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哈里波特2:密室之秘
 
· 大城之殇
· 人淡如菊
· 哈里波特1:神密的魔法石
· 长袜子皮皮
· 陈旧,晾晒的另一边
· 爱情之处的栀子花
· 二两肉票
· 密友伊五
· 暗地病孩子
· 我是为爱这个人而来到这个
· 圆舞
· 男人,别把家庭全都丢给女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瓜兵呱呱乐
· 酱牛肉的做法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哈里波特2:密室之秘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哈利波特 2005-10-20

 
  “唷,你啊!哈利·波特!”一个最为愁眉苦脸的小天使,挤开人群接近了哈利。

  想到要当着一队一年级学生--尤其是金妮·威斯里也在其中,被塞给一张情人卡,哈利浑身都烧起来了。哈利准备溜走。然而,那个小矮人踢着人们的小腿越过人群切断了哈利的路,哈利还没跑出两步就被拦住了。

  “我要亲自告诉哈利·波特一个好消息。”他说,并以一种示威的方式拨了一下竖琴。

  “不是在这儿。”哈利嘘了一声,想逃。

  “站着别动!”小矮人狞笑着,抓住哈利的包往回拉。

  “放我走!”哈利咆哮着,用力拉扯。

  随着一声很响的撕裂声,他的书、魔杖、羊皮文稿,羽毛笔都掉到了地上,墨水瓶也在地上摔得粉碎。

  哈利四处乱抓,想在小矮人开始唱歌,在走廊里造成暴力抢劫之前把所有的东西都捡起来。

  “这儿怎么了?”传来杰高·马尔夫冰冷而拉长了声音。哈利开始心急火燎的把所有的东西往他被扯烂的书包中塞,绝望的想在马尔夫听到他的音乐卡之前离开。

  “这儿怎么这么混乱?”另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伯希·威斯里到了。

  哈利张俊先措地想逃跑,但是小矮人抓住他的膝盖把他带倒在地板上。

  “好了,”他坐在哈利的脚踝上说,“这儿是你的音乐情人卡。”

  “他的眼睛绿得好像鲜活的醉蟾蜍,他的头发如同黑板一样漆黑,我希望他是我的。他是那样的可爱,战胜黑暗巫师的英雄。”

  哈利愿不惜一切代价从这儿蒸发掉。勉强的和大家一起微笑着,他站了起来,感觉到因为被坐过的脚麻麻的,伯希。威斯里则努力驱散人群,有些人仍在哄堂大笑。

  “走开,走开,铃响了5分钟了,快走开去上课,”他把那些低年级学生驱走,“还有你,马尔夫。”

  哈利一眼瞟过去,看到马尔夫弯腰拾起了什么。充满敌意的,他把它给克来伯和高尔。哈利意识到他拿了瑞德的日记。

  “还我。”哈利平静地说。

  “想知道波特写了什么?”马尔夫说。很明显他没有注意到封皮上的日期,还以为那是哈利自己的日记。一阵寂静笼罩在周围。金妮从日记看向哈利,看起来很害怕。

  “拿过来。”伯希严厉地说。

  “等我看一眼。”马尔夫嘲弄地朝哈利摇着日记。

  马尔夫大声念道:“作为一个学校的‘三好’徽章获得者——”但哈利的脾气上来了,他抽出魔杖叫道:“依斯毕利文玛斯!”就像史纳皮解除罗克哈特的兵器一样,马尔夫发现日记从他手中射向天空。

  罗恩接住了它,咧嘴一笑。

  “哈利!”伯希叫着:“走廊上不得使用魔法,你知道,我得报告老师!”

  哈利不在乎,他占了上风,那比任何一天从格林芬顿扣除5分都值得,马尔夫极为愤怒。当金妮经过他回教室时,他冲她恶意地大叫“我认为波特喜欢你的情人卡!”

