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哈里波特1:神密的魔法石
 
· 长袜子皮皮
· 陈旧,晾晒的另一边
· 爱情之处的栀子花
· 二两肉票
· 密友伊五
· 暗地病孩子
· 我是为爱这个人而来到这个
· 圆舞
· 男人,别把家庭全都丢给女
· 呼吸
· 各年龄段男人对女人的要求
· 隔壁住着个狐狸精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瓜兵呱呱乐
· 酱牛肉的做法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哈里波特1:神密的魔法石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哈利波特 2005-10-15

 
  丹伯多停了下来,微笑着望向天花板。

  “先生,”哈利说。“我在想——就算那块石头没有了,那个福尔得——我是指‘那个人’——”

  “喊他福尔得摩特,哈利。要准确地称呼所有一切事物。对名字的恐惧会令你对它本身也产生恐惧感的。”

  “是,先生。福尔得摩特会想其他法子再回来的,对吗?我是说,他还没有走,对吗?”

  “对,哈利。他的确还没有走,他仍然在某一个不知名的地方游荡着,或许正在寻找下一个身体来使用……因为它并不是真正活着,所以也不能够被杀死。它任由屈拉死去,对追随者就像对敌人一样冷酷无情。这么样也好,哈利,既然你可以阻止他重新获得力量,或者又会有哪个人像你一样跟他进行斗争,来阻止他重新获得力量呢——而他被阻止了一次,又再一次……他就可能永远都不能够成功。”

  哈利点头赞同,但马上又停了下来。因为象那样动一下又令他的头痛了起来。

  然后,他说,“先生,我还有一些事很想知道。要是你肯告诉我的话,我想知道那……”

  “真相是美丽而恐怖的,因此总是被给予过多的注意力。”丹伯多轻轻叹了口气。“除了因为特殊理由不能回答的之外,我一般都会回答你的问题的。”

  “好的……福尔得魔特说他杀死我的母亲,完全是因为她想阻止他杀了我,可是他为什么一开始就想要先杀了我呢?”

  丹伯多这次又长长地叹了口气。

  “很抱歉,你问我的第一件事我就不能够告诉你了——至少今天不能够。总有一天,你会知道的。现在先把它放在一边别去想它,哈利。到你长大一点的时候…

  …我知道你讨厌听这些话,但一定要等到时机成熟了,你才可以知道。“

  于是哈利知道就算争辩下去也是没用的。他只好问另一个问题了。

  “那么,为什么屈拉不可以碰到我的皮肤呢?”

  “你的母亲牺牲了自己来救你。如果说有一种东西福尔得摩特理解不了的话,那就是爱了。他没有意识到,像你母亲对你那样强烈的爱是可以留下印记的。不是一个疤,而是一种无形的东西……

  如果深深地被爱着的话,就算爱你的那个人不在了,那份爱都会永远庇护着你的,它已经凝结在你的皮肤上了。像屈拉那样充满仇恨、贪婪和欲望的人,是不能去碰一个被如此纯洁美好的东西印记过的人的。“丹伯多现在装作对窗外的一只鸟儿很感兴趣的样子来让哈利有时间偷偷地用被单来指眼泪。等到他的情绪恢复了平静,哈利说,”还有那件隐形被风,你知道是谁送给我的吗?“

  “哦,那是你父亲留给你的东西,我想你肯定会喜欢它的。”丹伯多在说到他父亲的时候,眼睛闪动着光芒。“的确是很有用的东西,你父亲在的时候主要是用来隐形自己去厨房偷菜吃的。”

  “我还有一件事不明白……”

  “可不能说太多了。”

  “屈拉说史纳皮——”

  “应该叫史纳皮教授,哈利。”

  “好的,他——屈拉说他讨厌我是因为讨厌我父亲,这是真的吗?”

  “对,他们的确是互相厌恶的,就像你和马尔夫一样。而那原因是你父亲做了一件史纳皮永远都不会原谅的事。”

  “什么事?”

  “他救了史纳皮一命。”

  “什么?”

  “就是这样……”丹伯多像在做梦一样说着。“很奇怪,对吗?

  这就是人们的心态了。史纳皮教授不能忍受他欠你父亲一份人情……所以我倒是相信他一直在努力地保护着你,因为这样做,他就会觉得和你父亲扯平了……“哈利尝试着去理解这番话,却被它弄得头昏眼花,于是他只好放弃努力了。

  “还有,先生,有一件事……”

  “只是一件?”

  “我为什么可以从镜子中得到那块石头呢?”

  “哈,我很高兴你终于问这个问题了。这可是我了不起的主意之一呢!是这样的,只有那些想找到石头而目的又不是利用它的人才可以得到它,否则他们就只会在镜中见到自己在炼金或者喝着所谓的长生不老药。你知道,有时我想出来的主意妙得连自己也大吃一惊呢!好了,够多问题了。我建议你快尝尝这些糖果吧。啊哈!

