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哈里波特3:监狱的逃犯
 
· 哈里波特2:密室之秘
· 大城之殇
· 人淡如菊
· 哈里波特1:神密的魔法石
· 长袜子皮皮
· 陈旧,晾晒的另一边
· 爱情之处的栀子花
· 二两肉票
· 密友伊五
· 暗地病孩子
· 我是为爱这个人而来到这个
· 圆舞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瓜兵呱呱乐
· 酱牛肉的做法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哈里波特3:监狱的逃犯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哈利波特 2005-10-20

 
第六章 爪和恭叶

  当哈利、罗恩和荷米恩进入大厅吃早餐时,他们最先看见的是马尔夫,他好像在讲一个有趣的故事来逗着史林德林的一群学生。他们经过的时候,马尔夫荒谬地吐吐气,随着一阵大笑响起来。

  “不要管他。”荷米恩正站在哈利右边对他说,“不要管他,他不值得……”

  “喂,波特。”班茜。帕金森尖声叫了一声。她是史林德林的女生,有一张像哈巴狗的脸。“波特,得蒙特来了,波特,呜呜呜……”

  哈利在乔治旁的格林芬顿桌旁坐下来。

  “这是新的三年级时间表。”乔治递了张表过来说。“你怎么样了,哈利?”

  “是马尔夫。”罗恩坐在乔治的另一旁,瞪着史林德林那边的桌子说。

  乔治刚抬起头,看到马尔夫假装太恐慌而昏倒的姿势。

  “那个混蛋。”他冷静地说,“得蒙特往火车走过去的时候,他没有这么威武的。他还逃到我们那车厢来,弗来德,不是吗?”

  “他自己都差点昏倒了。”弗来德轻蔑地扫了马尔夫一眼说。

  “我自己也不好过,”乔治说,“他们的确很恐怖,那些得蒙特。”

  “好像要冰结你的内脏一样,是吗?”弗来德问。

  “但你没有昏倒是吗?”哈利低声问。

  “算了吧,哈利。”乔治清爽地说,“爸爸去过阿兹克班一次了,记得吗,弗来德?他说那是他这辈子去过的最恐怖的地方。他回来时一直地颤抖……得蒙特把人们的快乐都吸走了。那里大多数的罪犯都疯了。”

  “无论如何,我们看第一场快迪斯比赛后,马尔夫还高不高兴得起来。”弗来德说,“格林芬顿对史林德林,这季度的第一场比赛,记得吗?”

  哈利不得不面对马尔夫的唯一时刻是在快迪斯比赛中。马尔夫当然没他打得那么好。哈利觉得有点高兴了,他把香肠和炸香菇放到嘴里。

  荷米恩正在查她的时间表。

  “哦,太好了,我们今天开始学新科目了。”她高兴地说。

  “荷米恩,”罗恩穿过她肩膀时皱着眉头说,“他们已经打乱你的时间表了,看——他们一天给你安排十节课,你不够时间的。”

  “我会尽力做好的。我已经跟麦康娜教授商量好了。”

  “但是,看。”罗恩笑笑说,“看到今天早上了吗?九点,变形课。

  再看下面,九点,马格学,还有——“罗思向时间表靠得更近,不相信地说:“

  看——下面那里,占卜术,九点钟,我说,你是厉害,但是没有人可以那样厉害的,你怎么可以在同一时间内上三节课呢?“

  “别傻了。”荷米恩简短地说,“我当然不能同时上三节课。”

  “好了,那么——”

  “请帮我把果酱拿来。”荷米恩说。

  “但是——”

  “哦,罗恩,我的时间表满一点跟你有什么关系?”荷米恩不满地说,“我告诉你,我已经跟麦康娜商量好了。”

  这时候,哈格力进人大厅了。他穿着他那长长的斜纹棉布大衣,心不在焉地用手摇摆着一只死猫。

  “好吧?”他在向职工桌子走去的路上停了下来,热切地问,“这个下午我要上我的第一节课了。我五点就起来把东西准备好了,我希望做好一点,老实说……做老师……”他欢笑着向职工桌子那边走去,仍然摇摆着那臭猫。

  “我真不知道他准备了些什么。”罗恩说,声音中带着焦虑。

  人们开始去上第一节课时,大厅显得有点空。罗恩看看他的时间表。

  “我们最好走了,看,占卜术就在北塔上,走到那里要十分钟。”

