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哈里波特2:密室之秘
 
· 大城之殇
· 人淡如菊
· 哈里波特1:神密的魔法石
· 长袜子皮皮
· 陈旧,晾晒的另一边
· 爱情之处的栀子花
· 二两肉票
· 密友伊五
· 暗地病孩子
· 我是为爱这个人而来到这个
· 圆舞
· 男人,别把家庭全都丢给女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瓜兵呱呱乐
· 酱牛肉的做法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哈里波特2:密室之秘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哈利波特 2005-10-20

 
  这是哈利一生中最糟糕透顶的一天。他,罗恩、弗来德和乔治一起坐在格林芬顿宿舍的一个角落里,彼此都沉默不语。伯希不在那。

  他给威斯里夫妇送过那坏消息后,就把自己关在宿舍里。

  从来没有像那天这样长的下午,格林芬顿宿舍也从未有那样拥挤,然而又那样沉寂过,快到日落了,弗来德和乔治上床去了,没法再那样坐着了。

  “她知道一些什么,哈利?”从他们躲进衣柜时起,罗恩第一次开口。“所以她才会被带走。根本不是伯希的什么傻事。她发现了有关秘室的一些事。肯定是因为这个,她才会——”罗恩用力地擦着眼睛,“我是说,不会有其它原因的。”

  哈利眺望着血红的夕阳沉入地平线,他从没有这么难受过,要是他们能做些什么就好了,任何事。

  “哈利,”罗恩说道,“你说有没有可能她没有——你知道——”

  哈利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想不出金妮还会活着。

  “我们该怎么办?”罗恩说,“我觉得我们应该去看看罗克哈特。

  告诉他我们所知的。他就要试着进入秘室了。我们可以告诉他我们认为的入口处,还有是巴斯里斯克在里面。“哈利想不出其它可行的办法,并且他也想做点什么,于是他同意了。当他们要出发时,并没有人来制止他们,只因其他人也同样地难受和伤心。哈利和罗恩翻身起来,穿过房间,从肖像洞里钻了出去。

  当他们朝罗克哈特的办公室走去时,夜幕渐临,看起来,办公室里的活动倒不少。刮削声,呼呼声和匆忙的脚步声不时传来。

  哈利敲了敲门,里面忽然静了下来。接着,门只开了细细的一道缝,罗克哈特的眼睛朝外瞥着。

  “哦……哈利……罗恩……”他把门开大了少许。“我现在正忙着,要是你们能快点……”

  “教授,我们是为您提供信息的,”哈利说,“我们觉得这可能会有帮助。”

  “呃——这样不——”他们能看到罗克哈特的半边脸显得相当不安。“我是说——呃——好吧。”

  他打开门让他们进去了。

  他的办公室几乎是空空如也。两个大皮箱放在地板上,敞开着。

  翠绿色的,淡紫色的,蓝色的礼服,全都胡乱地塞在其中一个皮箱里。

  书则杂乱无章地塞进另一个皮箱。挂在墙上的相片则挤入到桌子上的箱子里去了。

  “你要去哪里?”哈利问。

  “呃,是的,”罗克哈特答道,一边把门后挂着的一张真人大小的自己的海报扯下来,然后把它卷起。“紧急电话……没办法……得走了……”

  “我妹妹怎么办?”罗恩急切地问。

  “呃,至于这个——太不幸了,”他猛拉抽屉,开始把里面的东西倒入袋子里,一直躲开他们的眼光,“没有人比我更难过了——”

  “你是黑巫术防卫教授!”哈利喊,“你不能走!不能对这里的邪恶势力撒手不理!”

