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哈里波特2:密室之秘
 
· 大城之殇
· 人淡如菊
· 哈里波特1:神密的魔法石
· 长袜子皮皮
· 陈旧,晾晒的另一边
· 爱情之处的栀子花
· 二两肉票
· 密友伊五
· 暗地病孩子
· 我是为爱这个人而来到这个
· 圆舞
· 男人,别把家庭全都丢给女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瓜兵呱呱乐
· 酱牛肉的做法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哈里波特2:密室之秘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哈利波特 2005-10-20

 
  他们周围的一些学生在抱怨着比赛被取消,另一些则看起来很忧虑。哈利和罗恩跟随麦康娜教授回到学校走上大理石楼梯。但这回,他们不会被带往任何人的办公室。

  “这会是一个巨大的震惊。”当他们正在接近医院侧楼时,麦康娜教授用一种令人吃惊的温柔语气说,“又发生了一起攻击……另一起双重攻击。”

  哈利的肠胃恐惧的抽搐了一下。麦康娜教授推开门,他和罗恩走了过去。

  波姆弗雷夫人正俯在一个长着长卷发的五年级女孩上面,哈利认出她是那个他们碰巧问过到史林德林宿舍怎么走的罗尼文克劳人。她旁边躺的是——“荷米恩!”

  罗恩呻吟着。

  荷米恩静静的躺着。她的眼睛睁着,毫无生气。

  “她们是在图书馆附近被发现的。”麦康娜教授说。“你们中的哪一个能解释这个吗?它在她们旁边的地板上……”

  她手里拿着一小面圆镜。

  哈利和罗思摇摇头都望向荷米恩。

  “我会送你们回格林芬顿。”麦康娜教授沉重地说,“无论怎样,我需要向学生讲话。”

  “所有的学生必须在晚上六点之前回他们的宿舍,六点之后不得离开宿舍。将有一位老师陪你们去上课。没有老师陪伴,不得使用浴室厕所。快迪斯球的训练和比赛延迟进行。取消所有晚间活动。”

  格林芬顿学院的人挤在房间里静静地听着麦康娜教授讲话。她卷起刚才读过的文稿,用有些哽咽的声音说,“勿庸置疑,我从没有象现在悲痛过。如果这几次攻击背后的罪犯抓不出来,这所学校极有可能被关闭。请任何掌握这件事线索的同学勇敢的站出来。”

  她笨拙地钻出了胖大婶肖像小门。格林芬顿人立刻开始说话。

  “一个格林芬顿鬼,已经有两个格林芬顿倒下了。一个罗尼文克劳和一个海夫已夫。”威斯里双胞胎的朋友乔丹扳着手指头说。

  “难道没有老师注意到所有的史林德林都很安全吗?”“难道所有的攻击都来自史林德林还不明显吗?史林德林的继承人,史林德林的怪兽——为什么不把所有的史林德林都给开除?”他咆哮着,不时有人点头,鼓掌表示赞同。

  伯希。威斯里坐在李。乔丹后面的一张椅子上,但是,仅此一次,他似乎并不急于发表他的见解,他看起来苍白而且呆呆的。

  “伯希处于休克状态。”乔治悄悄的告诉哈利:“那个罗尼文克劳女孩——皮妮洛。克立卫伦——她是一个三好徽章获得者,我想,他是认为怪兽不敢攻击一个三好章获得者。

  但是哈利并没有认真听。他似乎不能忘掉那幅画面,荷米恩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好像是雕像一样。如果凶手不能立刻被抓住,他将一生都得和达德里呆在一起。瑞德供出了哈格力,是因为如果学校关闭,他将面临回到马格人孤儿院的命运。现在,哈利完全知道了他当时的感觉。

  “我们该怎么办?”罗恩悄悄地对着哈利的耳朵说。“你认为他们会不会疑心哈格力。”我不信这次是他,但如果上回是他最后放出怪兽,他一定知道如何进入神秘秘室。那将是我们查找真相的第一步。”“但是麦康娜教授说除非上课,我们必须呆在塔里——”

  “我想,”哈利更加平静地说,“是再次使用我爸爸的隐身衣的时候了。”

  哈利只从他父亲处继承来了一件东西:一件长的银色的隐身斗篷。它是能让他们不被任何人发现而溜出学校去见哈格力的唯一的机会。他们像往常一样上床,等到尼维尔,达恩和谢默斯最终停止关于秘室之谜的讨论并睡着后,才起身穿上衣服,并用斗篷遮住他们自己。

