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哈里波特3:监狱的逃犯
 
· 哈里波特2:密室之秘
· 大城之殇
· 人淡如菊
· 哈里波特1:神密的魔法石
· 长袜子皮皮
· 陈旧,晾晒的另一边
· 爱情之处的栀子花
· 二两肉票
· 密友伊五
· 暗地病孩子
· 我是为爱这个人而来到这个
· 圆舞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瓜兵呱呱乐
· 酱牛肉的做法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哈里波特3:监狱的逃犯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哈利波特 2005-10-20

 
  哈利、罗恩和荷米思沉默地从特雷络尼教授的梯子下来到阶梯前。他们又得赶去上麦康娜的变形课,他们匆匆忙忙离开占卜课室,因为要很长时间他们才能找到课室。

  哈利挑最后一张凳子坐下来,但其他同学总是偷偷地回过头看他,好像他随时都会死掉一样。他几乎没有听到麦康娜教授所讲的能够随意变成动物的巫师,甚至对她在众人面前变成一只双眼周围有条纹的虎斑猫这一举动看都不看。

  “说真的,你今天怎么啦?”麦康娜教授说,她砰的一声变回原形,然后望着大家。“这可是我第一次在班里变形没有赢得掌声。”

  全班学生又向哈利看了看,但没有人说话,荷米恩抬起她的手。

  “教授,我们刚刚上完第一节占卜课,我们都在读茶叶,所以……”

  “哦,当然,”麦康娜教授突然皱着眉头说,“格林佐小姐,不用说了。告诉我,你们中谁会在今年死去?”

  所有的人都望着她。

  “我。”坐在最后面的哈利说。

  “我明白了,”麦康娜教授用珠子似的眼睛看着哈利,“那么你应该知道,特雷络尼自从进入这学校后每年都预测有一个学生在一年内死去的。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死。可以看出对死亡的预兆是她最喜欢的用来吸引新生方法。如果不是因为我从不说我同事的坏话的话——”麦康娜停顿下来,大家都看见她的鼻子变白了。

  她更加镇静地继续说,“占卜学是魔法界最不严密的一个分支。真正的先知是很少的,并且特雷络尼教授……”

  她又停下来,然后又用事实性的语调说,“我看你还很健康,波特,所以请原谅我今天还是要你做功课。我向你保证,如果你就要死的话,我就不用你交功课了。”

  荷米恩笑了。哈利觉得好一点了。现在想起那昏暗的红灯下的茶叶,还有特雷络尼教授身上让人头昏的香味,哈利不觉得害怕了。

  但是还有很多人相信她说的话,荷米恩看上去仍然很担心,拉温德低声说,“但是尼维尔打破杯的事?”

  当变形术课结束后,他们涌入人群向大厅去吃午餐。

  “罗恩,振奋点,”荷米恩把一碗炖汤推给他说,“你听麦康娜教授说了吧?”

  罗恩舀取汤放到他的碗里,拿起叉子但没开始吃。

  “哈利,”他说,声音很低很严肃,“你没有在那里见到过那大黑狗吧,对吗?”

  “是的,我见过了。”哈利说,“我离开德斯里家那晚见过了。”

  罗恩手中的刀叉当的一声掉下来。

  “很可能是一只家畜。”荷米恩镇静地说。

  罗恩看看荷米恩,他觉得她像疯子。

  “荷米恩,如果哈利真的看见一只格拉菲……”

  荷米恩高傲地说。“格拉菲不是死的预兆而是把死亡引走,而哈利仍然跟我们在一起是因为他不是那么笨,看见一只格拉菲就想到死亡。”

  “那就是——就是了。”罗恩说,“我——我姨丈比里斯看见过一次——然后二十四小时就死了。”

  “那是巧合,”荷米恩轻松地边说边给自己倒了一些南瓜汁。“格拉菲在大白天已经吓死过很多巫师了。”