  多味豆!真不幸,我年轻时候碰巧是一个闻到香味就会呕吐的人,而现在又对它们失去兴趣了——不过我想,吃一颗太妃糖还是很不错的,你要不要来一颗?“

  他笑着把棕黄色的糖投入口中,咀嚼了一下,大叫:“哎呀呀!

  哎呀!“波姆弗雷夫人,即那个护士长,是一个漂亮的年轻女人,但是非常严厉。

  “只是五分钟。”哈利央求她。

  “绝对不可以。”

  “可你又让丹伯多教授进来……”

  “那当然了,他是校长,怎么不同意呢。你很需要休息。”

  “我只是躺着什么也不做,休息得够多了。波姆弗雷夫人,求你了……”

  “唉,好吧,”她终于说。“但是只有五分钟。”

  于是罗恩和荷米恩可以进来了。

  “哈利!”

  荷米恩看来又要扑过来抱他了,令哈利松一口气的是她忍住了,因为怕弄痛他的头。

  “噢,哈利,我们还以为你定会——连丹伯多校长也在担心……”

  “整个学校都在谈论这件事,”罗恩说,“事实上是怎样的?”

  这是一个真实的故事,比没有根据的传闻更加传奇和惊险。哈利把经历全告诉了他们:屈拉啦,那块镜子啦,还有那块石头和福尔得摩特。罗恩和荷米恩倒是很好的听众,一直目瞪口呆地听着,什么也不想说,直到哈利告诉他屈拉头巾下面有什么时,荷米恩终于尖叫了一声。

  “那么,那块石是没有了?”罗恩听完后,问:“弗兰马尔一家不是要死了?”

  “我也这样说过,但丹伯多校长认为——他说了什么呢?——‘对那些有智慧的人来说,死亡只不过是第二次伟大的冒险罢了。”’“我一向都说他是疯狂的。”

  罗恩说,显然被校长的疯狂程度深深震撼了。

  “是了,你们两个又发生了什么事呢?”哈利问。

  “我安安全全地往回走,”荷米恩说。“然后带上罗恩一起——当然这费了很大的劲——两个人就跑着准备到猫头鹰之家联络丹伯多校长。谁知在大堂就遇见了他。他原来早已经知道了,只是问我们‘哈利已经跟着他去了,对吗?’就冲去三楼了。”

  “你想他会不会是故意安排你这样做的呢?”罗恩说。“给你送来你父亲的隐形技风,还有其他安排……?”

  “哗,“荷米恩大叫,”如果他真的这样做的话,那实在是——实在是太可怕了,你可能会被杀死的!“”不,不会是故意的,“哈利深思熟虑地说,”丹伯多校长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人,或者他只是给我一个机会。我想他肯定已经或多或少地知道这里发生的所有事的,他知道我们一定会去阻止的,于是不但不劝住我们,反而教了我们很多会用到的东西。最明显的是,他专门设计的那块镜子,好像早就知道我会和福尔得摩特一起找点金石似的……“

  “够了,够了,丹伯多的赞美者。”罗恩说。“听着,你明天必须出席年尾大食会。分数全都出来了——当然是史林德林赢了我们。因为最后一场快迪斯比赛没有了你,大家被卫文卡罗压着来打……不过,食物肯定会很不错。”

  这时,波姆弗雷夫人冲了进来。

  “你们已经呆够了,荷米恩、罗恩,快给我走。”她坚定不移地说。

  睡过一晚好觉,哈利觉得自己已恢复得差不多了。

  “我想参加大食会。”当波姆弗雷夫人人整理他那一大堆糖果罐时,哈利说,“我可以去吗?”

  “丹伯多教授说你可以去,”她不以为然地说,显然觉得丹伯多教授竟然没有认识到大食会有多么不卫生,真是很不明智。“还有,你又有一位探访者了。”

  “噢,太好了!”哈利叫,“会是谁呢?”

  哈格力就在他说话时已经侧身从门口钻了进来。象平常一样,哈格力一进到室内,房子就会显得太小挤不下了。他坐在哈利身旁,望了他一眼,竟然哭了起来。

  “这——全——是——我——该死的错!”他呜咽着,把脸埋在手里不敢抬起来。“我告诉了那只鬼如何通过弗拉菲!我竟然告诉了他!这是他唯一不知道的事而我却告诉了他!你千万别死!噢,全因为一只龙蛋!我以后也不敢喝酒了!我活该被扔出去贬为马格!噢!”

  “哈格力!”哈利震惊地发现他因为悲伤和侮疚而颤抖着,同时还有一大滴一大滴的眼泪跌在被单上。连忙说,“别这样了,哈格力,就算你不说,他自己也会找出办法来的,要知道我们说的是福尔得摩特呀。”

  “你不能死啊!”哈格力呜咽,“还有,别再说那个名字了!”

