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哈里波特3:监狱的逃犯
 
· 哈里波特2:密室之秘
· 大城之殇
· 人淡如菊
· 哈里波特1:神密的魔法石
· 长袜子皮皮
· 陈旧,晾晒的另一边
· 爱情之处的栀子花
· 二两肉票
· 密友伊五
· 暗地病孩子
· 我是为爱这个人而来到这个
· 圆舞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瓜兵呱呱乐
· 酱牛肉的做法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哈里波特3:监狱的逃犯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哈利波特 2005-10-20

 
第三章 爵士巴士

  哈利在进入马克来里新月街时已经穿过几条街了。他放下皮箱重重地喘着气。

  他直直的坐着,心头的火还在不停地汹涌着。他听到自己狂热的心在跳动着。

  坐在那黑暗的街上大概十分钟,他被一种新的感觉所控制。他从来没有试过陷入这样坏的窘境,他束手无策,一个人在“马格人”的世界,完全没有地方可以去,最糟糕的是,他又施用了魔法,这意味着他可能被霍格瓦彻赶出校。他破了未成年巫师的规则,他还奇怪魔法部长代表怎么还没有在他坐的地方猝然下降。

  哈利打了个冷颤,他向马克来里新月街前后看看。将会发生什么事呢?他会被捕吗,还是会成为魔法界的歹徒呢?他想起罗恩和荷米恩,他的心更沉了,哈利很肯定,无论他成了罪犯或其它,罗恩和荷米恩都会帮他的,但是他们都在外国,海维也不在身边,他没办法联系上他们。

  他没有什么非魔法界用的钱了,在皮箱底的钱包里他有一把魔法金钥匙。但他父母留给他的遗产都存放在伦敦的格林高斯银行的金库中,除非……

  他看看他的魔杖,他仍紧紧握在手中。如果他被逐出校,(他的心痛苦地急速跳动。)他应该怎么办呢?如果他向皮箱施法,让它变得像毛一样轻,系在扫帚上,再用大衣掩盖自己飞去伦敦会怎样呢?

  他就可以从金库中提到自己的钱,然后就开始流浪的生活。这可是一个可怕的前景,但是他总不能老坐在这里,要是被警察审问他怎么在深夜出走,还带着魔咒书和扫帚。

  哈利又打开皮箱,他把里面的东西推到一边,寻找那隐形大衣——但在找到之前,他突然站起来,向他周围又看了看。

  他的颈后面有痒痒的感觉,哈利以为有人盯着他,但这街道毫无人影,连那些大房子旁的街灯都没有亮。

  他弯下腰看他的皮箱,但立刻他又站起来,手里还紧握着他的魔杖,他是感觉到而并非听到有人或者有些东西站在他后面的车房和栏杆之间的小道。哈利斜视着那小胡同,如果它会动的话,他会知道那是一只猫或其它的。

  “噢。”哈利喃喃嘀咕,魔杖一端的灯亮了,他几乎有点昏。他把魔杖举起来,那用卵石筑成的墙突然亮起来了。车房的门开了,哈利看到两扇门之间,清晰地出现了一个又大又阔,发亮的轮廓。

  哈利向后退,他的脚踢在皮箱上,摔倒了,他摔倒时他的魔杖从手中飞出去,他在水槽沟里慢慢站起来。

  震耳欲聋的一个乐队响起来了,哈利用手捂着眼睛去挡住那刺眼的强光。

  他喊了一声,及时滚回到人行道上,一会儿后,一辆很巨大的车还有强光的车灯随着一声尖叫后停下来了。恰恰停在哈利躺着的地方。哈利抬起头才看见原来是一辆有三层甲板的,紫色的巴土,在淡淡的空气中呈现出来。挡风玻璃用金色的字写着“爵士巴士”。

  好一会儿,哈利在想是否自己摔傻了。车长穿着紫色的工作服从车上跃下来,在空中对他说话。

  “欢迎你来坐爵士巴士,这是紧急巴士,专门乘载手足无策的巫婆或巫师的。

  请伸出你的魔杖,走上车,我们可以载你去任何地方,我的名字是西单。什拜克,今天晚上我是你的车长。“

  车长突然停下来。这时哈利仍坐在地上,然后拿起他的魔杖重新站起来,走上前,他看到西单。什拜克只比他大几岁,最多是十八九岁,大眼睛向前突出,脸上有几颗青春痘。

  “你在这里干什么?”西单问,抛开他那职业性态度。

  “摔倒了。”哈利说。

  “呵,怎么摔倒了?”西单吃吃地笑。

  “我不是故意的。”哈利有点烦了。他膝盖上的牛仔裤被摔破了,摔倒时手也弄伤了,在流血,他迅速转过身去看胡同里的车房和栏杆,爵士巴土的车头灯光芒四射。

  “你在看啥呀?”西单问。

  “那里有一个大大的黑物体。”哈利不肯定地指向那空隙里,“像一只狗,但是很大。”