  通过黑暗的僻静的城堡走廊并不是一件称得上愉快的事。即使是以前多次在夜里徘徊在城堡里的哈利也从没见过在太阳落山后,它拥挤的样子,老师,三好徽章获得者,幽灵走在通道上。巡视四周,警惕着任何一点不寻常的动静。他们的隐身斗篷并不能让他们不发出声响。有一个特别紧张的时刻,罗恩离正在站岗的史纳皮仅有一码远的地方踩到了钉子。谢天谢他的是,几乎就在罗恩咒骂的时候,史纳皮打了一个喷嚏。直到抵达橡木门前并把它推开时,他们才松了一口气。

  这是一个晴朗的布满星星的夜晚。他们匆匆朝哈格力的房子的亮着灯的窗户走去,直到到了他的前门,才把斗篷拽了下来。

  他们敲门几秒钟后,哈格力猛的拉开了门。他们俩面对面站着,哈格力拿着弓箭瞄准他们,公猎犬弗兰在他们身后大声吠着。

  “噢。”他放下弓箭,直视他们,“你们俩在这儿干嘛?”

  “那是做什么的?”他们走进屋子时哈利指着弓箭问。

  “没什么……没什么。”哈格力咕哝着,“我以为……没关系……请坐吧……

  人来者茶……”

  他几乎不知道他在做什么。他把水壶里的水洒到了火里,差点扑灭了火,又在他大手的神经质的一颤中捏碎了茶壶。

  “你还好吗,哈格力?”哈利说,“你听说荷米恩的事了吗?”

  “噢,我听说了。”哈格力说,他的声音里有细微的不连贯。

  他不时紧张的朝窗外望。他给他们俩每人都倒了一大杯沸水(他忘了加茶包),当他正在往盘子上放一块水果蛋糕时,门上传来了一声响亮的敲门声。

  哈格力扔掉水果蛋糕。哈利和罗恩交换了惊慌的眼神,迅速套上隐身斗篷退至角落。哈格力让他们藏好,抓起他的弓箭,又一次猛的拉开门。

  “晚上好,哈格力。”

  是丹伯多他走进来,看起来极端严肃。他后面紧跟着另一个相貌古怪的人。

  这个陌生人是一个头发篷乱,表情焦虑的低矮有些发福的人,他穿着搭配得非常奇怪的衣服:细条纹的西装,鲜红的领带,黑色斗篷和紫色的尖鞋子,他胳膊下夹着一项淡黄绿色的礼帽。

  “那是爸爸的上司!”罗恩倒抽了一口气。“科恩。里尔斯,魔法委员长。”

  哈利用肘部狠狠地撞了罗恩一下,让他闭嘴。

  哈格力变得脸色苍白起来,汗水涔涔。他跌坐在一把椅子里,目光从丹伯多转向科恩。尔里斯。

  “糟糕的事情,哈格力,”里尔斯用一种急促、清晰而不带感情的声音说道,“太糟糕了,我必须来四次。对非巫师血统的攻击,事情做得太火。委员会必须要采取行动了。”

  “我从没有,”哈格力以哀求的眼神看着丹伯多,“你知道我从没有做过,丹伯多教授,这位……”

  “我希望你明白,里尔斯,我对哈格力完全信任。”丹伯多对里尔斯皱着眉头。

  “艾伯斯,你看。”里尔斯有点不舒服,“哈格力的记录对他不利。委员会必须做点什么——教授的领导者已与我们取得联系。”

  “但是,科恩。尔里斯,我告诉你,把哈格力带走并不会有任何帮助。”丹伯多的蓝眼睛里燃烧着哈利以前从未见过的火焰。

  “以我的看法。”里尔斯烦躁不安的把玩着礼帽。“我的压力很大。我必须做点什么,如果证实不是哈格力,他会被放回来,没什么可说。但是我必须带走他。

  必须。难道履行我的职责——”

  “带走我?”哈格力颤抖了,“带我到哪儿?”