  他们迅速把早点吃完,跟乔治和弗来德说再见并走出大厅。当他们经过史林德林桌子时,马尔夫又装出要昏倒的姿势。一阵大笑伴着哈利走进大堂。

  到北塔的路程很长,在霍格瓦彻呆了两年,他们还未完全熟识这城堡,他们也从未去过北塔。

  “一定要缩短路程。”罗恩喘着气说,这时他们转到了第七段楼梯,出现在一个陌生的楼梯口前。那里墙上只有一幅画着一望无际的草原的画。

  “我想是这条路了。”荷米恩说着,头向右转,看看那空的走廊。

  “不可能。”罗恩说,“那是南边,看从窗口可以看到河的一角……”

  哈利看那墙上的画。一只胖胖的有斑点的灰毛马在草原上漫步,眼睛漫无目的地看看周围。哈利看惯霍格瓦彻的画,主题都是四处移动,留下框架来互访别人的人物画。一会儿后,一个矮的骑士穿着一身盔甲铿锵地走出来去追赶那匹小马。但看他膝盖盔甲上的草污点,就可以知道他刚从马上摔下来。

  “哇!”他见到罗恩、哈利和荷米恩时大喊,“你们这家伙竟敢踏进我的私人地域?见到我摔倒就取笑?你们这帮流氓,这帮狗。滚!”

  他们看到这小骑士从剑鞘里拔出剑来,都吓呆了,他开始舞动那剑,发狂地跳上跳下。但是剑对他来说太长了,尤其风一吹他就失去平衡,便一头栽倒在草地上。

  “你没事吧?”哈利走近图画问。

  “滚开,你们这些可都是吹牛者!无赖,走!”

  那骑上又拿起剑,尽力站起来,但是剑端陷入草地里,他拔不出来。最后,他又笨重地倒在地上。他拿开面具来擦汗。

  “你听着。”哈利利用骑士筋疲力尽的时候,“我们在找北塔,我们不知道怎么去,你知道吗?”

  “那可是长征。”骑士的愤怒好像立即消失了。他的脚叮当一声站起来,然后大声说:“亲爱的朋友,跟我来吧,我们会到达目标的,要不就会勇敢地死去。”

  他又徒劳地挥动着剑,努力骑到那胖木马的背上,但失败了,他大声喊:“我们走吧,亲爱的先生女士们,我们出发了。”

  然后他铿钻响地走着,转入左手边的框架里,消失了。

  他们紧跟着他走进走廊,靠听着他盔甲的声音跟着,时不时地看到他在前面的画里面跑着。

  “勇敢一点,最困难的还未到。”那骑士大喊,他们又看见他出现在一群穿着带裙的女人前,她们的画就挂在狭窄楼梯的墙上。

  哈利大声地喘着气,荷米恩和罗恩紧紧地在盘旋阶梯上爬,觉得越来越头晕,直到他们听到上面有人说话的声音才知道他们到达课室了。

  “再会了。”那个骑士说着,把头撞过画着罪恶的和尚的画里面。

  “再会了,我的朋友,如果你们成为崇高的强健的精英就来找我卡得格爵士吧。”

  “好的,我们会找你的。”罗恩咕噜地说,看到那骑士消失时又说,“如果我们需要铁木头的话。”

  他们爬上最后几级,便出现在一个小楼梯口前,在那里大多数学生已经集中了。

  这楼梯平台没有门的,罗恩用手肘推推哈利并指向那天花板,上面有一道门,门上有一块铜的扁牌。

  “特雷络尼,占卜术的老师。”哈利读出来,“我们怎样上去呢?”

  好像在回答哈利一样,那道门突然开了,一架银梯从长面伸到哈利的脚前。每个人都安静地上去。

  “我跟着你。”罗恩笑着说,因而哈利首先爬上那梯子。

  一个从没见过的奇怪的课室里出现了。实际上,这一点都不像教室。这更像人家的楼阁和旧式的茶店,最少有二十张小小的圆桌子拥挤地放在里面,桌旁都摆着小小的扶手椅子,椅子上有小小的厚圆椅垫,所有的东西都被阴暗的绯红的灯光笼罩住。窗口的窗帘都放了下来,很多台灯都用深红的围巾盖着。火苗在拥挤的壁炉架上高兴地跳动着。在往一个铜壶加热时,一种很浓、让人作呕的香水味散发出来。