  “福尔得摩特!”哈利响亮地大叫,把哈格力吓得连哭都忘记了。“我见过他了,我还在叫他的名字呢!这有什么好怕的。哈格力,开心一点吧!你看,我们抢回了那块石头,现在它又被毁了,他永远也不能利用它了。来一块巧克力青蛙糖,怎么样?我有很多很多呢……”

  哈格力用手背擦了擦鼻子,说:“你提醒了我。我也有一件礼物要送给你的。”

  “它不是一块鼬肉三明治吧?”哈刮兴奋地说。使哈格力忍不住咯咯地笑了起来。

  “看,这是丹伯多昨天给了我一整天时间来弄的,他说弄不好就会解雇我——怎样也好,这个给你……”

  它像是一本精美的皮面书。哈利好奇地打开。里面全是一些巫师的照片。每一页都有他父母的笑容和动作……

  “我给你父母所有的老校友都捎了封猫头鹰信,向他们要照片……我知道你没有多少张的,喜欢吗?”

  哈利说不出话来,但哈格力已经明白了。

  哈利那一晚一个人去了年尾大食会。因为临走时被波姆弗雷夫人小题大做地拦住了,坚持要他作完最后一次全身检查才准走,所以在他去到大堂时,那里已经挤满了人。为了庆祝史林德林赢得了七年一届的豪斯杯,史林德林的人把大堂都装饰成他们队的绿色和银色,座位处插着那面印着大蟒蛇的队旗。

  哈利一走进去,大堂里就像开水一样沸腾了起来,每个人都开始大声地谈论了起来。他静静地溜到格林芬顿的座位,坐在罗恩和荷米恩中间,同时努力地不去注意那些站起来看他的人们的脸孔。

  幸好,过了一会丹伯多校长就来了。那些杂音马上消失了。

  “又一年过去了!”丹伯多校长振奋地说,“但我不得不在你们放开肚皮去吃这些美妙的食物前,用一个老头的唠叨来先打扰一下。多么愉快的一年啊!我希望你们会发觉,自己的脑筋比过去丰富了一些……你们还有整整一个暑假的时间来让它变得漂亮和空虚呢!

  现在,据我所知,豪斯杯要在这里颁发。具体积分是:格林芬顿队312分,排第四;海夫巴夫队352分,排第三;卫文卡罗队426分,排第二;史林德林队472分,排第一。”一阵欢呼声和跳跃声从史林德林学生的座位处爆发出来。哈利一眼见到杰高。

  马尔夫正在拍打着他的高脚酒杯。真是令人伤心的一幕。

  “好了,好了,你们做得很好,史林德林。”丹伯多校长说。

  “但是近来的事件也应该计算在内的。”

  大堂一下子静了下来,史林德林队员的笑容也没那么灿烂了。

  “啊嗨,”丹伯多校长继续说。“现在我有一份最新的积分榜要推出。让我看看。对了……第一样是给……是给罗恩。威斯里先生的!”

  罗恩的脸一下子变为紫色,看起来活像一根晒黑的红萝卜。

  “……因为他是霍格瓦彻许多年来出现的最优秀的棋师!我奖给格林芬顿队罗恩50分!

  格林芬顿的欢呼声几乎要把房顶震破了,连头上的星星也仿佛活泼了起来。伯希兴奋的声音在不停地响起:“我的弟弟,你知道吗?我的小弟弟,成为大棋师了!”

  最后,终于又回恢了寂静。

  “第二,是关于荷米恩。格兰佐小姐的……她很了不起地在烈火面前运用了冷静的逻辑。我再奖给格林芬顿50分!”

  荷米恩用手捂住了脸,令哈利很怀疑她是不是又在哭了。旁边的格林芬顿学生们在椅子上跳上跳下——当然了,因为他们又多了100分啦!

  “第三——是哈利·波特先生的……”丹伯多校长说。大堂一下子变得安安静静。“……因为他伟大的魄力和无畏的勇气,我给格林芬顿再加60分。”

  大堂又沸腾了。那些会心算的人已经知道,格林芬顿现在已经有了472分——跟史林德林一样多。要是丹伯多校长再多奖哈利一分的话,他们就会捧走豪斯杯了。

  丹伯多校长抬起头,大堂又慢慢地静了下来。

  “勇气是有很多种的,”丹伯多微笑着说。“要坚决抵抗我们的敌人需要极大的勇气,但坚决抵抗朋友同样也需要无比的勇气。因此,我在这里奖给尼维尔。兰博顿先生10分!”

