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哈里波特3:监狱的逃犯
 
· 哈里波特2:密室之秘
· 大城之殇
· 人淡如菊
· 哈里波特1:神密的魔法石
· 长袜子皮皮
· 陈旧,晾晒的另一边
· 爱情之处的栀子花
· 二两肉票
· 密友伊五
· 暗地病孩子
· 我是为爱这个人而来到这个
· 圆舞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瓜兵呱呱乐
· 酱牛肉的做法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哈里波特3:监狱的逃犯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哈利波特 2005-10-20

 
第十四章 皮纳皮的妒忌

  那天晚上,格林芬顿楼里谁也睡不着。他们知道那些城堡又被搜查了,他们屋子的人都在教室里等待着巴拉克被逮捕的消息,麦康娜教授在黎明时分回来了,告诉他们说他逃脱了。

  第二天,他们到处都是加强了保安的指示牌。费立维克在门口用大画像教人怎么辨认西里斯。巴拉克;费驰在过道上跑上跑下,用木板把每个裂缝、洞口封闭。

  卡得格先生被解雇了,他的画像被送到七楼。而那个胖大婶回来了,她对这工作已很熟悉,但仍然很紧张,并要求只有对她作出额外保护,她才会担任这工作。一队粗壮的保

  安被雇佣来专门看护着她。他们极有威吓力地在过道上踱着,咕哝着,抱怨着他们那个大楼的规模。

  哈利忽然发现3楼那个独眼的女巫画像未被保护和监视,似乎弗来德以前的想法是对的,只有哈利、罗恩和荷米恩才知道这条秘密通道的。

  “你说我们是否应该告诉别人?”哈利问罗恩。

  “我们知道不会有人从‘甜鸭店’进来的,”罗恩毫不在意地说,“如果有人闯店,我们早就收到消息了。”

  哈利很高兴罗恩有这种看法,如果那座独眼的女巫画像也成了监视对象,那他就再也不可能到霍格马得去了。

  罗恩一时间成了名人。在他的人生中这还是第一次,人们对他的关注比对哈利还多。很明显,罗恩对此很欢乐。虽然还为那一晚的经历而颤抖,但他还是很乐意把那次的经历详详细细地向人讲述。

  “……那时我睡着了,突然听见撕裂东西的声音,我想我是在做梦,我醒来,发现我一边的垂帘被扯了下来……我转了一下身……看见他正在我面前,像副骸骨,留着污秽的头发,手拿一把长刀,约十二英寸长,他看着我,我也看着他,然后我大叫起来,他就溜走了。”

  “什么,尽管问?”罗恩补充说。这时,一群听过他的恐怖经历的二年级女生在一旁走过。“他为什么要跑呢?”

  哈利也在想这个,为什么他会跑错床,他不能让罗恩闭嘴,或进而袭击哈利呢?

  巴拉克已被证实在12年前因谋杀一个无辜者而逍遥法外,而这次,他只是面对着5个手无寸铁的男孩,而且当中4个已入睡。

  “他猜想也许外面还有事等着他,当你一叫并把别人都吵醒时,”

  哈利深思熟虑地说,“他必须把一屋子的人都杀光然后从那画像后的门逃跑,这样他就很有可能被老师撞见。”

  尼维尔完全失宠了,麦康娜教授对他很生气,禁止他以后到霍格马得去,拘留了他,还禁止任何人给他进入大楼的密码。可怜的尼维尔每晚只能在外面等候别人让他进去,那些保安总是睨视他。

  所有这些惩罚,都比不上他祖母给他的——一个最差劲的霍格瓦彻学生在早餐后收到的咆哮信。

  学校的猫头鹰猛冲进大堂,带着平常的邮件。一只谷食鹰在他面前停了下来,这令他差点说不出话来,鹰嘴里叼着一个粉红色的信封,坐在对面的哈利和罗恩,他们一下子认出那是个咆哮信,罗恩前年就收到过妈妈寄来的一个。

  “拆开它,尼维尔。”罗恩建议道。

  尼维尔没等人说第二遍,捏了信封,像拿炸弹一样端在眼前。当他冲出大楼时,史林德林的那几张桌的人爆发出一阵笑声。他们听见他祖母的声音在门厅里消失。

  她的声音,比平常的声音神奇地高100倍,骂着他如何为家族蒙羞。

  哈利只顾着同情尼维尔竟没留意他也有信。海维指了他一下,引起他的注意。

  “哦——谢谢你,海维……”

  哈利拆开信封,这时海维正享用着尼维尔的玉米片。里面的留言是这样的:亲爱的哈利和罗恩:今晚6点左右陪我喝杯咖啡好吗?我来接你们,在门厅里等我,你们是不准单独出去的。

  你欢乐的哈格力“也许是关于巴拉克的事!”罗思说。

  晚上6点钟,哈利和罗思离开格林芬顿楼,通过保安队伍,直奔门厅而去。

  哈格力已在那里等着他们了。

  “好了,哈格力!”罗恩说,“我想你听说过周六晚的事了吧?”