  “你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罗恩说,他开始生气了。

  罗恩张开口看着荷米恩,她打开书包,拿出她的数字占卜法课本,背着果汁壶翻开书。

  “我认为占卜学很模糊不清,”她说着在书上找着,“我看这有很多都是臆猜的。”

  “但是格拉菲和那茶杯就没有什么模糊不清了。”罗恩辣辣地说。

  “你看上去并不自信,当你告诉哈利那是一只羊的时候。”荷米恩冷冷地说。

  “特雷络尼教授说你没有正确的预测,你根本就没有接受这改变。”罗恩很过火地说,荷米恩狠狠合上数字占卜法书,桌子颤动一下,桌上有些肉和萝卜四处飞起来了。

  “如果学好占卜学意味着我要在一堆茶叶中假装看到死亡预兆的话,我肯定我不会学下去的,那课对比起我的数字占卜学简直就是垃圾。”

  她拿起书包匆匆地走开了。

  罗恩在她后面皱眉毛。

  “她在说什么呀?”他对哈利说,“她还没上过数字占卜学的课呢。”

  哈利很高兴能在吃完午餐后离开城堡。昨天的雨水已经干了,天空明净,苍白而有点灰,他们从第一节课走出来时,脚下的草软绵绵而又湿湿的。

  罗恩和荷米恩都没有说话,他们沿着下倾的草地走向哈格力的木屋时,哈利也保

  持沉默。哈格力的木屋就在禁林旁边,直到看到三个很熟识的背影,马尔夫正在龙飞凤舞地向克来伯和高尔得意地说着话,哈利很清楚他们在谈什么。

  哈格力,正穿着那斜纹棉布大衣站在他的木屋前,脚跟前放着一颗大猪犬的门牙,很不耐烦地等待上课。

  “过来了开始了。”同学们靠近时他叫着。“今天有点特别的要讲,同学们,都到了吗?好了,跟着我。”

  好一会儿,哈利以为哈格力会把他们带进森林。哈利在那里有一些让他一辈子都不高兴的经历,但是哈格力在森林旁走着,五分钟后,他把他们带到一个附有马房的牧场外面。牧场里面什么都没有。

  “同学们,到这里栏杆旁集中。”他大声说,“那就是了,确保你们都看见了。

  现在,首先要做的就是打开你的书——“

  “那怎样打?”马尔夫冷漠,高傲的声音传来了。

  “嗯?”哈格力说。

  “我们怎样打开书呢?”马尔夫重复说。他拿出一本《妖怪的魔书》,书是用一条长绳子捆着的,其他人也把书拿出来,有些人像马尔夫一样把书捆着,其他的人把书挤在书包里或者用结实的绳子和其它书绑在一起。

  “你们都不能把书打开吗?”哈格力垂头丧气地说。

  全班人都摇摇头。

  “你们都把书捆起来了,”哈格力说,好像这是世界上最明显的事一样,“看……”

  他拿起荷米恩的书把绳子松开。书开始咬人,但是,哈格力用有力的食指压着它的刺,书颤动一下,然后在他手里安静地躺着。

  “哦,我们可真笨!”马尔夫轻蔑地说,“我们原来应先抚摸他们!

  为什么我们没有想到呢?“

  “我……我想它们可真有趣。”哈格力不自信地对荷米恩说。

  “哦,实在太好玩了!”马尔夫,说:“真妙,让书咬我们的手指。”

  “住口,马尔夫。”

  哈利安静地说。哈格力看上去有点沮丧,哈利想让哈格力的第一次课上得成功。

  “那么,好了,”哈格力说,好像失去思考一样,“那,那你们都有书了……

  你们需要魔法的动物,好,我去叫他们出来,等着……“

  他从他们身边向森林走去,在视线中消失。

  “天啊,这地方有狗,”马尔夫大声说,“那个白痴老师怎么教我们,如果我告诉我爸爸,他肯定给气死了。”

  “马尔夫,住口。”哈利重复说。

  “波特,小心哦,你后面有得蒙特……”