  金妮以手掩面跑进教室。罗恩咆哮着抽出了他的魔杖,他被哈利拽开了。他不必施上次吐鼻涕虫的咒语了。

  直到他们到了弗立特的课上,哈利才注意到瑞德的日记的异常。

  其它所有的书都沾上了红墨水。只有那本日记仍同墨水瓶在它之上碎掉前一般干净。他想告诉罗恩这一点。但罗恩的魔杖又出问题了,一大串紫色的泡泡在魔杖尾端冒了出来,他对其他的事一点兴趣都没有。

  那天晚上哈利比宿舍里其他人上床都早。这有一部分原因是他无法忍受弗来德和乔治再唱一次,“他的眼睛绿得像和鲜活的醉赠除‘,另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他想再看一次瑞德的日记。虽然他知道罗恩认为他在浪费时间。

  哈利坐在他的床上翻动着日记,没有一页沾上了红墨水迹。然后他从他的床头柜中取出了一瓶新的墨水,用羽毛蘸了一下,在日记的第一页滴了一滴。

  不一会儿,墨水在纸上闪着光,然后好像被纸吸收了,它消失了。

  哈利兴奋地又用羽毛笔蘸了一下,写下“我叫哈利·波特”。

  这些话也在短暂地闪烁一下后不见了。然后,终于有了动静。

  借他的墨水,一些哈利从未写过的话从这一页中缓缓浮现。

  “你好,哈利·波特,我叫瑞德,你怎么得到我的日记的?”

  这些话在哈利开始匆匆的写下下面的话时,也消失了。

  “有人试图把它从马桶内冲走。”

  他期待着瑞德的答复。

  “很幸运我用比墨水更持久的东西记录了我的回忆。但是一直都知道有人不愿别人读我的日记。”

  “你指什么?”哈利草草地写着。在兴奋中弄污了纸。

  “我是指这本日记记录的是一些可怕的事情,一些被掩饰的情,在霍格瓦彻魔法学校发生的事情。”

  “就是我现在呆的地方。”哈利飞快地写,“就在霍格瓦彻这儿发生了可怕的事情。你知道关于神秘秘室的情况吗?”

  他的心跳加剧。瑞德回复得很快,他的笔迹更凌乱了,好像他正急于讲出所有他知道的。

  “我当然知道秘室之谜。在我那里,他们告诉我们这只是一个神话,它并不存在。但这是谎言。在我5年级时,秘室被打开了,怪兽出来袭击了好几个学生,并且最终有一学生丧生了,我抓住了打开秘室的人,他被开除了。但是校长达皮教授觉得这种事情发生在霍格瓦彻是一种耻辱,因此不准我说出真相。他们编造了那个女孩在意外中丧生的谎言。他们颁给我一块很好的发亮的雕刻奖品并警告我缄口。

  但我知道这会再次发生的。怪兽还活着,那个有能力放出它的人还没被关起来。”

  哈利的毛笔悬在日记上方犹豫了一下。瑞德是什么意思?他怎么能被带进别人的记忆?他有些紧张的朝宿舍门口望了一眼,越来越黑了。当他看回日记时,他看到了一行新出现的字。

  “我证实给你看。”

  哈利停顿了一瞬,然后写下两个字。

  “好的。

  日记的页子开始吹动,就像起了一场大风一样,在六月中旬的地方停了下来。

  哈利目瞪口呆地看在六月十三日的那一小片地方似乎变成了一个极小的电视屏幕。

  他用微微颤抖的手捧起书将眼睛朝那个小窗凑去,他还没明白过来,就被吸了进去。

  窗口不断加宽,他感觉到他的躯体正离开床,通过那一页的开口,他正被吸入到彩色与阴影交错的漩涡当中。

  他感到自己的脚触到了结实的地面,就站好,浑身发抖。他周围的一片模糊突然变得清晰无比。

  他马上明白了自己身处何地。这间有着睡眠画像的圆形房间是丹伯多的办公室——但办公桌后坐着的并非丹伯多。一个干瘪、瘦弱,除了一小撮白发几乎是秃头的巫师正借着烛光读信。哈利以前从未见过此人。

  “我很抱歉。”他颤抖着说,“我不是有意要撞过来……”

  但那巫师根本没抬头。他继续看信,眉头微皱着。哈利走进一些,结巴着说,“嗯,——我应该现在就走吗?”