  圆形的墙旁边的栏杆挂满了羽毛,蜡烛的残根,很多包装的破布,数不清的晶莹球,还有一列列的荣杯。

  哈利·波特走进教室集中时,听到很细小的说话声。

  “她在哪?”罗恩问。

  一个声音突然从阴影中传出来,那是亲切模糊的声音。

  “欢迎。”她说,“很高兴终于在这物理世界见到你们。”

  特雷络尼教授走进灯光下,他们看到她很瘦,她的大眼镜把她的眼睛放大成原来的几倍,她披着一件很薄的闪闪发光的披肩,数不清的项链和首饰挂在她瘦长的颈上,她的手臂戴满了手环,手上也戴满了戒指。

  “坐吧,我的孩子,坐。”她说,他们都笨拙地坐在扶手椅子上,挨着软绵绵的垫子,哈利、罗恩和荷米恩都在同一桌子旁的椅子上坐下来了。“欢迎来学占卜学。”特雷络尼教授说,她在火炉前那雕有翅膀的椅子上坐下来,“我叫特雷络尼教授,我认为经常下去那吵吵闹闹的校园,那种气氛会模糊了我心灵和眼。”

  没有对她这种特别的声明说些什么,特雷络尼故意整顿一下她的披肩又继续说,“既然你们都选择学占卜学,这可是魔法界中最难的一门,我一定要告诫你们,如果你们没有眼界的话,我不能教到你些什么的,书只能带你们在这领域中走这么远……”

  听到这些话,哈利和罗恩相视一笑。荷米恩看上去很吃惊,这些书竟然在这里没有什么用。

  “很多巫师和巫婆虽然很有才能。但他们却不能揭穿未来的面纱。”特雷络尼教授继续说,她那奇怪发亮的眼睛在一张张紧张的脸上妇来扫去。“很少人有这种天分。你,孩子。”她突然对尼维尔说,“你奶奶还好吗?”

  “还好。”尼维尔战栗地说。

  “亲爱的,如果我是你的话就不会那么肯定了。”特雷络尼教授说,灯光在她长长的翡翠耳环中闪着,尼维尔吞了口气。特雷络尼教授平静地继续说,“我们这年会学占卜术的基本方法,第一学期我们学读茶叶,第二学期我们开始学手相术。

  “还有顺便说一下,我亲爱的。”她突然盯着帕维提.帕提,“小心一个红头发的男人。”

  帕维提吃惊地看了一下罗恩,他坐在地旁边,她立即搬着凳子远离他。

  “在这学期,”特雷络尼教授继续说,“我们开始学水晶球——当然以我们学完火红预兆为前提,那就是,很不幸,课程会被二月份那糟糕的流感打断的。我也会失去声音。大概在复活节左右,我们当中有一个会永远离开我们。”

  跟着她这段话的是紧张的沉默。但是特雷络尼教授好像没注意到。

  “亲爱的,我在想,”她对离她桌子最近的并向后缩的拉温德。布朗说,“你是否可以帮我把那最大的银茶壶递给我?”

  拉温德放松了一点,他站起来从架子上拿起一个特大茶壶,并把它放在特雷络尼教授前的桌子上。

  “谢谢你,亲爱的,很意外的,你最讨厌的事会发生在十月十六日,星期五。”

  拉温德颤抖了一下。

  “现在,我要把你们分成一对一对的。拿起架上的茶杯,跟我来,我会倒满它。

  然后坐下来喝,直到只剩下残渣,用左手在茶杯内擦三下,然后把茶杯倒放在碟子上,等着最后一滴茶流走,就拿茶杯跟你的同伴交换来看。你可以看看《光明的将来》的第五页和第六页的章节来解释你所看到的。我会在你们周围巡察帮助和指导你们,哦,亲爱的——“她抓住尼维尔的手臂让他站起来。”你打破第一只杯子后,你可以挑一只青色的杯吗?我挺喜欢粉红色的。“

  果然,尼维尔刚伸手到架子上拿杯子就传来打碎玻璃的声音。

  特雷络尼教授走过去,手拿着刷子和垃圾箱对他说,“拿一个青色的,亲爱的,你不介意的话……谢谢……”

  当哈利和罗恩把茶杯装了茶后,他们走回他们的桌子大口大口地喝烫口的荣,喝完后用手擦着茶杯的残渣,正如特雷络尼教授所教的一样,然后等茶留干了,交换茶杯观察。

  “对了。”罗恩说,他们都打开书的第五和第六页,“你在我的茶杯看到什么?”