  “呜呜……”拉温德。布朗尖叫着,他指着对面的牧场。

  向他们疾走过来的是哈利见过的最古怪的动物了,它们有身体。

  后腿,还有马的尾巴。翅膀,还有像巨鹰一样的头,有钢铁似的尖嘴,大而明亮的橙色的眼,它们的两条前腿上有一对半尺长的爪,每一只怪背的颈周围都有厚厚的皮革领带,由一条长长的链牵着,这些链的另一端都由哈格力的大手牵着。他在这些动物后慢慢走过来。

  “起来,那里。”他喊着,摇着链把动物赶进牧场里。每个人都微微向后退,这时哈格力靠近他并把链子系在栏杆上。

  “河马鹿!”哈格力高兴地嚷道,向他们挥手,“很漂亮,不是吗?”

  哈利勉强明白哈格力的意思了,开始欣赏河马鹿发亮的毛发,不断地从乌毛变成头发,每次都有不同的颜色:灰色、铜色、粉红的杂色,发亮的茶色,墨水般的黑水。

  “所以,”哈格力擦擦双手,笑笑说,“你们想要走近一点的话……”

  没有人想走近。但是哈利、罗恩和荷米恩小心翼翼地走近栏杆前。

  “现在,你们首先应该知道的就是河马鹿很骄傲,”哈格力说,“很容易触怒,绝对不要侮辱他们,千万不要那样。”

  马尔夫、克来伯和高尔没有在听,他们在低声谈话,哈利对他们有意打断课程感到很反感。

  “你得让河马鹿先走,”哈格力继续说,“这样的礼貌,知道吗?你走过去时要鞠躬,然后等着,如果它点点头,你就可以碰它了,如果它没有点头,就要避开他那尖尖的爪,它的爪很容易伤人的。”

  “对了,谁想先走过去?”

  “我来。”哈利说。

  他后面的人都屏着呼吸,拉温德和帕维提低声说:“呜,不要,哈利,记得你的茶叶吗?”

  哈利没理他们。他跨过牧扬的栏杆。

  “哈利,好样的,”哈格力大声喊,“对了,看你怎样对付毕克碧。”

  他松开一条链,把那灰色的河马鹿从群体中拉出来,然后把它的皮圈套也拿下来。那边的同学们都屏着呼吸,马尔夫轻蔑地眯着眼。

  “现在,哈利,放松,”哈格力安静地说,“要跟它用眼神接触,尽量不要眨眼——如果你眨眼太多,河马鹿不会相信你的……”

  哈利睁着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河马鹿,没多久,他的眼睛就痛得盈满眼泪了,但他没有闭上,河马鹿转过它那大而尖的头,用刺人的橙色的眼瞪着哈利。

  “对了,”哈格力说,“对了,哈利,现在鞠躬……”

  哈利不大愿意向这河马鹿低头,但是他还是照着做了,他轻轻地鞠了一躬,然后抬起头。

  那河马鹿还是傲慢地盯着他,仍没有动。

  “哦,”哈格力有点担心地说,“向后退吧,现在,哈利,放松点。”

  但是,跟着,使哈利非常惊喜的是,那河马鹿突然弯下它那有鳞的膝盖,规规矩矩地鞠了一躬。

  “哈利,做得很好。”哈格力惊喜地说,“对了,你可以碰它了,拍拍他的尖嘴,去!”

  哈利觉得有收获了,他慢慢地向河马鹿走去,并向它伸出手。他轻轻拍了拍那尖嘴。河马鹿闭上眼睛,懒懒的样子,好像很喜欢这样。

  全班都鼓起掌来,除了马尔夫、克来估和高尔,他们看上去很失望。

  “对了,现在,哈利。”哈格力说,“我想你现在可以骑它了!”

