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哈里波特3:监狱的逃犯
 
· 哈里波特2:密室之秘
· 大城之殇
· 人淡如菊
· 哈里波特1:神密的魔法石
· 长袜子皮皮
· 陈旧,晾晒的另一边
· 爱情之处的栀子花
· 二两肉票
· 密友伊五
· 暗地病孩子
· 我是为爱这个人而来到这个
· 圆舞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瓜兵呱呱乐
· 酱牛肉的做法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哈里波特3:监狱的逃犯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哈利波特 2005-10-20

 
  铃终于响了,史纳皮教授留着他们。

  “你们回去写一篇论文交给我,写有关怎样辩论狼人和怎么样杀他们,论文要有两张羊皮纸那么长,星期一之前交给我,这是应该抓紧这班的时候了,威斯里,你留下,我要安排你留堂。”

  哈利和荷米恩随着其他同学离开课堂。他们猜想课室里的人不会听到时,就开始沸沸扬扬地谈论史纳皮教授。

  “史纳皮教授一点都不像上黑巫术防御课的其他老师,即使他还很想当这门课的老师。”哈利对荷米恩说,“为什么他会给露平教授代课呢?你想是否因为布格特那事?”

  “我不知道,”荷米恩哀愁地说,“但我真希望露平教授快点恢复。”

  罗恩五分钟后跟上来了,他愤怒到极点。

  “你知道那——”,他称史纳皮为那东西,“让我做什么吗?他让我把医院的床单都洗一遍,还不能用魔法!”他深深的呼吸,拳头紧紧地握着,“为什么巴拉克不藏在史纳皮教授的办公室呢?他应该帮我们把他干掉!”

  哈利第二天一早就醒了,外面仍然很黑,好一会他以为是外面狂乱的风吵醒他,随后他觉得脖子后面有冷冷的风,他于是直坐起来——原来是皮维斯那调皮鬼飞到他身边,在他耳后使劲地吹着。

  “你来这里干什么?”哈利不高兴地说。

  皮维斯向着他的下巴使劲地吹了一会就飞到外面去了,一直在咯咯地笑着。

  哈利在床上摸出闹钟一看,才四点半。讨厌的皮维斯,他尝试着再睡,但是很难,他已经醒了,尽量不理会外面隆隆的雷声,狂风撞在墙上的声音,还有远处禁忌林里倒裂的声音。几个小时后,他将会球场上在强风中比赛了。最后,他不想再睡了,他起床,穿好衣服,拿起他的灵光2000,蹑手蹑脚地走出宿舍。

  当哈利打开门时,有东西撞到他的脚上。他弯下腰恰好抓住克路殊克推下楼,又说,“放过斯卡伯斯吧。”

  在公共室里,雷雨更大了。哈利知道最好别期望比赛会取消。

  快迪斯比赛不会为雷雨这样的小事而推迟的。但是,他开始觉得有点担心。伍德向他指出迪格瑞是五年级学生,比哈利强壮,搜索者通常是轻而快的,但迪格端的体重也有优势,在这样的天气下,他不容易被吹倒呀。

  哈利坐在火炉前直到破晓,时而站起来阻止克路殊克偷偷爬上的楼梯,最后,哈利想该是吃早餐的时候,他便向画像走过去。

  “你这黄毛小子,站住来跟我打。”卡得格爵士大声喊。

  “哦,住口。”哈利打了个呵欠。

  他吃了一大碗粥之后觉得好一点了,开始吃面包的时候,其它队员也来了。

  “这将会是比较辛苦的比赛。”伍德说,他还没吃东西。

  “不要担心,奥里沃,”艾丽斯亚使他宽心地说着,“我们不会在意这些雨的。”

  但是,这绝不止是这些雨。快迪斯比赛向来都很受欢迎的。全校的人都出来看比赛,他们顶着狂风,连手中的雨伞都被吹翻,来到快迪斯球赛场的草地上,当哈利刚进入更衣室的时候,他看到马尔夫、克来伯和高尔,正向体育馆走过来,他们在一把大伞下指着哈利大声地笑。

  队员在换上深红色队衣后,正等着伍德通常的赛前讲话,但是他这次没有说,他几次想说些什么,但只发出含糊的声音。他只是摇摇头,然后示意他的队员跟他出去。

  他们向球场走时,风刮得很猛,他们只好靠墙走,因为不断的隆隆的雷声,他们都不知道围观的同学是否在欢呼。水打在哈利的眼镜上,这样他怎么能看到史尼斯球在那里?