  “呃,我得说……我找这份工作的时候……”罗克哈特咕咕着,开始把袜子堆在礼服上,“工作要求上可没提这个……没想到……”

  “你的意思是说你要开溜?”哈利难以置信,“可你在书上写了你以往做的英雄事迹……”

  “书也可能会误导人。”罗克哈特小心翼翼地说。

  “你写的!”哈利大吼。

  “亲爱的孩子,”罗克哈特站直身子,朝哈利皱着眉头,“动动脑子吧,要是别人不认为我干过那些事,我的书就一半也卖不出了。没人要读那些老掉牙的美国巫师的故事,即使他的确打败狼人,拯救过村庄。在封面上,他可看起来糟透了,一点穿着品味都没有。而那位女巫,驱逐女妖精的那位,还是兔唇呢。我是说,来吧……”

  “因此你就冒名顶替别人干过的事?”哈利无法相信。

  “哈利啊哈利,”罗克哈特不耐烦地摇着头,“事情可不只那么简单,还得干点其它的。我得跟踪他们,详细地察问他们是怎样成功做到的,然后给他们下‘记忆魔咒’这样他们可就记不起曾做过的事了,要说我有什么值得骄傲的,那就是我的‘记忆魔咒’了。不,还得做很多工序呢,哈利,这并不只是写书和发布照片。

  要名利,你就必须准备做长期的艰苦劳力。”

  他砰然把皮箱盖上,锁紧。

  “让我看看,”他说,“我想就这些了吧。哦,对,还有一件事。”

  他拿出他的魔杖,指向他们。

  “实在抱歉,孩子们,但我不得不给你们下‘记忆魔咒’了,可不能让你们把我的秘密到处乱说。否则,我下一本书可就卖不出去了——”

  哈利及时拿到他自己的魔杖,罗克哈特还没抬起他的,就听到哈利怒吼一声,“依斯毕利艾玛斯!”

  罗克哈特被震得连连退步,跌倒在他的皮箱上,他的魔杖也震飞到了空中。罗恩一把抓住,扔出了窗外。

  “应该叫史纳皮教授教我们那一招,”哈利气愤极了,一脚把罗克哈特的皮箱踢开。罗克哈特抬头望着他,这次又显得衰弱了下来。

  哈利依然用魔杖指着他。

  “你们要我干什么?”罗克哈特怯懦地说,“我不知道神秘秘室在哪里,我无能无才。”

  “你运气好,”哈利说着,用魔杖指着他,迫使他站起来,“我想我们知道它在哪,还知道里面有什么,走吧。”

  他们把罗克哈特押着出了办公室,走下最近的楼梯,沿着那条黑暗走廊,直到走到麦托勒的浴室门前。

  他们让罗克哈特先进去。哈利很高兴看到他在颤抖。

  麦托勒正坐在最后一格厕所的水箱上。

  “哦,是你啊,”当她看到哈利时说,“这次你要什么?”

  “问你你是怎么死的。”哈利问。

  麦托勒整个样子都变了,她看起来像从未被问过这样合她口味的问题。

  “噢,可怕极了。”她津津有味地说着。“就是在这发生的。我就是在这个小房间死去的。我记得清清楚楚。我躲了起来,因为何比老是取笑我的眼镜。门锁了,我在哭,这时,我听到有人进来了,他们说的话古里古怪的。我猜那,肯定是外语吧。不管怎样,真正吸引我的是一个男孩的声音。所以,我打开门,叫他用自己的厕所,接着——”麦托勒得意洋洋地着重说道,满脸光辉,“我死了。”

  “怎么死的?”哈利问。

  “不清楚,”麦托勒用一种沉静的音调说,“我只记得看到一双巨大的黄眼睛。

  我的整个身躯都像被提了起来,接着,我便飘走了……“她如梦般望着哈利,”然后,我又回来了。我决定缠着何比,哦,她可后悔嘲笑我了。”

  “在哪里看到那双眼睛的?”哈利问。

  “大概在那里吧。”麦托勒说,模模糊糊地指向她的厕所前的水槽。

  哈利和罗思赶紧走过去,罗克哈特站得远远的,一脸极度的恐惧。

  那看起来只是一个普通的水槽而已,他们里里外外地检查了每一寸,包括下面的管道,接着,哈利看到了:在铜水龙头的一侧刻有一条极小的蛇。

  “那水龙头一直都开不了,”当哈利试着要转动那水龙头时,麦托勒开心地说道。

  “哈利,”罗恩提醒他,“说些什么吧,用帕斯尔莫斯。”

