  “我喜欢露得,”威斯里先生柔和地说。“他为我们弄到这样的好票。我也给了他一点恩惠:他的兄弟,奥特,惹了点麻烦,用不正常的动力割草机,我为他把整个事情弄好了。”

  “噢,巴格蒙是讨人喜欢的人,”伯希很听话地说,“但他怎么会成为部门的头呢?当我把他同克劳斯先生相比,我看,克劳斯先生不会失去我们部门的任何一票。您注意到了珀茜·佐金斯已失踪一个多月了吗?她去了阿尔巴尼亚度假后就再也没回来。”

  “是的,我刚问过露得,”威斯里先生皱了皱眉头说,“他说珀茜以前已经失踪过好几次了,但如果是我部门里的某一位,我就会担心了。”

  “噢,珀茜是没有希望了,对吧,”伯希说,“我听说她从一个部门降职到另一个部门,一直有许多麻烦,许多年来都是这样。巴格蒙应该设法找到她。克劳斯先生个人对她产生了兴趣,她一度也在我们部门待过,我想克劳斯先生很喜欢她。然而巴格蒙只是笑她可能看错了地图,去了澳大利亚,而不是阿尔巴尼亚。”伯希长叹一声,“还去找其它部门的成员?光是自己部门的事就已经够多了。您知道,世界杯后,我们要组织另外一件大事。“

  他清了清嗓子,朝桌子一路看过去,那边哈利、罗恩和荷米恩坐在那里。“您知道我在讲什么,父亲,”他稍微提高了嗓门,“顶级秘密的那件。”

  罗恩眨眨他的眼睛,对哈利和荷米恩说,“他一直想让我们问他,自从他开始工作后的那件大事。也许是厚底大锅的展览会。”

  桌子中间,威斯里夫人正与比尔争论耳环的事,好像是近段时间才戴的。

  “……真的像带了一个可怕的大毒牙,银行里他们怎么说?”

  “妈妈,只要我给家里带来极大的财富,银行里没有人对我的穿戴说三道四。”比尔耐心地说。

  “你的头发有点傻乎乎的,亲爱的,”威斯里夫人说,爱抚地用手指摸了摸魔杖,“我希望你让我为你修剪一下……”

  “我喜欢,”金妮说,她坐在比尔旁边,“您的想法不时髦了,妈妈,换句话说,丹伯多教授也一样。”

  在威斯里夫人的旁边,弗来德、乔治和查理都兴高采烈地谈论世界杯。

  “肯定是爱尔兰,”查理说,满口土豆。“他们在半决赛中摆平了——秘鲁。”

  “保加利亚有了维特。克伦。”弗来德说。

  “克伦是一个像样的选手,但爱尔兰有七个。”查理说,“我希望英国通杀,但那是令人尴尬,那真是……”

  “什么?”哈利关心地说,对他同巫师世界隔绝,回到了普里怀特街感到非常遗憾,哈利可是很忠心爱国的。

  “输给了特雷西维尼亚,390比10。”查理不快地说。“令人震惊,威尔士输给了乌干达,苏格兰被卢森堡宰了。”

  威斯里先生用魔法变出了蜡烛照亮了漆黑的花园,他们还没有吃自制的草毒冰淇淋,待吃完的时候,飞蛾在吧嗒吧嗒地响,飞得低低的,桌子上方到处都是。这湿热空气总是伴有草和忍冬的香味。哈利感觉特别饱,地精在玫瑰丛中疾奔,笑得前仰后合,后面那只克路殊克猫紧追不舍。

  罗恩抬起头来仔细打量,发现家里的其他人都在忙着讲话,他很小声地对哈利说,“最近你收到了西里斯的信吗?”

  荷米恩也四周看了看,靠了过来听。

  “是的,”哈利轻声说,“两次。他说OK,前天我给他写了信,他将写回信到这里。”

  他突然记起了他给西里斯写信的原因,一时间,差点就要告诉罗恩和荷米恩伤痕疼痛的事,告诉他们惊醒他的可怕的梦,……他不想要他们现在为他担心,而且此时此刻他自己此时此刻也感觉如此开心,如此和平安详,他也不想说这些破坏好的气氛。

  “看看时间,”威斯里夫人突然说,她看了看手表。“你们真的要睡觉了,你们所有的人,破晓的时候都要起床看世界杯赛,哈利,假如你把学校用品清单给我,明天我就到蒂琼。艾丽去为你办。

  其他人的我都买好了啦。世界杯开始后恐怕就没有时间买了,上次比赛就进行了五天时间。“

  “哦,希望这次也一样!”哈利热情地说。

  “噢,我可不希望那么久,”伯希假装神圣地说。“如果我五天不工作,想想我盘里的将会变成什么样的东西,我简直会发抖。”

  “是的,有人可能又会在里面放龙屎,伯希?”弗来德说。

  “还可是从挪威弄来的样品。”伯希说,涨红了脸。

  “那可不是私货!”

  “就是。”弗来德悄声对哈利说:“是我们找人寄过来的。”他们边说边从桌上起身。

哈里波特4:燃烧的高脚杯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46 47 48 49 50 51 52 53 54 55 56 57 58 59 60 61 62 63 ]
哈里波特4:燃烧的高脚杯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