  海夫巴夫队员从球场的另一方走出来,他们穿着淡黄色的球服。

  两个队长向对方走过去并且握握手,迪格瑞向伍德微微笑了一下,但是伍德的下巴好像锁住一样,他只是点点头。哈利看到胡施女士的嘴形说,“准备好你的扫帚。”他从泥泞中把脚抽出来,跨上他的灵光2000上。弗琼女士把哨子放在唇上吹了一下,声音又沙哑又遥远——他们开始了。

  哈利迅速站起身,但是他的灵光2000在风中摇摆着,他尽力让它稳定下来,然后一转,冲入雨里。

  不到五分钟,哈利感到冰冷的雨水渗到他的皮肤上,他几乎看不见他的队友,更不用说那个小小的史尼斯球。他在球赛上飞来飞去,只看到身边不断有红色和黄色的身形飞过,他不知道球赛进展如何。

  在风中他们听不到命令,下面是斗篷和雨伞的海洋。他两次差点被可尔夫球撞下去。他的视线被眼镜上的雨水模糊了,他看不到前面的东西。

  有时候,他觉得让他的扫帚保持直线就行了。天空越来越暗了,好像夜晚决定提前到达一样。哈利两次差点撞到球员的身上,他不知道是队友还是对手。

  天空闪了一下,传来了胡施女士的口哨声,哈利透过厚厚的雨层,勉强看到伍德的轮廓,他正在示意叫他下到地面来。整支队就这样向伍德冲过去。

  “我叫了暂停,”伍德对他的队员大声说,“过来,到这边来——”

  他们在球场边缘一把大伞下面集合。哈利脱下眼镜在衣服上匆匆地擦擦。

  “现在有几分?”

  “我们有五十分了,”伍德说,“但是除非我们找到史尼斯,要不,我们会打到晚上还不能停的。”

  “我戴着这个的话根本就没机会。”哈利挥动着眼镜赌气地说。

  正在那个时候,荷米恩在他肩膀出现了,她正戴着她的斗篷,冲着哈利莫明其妙地笑着。

  “哈利,我有办法,快给我你的眼镜!”

  他递过去给她,队员都惊奇地看着她,荷米恩用她的魔杖轻轻地拍拍眼镜,念道:“伊被华斯!”

  “行了!”她把眼镜还给哈利说,“它现在是防水的。”

  伍德看上去好像要吻她一样。

  “太好了,”当她消失在人群时伍德大声地说,“好了,队员们,我们开始吧。”

  荷米恩的咒语很有效,但哈利仍然冻得麻麻的,比他任何时候都要冷,但是他可以看了。怀着无比的决心,他的扫帚在呼呼的风中加速,他向每个方向寻找史尼斯球,闪过了一个布鲁位球,在正向这边冲过来的迪格瑞下面穿过……

  又传来一阵雷响,紧紧地跟着耀眼的闪电之后。情况变得越来越危险了,哈利要尽快找到住史尼斯。

  他转过头,准备向球场中间飞过去,就在那一刹那,又是一阵闪电,把整个球场都照亮了,哈利的注意力转移到一个东西上。那是一只毛发蓬松的大黑狗,面无表情地坐在最上的那排空座位上。

  哈利麻麻的手在扫帚上滑动一下,他的“灵光2000”下降了几尺,他拨拨湿透的头发,再往看台那边看,那只狗已经消失了。

  “哈利!”伍德站在格林芬顿的球门前向他烦恼地叫,“哈利,在你后面。”

  哈利立刻向四周看看,迪格瑞正向他后面猛飞,一个带着污点的史尼斯球正在他们俩之间闪闪发光……

  哈利感到一阵急烈的惊慌,他趴在扫帚上向球飞扑过去。

  “加油,“他对灵光2000大声说,雨点抽打在他的脸上,”快一点!“但是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体育馆里突然变得令人毛骨悚然的沉静,风虽然很强,但好像忘了发出声音一样,好像谁突然把声音关掉了,哈利好像突然间聋了——什么事了?

  然后一阵恐怖的熟识的冷流向他盖过来,他开始注意到下面球场有些东西在动……

  他还没有开始想到些什么,哈利把视线从史尼斯球移开往地下看。

  最少有一百个得蒙特,他们遮羞着的脸正向着他,他觉得冰的水在他胸前涌起,在割断他身体内的东西。然后他又开始听到有人在尖叫,在他的头脑里面尖叫……

  一个女人……

  “不,不要,求求你,不要是哈利!”

  “走开,你这笨女孩……立即滚开……!”