  这是哈利未曾期待的,他习惯了骑扫帚,但他不肯定河马鹿是否一样的。

  “你爬上那里,就在翅膀后面的关节,”哈格力说,“记着,不要拨它的羽毛,它不喜欢这样。”

  哈利把脚放在毕克碧的翅膀上,然后自己伏在他的背上。毕克碧站起来了。哈利前面全是羽毛,他不知道应该捉住哪里。

  “好了,走了。”哈格力吼道,拍着河马鹿的后腿。

  还没有警告,十二尺长的翅膀在哈利的两旁张大,哈利刚刚抱着河马鹿的脖子,他就开始向天空猛飞,这就像扫帚一样,而哈利知道他更喜欢的是什么,河马鹿的翅膀在他两边很不舒服地拍打着,让他觉得他快要掉下去一样。光滑的羽毛滑出他的手指,他也不敢紧紧抓着,他现在觉得自己随着河马鹿飞行时的后腿前后碰撞着。

  毕克碧载着他在牧场上飞了一圈,然后向地面飞下来。哈利有点讨厌这个,当它的脖子向下倾时,他不得不向后靠,觉得他快要从它的头上滑下去了。然后他感觉到重重在地上碰了一下,当那四条不匀称的脚落到地上,他恰恰能坚持着坐直。

  “哈利,很好,”哈格力大声说,除了马尔夫,克来伯和高尔,大家都欢呼起来。“好了,还有谁想试?”

  哈利的成功鼓励了他们,班里的其他人都小心跨进牧场。哈格力一只跟一只地松开河马鹿,很快,他们就开始紧张地鞠躬着,尼维尔看到那只不想弯下膝盖的河马鹿,就想往回走。罗恩和荷米恩已经开始飞了,而哈利则在一旁看。

  马尔夫、克来伯和高尔选中了毕克碧,他已经向马尔夫鞠过躬了。马尔夫现在在拍着它的头,蔑视地看看它。

  “这很容易,”马尔夫故意轻蔑大声地说,好让哈利也听到,“我知道如果哈利能做的话,我肯定也行的……我敢打赌你一点都不危险,是吗?”他对那河马鹿说,“你是极丑的笨畜生吗?”

  尖尖的爪闪了一下,跟着马尔夫发出高音的惨叫声。哈格力迅速冲向马尔夫,努力用圈把毕克碧套好,马尔夫躺在地上,血渗湿了他的衣服。

  “我快要死了,”马尔夫大喊,全班人都惊呆了,“我快要死了,看着我!它杀我了。”

  “你不会死的,”哈格力说,他脸色很苍白,“谁快来帮帮我,我要把他带出这里……”

  哈格力轻易地扶着马尔夫时,荷米恩跑去开门。哈利看到马尔夫手臂上有又长又深的伤口,血都滴到草地上了。哈格力扶着他向着城堡走去。

  很震惊地,全班都跟在后面走,史林德林的人都大声地向哈格力议论纷纷。

  “他们应该直接解雇他!”含着眼泪说。

  “那是马尔夫的错。”汤姆斯咬着牙说,克朱伯和高尔不停地收缩着肌肉。

  他们踏着石梯进入静静的人口大堂。

  “我要去看看他是否没事!”珀茜说,大家看着她沿着大理石阶梯间上跑。史林德林的学生,仍在埋怨哈格力,都向他们宿舍的方向走去了,哈利、罗恩和荷米恩向格利芬顿塔出发。

  “你认为他会没事吗?”荷米恩紧张地说。

  “当然没事了。波姆弗雷女上很快就会治好伤口。”哈利说,他曾让那女护士治好过更加严重的伤。

  “但是,这可是哈格力第一节课上的坏事,不是吗?”罗恩担心地说。“我相信马尔夫会搞坏他的事情的。”

