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哈里波特3:监狱的逃犯
 
· 哈里波特2:密室之秘
· 大城之殇
· 人淡如菊
· 哈里波特1:神密的魔法石
· 长袜子皮皮
· 陈旧,晾晒的另一边
· 爱情之处的栀子花
· 二两肉票
· 密友伊五
· 暗地病孩子
· 我是为爱这个人而来到这个
· 圆舞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瓜兵呱呱乐
· 酱牛肉的做法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哈里波特3:监狱的逃犯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哈利波特 2005-10-20

 
第九章 惨败

  丹伯多教授把所有的格林芬顿学生送回大厅,不久,来自海夫巴夫、卫文卡罗和史林德林的学生也围过来了,他们都显得很困惑。

  “我和老师们要在城堡里面仔细地搜搜。”丹伯多教授看到麦康娜教授和费立维克进来关上门后说,“为了你们的安全,恐怕你们的都要在这里过夜了,我要最优秀的学生在进口处守卫,由优秀的男孩和女孩负责。发生任何事情都要向我报告。”

  他对伯希加了一句,伯希显出又骄傲又自命不凡的样子。

  “有情况叫鬼来报话。”丹伯多教授停顿一下,准备离开大厅,又说:“哦,你们可能要……”

  他的魔杖随手一挥,所有的大桌子都飞到大厅的边缘,并背着墙站着,魔杖又一挥,大厅的地板上出现了很多紫色的睡袋。

  “好好睡。”丹伯多说着出去并关上门。

  大厅立即沸腾起来,格林芬顿的学生正在向其他人描述所发生的事。

  “每个人都到睡袋里睡!”伯希大喊,“快点儿,不要再说了,十分钟后关灯。”

  “过来。”罗恩对哈利和荷米恩说,他们把三个睡袋拖到一个角落里。

  “你认为巴拉克还在城堡里吗?”荷米恩忧虑地细声说。

  “很明显丹伯多认为他可能在。”罗恩说。

  “很幸运他今天晚上就去找,你明白吧!”荷米恩说,他们没有脱衣服就钻到睡袋里,头和手臂都伸在外面,“我们不在塔里的那晚……”

  “我想他在逃跑时忘了时间了。”罗恩说,“他可能不知道今天是万圣节,要不然他就不会闯进这里了。”

  荷米恩颤抖着。

  他们身边的人都互相问着同一个问题,“他是怎样进来的呢?”

  “也许他会变成透明,”一个卫文卡罗的学生说,“只在空气稀薄时才出现。”

  “假装别人,很可能。”一个五年级的海夫巴夫学生说。

  “他可能是飞进来的。”汤姆斯说。

  “老实说,我是否是看过霍格瓦彻的历史书的唯一学生?”荷米恩对哈利和罗恩说。

  “很可能是。”罗恩说,“但为什么?”

  “因为城堡主要是由墙来保守的,”荷米恩说,“墙上有各种各样的魔法来阻碍外面的人偷偷进来,你在这儿也不能变成透明的。依我看他肯定是伪装过来骗那些得蒙特,他们在每个入口都把守着,他们也可以看见他是否飞过来的,而且费驰知道所有的秘密入口,他们会堵塞那些人口的……”

  “现在开始关灯了。”伯希大喊,“我要你们开始睡觉,不要谈话了!”

  这时,全部的蜡烛灭了。唯一可见的光是从那银色的鬼上发出的,他们正在秘密地和那最优秀的人以及和有魔法的天花板交谈着,天花板就像外面的天空,用星星点缀着。那是什么回事呢?大厅里面还是有吱吱喳喳的声音,哈利觉得自己像在外面的风中睡觉似的。

  每个小时都有老师进来检查是否每个人都安静下来。凌晨三点钟,那时大部分学生都已经睡了,丹伯多教授进来了。他四周看看想找伯希,伯希正在睡袋旁巡着,叫同学不要再说话。这时伯希就在哈利、罗恩和荷米恩旁边,他们听到丹伯多的脚步近了,立即假装睡着了。

  “教授,看见他吗?”伯希低声问。

  “没有,这里都好吗?”

  “一切都很好,教授。”

  “很好,现在不要惊动他们了,我已经找了一个临时守护员来代替格林芬顿的画像口。你们明天可以回去了。”

  “那胖大婶呢,教授?”

  “她躺在二楼的一幅画里,她是不肯让巴拉克进去,因为他不知道暗号,因此他就袭击她,她现在还很恐慌,当她镇静下来,我会叫费驰先生再安排她回来。”

  哈利听到大厅的门又开了,有更多的脚步声响。

  “校长,”是史纳皮教授,哈利屏着呼吸努力地听。“三楼已经仔细搜查过了,他不在那里,还有费驰也搜了地牢了,也不在。”

  “那天文台楼呢?特雷络尼教授的房间呢?还有奥里沃的呢?”

  “都搜过了……”

  “很好,史纳皮,我想巴拉克真的已经走了。”

  “你认为他是怎样进来的呢,教授?”