  “我全听过了。”他开前门,领着他们出去。

  “哦!”罗恩有点失望。

  他们在哈格力的小屋看见的第一件东西是毕克碧正放在哈格力的被褥堆上,它那不寻常的双翼紧贴身体,正在享用一大碟的死雪貂,避开他不开心的目光,哈利看见一个巨大的毛绒绒的长袍和一条橙黄色的领带挂在衣橱门上。

  “他们是用来干什么的?”哈利问。

  “用来对付和处理危险的怪兽的,这个星期五,他和我将到伦敦去,我们在‘骑士客士’里订了两个床位。”

  哈利极为内疚。他完全忘了毕克碧的审讯是这么近。从罗恩脸上一点也不放松的神气看来,他也是这样。他们连承诺地帮助他准备毕克碧辩词也忘了,霹雳的回来使他们冲昏了头脑。

  哈格力给他们倒了茶,并给他们一碟巴斯糕点,但他们想还是不要尝为好,他们已经领教过哈格力的厨艺了。

  “我有事想与你们商量。”他坐在他俩中间看上去很严肃。

  “是什么事呢!”哈利问。

  “关于荷米恩的!”哈格力答道。

  “她怎么了?”罗恩问。

  “她自圣诞后就常来看我,她感到孤独。一开始你不跟他说话是为了霹雳的事,现在又因为她的那个猫——”

  “它吃了我的斯卡伯斯!”罗恩插话道。

  “就因为她的猫像其它猫一样,”哈格力固执地说,“她曾为此哭喊过几次,你也是知道的,那时候,不知道她是怎么过来的,食而无味,但她还帮我找了一些很好的材料……我想毕克碧这次的审讯情况将会有所改善。”

  “哈格力,我们本来也应该帮忙的——但……对不起——”哈利难堪地说。

  “我没有责备你们!”哈格力说着并不接受哈利的道歉,“上帝知道你们有多忙,我也看见你每天都在练习,但我必须告诉你们,我认为你们是应该对朋友而不是对扫帚和老鼠更为珍惜的。”

  哈利和罗恩交换了一个不舒服,不自然的眼色。

  “罗恩,当巴拉克几乎刺伤你时,她真的是难过的,她也是有良心的,但你们还是不理睬她。”

  “如果她杀了她那只猫,我就跟她说话。”罗恩还是很气愤,“但她仍坚持己见,她是个疯子,她听不进一点不利于猫的话。”

  “哦,人们有时也会为自己的宠物而变得糊涂,”哈格力明智地说着。在哈格力身后的毕克碧吐了几块雪貂肉在哈格力的枕头上。

  他们在余下的时间内都在讨论格林芬顿队在快迪斯赛中较好的形势,9点钟,哈格力陪他们走回城堡。

  当他们回到教室时,一大群人正围在通告栏前。

  “霍格马得,下一个周末!”罗恩伸长脖子看见了新的通知。“你估计会怎样?”

  他轻轻地补充说。

  “费驰在霍格马得那一段并没做什么……”哈利说得更轻了。

  “哈利!”一个声音在哈利右耳边响起。哈利抬起眼睛,发现荷米恩正坐在他们右后面的桌子旁,正在整理着那堆把她挡住的书墙。

  “哈利,如果你再走进霍格马得,我会告诉麦康娜关于地图的事!”荷米恩说。

  “你听见有人在说话吗?哈利!”罗恩吼着,并不看荷米恩。

  “罗恩,在西里斯。巴拉克几乎杀了你这件事后,你还让他同你一块去?我将会告诉……”

  “这么说,你是想让哈利被淘汰啦!”罗恩盛怒地说,“你这一年来搞的破坏还不够吗?”

  荷术恩张开嘴正想申辩,一下嘶嘶声传来,克路殊克跳到她的膝上来。荷米恩惊恐地看着罗恩脸上的表情,抱起克路殊克,向女生宿舍跑去。

  “那我们该怎么办?”罗恩好像不当荷米恩刚才打断他们的说话是回事,继续说,“来,你还没到过真克商店呢!”

  哈利四周围扫视了一下,看荷米恩是否听得见。

  “好吧,”他说,“我这次将会带上那件隐形斗篷。”

  星期六的早上,哈利把隐形斗篷和掠夺者地图放进口袋里,然后和其他人一起下楼去吃早餐。荷米恩一直用猜疑的目光向他这张桌子看过来,他避开她的目光,而且有意让她看见自己像其他人一样回头走上那通向前门的楼梯。

  “再见!”哈利跟罗恩说,“回头见!”