  “仅仅是伸展一下手脚。”里尔斯不去望哈格力的眼睛,“这不是惩罚,哈格力,只是预防,如果我们抓到另外的人,我们会向你道歉并放你出去……”

  “不是阿兹卡班?”哈格力用低沉、嘶哑的声音说。

  另一阵敲门声敲在了里尔斯的回答之前。

  丹伯多去应了门。这回是哈利的肋骨被肘部顶了一下:他发出了喘气声。

  露布斯·马尔夫?!他大步跨进了哈格力的小屋。他把自己包裹在一件黑色的长旅行斗篷里,脸上挂着冰冷而满意的笑容。弗兰开始低吼。

  “已经在这儿了,科恩。尔里斯,”他赞同地说,“很好,很好。”

  “你在这儿干什么?”哈格力愤怒地说。“滚出我的房子。”

  “我亲爱的,请相信我,我根本毫无兴趣待在你的——嗯——你称这为房子吗?”

  露布斯·马尔夫冷笑着环视这间小秘室。“我只是往学校打了电话,然后被告知校长在这儿。”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露布斯·马尔夫?”丹伯多说,他说得很客气,但是那丛火焰仍旧在他蓝眼睛里燃烧。

  “很可怕的事情,丹伯多,”马尔夫先生懒懒地说,他取出一卷长长的羊皮稿。

  “但是领导们认为是让你站到一边去的时候了。”这是停职令——你可以在上面找到全部12个签名。我们觉得你正在失去以前的能力。到现在共有几起攻击事件了?

  今天下午又有两起,不是吗?以这样的速度下去,霍格瓦彻就没非巫师血统的了。

  我们都知道这对这个学校来说是怎样可怕的损失。”“哦,现在,看这儿,露布斯·马尔夫,“科恩。里尔斯看起来有些恐慌,”丹伯多怀疑……不,不是,我们刚才是想……”

  “校长的任命或停职会都是领导者的事情,科恩。里尔斯,”露布斯·马尔夫先生平静地说,“既然丹伯多没能制止这些攻击……”

  “现在,露布斯·马尔夫,如果丹伯多不能制止它们——”科恩。里尔斯说。

  他的上唇开始发歼,“我是说,谁能?”

  “这有待观望。”马尔夫带着恶意的微笑说。“但是既然我们几个都投票赞成……”

  哈格力突然一跃而起,他蓬乱的黑发撞到了天花板。

  “那么在他们同意之前,你又敲诈勒索了多少?”他咆哮着。

  “亲爱的,亲爱的,你知道,你的坏脾气会在这些天里给你带来麻烦,哈格力。”

  马尔夫说,“我建议你不要像刚才那样对阿兹克班的卫兵叫嚷,他们不会喜欢你的。”

  “你不能带走丹伯多!”哈格力嚷着。把公猎犬弗兰都吓得退缩到篮子里低声呜咽。“带走他的话,非巫师血统将没有一丝机会!

  紧接着的就是大屠杀!”“冷静下来,哈格力,“丹伯多斥责道。他看着露布斯·马尔夫。

  “如果上级想免我的职,我自然会接受的。”

  “但是——”科恩。里尔斯结结巴巴地说。

  “不,”哈格力低吼。

  丹伯多没有把他明亮的蓝眼睛从露市斯。马尔夫的冰冷的灰眼睛上挪开。

  “不过,”丹伯多说得很慢很清晰,以便每一个人都不会漏掉一个字,“你会发现,只有当这里没有人忠诚于我了,我才是真正离开这所学校。你还会发现,在霍格瓦彻,谁要是有需要就能得到帮助。”

  有那么一秒,哈利几乎肯定丹伯多的眼睛朝他们藏身的角落眨了眨。

  “令人崇敬的观点。”马尔夫鞠了个躬,“我们都会怀念你的——嗯——管理事物的高度个人化的方式,丹伯多。我们只希望你的继任者能够想办法防止——啊——‘谋杀’。”

  他大步走向木门,打开它,鞠躬请出丹伯多,科恩。里尔斯胡乱摆弄着礼帽,等着哈格力走到他前面。但是哈格力牢牢站定,深吸一口气,然后认真地说,“如果谁想找到什么材料,他们只需顺着蜘蛛即可。那将把他们带到正确的方向。这就是我要说的。”

  科恩。里尔斯惊奇地瞪着他。

  “好了,我去了。”哈格力穿上他的厚毛头斜纹棉布上衣。但当他将要跟着科恩。尔里斯走出门时他又停住了,然后大声说,“我不在时要有人喂弗兰。”

  门砰的关上了。罗恩拽下隐身斗篷。

  “我们现在陷入麻烦了。”他悲声说:“没有了丹伯多,他们可能一样会在今晚关闭学校,他走后攻击将变为一天一次了。”

  弗兰开始嚎叫,用爪子去抓关闭的门。

哈里波特2:密室之秘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
哈里波特2:密室之秘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