  “不要哈利,求求你不要,你杀我吧……”

  模糊的,旋转着的白雾充满了哈利的头脑——他在做什么?为什么他在飞?他要去救她……她快要死了……她快要被杀死了……

  他在下落,在冰冻的雾里下落。

  “不要哈利,求求你——放过他——放过他吧——”

  一个刺耳的声音大笑起来,那女人在尖叫之后哈利什么都不知道了。

  “幸亏地面很软。”

  “我以为他肯定会死的了。”

  “但是他连眼镜都没有弄坏。”哈利可以听到各种各样的说话声,但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他不知道他在那里,怎么到达这里的,之前在做什么。他只觉得浑身都酸痛,好像被抽打了一顿一样……

  “那是我这辈子见到过的最恐怖的东西。”

  很恐怖的……最吓人的……头巾状的黑色的身影……很冷……

  在尖叫……

  哈利猛地睁开眼,他躺在医院的病床上。格林芬顿的快迪斯队员从头到脚都是泥土,正在他的床边看着他。罗恩和荷米恩也在,他们都好像刚从游泳池爬上来一样。

  “哈利!”弗来德喊着,他在泥土的映衬下显得特别白,“你觉得怎样?”

  哈利的记忆飞速地走着,那闪电……那狰狞格拉菲……还有史尼斯球……还有那些得蒙特。

  “什么事了?”他猛地坐起来,大家都呆了。

  “你摔下来了,”弗来德说,“从五十尺高的地方,还能继续比赛吗?”

  “我们以为你死了。”艾丽斯亚颤抖着说。

  荷米恩发出一声细细的尖叫声。她的眼睛很红。

  “但是那比赛,”哈利说,“发生什么事了?”

  没有人说些什么。沉痛的事实像一块大石头一样在哈利心里沉下去。

  “我们——输了?”

  “迪格瑞找到了史尼斯球了。”格林佐说,“在你刚刚摔下去的时候。他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当他向后一看,见到你在地上,他想叫暂停的,还想要重新再打一场,但是他们赢得很公平……就是连伍德也承认它。”

  “伍德在那里?”哈利说,他这时才意识到他不在那里。

  “还在洗澡。”弗来德说,“我想有人了想溺死自己。”

  哈利把脸藏在双膝上,双手抓着头发。弗来德捉住他的肩膀使劲地摇他。

  “不要这样,哈利,你从来都没有错过史尼斯球的。”

  “肯定有一次你不能接住它的。”格林佐说。“还没有完呢。”弗来德说,“我们只落后一百分,不是吗?因此如果海夫巴夫输给卫文卡罗的话,我们就会打卫文卡罗和史林德林……”

  “海夫巴夫起码要输二百分。”格林佐说。

  “但是如果赢了卫文卡罗……”

  “不可能,卫文卡罗队很强的,但如果史林德林输给海夫巴夫的话……”

  “都由分数决定的——一百分来定赛程——”

  哈利躺在那里,没有说些什么,他们已经输了……第一次输了一场快迪斯比赛。

  大约十分钟之后波姆弗雷女士进来叫队员门离开好让他安静一下。

  “我们晚一点再来看你,”弗来德跟他说,“不要责怪自己,哈利,你仍然是我们见过的最好的搜索员。”

  那些队员出去了,身后留下泥迹,波姆弗雷女士很不满意地关上门。罗恩和荷米恩靠近哈利的床。

  “丹伯多很生气,”荷米恩用颤抖的声音说,“我从没有见过他那个样子。你跌下来时他冲进球场,挥动他的魔杖,使你撞到地上速度减下来了。然后他用魔杖指向得蒙特,向他们发射银白色的东西,他们立即离开了体育馆……他对他们的闯进来很气愤,我们听到他——”

  “然后他用魔杖把你移到担架上,”罗恩说,“还扶着你走进学校。

  每个人都以为你……“他的声音降下来了,但哈利没有注意到,他正在想得蒙特对他做了些什么……

  还有那尖叫声,他抬起头看到罗恩和荷米恩正忧虑地看着他。他立即转为说一些实在一点的话。

  “有人捡到我的扫帚吗?”

  罗恩和荷米恩立刻相视一望。

  “嗯——”

  “怎么啦?”哈刮说,分别向他们看看。

  “哦……你掉下来的时候,它给吹走了。”荷米恩犹豫地说。

  “之后呢?”

  “之后,它撞到——它撞到,噢,哈利,它撞在胡宾柳树上。”

  荷米恩的心猛地收空一下,那胡宾树是一棵很凶残的树,种在球场中间。

  “之后呢?”哈利问,他猜到那讨厌的答案了。

  “嗯,你知道那胡宾柳树了。”罗恩说,“它——它不喜欢别人碰它。”

  “费立维克教授在你醒来之前把它拿回来了。”荷米思小声地说。

  她慢慢地在她脚边拿出一个袋子来,把它倒转,倒出一堆折断的木头在床上,这是哈利被打败的见证。

哈里波特3:监狱的逃犯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
哈里波特3:监狱的逃犯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