  “但是——”哈利思索着,唯—一次他成功说出帕斯尔莫斯是他遇到一条真蛇的时候。他紧盯着那微形蛇雕,试着想象它是真蛇。

  “开启。”他说。

  他望着罗恩,罗恩朝他摇了摇头。

  “这是英语。”他说。

  哈利重新望着蛇雕,希望自己相信那是活的。他移了移头,烛光映在蛇雕上,使它看起来似乎在动。

  “开启。”他说。

  可是,他听到的并不是这两个字;他口里发出的是一阵奇异的嘶嘶声,顷刻间,水龙头便罩在一片灿烂的白光中,并开始旋转,紧接着,水槽也开始移动了。事实上,水槽下沉,露出一条的管道,宽得足够让一人滑入。

  哈利听到罗恩在喘气,于是再次抬头望着他。哈利已打定主意怎样做了。

  “我要从这里下去。”他说。

  他不能不去。既然现在他们已经发现秘室的入口,就算是金妮仍可能存活的希望再微弱,再渺茫,他也不能不去。

  “还有我。”罗恩说道。

  一时间,大家都沉默了。

  “呃,你们似乎用不着我,”罗克哈特说,带着一丝原来的微笑的影子。“那我就——”

  他把手放在门把上,但罗恩和哈利都同时把魔杖指向他。

  “你先去。”罗恩大吼。

  罗克哈特来到入口,脸色苍白,精神恍惚。

  “孩子们,”他的声音软弱无力,“孩子们,这有什么好处吗?”

  哈利用魔杖猛捅他背后一下。罗克哈特把腿伸进管内。

  “我真的觉得——”他开口说着,但罗恩推了他一下,他便滑入管内,消失无踪了。哈利很快跟了上去。他慢慢钻进管内,然后一路下滑。

  管道内污秽,漆黑,而又似乎永无止境。他可以看到旁伸侧引的许多其它管道,但没有一条是像他们这一条那样庞大的。扭曲、旋转、陡直下滑。他知道自己已经滑下远深于学校和地牢的位置。他可以听到,在他身后,罗恩砰然跌落拐弯处的声音。

  就在他开始担心落地后,会发生什么事时,管道水平伸了出去,而他“砰”的一声,从管道尾端射出,落在石制地下道湿漉漉的地板上。地下道足以让人站立而行,四周漆黑一片。罗克哈特在附近不远处站了起来。浑身都是粘泥,脸色苍白得跟鬼魂一般。哈利站在一旁,等着罗恩也飕飕作响地飞出管道。

  “我们离学校肯定有数里远了。”哈利说的声音在漆黑的地下道里回响着。

  “可能在湖底。”罗恩一边说,一边审视着四周那黑漆漆,粘乎乎的墙壁。

  三人都转而凝视着前方的那一片黑暗。

  “点灯!”哈利朝着魔杖咕哝一声,它又重新亮了起来,“走吧。”他对着罗恩和罗克哈特说道。他们开始出发了,在湿地行走,脚步声分外响亮。

  地下管实在太了,他们只能看到前方的一小段距离。魔杖营光中,他们的影子映在墙上,看起来异常恐怖。

  “记住,”当他们小心谨慎地步步前移,哈利悄声说,“听到任何动静,都要立即闭上眼睛逃跑……”

  可地下管内静如孤坟,而他们所听到的第一次意外的声响就是罗恩踩在老鼠头盖骨上发出的碎裂声。哈利放低魔杖,查看地板,只见地板上零乱散着小动物的尸骨。哈利努力试着不去想象金妮会成什么样子,他在前面领着路,走过地下道内的一拐弯处。