  罗恩眨了眨眼,打个眼色,列着嘴在笑。

  哈利匆匆赶到了楼上,在路上,他口袋里的掠夺者地图滑了出来。他在那个独眼女巫画像后蹲下,把她移开。一个小点正向他这边移动,哈利眯着眼睛看,小点旁有几个小字写着“尼维尔。”

  哈利迅速掏出魔杖,喃喃念道,“得细店!”。说着把书包塞进画像里,在他爬进去时,尼维尔从墙角处瞧这边走来。

  “哈利,我忘了你也不曾去过霍格马得。”

  “你好,尼维尔。”哈利迅速从画像旁走开,并把地图拉了一下,塞回口袋里。

  “你上来干什么?”哈利慌忙问。

  “没什么,”尼维尔耸耸肩说,“玩不玩史纳皮的游戏?”

  “不,现在不了。我准备去图书馆,完成露平教授的那篇鬼论文。”

  “好,我同你一起去,正好我也没做。”尼维尔高兴地说。

  “嗯,且慢,我忘了我昨晚已经完成了。”

  “太好了!那你可以帮我!”他满脸焦急地说,“我不懂大蒜那一段——他们必须吃的吗,还是——”

  尼维尔顿了顿,喘了口气,仔细看着哈利的背后。

  史纳皮来了,尼维尔很快地踱到哈利背后。

  “你们两个在干什么?”史纳皮在他们面前站正逐个打量起来,“好一个奇怪的相通地点。”

  令哈利不安的是,史纳皮的目光从他们一边的门向那画像移动。

  “我们不是约好在这里见面的……只是,刚好碰见了。”哈利解释说。

  “就这样吗?”史纳皮说,“你有个习惯,就是专门到那些别人不在意的地方去,波特,你很少会无缘无故地……我还是建议你们回到你们所属的格林芬顿大楼去。”

  哈利和尼维尔没说什么,转身就走。在拐弯处,哈利回头看了看,史纳皮正用手触摸那女巫画像,似乎在检查些什么。

  在胖大婶那里,哈利告诉了尼维尔密码,然后假装把论文忘在图书馆里,回头跑去取,就这样甩下了尼维尔。一旦他见保安队伍远去了,哈利马上掏出地图,凑到鼻子上看。

  三楼的走廊似乎很空荡,哈利浏览了一下地图发现那个标着“史纳皮”的小点已回到办公室。

  他跑回画像旁,打开隆起的部分,爬进去,滑到石俗的底部,捡起书包,擦了擦地图,跑向目的地。

  哈利在隐形斗篷的掩护下,来到霍格马得的阳光下,并从后戳了罗恩一下。

  “是我。”他低声说。

  “你怎么被耽搁了?”

  “史纳皮在到处走动……”

  他们走到大街上。

  “你在哪?”罗恩在拐弯处喃喃地说,“你还在吗?这种感觉真不可思议……”

  他们来到邮局,罗恩假装看猫头鹰给埃及的比尔带去的字条,好让哈利四围看看,猫头鹰叫着轻轻地落在他身旁,至少有三百只,从灰黑的大猫头鹰到只送地方信的小猫头鹰,应有尽有。有的甚至小到可以坐在罗思的手掌上。

  他们参观卓克特可的时候,人很挤,哈利要很小心翼翼地闪避着,以免因撞到人而引起惊慌。里面有很多很多游戏,连弗来德和乔治梦想中最疯狂的也有,哈利轻声地在旁给罗思指点并从斗篷下递给他一些帆船币。他们离开卓克特可时,钱袋里理所当然地轻了,但口袋里的却多了玩具和糖果。

  天气很好,风微微地吹着,没一个有窒息之感。他们路过“三扫帚”酒吧,爬过一个山丘,来到什拉克。刹克参观。这是在英国常见的民居。它坐落在比其它村在稍高的地方,但即使在白天,也会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窗户用木板封起来,园子里长满野草。

  “连霍格瓦彻的鬼魂也让它三分。”罗恩说着,他们正靠在栅栏上,抬头看看,“我问过无知的尼克,他说他听见好像有很多人住在那里。无人可以进去,弗来德和乔治查探,很明显所有门都锁着。”

  哈利因爬山而有点热,正想把斗篷脱下一会儿,这时,一个声音传来,有人从屋子的另一边爬上来。不一会儿,马尔夫出现了,后面紧跟着克来伯和高尔·马尔夫嘴里说着话:“……必须有一个猫头鹰与爸爸那边保持联络,告诉他我的手的事以及我有三个月时间不能用它……”

  克来伯和高尔在吃吃地笑。

  “我真希望能听见那个毛茸茸的傻瓜在为自己辩护……”

  马尔夫突然发现了罗恩,他苍白的脸上泛起恶意的笑容。

  “威斯里?你在那边干什么?”

  马尔夫抬头看着罗恩后那座破烂不堪的屋子。

  “假设你住在这里,你会喜欢吗?威斯里?想象一下你可以拥有你自己的寝室……我听说你一家人都睡在同一个房间里,这是真的吗?”

  哈利抓住罗恩的袍子想阻止他向马尔夫攻击。

  “把他交给我。”哈利在罗思耳边低语。

  机会实在太好了。哈利悄悄爬到马尔夫身后挖了一大把泥巴。

哈里波特3:监狱的逃犯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
哈里波特3:监狱的逃犯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