  哈利轻轻抬起头来好让他的另一耳朵也能听。

  “有很多猜想,史纳皮,但是每个都不大可能。”

  哈利微微睁开一只眼睛看见他们站在那里,丹伯多背向着他,但他看到伯希集中注意力的样子,还有史纳皮教授生气的面容。

  “你记得刚刚开学时我们的谈话吗,教授?”史纳皮教授说,他的嘴唇几乎没有动,好像尽量不让伯希听到他们的对话一样。

  “记得,史纳皮。”丹伯多说,声音中有警告的气息。

  “看来,巴拉克没有内部的帮助的话,进来是几乎没有可能的,你在职的时候我也提到这一点了……”

  “我不相信城堡里面有人会帮助巴拉克进来。”丹伯多很清晰明了地把话题结束,史纳皮教授也没有什么好说的,“我要去找找得蒙特。”丹伯多说,“我的意思是我们搜。完毕后我就去告诉他们。”

  “我们不需要帮忙吗,教授?”伯希说。

  “噢,不需要。”丹伯多冷冷地说,“只要我还在职的话,恐怕他们是不能跨入这城堡的。”

  伯希有点脸红,丹伯多离开了大厅,走得又小声又快速。史纳皮教授站了一会,看着校长离开,他脸上带着愤恨的神色,然后他也离开了。

  哈利看看两旁的罗恩和荷米恩,他们也睁着眼睛。

  “他们在说什么呀?”罗恩咕噜咕噜地说。

  连续几天学校都没有西里斯。巴拉克的消息了。人们对他怎样进来的议论越来越广。海夫巴夫的翰吉在植物保护课上大部分时间在说他听说巴拉克是变成一棵开着花的灌树进来的。

  胖大婶的破像已经从墙上拿下来了,用卡得格和他的小马的画像代替,没有人为这事特别高兴。卡得格爵士一半时间用来挑战人们,剩下的时间就让同学们想荒谬的,复杂的暗号,他还一天改暗号两次……

  “他简直是疯了。”罗恩生气地跟伯希说,“我们不能换其他一个吗?”

  但是,哈利一点都不担心卡得格爵士的事,他现在被紧紧地盯着,老师都找借口跟他一起走过走廊,还有伯希。威斯里(哈利怀疑他受妈妈的命令)像一只极端忠实的狗一样整天跟着他。最离谱的是,麦康娜教授把哈利叫到她办公室里,她带着的伤痛的表情让哈利认为是谁死了。

  “波特,再瞒着你也没用了。”她很严肃地说,“我知道这会给你带来巨大的震惊的。但是西里斯。巴拉克——”

  “我知道他来找我,”哈利厌倦地说,“我听到罗恩的爸跟他妈妈的对话,威斯里先生在魔法部里工作。”

  麦康娜教授教授好像吓了一惊。她盯着哈利一会儿然后说,“我明白了,那样的话,波特,你应该明白你晚上去快迪斯场练球不是很好,在球场上只有你的六个队友,很危险的,哈利——”

  “我们第一场比赛星期六就开始了,”哈利生气地说,“教授,我们要训练。”

  麦康娜教授仔细地想着,哈利知道她很关心格林芬顿球队的前景,正是她,毕竟,建议他加入球队做搜索者。他屏着呼吸等着。

  “嗨……”麦康娜教授教授站起来,窗外的快迪斯球场,在雨中隐隐可见。

  “天啊,谁知道呢,我当然也想我们最后赢冠军……但那还是一样,波特……如果还有一个老师在就好了。我会去问问是否胡施女士监视着你们训练的。”

  第一场快迪斯比赛接近时,天气越来越差了,格林芬顿队员没有受影响,他们在胡施女士的监视下更加努力地训练,然后,在他们赛前最后一次训练的时候,奥里沃。伍德带来了不受欢迎的消息。

  “我们并不是打史林德林!”他告诉他们,样子很生气,“史林斯刚刚来找我,我们将对海夫巴夫。”“为什么?”其他队员异口同声问道。

  “史林斯的借口是他们队的搜索者的手臂受伤还没好。”伍德狠狠地咬着牙说,“他们这样做很明显,他们不想在这样的天气比赛。

  认为这样赢的机会不大……“伍德说话时,外面刮着强风下着大雨,他们还听到远处的雷声。

  “马尔夫的手臂根本就没事。”哈利气愤地说。“他是在假装的。”

  “这个我们都知道,但是我们不能证明。”伍德痛苦地说。“我们一直都努力训练以为会对史林德林,谁知是海夫已夫,他们的打法很不同。他们来了一个新的队长搜索员,塞德里克。迪格瑞——”

  安格莉娜发丽斯亚和凯特突然格格地笑起来。

  “怎么啦?”伍德说,他皱着眉头不满地看着他们掉以轻心的样子。

  “他是又高又好看那个,是吗?”艾丽斯亚说。

  “又强壮又沉默。”凯特说,他们又咯咯地笑起来。

  “他沉默是因为他太胖以致不能把两个词连起来说,”弗来德很不耐烦地说,“我不明白你为什么担心,奥里沃,海夫巴夫是很差劲的对手,你还记得吗?上次我们跟他们打的时候,哈利五分钟就抓住史尼斯球了。”