  他看西单的周围,口微微张开,觉得有点不自然,哈利看到西单的视线移到他额上的疤痕。

  “你额上的疤痕是什么回事?”西单唐突地问。

  “没什么。”哈利立即说,把头发向疤痕压了压。如果魔法部长正在找他,他不想这么容易就被找到。

  “你叫什么名字?”西单坚持着。

  “我叫尼维尔。”哈利说,把脑袋中闪过的名字说出来。一这巴士,“他继续说,想转移西单的注意力,”你刚才说他可以开到任何地方?“

  “是的。”西单骄傲地说,“只要在陆地去哪都行,但在水中就不能穿行了,啊?”他又怀疑地看着哈利说,“你不大相信?伸出你的魔杖来试一下。”

  “好。”哈利立即说,“听着,去伦敦要多少钱?”

  “十一个镰刀币。”西单说,“但十三个的话你可以吃巧克力,十五个的话你可以挑任何颜色的水瓶和牙刷。”

  哈利又在他的皮箱里搜寻了一会儿,拿出钱包掏出一些银币给西单,然后提起皮箱,头顶部放着海维的笼子平衡着走上巴士。

  巴土里面没有座位,但有半打铜床架放在车厢窗帘边。每个床架旁有蜡烛燃烧着,照亮了木窗格的墙,一个带着睡帽的小巫师坐在巴士后面咕噜说:“好了,谢谢,我在检金块。”然后翻过身去睡。

  “给你这个。”西单细声说,把哈利的皮箱推到司机的床下,司机正坐在钢轮前的扶手椅子上,“这是我们的司机,伊赖。拜朗,这位是尼维尔。”

  伊赖。拜朗是一位巫师前辈,架着很厚的眼镜,他向哈利点点头。

  哈利又用手压压额前的头发,然后在他的床上坐下来。

  “开车吧,伊赖。”西单说着在伊赖的扶手椅子旁坐下来。

  那震耳欲聋的乐队又响起来,跟着哈利已经平躺在自己的床上。

  由于爵士巴士在前进,他一直地向床后滑,他坐起来,盯着漆黑的外面,看到他们正向一条完全不同的街道开去。

  西单看着哈利惊诧的脸孔有点高兴。

  “这就是你挥手叫我们停的地方了。”他说,“我们现在在哪,伊赖?在威尔士吗?”

  “哦。”伊赖说。

  “怎么那些没有魔法的人注意不到巴土呢?”哈利问。

  “他们?”西单轻蔑地说,“不能正常地听,不能正常地看,更别说注意到这巴土了。他们不能的。”

  “西单,你最好去叫玛什女士。”伊赖说,“我们很快就到阿伯格里云了。”

  西单经过哈利的床,把那个狭长木皮箱藏起来。哈利仍往窗外看,觉得更加紧张了。伊赖好像在炫耀他的车技,爵士巴士在人行道上行驶,但没有撞到任何东西上。一排排的路灯,邮筒和垃圾箱都在巴士靠近的时候自动让开,当车走过后又回到原来的位置。

  西单下楼,一个淡青色披着旅游大衣的巫婆跟着他。

  “玛什女士,你慢走。”西单高兴地说,这时伊赖踩到车煞车上。

  车上的床都向前滑了一尺左右,玛什女士用手夹住围巾,蹒跚下楼,西单帮她拿着包裹送她下车,外面又有一支很吵的乐队,他们在狭窄的小路上大声地演奏着,两旁的树都让出路来。

  即使那乐队不在吵,在车时速超过一百英里地飞速驾驶下,他的胃却开始翻滚,他又开始想将会发生什么事在他身上,在想杜斯利一家能否把马各姨妈从天花板上拉下来。

  西单打开《先知日报》的复制版,然后卷起舌头读报。在头版中,一个沮丧的男人,长而乱的头发,在向哈利慢慢地眨眼,他看起来很熟。

  “那男人!”哈利说,这时候忘了他所烦的事,“他也在马格人的新闻中。”

  西单转向报纸的头版咯咯地笑起来。

  西单。什拜克,他点点头,“这当然是马格的新闻,尼维尔,你从哪里来的?”

