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哈里波特2:密室之秘
 
· 大城之殇
· 人淡如菊
· 哈里波特1:神密的魔法石
· 长袜子皮皮
· 陈旧,晾晒的另一边
· 爱情之处的栀子花
· 二两肉票
· 密友伊五
· 暗地病孩子
· 我是为爱这个人而来到这个
· 圆舞
· 男人,别把家庭全都丢给女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瓜兵呱呱乐
· 酱牛肉的做法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哈里波特2:密室之秘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哈利波特 2005-10-20

 
  “着陆!”弗来德说道。随着一下轻微的颠簸,他们到了地面。他们停在一个小空地上的破烂车房旁,哈利第一次看到罗恩家的房子。

  仿佛看起来那曾经是间很大的石造房子,但还是加建了房间,约有几层楼高并弯弯曲曲的,好像是用魔法建成似的。(哈利提醒自己这的确有可能的。)四到五个烟囱竖在红色的房顶上。门口边上有一个竖在地上、左右边不对称的牌子写着“地洞”。前门放着一双威灵顿长靴和一个生了锈的大锅。一些褐色的小鸡正在地上啄食。

  “这里不怎么样吧。”罗恩说。

  “很好了。”对比普里怀特,哈利高兴地说。

  他们下了车。

  “现在,我们要非常安静地上楼去,‘佛来德说道,’等妈妈喊我们吃早饭。

  然后罗恩你跑到楼下说‘妈妈,瞧,昨晚谁来了!’,她会很高兴见到哈利的,而且没人知道我们用过车子。”

  “知道了,”罗恩说。“来,哈利,我睡在……”

  罗恩突然脸色发绿,眼睛紧紧盯着房子。其余三人也转过身来。

  威斯里太太正从院子的那头走了过来,地上的小鸡四散飞跑,一下子这个丰满的、和蔼的妇人变得好像一头剑齿虎似的。

  “呀。”弗来德喊道。

  “我的天哪。”乔治惊呼。

  威斯里太太停在他们面前,她背着手,目光从一张歉疚的脸上移到另一张上。

  她穿着一件口袋里放着魔杖的花围裙。

  “好呀。”她说。

  “早上好,妈妈。”乔治装出洋洋得意的样子说道。

  “你们知道我昨晚有多担心吗?”威斯里太太可怕地小声说道。

  “对不起,妈妈,可是瞧,我们——”

  威斯里太太的三个儿子都比她高,但他们却很怕惹她生气。

  “床是空的!没有字条!车子不见了……有没有出车祸……担心死了……你们知道吗?……我活这么久,从来没试过这样……你们等爸爸回来,比尔、查理或伯希他们就没惹过这样的麻烦……”

  “伯希……”弗来德小声嘀咕着。

  “你该学学伯希!”威斯里太太用手指着弗来德的胸口喊道。“你可能会死的,你可能会给马格人看到的,你可能会连累你父亲丢了工作——”

  看来这样还得持续几个小时。威斯里太太转向哈利时,喉咙都喊嘶哑了,哈利吓得后退了几步。

  “很高兴见到你,亲爱的哈利,”她说,“进来吃早餐吧。”

  她转身,带着哈利走回屋子里。哈利紧张地看了一眼正点头鼓励他的罗恩后,就跟着她走了。

  厨房很小而且相当狭窄。环顾四周,中间放着擦干净的木制桌子和椅子。哈利小心地坐在座位的边缘上。他从没到过巫师的房子里。

  墙上背对着他的大钟只有一根指针,根本没有数字。只在边缘上写满诸如“该泡茶了”,“该喂鸡了”和“迟到了”的字样。

  壁架上放着三叠厚厚的书,书名分别为《使你的奶酪变得美味》、《烹任魁力》和《一分钟晚宴》——太神奇了!如果哈利没听错的话,那台挨着水池的老式收音机刚宣布接下来是“巫术时间,由广受欢迎的男巫歌手塞。旺伯克主持”。

  威斯里太太在厨房里弄得哗啦作响,随便地在弄点早餐;她往煎锅倒香肠时,带点厌恶的神色,扫了她的儿子们一眼。她不时唠叨着“真不知道你们在想什么”

  和“真不敢相信”、“我并没怪你,亲爱的,”

  她边往哈利的碟子里倒了八九根香肠,边向他保证。“亚瑟和我也很担心你。

  昨晚我们还在讨论要是你在周五还不给罗恩回信的话,我们就要去接你的。但真的,(她又添了三只煎蛋给他。)驾驶一辆非法的汽车在乡村的半空中——谁都可能看到你们的———”

  她用魔杖随便向水池一指,洗涤就自动进行,伴着轻轻的叮当声。

  “妈妈,那时天气多云。”弗来德说。

  “吃东西的时候闭嘴!”威斯里太太打断他的话。

  “他们在让他挨饿,妈妈!”乔治说。

  “你也是!”威斯里太太说,但当她切面包和涂黄油给哈利的时候,表情缓和多了。

  就在那时,一个矮个、红发、穿着睡衣的人出现在厨房里,带来了转机。她小声尖叫然后又跑了出去。

  “金妮,”罗恩低声告诉哈利。“我的妹妹。她整个暑假都有提起你。”