  “是褐色的已烧透的东西。”哈利说,浓浓的香水味让他觉得又迟钝又困。

  “放宽思维,亲爱的同学们,让你们的眼睛看穿世俗的东西。”特雷络尼教授忧郁地喊道。

  哈利努力地提起神。

  “对了,你这有一个摇晃的十字架……”他参看一下《光明的将来》说,“那意味着你会遇到审判和痛苦——那很难过——但是事情会好起来的。等等……那意味着‘很幸福’……因此,你会受到折磨的然后会很幸福的……”

  “我要说你需要进行一个心灵之眼的测试。”罗恩说,特雷络尼教授向他们看过来时,他们立即止住笑。“轮到我了……”罗恩看看哈利的杯子,他的额头努力地皱起来,“有一个像板球投手的帽子一样的斑点,”他说,“可能是你将会在魔法部那里工作……”

  他把杯子翻了翻。

  “这样看像是一个椰子……那是什么?”他在《光明的将来》里看了看说,“‘有意外的收获,出乎意料的金子’,太好了,你可以借点给我花,这还有一点东西,”他把杯子又转了转,“那看上去像一只动物,对了那是它的头,……看起来像一只河马,不,一只羊……”

  正当哈利大声笑的时候,特雷络尼教授转到这边来。

  “亲爱的,让我看看,”她挑剔地对罗恩说。看着便把哈利的茶杯抢过去。每个人都静下来看着。

  特雷络尼教授盯着哈利的茶杯,逆时针地转动着它。

  “猎鹰……天呀,你有一个很致命的敌人。”

  “但是大家都知道那个了,”荷米恩说,“谁都知道哈利的事和‘那个人’!”

  哈利和罗恩混和着趣味和钦佩地望着她。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荷术思那样跟老师说话。特雷络尼教授没有回答她,她反而用大大的眼睛靠近哈利的杯子继续转动它。

  “黑梅花……一个袭击,天啊,这可不是一个快乐的杯子……”

  “我还以为是板球投手的帽子呢!”罗恩困倦地说。

  “头盖骨……你的前方会有危险,亲爱的……”

  每个人都睁着眼盯着特雷络尼教授,最后她再转着林子,喘着气,然后尖叫起来。

  又传来了叮当一声打破杯子,尼维尔第二次打破了杯子。特雷络尼教授坐到一张空的扶手椅上,她发亮的手捂着心脏,眼睛闭上。

  “我亲爱的孩子——可怜的孩子——不——不告诉你好一点——不——不要问我……”

  “教授,那是什么呀?”汤姆斯问,每个人都站起来了,慢慢地围着哈利和罗恩的桌子,压向特雷络尼教授的椅子去看那哈利的杯子。

  “天啊,”特雷络尼教授的大眼睛戏剧般睁开说,“你要面对狰狞的东西。”

  “什么?”哈利问。

  他敢说他不是唯—一个不明白的。汤姆斯耸耸肩,但大多数人用手捂着口。

  “狰狞的,亲爱的,是格拉菲。”特雷络尼教授大喊,她很惊诧哈利怎么会不懂,“是巨大的,幽灵般的狗整天在教会墓地出现的,我亲爱的孩子,这是预兆,是坏的预兆——死亡。”

  哈利的胃紧紧收缩一下,弗维里斯和巴洛特斯书店里那本《死亡预兆》封面上那条狗,还有在马克来里新月街上的狗的影子……拉温德。布朗用手拍拍口,大家都看着哈利,除了荷米恩,她站起来走到特雷络尼教授的椅子后面。

  “我认为他不像格拉菲。”她平静地说。

  特雷络尼教授很不喜欢地看着荷米恩。

  “亲爱的,请原谅我这么说,我不大接受你这种香味。对你对将来的看法也没多大的共鸣。”

  谢默斯仰着头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

  “如果这样看就像一个格拉菲,”他几乎闭着眼睛说,“但如果你这样看就像一只驴。”他靠向左边说。

  “那你们就可以决定我是否快要死了?”哈利自己也很奇怪地说,好像没有想再看它一眼。

  “我想我们今天的课就上到这里吧,”特雷络尼教授朦朦胧胧地说,“是的,收拾你们的东西吧。”

  静静地,同学们把茶杯放回特雷络尼教授的架子上,把书都收起来放回书包里。

  “再见,”特雷络尼教授微微地说,“命运掌握在你手中,哦,亲爱的——”

  她指着尼维尔说,“你下节课迟到了,你可要努力跟上。”

哈里波特3:监狱的逃犯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
哈里波特3:监狱的逃犯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