  “那时的情况是完全不同的。”伍德大声说,他的眼睛微微突出来,“迪格瑞很强壮,他是很好的搜索者。我想你们要这样想,我们不能放松,我们还要集中精神,史林德林想耍我们,我们一定要赢。”

  “奥里沃,你冷静点。”佛来德有谨慎地说,“我们千万不能,千万不能轻视海夫巴夫。”

  比赛前的一天,风狂吼着,雨下得更大了。走廊和课堂都特别暗,所有的灯和灯笼都亮起来了,史林德林队员得意洋洋的,尤其是马尔夫。

  “哦,如果我的手臂好一点就好了,”他叹了口气,外面的狂风撞着窗口。

  哈利除了第二天的比赛之外没功夫担心其他的事了。奥里沃。

  伍德地来回地走着想提醒他些什么。他来第三次时,哈利意识到他们说得太久了,他的黑巫术防御课已经迟了十分钟了。他拔腿就跑,伍德还在后面喊,“迪格瑞偏斜的速度很快的,哈利,你可一定要防着他——”

  哈利在黑巫术防御课室前呼一声停下来,拉开门冲进去。

  “对不起我迟到了,露平教授,我——”

  但是抬起头看他的不是露平教授,而是史纳皮教授。

  “这节课十分钟前就开始了,波特,我想格林芬顿要扣十分,坐下吧。”

  但是哈利仍站在原来的位置。

  “他有什么病?”

  史纳皮教授的黑眼睛发亮了。

  “没有什么生命危险,”他说,“看上去他很希望格林芬顿自扣五分,如果再让我叫你坐下,就每人扣五十分。”

  哈利慢慢走过去坐下来,史纳皮教授看着全班。

  “当波特还没有打断前,我要说道露平教授没有教了什么……”

  “先生,我们已经学了布格特,红帽子,卡布狮,”荷米恩赶忙说,“而且我们准备学——”

  “安静下来。”史纳皮教授冷冷地说,“我还没有说什么,我只是认为露平教授讲课没有什么组织性。”

  “他是黑巫术防御课中最好的老师。”汤姆斯很勇敢地说,随着班里传来一阵阵附和的说话声,史纳皮教授显得更加凶狠了。

  “你们太容易满足了,露平其实没有教到你们什么的,我准备在一年级就讲红帽子了。今天我们将会讨论——”

  哈利看着他拿着教科书翻到最后一章,这样他确保他们还没有学到。

  “——狼人。”史纳皮教授说。

  “但是,老师,”荷米恩好像不能控制自己了,“我们不是要学狼人的,我们应该开始上亨凯普——”

  “格林佐小姐,”史纲皮教授声音平静中带着狠毒,“我现在是来上课,不是来跟你商量,现在我叫你翻开三百九十四页,”他转向大家,“你们都是,立即翻开!”

  带着不满的表情低声地咕噜着,大家都翻开书本了。

  “你们谁能告诉我怎样区别狼人和真正的狼呢?”史纳皮教授说。

  每个人都面无表情地坐在那里。除了荷米恩如平常一样,在空中直直地举起来。

  “有没有人知道?”史纳皮教授不理会荷米思,继续问,他那阴险的微笑又出现了。“是否你们的露平教授还没有教你们的基本知识去分辨……”

  “我们告诉你了。”帕维提突然说,“我们还未学到狼人,我们还在学——”

  “住口!”史纳皮教授大声吼,“哦,嗯,我从没有见到过三年级的学生连狼人都认不出来。我得向丹伯多教授报告一下,说你们这班实在太落后了……”

  “老师,请求你,”荷米恩说,她的手仍然高高地举着,“狼人和真正的狼可以从几方面分辨出来,狼人的鼻子是——”

  “这是你的第二次插嘴了,格林佐小姐。格林芬顿因为不能忍受再扣五分。”

  荷米恩的脸很红,她放下手,充满泪水的眼睛望着地板,全班同学都瞪着史纳皮教授,很明显大家都非常讨厌他。班里每个人都曾喊荷米恩为“万事知”,罗恩曾说过她一个星期至少两次是“万事知”,现在罗恩向着史纳皮教授大声说:“你问我们问题,她知道答案!如果你不想有回答的话,你干嘛要问?”

  大家都意识到他太冲动了。史纳皮教授向罗恩慢慢步近,全班人都屏住呼吸。

  “威斯里,你留堂。”史纳皮教授咬着牙齿说,他的脸很贴近罗恩,“如果你再批评我的教学方法,你真的会后悔的。”

  课堂剩下的时间班里没有人说过一句话,他们坐着从书本上抄关于狼人的笔记,而史纳皮教授则在桌子之间来回踱着,拿起他们以前露平布置的作业看。

  “解释得太差了……那是不对的,卡布狮在蒙古更加常见……露平教授还十分满意打了八分,若是我,我会给不超过三分。”

哈里波特3:监狱的逃犯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
哈里波特3:监狱的逃犯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