  晚上,他们是最早到大厅的人,他们想见见哈格力,但是他不在那里。

  “他们不会解雇他吧,对吗?”荷米恩焦急地说,她的牛排和布丁动都没动过。

  “最好不要了。”罗恩说,他也没在吃。

  哈利看着史林德林那边的桌子,一大群人,包括克来伯和高尔挤在那里,在投入地说话,哈利肯定他们在添油加醋地说马尔夫的事。

  “嗯,我不得不说第一天上学很没意思。”罗恩沮丧地说。

  饭后,他们走向格利芬顿的公共大堂,并且尝试做麦康娜教授布置的功课,但是他们三个老是停下来向窗外望。

  “哈格力房间的窗口有灯!”哈利突然说。

  罗恩看看手表。

  “如果我们快点,我们就可以下去见他了,现在还早……”

  “我不知道。”荷米恩慢慢说,哈利见到她看他一眼。

  “我被允许走到那里的,”他尖锐地说,“西里斯。巴拉克不可能经过得蒙特,对吗?”

  因此他们把东西都放起来并向那画像口走出去,他们很高兴没有在前门见到任何人,因他们都不确定是否可以出去。

  草仍然湿湿的,在黄昏下看上去几乎是黑色的。当他们到达哈格力的木屋时,他们敲敲门,一个声音传出来,“进来。”

  哈格力正坐在他的破旧的桌子旁,他的大猎犬,弗兰,把头放在哈格力的膝部,一看就知道哈格力喝了很多酒,在他前面有一只像桶一般大的白蜡色的大酒杯,他好像觉得连看着他们都有困难。

  “这可能破记录了,”他认出他们之后沉沉地说,“他们从未见过只上班一天的老师的。”

  “你还没给解雇,是吗,哈格力!”荷米恩屏着气说。

  “还未有,”哈格力难过地说,随手在桌子上拿起酒杯大大地喝了一口,“这只是时间上的问题了,不是吗?在马尔夫那事之后……”

  “他怎样了?”罗恩说,他们坐下来,“不大严重吧,是吗?”

  “波姆弗雷女士已经尽力了,”哈格力闷闷地说,“但是他的情况不容乐观,……用绷带包着呻吟着……”

  “他在撒谎,”哈利立刻说,“波姆弗雷女士什么都能治好,她去年把我断了的骨都能接好,你不要相信他的话。”

  “当然,学校领导已经知道了。”哈格力难过地说,“他们都认为我太仓促了,应该晚一点才把河马鹿放出来……先教弗来毕虫类或其它……应该把第一节课上好,这都是我的错。”

  “哈格力,这都是马尔夫的错。”荷米恩诚恳地说。

  “我们是证人,”哈利说,“你说如果侮辱河马鹿的话,他们就会攻击你的,马尔夫他自己,没听我们会告诉丹伯多事实的。”

  泪水从哈格力早已湿润的黑眼角中涌出来,他把哈利和罗恩拉到怀里紧紧地搂着。

  “我想你都喝够了,哈格力,”荷米恩平静地说,如她从桌子上拿起酒壶走到外面把它倒掉。

  “啊,也许她说的是对的。”哈格力说着松开哈利和罗思,他们摇晃地站着,哈格力离开椅子摇摇摆摆地跟着荷米恩出去,他听到响亮的溅水声。

  “他在干什么?”哈利看到荷米恩回来时紧张地问。

  “他把头伸到水桶里面,”荷米恩说着把酒壶放下。

  哈格力回来了,他长发和胡子都滴着水,用手把眼睛旁的水擦走。

  “这样好一点,”他说着像河马一样耸着身子,“听着,你们来看我真是太好了,我真的——”

  哈格力突然死般停下来,眼睛好像现在才看到哈利一样盯着他。

  “你们认为你们在做什么?”他突然大声吼,他们一听都吓到跳起来,“你晚上不要到处跑,知道吗,哈利?还有你们俩,看着他。”

  哈格力迈向哈利,捉着他的手臂把他拖到门前。

  “过来!”哈格力生气地说。“我领你们回学校,不要让我再看到你们晚上到处跑,为了我不值得!”

哈里波特3:监狱的逃犯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
哈里波特3:监狱的逃犯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