  那个巫师还是没搭理他。他似乎根本没听到他说话。

  考虑到那个巫师可能有点聋,他提高了声音。

  “真是不好意思,打扰了您,我现在就走。”他几乎在喊。

  那巫师叹了一口气把信折起来,站起身,没有瞟哈利一眼就走过他旁边去拉窗帘。

  窗外的天是红宝石色的,差不多正是太阳落山的时候,那巫师走回办公桌,坐下,捻弄着拇指,望向门口。

  哈利环视着办公室。没有达摩克,也没有银器具的嗡嗡声。这是瑞德所知的霍格瓦彻,也就是说校长是哈利不认识的巫师,而不是丹伯多,而他,哈利只不过是个幽灵,在50年前人的眼里是完全看不见的。

  有人敲了敲办公室的门。

  “进来。”老巫师用虚弱的声音说。

  一个大约16岁的男孩走了进来,脱下他的尖顶帽,他的胸前闪耀着一个三好的徽章。他比哈利高多了,但他也有一头黑亮的头发。

  “啊,瑞德,”校长说。

  “你想见我?皮达教授?”瑞德说。他看起来很紧张。

  “坐下吧,”皮达说,“我刚读完你给我的信。”

  “噢。”瑞德说,他坐下来,紧紧地绞着手。

  “我亲爱的孩子,”皮达和蔼地说,“我不可能让你在学校呆一个夏天。当然你是想回家度过假期的,是吗?”

  “不,”瑞德立刻说,“我宁愿呆在霍格瓦彻也不愿回到那个——那个——”

  “你在假期中住在一家马格人孤儿院是吗?”皮达好奇地说。

  “是的,先生。”瑞德有些脸红。

  “你是非巫师血统?”

  “一半,先生。”瑞德说,“父亲是普通人,母亲是女巫。”

  “那么你的双亲都——?”

  “我母亲生下我就去世了,先生。他们说她只来得急给我起名字:汤姆是我父亲,马沃罗是我祖父。”

  皮达同情地咋了咋舌头。

  “汤姆,现在情况是,”他叹了口气,“可能对你会有些特殊安排,但是在现在的环境下……”

  “你是指那些攻击事件吗,先生?”瑞德问。哈利的心猛地跳了一拍。他往前挪一步,生怕漏掉了什么东西。

  “完全正确,”校长说。“我亲爱的孩子,你一定可以看出如果学期结束还让你留在学校中是一个多么愚蠢的想法,特别是近来的悲剧……那个可怜的女孩的去世……至少在你的孤儿院,你会更安全,事实上,魔法委员会甚至在讨论关闭学校。

  我们不可能更接受——嗯——灾祸之源……”

  瑞德的眼睛瞪大了。

  “先生——如果那个被抓住了——如果这些都结束了……”

  “你指什么?”皮达声音有些尖利,他从椅子里直起身来。“瑞德,你是指,你知道有关这些攻击事件的什么?”

  “不是,先生。”瑞德很快回答。

  但哈利明白,那与他给丹伯多的“不是”是一样的。

  皮达坐回去,流露出轻微的失望。

  “你可以走了,瑞德……”

  瑞德从椅子上滑下来,有些僵硬的走出房间,哈利跟在他后面。

  他们走下旋转楼梯,走过黑暗走廊中的装饰漏嘴。瑞德停了下来,哈利也停下来看着他。哈利确定,瑞德正在考虑很严肃的事情。

  他咬着嘴唇,前额堆起了皱纹。

  然后,似乎他突然间作出了决定。他匆忙的走了。哈利也悄无声息地飘行在他后面,他们直到到了入场大厅才看到别的人,一个有红褐色头发和胡子的高个子巫师在大理石楼梯上叫住了瑞德。

  “你在干什么,这么晚了还在瞎逛,瑞德?”

