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哈里波特3:监狱的逃犯
 
· 哈里波特2:密室之秘
· 大城之殇
· 人淡如菊
· 哈里波特1:神密的魔法石
· 长袜子皮皮
· 陈旧,晾晒的另一边
· 爱情之处的栀子花
· 二两肉票
· 密友伊五
· 暗地病孩子
· 我是为爱这个人而来到这个
· 圆舞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瓜兵呱呱乐
· 酱牛肉的做法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哈里波特3:监狱的逃犯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哈利波特 2005-10-20

 
第七章 衣柜里的布格特

  直到星期二早上,马尔夫才在班里出现,那时候史林德林和格林并顿的学生正在上药剂课,他昂着挺胸地走进来,右手还用绷带缠着吊在脖子下,装模作样的,正如哈利所说的一样,像从战场中回来的英雄一般。

  “马尔夫,你觉得怎样?”克来伯傻笑着问,“伤得很严重吗?”

  “是的。”马尔夫作了勇敢的鬼脸说,当哈利看他时,他正向克来伯和高尔打眼色。

  “坐好了,坐好了。”史纳皮教授说。

  哈利和罗思互相皱了一下眉头。史纳皮教授不应该说“坐下”

  的,因为他迟到了,应该要留堂的。但是马尔夫总能在史纳皮教授的课上为所欲为的,史纳皮教授是史林德林的领导,他肯定站在他的学生那边的。

  他们今天在制造一种新的药剂,是收缩药,马尔夫就在哈利旁边坐下来,所以他们就在同一张桌子上准备着药物成分。

  “老师,”马尔夫喊,“老师,我需要人帮我把这菊花根切开,因为我的手臂——”

  “威斯里,你帮马尔夫切那些根。”史纳皮教授头也不抬地说。

  罗恩的脸变成砖红色。

  “你的手根本就没问题。”他对马尔夫愤怒地说。

  马尔夫向罗恩轻蔑地笑着。

  “威斯里,你没听到史纳皮教授说吗?切开这些根!”

  罗恩拿起刀,把马尔夫的根拉到他面前,粗糙地切下来,每一块大小都不同。

  “教授,”马尔夫懒洋洋地说,“威斯里正在催残我的根。”

  史纳皮教授走到他们的桌子前,眼睛从那钩鼻子看下去,狠狠地对罗恩笑了一下。

  “威斯里,你跟马尔夫交换根。”

  “但是,老师——”

  罗恩用了一刻钟的时间才把根切成大小相等的一块块。

  “现在!”史纳皮教授用很威胁性的语气说。

  罗恩把他那些切得很漂亮的根推给对面的马尔夫,然后又拿起刀切起根来。

  “还有,老师,我要把这种化里弗格去皮。”马尔夫说,声音里充满了轻蔑的笑。

  “波特,你帮马尔夫把那化里弗格去皮吧。”史纳皮教授说着向哈利讨厌地瞪了一眼。

  哈利拿起马尔夫的化里弗格,这时罗恩正在努力地把切坏的根切好来自己用。

  哈利二话没说飞快地削着化里弗格,然后把它扔过去,马尔夫显得更加傲慢了。

  “你们近来有没见那白痴哈格力吗?”他静静地问。

  “不关你的事。”罗恩冲动地说,他头也没抬。

  “我想他再也不能当老师了,”马尔夫假装伤痛地说,“我爸爸知道我受伤了很不高兴——”

  “马尔夫,你再说,我就真的打伤你。”罗恩顶撞过去。

  “已经向学校领导报告了,那有魔法总部,你知道了,我爸爸很有影响力的,这么严重的伤——”他夸张地叹了一声,“谁知道我的手是否永远会这样呢?”

  “那为什么你要说出来,”哈利生气地说着,他不小心弄死了一条小虫,因为他的手一直在颤动着,“并且努力让哈格力被解雇。”

  “嗯,”马尔夫放低音量说,“部分原因是因为你,但是还有其他目的,罗恩,帮我把毛毛虫切开。”

  一会儿后,尼维尔有麻烦了,尼维尔上药剂课时不时缺席,这是他学得最差劲的课,还有他对史纳皮教授的畏惧使到事情更糟糕。

  他的药,本来应该是明亮,酸绿色的,现在变成——“橙色了,尼维尔,”史纳皮教授说着舀取一些上来是倒到桌子匕,好让全班人都看到。“橙色,告诉我,孩子,你脑袋是有问题吗?