  “哈利,前面有东西……”罗恩声音嘶哑地喊,抓着哈利的肩膀。

  他们吓呆了,观察着。哈利只能看到那东西巨大、弯曲的轮廓线,就躺在地下道的转角处,它并没有移动。

  “也许它睡着了。”他吸了一口气,转身看了看其他两位。罗克哈特把手紧捂在眼睛上。哈利再转身重新观察那件东西,他的心跳近乎刺痛。

  哈利把眼睛眯得尽量小,他慢慢地向前挪动着,手里的魔杖高高举起。

  莹光划过的是一张巨蟒皮,令人厌恶的鲜绿色,蜡曲着,空荡荡地躺在地下道地板上。蜕下这张皮的巨蟒肯定至少有二十英尺长。

  “啊呀!”罗恩无力地叹道。

  他们身后忽然有了动静。罗克哈特已经膝盖发软了。

  “起来!”罗恩锐利地说,魔杖指着他。

  罗克哈特一跃而起——他冲向罗恩,把他扑倒在地。

  哈利往前冲去,但已经太迟了。罗克哈特挺直身躯,喘着气,手里捏着罗恩的魔杖,面带一丝微笑。

  “历险到此为止。孩子们!”他说,“我会拿起这张皮回到学校,告诉他们,拯助那女孩已经太迟了,而你们,一看到她面目全非的尸体,就疯了,跟你们的记忆说再见吧!”

  他把罗恩的魔杖高举过头顶,大喊一声,“欧比里马阿塔。”

  魔杖在他头顶炸开了。哈利用手盖住头,往前跑,滑过蛇皮,躲开了直往下坠的从地下道天花板脱落的巨大岩石。而顷刻间,他已经站直盯着那碎石的坚固表层。

  ‘罗恩!“他吼道。”你没事吧?罗恩!”“我在这!“巨石后隐约传出了罗恩低沉的声音。”我没事,可这个家伙——他被魔杖烧到了。”

  这时,突然传来沉闷的重击声和“嗷!”的一声痛呼,听起来像是罗恩踢中了罗克哈特的肋骨。

  “现在怎么办?”罗恩绝望地说,“我们过不去。这得花很长……”

  哈利抬头看着天花板,上面露出了一道巨大袭缝。他可从来都没用魔法击散过像眼前这些那么大的岩石,看起来,现在也不是试一试的好时机——万一整个地下道崩塌就糟了!

  巨石后又是一声重击和“嗷”的一声。他们在浪费时间,金妮待在神秘秘室已经数小时了。哈利知道只好孤注一掷了。

  “在这等着,”他朝罗恩喊,“跟罗克哈特等着。我继续走。如果一个小时内我还没回来……”

  接着,是一阵意味深长的沉默。

  “我会试着搬开一些岩石,”罗恩竭力让自己的声音平稳下来。

  “这样你就可以——可以在回来时通过了,还有,哈利——”

  “待会见。”哈利竭力给自己颤抖的声音注入一丝自信。

  于是,他经过那巨蟒皮,独自起程了。

  很快隐约传来的罗恩费力地搬石头的声音远去了。地下道转了一道又一道的弯。

  哈利觉得全身的每一根神经都刺痛得难受。他希望快点到达尽头,然而,又害怕他会在尽头发现什么。于是,终于,当他爬过另一道弯,一面坚固的墙赫然立在他面前。墙上雕刻着两条相互缠绕的蛇,蛇眼镶着闪闪发亮的巨大绿宝石。

  哈利向前走去,只觉喉咙发干。想象这些石蛇中真的,它们的眼睛栩栩如生。

  他猜到下一步他该怎么做,他清清喉咙,那绿宝石眼似乎在闪烁不定。

  “开启。”哈利用低沉,微弱的嘶嘶声说。

  墙从中裂开了,而两蛇也随之分开。两面半墙平衡地滑开,消失无踪了。哈利从头到脚全身都颤抖着,走了进去。

哈里波特2:密室之秘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
哈里波特2:密室之秘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