  哈利盯着那个巫师。他正是50年前的史纳皮。

  “我要见校长,先生。”瑞德说。

  “好了,快上床吧。”史纳皮用哈利所熟知的方式,颇有洞察力地瞪了瑞德一眼,“这些天最好不要在走廊上徘徊。自从……”

  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祝瑞德晚安就走开了。瑞德看着他走出视线,就迅速走下石头台阶朝地牢走去。哈利紧紧跟着。

  但让哈利失望的是,瑞德并没有把他领进一条秘密通道而是来到了哈利上史纳皮的药剂课的地方。火把没点亮,所以当瑞德推开几乎关着的门时,哈利只能看到瑞德一动不动的站在门边,看着外面的通道。

  哈利觉得他们在那呆了至少有一小时。他只能看到瑞德的身影。他透过门缝向外望着,好像一尊雕塑,在等什么。就在哈利不再觉得期待和紧张,希望可以回到现实时,他听到门外有东西在移动。

  有人正沿通道爬行。他听到不知是谁经过了他和瑞德藏身之处。瑞德像一只影子一样安静的从门缝侧身跟了上去。哈利忘了根本没人能看到他,摄手蹑脚的走在他后面。

  他们沿楼梯走了大约有5分钟,直到瑞德突然停止,朝新的声音探过脑袋。哈利听到门开了,然后有人用沙哑的声音悄声说话。

  “过来……把你带来……过来……到盒子里来……”

  这声音很熟。

  瑞德突然从角落跳了出来,哈利也跟在他后面跳了出来。哈利可以看到一个高大男孩的黑色轮廓,他正站在一扇打开的门前边,旁边是一只大盒子。

  “晚上好,鲁比斯。”瑞德尖利地说。

  那男孩并上了门,站了起来。

  “你在这儿干嘛,瑞德?”

  瑞德走近一步。

  “结束了。”他说,“我不得不把你汇报上去,鲁比斯,如果攻击不停止,他们就要关闭学校了。”

  “你是说——”

  “我知道你并不想杀任何人,但怪兽并不是好东西,我想你大概只想让它出来活动——”

  “它从未伤过任何人。”那个壮实的男孩背靠在紧闭的门上。在他后面,哈利可以听到一种有趣的突突声和咋嗒声。

  “来吧,鲁比斯,”瑞德又挪近了一些。“那个死去的女孩儿的父母明天就来了。至少霍格瓦彻应该杀掉杀死他们女儿的东西……”

  “不是他!”男孩吼出来。他的声音回响在黑暗的过道中:“他不会的!他从没有!”

  “站一边去。”瑞德抽出魔杖。

  他的魔咒用火焰光芒照亮了整个走廊。那个男孩子背后的门猛地被撞倒了,那男孩也被撞到了对面的墙上。从门里走出来的东西使哈利发出了只有他自己才能听到的长而凄厉的尖叫。

  巨大的,行动缓慢、毛茸茸的身体,一团黑色的腿,许多眼睛闪闪发光,和一对锋利的钳子——瑞德又举起了他的魔杖,但太晚了。那东西通过走廊逃跑时撞翻了他,很快就不见了。瑞德在脚边乱摸着找魔杖。他又举起魔杖,但是那个男孩跳到他身上,夺过魔杖,远远的扔到后面,大叫:“不——!”

  那场景又旋转着,成为完全的黑暗。哈利感到他自己在下降,又降到了他的床上,在格林芬顿的宿舍里,瑞德的日记正打开平放在他的胃部。

  还没等他喘一口气,宿舍门就打开了。罗恩走了进来。

  “你在这儿啊。”他说。

  哈利坐了起来。他浑身颤抖汗流不止。

  “怎么了?”罗恩关心的看着他。

  “是哈格力,罗恩,哈格力在50年前打开了秘密小屋。”

哈里波特2:密室之秘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
哈里波特2:密室之秘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