  你没听到我清楚说只需要放一个老鼠脾脏吗?难道我没有清楚地说一滴水蛭汁就够了吗?我应该怎样说你才能明白呀,尼维尔?“

  尼维尔红着脸战栗着,看上去他在努力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

  “老师,请求你,”荷米恩说,“请求你,让我帮帮尼维尔,做好它——”

  “我忘了曾叫过你不炫耀,格林佐小姐,”史纳皮教授冷冷地说,荷米恩像尼维尔一样脸红了。“尼维尔,下课后我们把你做的药剂喂点给那癞蛤蟆吃,看看会发生什么。也许那样会让你做得好点。”

  史纳皮教授走开了,尼维尔吓得不敢呼吸。

  “帮帮我!”他对荷米恩恳求地说。

  “嗨,哈利,”谢默斯伸过去借哈利的铜称子,“你有没有听到,今天的《先知日报》——他们承认有人见过西里斯。巴拉克了。”

  “在哪里?”哈利和罗恩急忙问。桌子的另一边,马尔夫抬起头仔细地听着。

  “离这里不远的地方,”谢墨斯有点兴奋地说,“是一个非魔界的人看到的。

  当然她不全懂,人们都认为他只是普通的罪犯而已,对吗?因此,她打热线报告,等到魔法部的人赶到那里,他已经走了。“

  “离这里不远……”罗恩重复说,他有意地看了哈利一眼,他转过去看到马尔夫细细地听着,“怎么,马尔夫,还有什么要去皮的?”

  但是马尔夫的眼恶毒地闪着,紧紧地盯着哈利,他倾着身子问哈利。

  “波特,打算单身匹马捉拿巴拉克吗?”

  “是的,对了。”哈利不客气地说。

  马尔夫薄薄的嘴扁了一下,卑鄙地笑笑。

  “当然,如果是我,”他慢慢地说,“我一早就采取行动了。才不会躲在学校里做好孩子呢,我会出去找他的。”

  “马尔夫,你在说什么呀?”罗恩粗鲁地说。

  “波特,你不知道吗?”马尔夫眯着眼睛气呼呼地说。

  “知道什么?”

  马尔夫发出蔑视的低沉的笑声。

  “你可能要留着头,”他说,“想留给得蒙特,对吗?但是如果是我,我要报仇,我会反过来找他的。”

  “你在说什么鬼呀?”哈利生气地说,但那个时候史纳皮教授喊,“你们都把成分弄好了吧。这药剂首先要炖了,才能喝的。我们先把它收拾起来,然后来测试一下尼维尔的……”

  克来伯和高尔大笑起来,看着尼维尔使劲地搅抖那药剂,为了不让史纳皮教授看见,荷米恩用嘴角细声告诉他怎样做,哈利和罗恩把未用到的东西放到一边,然后去洗手,之后站在墙角的石盘子旁边。

  “马尔夫说的什么意思啊?”哈利低声对罗思说,他把手放在从一个怪人像的口里流出来的冰冻的液体下。“我为什么要向巴拉克报仇?他还没伤害我呢?”

  “他在乱说,”罗恩暴躁地说,“他想让你做些蠢事……”

  快下课了,史纳皮教授走到尼维尔身旁,他正在桌子旁边发抖。

  “大家都过来了,”史纳皮教授眨着黑眼睛说,“来看看尼维尔的蛤蟆会怎么样。如果他成功地做出退缩剂的话,它会退缩成一只蝌蚪的。如果不是,我敢肯定他做错了,那蛤蟆就会被毒死的。”

  格利芬顿的人都担心地看着,史林德林的学生却很兴奋,史纳皮教授用右手抓住癞蛤蟆,用小舀子舀了一些尼维尔的药剂,那药剂现在是青色的,他把药剂滴进癞蛤蟆的喉咙里。

  癞蛤蟆吞下去了,班里一片安静。然后就是砰的一声,癞蛤蟆在史纳皮教授的手掌里变成了蝌蚪了。

  格利芬顿的学生响起了热烈的掌声,史纳皮教授看上去很失望的样子,他从衣袋里拿出一个小瓶,在癞蛤模身上滴见满,它又重新变回原形了。

  “格利芬顿扣五分,”史纳皮教授这么一说,笑容从他们脸上消失了。“格林佐小姐,我叫你不要帮他的。下课!”