  他傲慢地看着哈利的脸又笑了笑,翻过头版把报纸递给哈利。

  “你应该多读报纸的,尼维尔。”

  哈利把报纸移近蜡烛看。

  西里斯。巴拉克可能是阿兹克班监狱中最罪恶的罪犯,他仍在逃亡之中,魔法部长今天确认说。

  “我们会尽全力去捉拿巴拉克,”魔法部长法治今天早上时说:“并且我们希望魔法界的人保持冷静。”

  法治因为告诉“马格人”的总理这危机而被瓦路克斯的国际联邦的成员批评。

  “哦,说真的,我不得不这样做,你们也许不知道。”法治激怒地说,“巴拉克是疯子,谁碰上他都会有危险,不管是巫师还是马格人,总理已经向我保证不会把巴拉克的真正身份泄露给任何人知道。我们面对事实——我们都相信他对吗?”

  当人们知道巴拉克持有手枪的时候,那是人们用来杀人用的金属魔杖,魔法界人们的生命如十二年前一样危险,那时候巴拉克只用一道咒语就杀了十三个人了。

  哈利看着西里斯。巴拉克无神的眼睛,好像只有沮丧的脸才是活着的一样。哈利从没遇见过吸血鬼。但他在《黑巫术防御》之类的书上见过照片。巴拉克,他像白蜡般的白皮肤看上去就像其中一个。

  “很可怕,是吗?”西单向,他一直看着哈利读。

  “他杀了十三个人?”哈利把报纸还给西单,时间:“用哪一道咒语?”

  “是呀,”西单说,“在大白天,大家都看到了,很严重的事,对吗?

  伊赖?“

  “哦,是呀!”伊赖答道。

  西单旋转着手扶椅子,把手放在背后,更好奇地看着哈利。

  “巴拉克是‘那个人’的热烈支持者。”他说。

  “什么,福尔得摩特?”哈利不加思索地说。

  西单脸上的青春痘发白了。伊赖使劲推着钢方向盘,一间农房子跳到一旁避开这巴土。

  “你看那树,”西单又嚷,“你刚才说谁的名?”

  “对不起,”哈利匆忙说,“对不起,我忘了——”

  “忘了,”西单狠狠地说,“我的耳朵反应也挺快的……”

  “你是说巴拉克是‘那个人’的支持者?”哈利抱歉地暗示着。

  “是呀,”西单说,仍然擦着他的胸,“是呀,对了。大概是‘那个人’他们说的,怎样也好,哈利·波特挫败了‘那个人’——”

  哈利紧张地又用手向额上的头发压了压,“‘那个人’的同盟在被缉拿,是吗?”

  他们都知道玩完了。‘那个人’完蛋时,他们都安静下来了。可西里斯。巴拉克却不是那样,我听说,他认为自己是‘那个人’的第二任总司令,并要接管它。”

  “不论如何,他们认为巴拉克在马格拥挤的街上拿出他的魔杖,把街炸开,一个巫师死了,几十个普通人也死掉了,很恐怖,你知道巴拉克做了些什么了吧?”西单继续像唱戏一般低声说。

  “什么?”哈利说。

  “笑,”西单说,“当魔法部的强健部队赶到那儿时,他在笑,很大声地发疯般笑,伊赖,他真疯了,是吗?”

  “如果不是去了阿兹克班,他现在可能就在这儿了,”伊赖低声说,“如果我像他那样做,我也把自己炸死了,他是该死的……做那么多坏事…”

  “他们费很大劲才把他们埋了,伊赖,对吗?”西单说,“欧勒街爆炸,街上的人都死了,伊赖他们说是什么事发生了?”

  “煤气爆炸。”伊赖抱怨说。

  “现在都知道了。”西单看着报纸上巴拉克的脸又说,“阿兹克班一直没有什么暴乱的,是吗?真吓人呀,我说,我并不是说这是阿兹克班的过失。”

  伊赖颤动了一下,“西单,说其他的吧,那儿有个小伙子。那些阿兹克班的卫士真的该头痛。”

  西单不情愿地把报纸放在一边,哈利靠在爵士巴士的窗台上,觉得更加糟糕,他不禁在想西单可能有好几个晚上把这些事情告诉乘客们。

  “有听过哈利·波特吗?我们也乘载过他,他还想要来驾驶呢——”

哈里波特3:监狱的逃犯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36 37 38 39 40 41 42 43 44 45 ]
哈里波特3:监狱的逃犯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