  “是啊,她一直想要你的签名,哈利。”弗来德低声说,但当他看到母亲正看着他时,他就低头吃饭,一声不吭。直至四只碟子在极短的时间内被洗干净,大家没有再多说一句话。

  “啊呀,我累了,”弗来德打着呵欠说道,放下了他的刀和叉。“我想我要去睡觉了——”

  “不许去,”威斯里太太突然说道。“昨晚不睡觉是你自找的。你替我把花园的地精清理一下,他们又完全不听话了。”

  “哦,妈妈——”

  “还有你们两个,”她盯着罗恩和乔治说。“而你上去睡觉吧,亲爱的,”她对哈利加了一句。“你没有叫他们开那可怜的车子。”

  但哈利觉得很清醒,急忙说,“我去帮罗恩吧。我还没见过清理地精呢——”

  “你真好,孩子,但那是很枯燥的,”威斯里太太说道。“现在,让我们看看罗克哈特是怎么说的。”

  她从壁架上抽出一本厚厚的书。

  “妈妈,我们知道该怎么做。”‘乔治嘟哝着。

  哈利看了看威斯里太太那本书的封面。书上印着奇特的金字,写着《吉德洛。

  罗克哈特的家常治害导向》。在书的前面有一张大照片,那个人长得很好看,有着卷曲的金发和明亮的蓝眼睛。

  通常在巫术世界里面,这样的照片是会动的;这个哈利认为就是吉德洛。罗克哈特的巫师正厚着脸皮向他们在场的人眨眼。威斯里太太则向他微笑示意。

  “哦,他真不可思议,”她说。“他了解他家有害的东西,是的,这真是本精彩的书……”

  “妈妈很崇拜他。”弗来德极低的声音说道。

  “别让人笑话,弗来德,”威斯里太太涨红了脸说道。“要是你觉得懂得比罗克哈特多的话,你可以去干活了;但假如我去检查的时候还有地精在花园的话,你就有好瞧的。”

  打着哈欠。满腹牢骚的威斯里兄弟懒散地出去了,哈利紧跟着他们。花园很大,在哈利的眼里,花园就该是这样的。达德里家不会有像这样的花园——杂草丛生,要修剪的草坪——墙的四周种着粗糙的树木,每个花床上都长着哈利从没见过的植物,还有很多青蛙的绿色池糖。

  “你知道,马格也有花园地精的。”当他们经过草地时,哈利告诉罗恩。

  “是的,我见过那些被认为地精的东西,”罗恩说着,在芍药丛中摘了两朵戴在了头上。“就像带着钓鱼竿的胖而矮小的基督神甫——”

  一阵猛烈的混战声传了过来,芍药丛不断抖动,罗恩站直了身。

  “这就是地精。”他冷冷说道。

  “放开我!放开我!”那地精抗议地说。

  它一点都不像基督神甫。它很矮小,皮革似的样子,大大的、长节的秃头十足像一个马铃薯。罗恩伸直手把它举了起来,而它用它那角状的小脚踢向他;他捉住它的脚踝,把它倒了过来。

  “这就是你要干的。”他说。他把那地精高举过头,并开始像甩绳套那样将它转起来;哈利看得目瞪口呆,罗恩补充道,“这样不会伤着它们——只要搞得它们晕头转向,这样它们就找不着回去地精洞的路了。”

  他放开了那地精的脚踝:它在空中飞起二十尺,然后越过树篱重重地摔到了地上。

  “真差劲,”弗来德说。“我敢打赌我可以扔过那树桩。”

  哈利很快不再对那些地精们感到抱歉了。他决定也要把他抓的第一个地精扔过树篱去,但那地精看起来虚弱得很,锋利的牙齿咬着哈利的手指,很难把它甩掉,直至——“喔,哈利——那起码有五十尺……”

  很快空中满是乱舞的地精。

  “看到了吧,它们很笨的,”乔治说着,马上又抓住了五六个地精。

  “这时候它们才知道这是在清理它们。你想它们早该在被扔出去之前就意识到这一点吧。”

  很快,在地上的那群地精们耸着肩,开始有秩序地蜿蜒而行,离开了。

  “它们会回来的,”看着地精们消失在田那边的树丛中,罗恩说道,“它们爱这里……爸爸对它们太好了,他觉得它们很有趣……”

  就在那时,前门砰的一下关上了。

  “他回来了!”乔治说,“爸爸回来了!”