  哈利,罗恩和荷米恩上楼梯到了入口大堂,哈利还在想马尔夫的话,而罗恩则在埋怨史纲皮教授。

  “因为药剂做成功而扣五分!你为什么不撒谎呢,荷米恩?你应该说都是尼维尔一个人做的嘛。”

  荷术恩没有回答,罗恩四周看看。

  “她在哪里?”

  哈利也转过身,他们已经在阶梯的顶部了,看着班上的其他人从他们身边走过,向大厅走去。

  “她刚才在我们后面的。”罗恩不满地说。

  马尔夫走在克来估和高尔中间,经过他们时,他向哈利蔑视地扫了一眼然后消失了。

  “她在那儿。”哈利说。

  荷术恩迅速上阶梯,一手拿着她的书包,一手在衣服里藏些什么,喘着气向他们走过来。

  “你刚才是怎么做的?”罗恩说。

  “什么呀?”荷米恩走过来了。

  “一分钟前你就在我们后面,一分钟后又在阶级下面了。”

  “什么?”荷米恩看上去有点迷惑,“哦,我刚才要回去拿东西,噢,不……”

  “你为什么总是带着这么多书?”罗恩问她。

  “你应该知道我有多少课上吧,”荷米恩喘着气说,“帮我拿着这些,行吗?”

  “但是——”罗恩翻着她递给他的书的封面说,“但是你今天没有这些科目呀。

  下午只是上黑巫术防御课。“

  “噢,是的,”荷米恩模糊地说,但是她还是把书往书包里塞,“我希望今天中午有好吃的,我快饿坏了。”她加了一句,然后向大厅大步走去。

  “你觉得荷米恩隐瞒着我们什么吗?”罗恩问哈利。

  他们到课堂来上第一节黑巫术防御课,露平教授还未到,他们都坐下来,拿出书本、羽毛笔和羊皮纸后,就在那里谈话,直到教授进来课堂。露平教授微笑着放下他旧木箱在桌子上。他还是穿得那样蹩脚,他看上去比在火车时健康,好像吃过几顿大餐一样。

  “下午好,”他说,“请把书都放回书包里,今天上实践课。你们只用魔杖就行了。”

  大家都好奇地互相望望,然后把书都收起来,他们从没有上过黑巫术防御课的实践课的,除了去年那次难忘的课,那年老师拿了一笼小精灵来,并把他们放出来。

  “好了,”露平教授看到他们都弄好了就说,“请跟着我来。”

  大家都又疑又感兴趣地站起来,跟着露平教授走出课堂。他带领他们走过一条宁静的走廊,转过一个角,他们首先看到的是调皮鬼皮维斯,他正在半空中浮上浮下地用香口胶塞住一个个锁匙孔。

  直到露平教授距他两尺,他才抬起头,然后摆动他那弯曲的脚,放开喉咙唱起来。

  “笨蛋,笨蛋,露平,”皮维斯唱着,“笨蛋,笨蛋,露平,笨蛋,笨蛋,露平——”

  虽然皮维斯一直都是不正经又粗鲁,但他通常都很尊重老师的。

  大家都看着露平教授,看他怎样对待他。让大家奇怪的是,他仍然微笑着。

  “皮维斯,如果我是你,我宁愿把那香口糖拿出孔,”他和蔼地说,“费驰先生的扫帚是扫不到那里的。”

  费弛是霍格瓦彻的校监,他是一个脾气暴躁的巫师,经常跟学生吵起来,尤其是皮维斯,但是皮维斯没理会露平教授只是吹了一个响亮的口哨。

  露平教授轻轻地叹了口气,拿出一支魔杖。

  “这是有用的咒语,”他转过头来对学生说,“请仔细看好。”

  他把魔杖举到肩膀的高度,说,“和得卫士。”然后指向皮维斯。

  钥匙孔的那小块香口糖带着子弹般的速度飞出来,直接打在皮维斯的左鼻孔上,他旋转一下,然后骂着走开了。

  “老师,真厉害。”汤姆斯惊喜地说。

  “谢谢你,汤姆斯,”露平教授把魔杖移开,“我们开始了,好吗?”

  他们又向前走,他们都看着穿得破旧的露平教授、充满了敬佩。

哈里波特3:监狱的逃犯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
哈里波特3:监狱的逃犯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