  站在大堂外面的人肯定会以为里边有什么东西爆炸了,因为格林芬顿座位处发出的欢呼声是这么的震撼。哈利,罗恩,和荷米恩也站了起来大叫大喊,而尼维尔则吓得脸都白了,消失在一大群争着拥抱他的人群中——他还未试过为格林芬顿拿过这么多分呢!还在欢呼的哈利轻推了一下罗恩,并指了指马尔夫。这个可怜的人已经没有机会比现在更震惊和失望了,看上去就像中了“全身束缚”术一样。

  “那就是说,”丹伯多校长终于平息了那场骚动——因为连卫文卡罗和海夫巴夫队也在庆祝史林德林的失败,所以场面尤其盛大。

  “我们要更换一下这里的摆设了!”

  他拍了拍手。马上,那些绿色的装饰物变成了红色,而银色的则变成了金色。

  那条代表史林德林的大蟒蛇消失了——换成了格林芬顿的狮子。史纳皮教授十分勉强地和麦康娜教授握了握手。当他的眼睛一碰到哈利,哈利就知道,史纳皮对他的憎恨一点也没有变。但这一点也没有令哈利忧虑,因为对于他,这是一生中最快乐的一晚,比赢了快迪斯比赛、打倒洞窟巨人……还要开心得多!他永远、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一夜。

  哈利已经差不多忘记了他们还有考试结果要公布。但结果一出来却令他们大吃一惊:他和罗恩都以很高分数通过了,至于荷米恩——自然又是全年级第一名了。

  就连尼维尔也马马虎虎地通过了!他的植物常识拿了高分,于是把他考得一塌糊涂的药剂学也扯高了。他们本来希望高尔——他简直是要有多蠢就有多蠢——会被踢出去的,可是他竟然也通过了。这简直是一个羞辱。但,正如罗恩说的,你不能指望生活会样样顺利。

  然后,突然间,他们的衣柜都空了,而皮箱却满了。尼维尔的蟾蜍也被发现了,原来是藏在厕所的一个角落里。学校又有了公告,禁止学生在假期里使用巫术(弗来德·威斯里知道后曾伤心地说,“我还一直希望他们忘了告诉我们这个呢。”)。

  哈格力已经准备好了接他们下船,然后他们乘坐着“霍格瓦彻号快船”在河面上航行。他们又说又笑地看着两岸越来越翠绿清新的乡村;在经过马格镇时又在大嚼贝蒂。博特牌多味豆;一齐把巫师袍脱了下来,又一齐穿上了夹克和大衣;然后,在9点45分时驶进了国王车站。他们所有人下船也费了不少时间。这时,一个很老的巫师站在验票口,让他们两个或三个地通过,以免像人潮一样一次过涌出把那些马格人给吓着。

  “你们这个暑假一定要来,”罗恩说,“你们两个都是——我会给你们送猫头鹰信的。”

  “谢谢,”哈利说。“我终于有一些东西可以盼望了。”

  人们在挤来挤去。好不容易他们来到那个通向马格世界的出口。这时,有些人喊:“再见了,哈利!”

  “再会,波特!”

  “还是很出名呢。”罗恩笑着对他说。

  “我保证,只要一回到我要去的地方就不会出名了。”哈利说。

  他,罗恩和荷米恩一起通过了那个出口。

  “他在那儿呢,妈妈,他在那儿,看!”原来是金妮。威斯里,罗恩的小妹妹,但她却不是指着罗恩喊的。

  “哈利·波特!”她尖叫,“看,妈妈!我见到了——”

  “静一点,金妮,别指人家,太不礼貌了。”威斯里夫人向他们微笑着。“很忙的一年,是吗?”她问。

  “嘿,那一点也不算什么。”

  “你准备好了吧?”那是维能姨丈。他还是满脸短须,还是一见到哈利就怒气冲冲。现在,他手里提着一个猫头鹰笼子站在一个挤满普通人的车站里,身后站着的是帕尤尼亚姨妈和达德里,他们俩一见到哈利就吓得面无人色了。

  “你们定是哈利的家人了!”威斯里夫人试着去跟他们搭腔。

  “可以这么说吧,”维能姨丈不客气地说。“小家伙,快点!我们没有一整天的时间来给你浪费的!”说完就走开了。

  哈利急匆匆地对罗恩和荷米恩道别。

  “那么,我们过了暑假再见吧!”

  “希望你——嗯——有个愉快的假期。”荷米恩在见到维能姨丈后已经不敢肯定她说的这句话了。她很奇怪:竟然有这样讨厌的人!

  “噢,我会的,”哈利说。他们俩这时很惊奇地发觉他脸上竟然带着灿烂的笑容!“他们不知道那个在家不准使用巫术的禁令的!

  那么,这个暑假我敢保证,在达德里身上肯定会发生很多有趣的事……”


  (第一部完)



  点击相关链接:

  哈利波特第二部:密室之秘(亦译作《哈利波特与密室》) 

哈里波特1:神密的魔法石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
哈里波特1:神密的魔法石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