  他们赶快穿过花园回到了屋子。

  威斯里先生坐在厨房的椅子上,摘了眼镜,疲倦地合上了双眼。

  他瘦瘦的,头有点秃,但头发和他的孩子们一样那么红。他穿了一件满是灰尘、旧的绿色长袍。

  “可怕的夜晚,”他喃喃自语,当他们都围坐在他身边时,他起身拿茶壶。

  “九次袭击。九次!当我回程时老孟顿格斯。弗特切想对我施法……”

  威斯里先生深深喝了一口茶,并叹着气。

  “发现什么吗?”弗来德急切地说。

  “我只找到那些收缩的门匙和一把生锈的壶,”威斯里先生打着可欠,“尽管有些讨厌的东西并非是我的部门的,马锐克因为某些不成对的细带问题被带走问话了,但这是魔术委员会的事,上帝保佑——”

  “为什么没有人能阻止钥匙变小呢?”乔治说。

  “仅是作马格的诱饵,”威斯里先生叹气说,“卖给他们开不了任何东西的不断缩小的钥匙,那么在他们要用的时候,他们将再找不到它……当然这很难说是谁的错,因为没有马格会承认他们的钥匙在变小——而他们只是坚持说他们丢了。上帝保佑他们,他们总是无视魔法,即使他们面对着魔法……但是我们命运中的事物就是这样让人迷惑,令你不敢相信——”

  “例如就像那车子?”威斯里太太手里拿着一把像剑一样的长拨火棍出来了。

  威斯里先生眼睛猛地睁开,歉疚地看着他太太。

  “车——车子,摩莉?”

  “是的,亚瑟,车子,”威斯里太太眼睛闪着光说道,“想象一下,一个巫师买了辆生锈的破车,并告诉他太太,他只是想把它拆开,看看它的工作原理。而事实上他却施法使车子能飞起来。”

  威斯里先生眨眨眼睛。

  “哎呀,亲爱的。我想你会懂得即使法律允许这么干,他也有被停职的可能。

  嗯,即使他能干得更好。晤,告诉他太太真相……你知道,法律是有漏洞的……只要他不把车开走,车子能飞的事就会——”

  “亚瑟城斯里,我敢肯定你写法律的时候有漏洞!”威斯里太太大喊,“用你那大汽锅把你小屋里所有的马格垃圾统统带走!告诉你,今天早上哈利就是坐着你那会飞的车子来的!”

  “哈利?”威斯里先生茫然问道。“谁是哈利?”

  他四处张望,看到哈利并跳了起来。

  “天啊,他就是哈利·波特?很高兴认识你,罗恩已经告诉我们很多关于——”

  “昨晚你的儿子们开着那车去哈利的家里并把他接回来的!”威斯里太太大喊。

  “对那事你有什么要说的吗,呃?”

  “真是你吗?”威斯里先生急迫地说。“过得好吗?我——我是说,”看到威斯里太太眼里的神色不对劲,他有点给巴地说,“那——那是不对的,孩子——真的不对……”

  “我们别管它,”正当威斯坦太太气得像鼓气的牛蛙时,罗恩对哈利嘀咕道。

  “来,我带你到我的房里。”

  他们溜出厨房,沿着一条狭窄的过道来到崎岖的楼梯,楼梯婉蜒而上贯通整所房子。三楼,房门微开。在房门突然关上之前,哈利看到一双明亮的褐色眼睛正盯着他。

  “金妮,”罗恩说。“你不知道,她这么害羞太不可思议了,她从不规矩地关门——”

  他们又爬了两段楼梯直至来到一个油漆剥落、有小金属装饰的门前,上面写着“罗恩的房间”。

  哈利走进去,头几乎碰到了倾斜的屋顶,眨着好奇的眼睛。他就像走进了一个炕子里面:房间里的每一样东西几乎都是鲜艳的橘红色:床铺、墙壁、甚至天花板。

  然后哈利才发现原来罗恩是在破旧墙纸的几乎每一寸地方上都贴着七个相同的巫师和女巫的海报,他们都穿着鲜艳橘红色的长袍、拿着扫帚并且精力充沛地飞着。

  “你的奎德队吗?”哈利道。

  “奎德队。”罗恩指着用两块大的黑色金属格和一个飞行的炮弹做纹章装饰的霍格瓦彻红色床铺说道,“联赛第九。”

  罗恩的魔法书杂乱地堆在角落里,挨着一堆全是描写“马丁。米格,疯狂的马格”的漫画书。罗恩的魔杖则躺在窗台上那装满蝌蚪的鱼缸上,旁边是他那正在太阳底下打瞌睡、肥硕的灰鼠斯卡伯斯。

  哈利跨过地上一堆会自动洗牌的纸牌,从小窗往外张望。在远处田野,他看到一群地精正鬼鬼祟祟、一个接一个地通过威斯里家的树篱回来。然后他转身看着正好奇地看着他的罗恩,罗恩似乎在等他说话。

  “地方小了点,”罗恩飞快地说。“不像你和马格住时的那房间。

  我正好住在阁楼里的盗尸者的下面,他常大力敲打管子和呻吟……“但哈利眨着大眼睛说,”这是我住过的最好的房子。”

  罗恩不好意思地耳朵都变红了。

哈里波特2:密室之秘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32 33 34 35 ]
哈里波特2:密室之秘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