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哈里波特1:神密的魔法石
 
· 长袜子皮皮
· 陈旧,晾晒的另一边
· 爱情之处的栀子花
· 二两肉票
· 密友伊五
· 暗地病孩子
· 我是为爱这个人而来到这个
· 圆舞
· 男人,别把家庭全都丢给女
· 呼吸
· 各年龄段男人对女人的要求
· 隔壁住着个狐狸精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瓜兵呱呱乐
· 酱牛肉的做法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哈里波特1:神密的魔法石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哈利波特 2005-10-15

 
  一直到第二层的楼梯间,他们才又遇到第二个人:皮维斯正蹦蹦跳跳地爬上楼梯,
一面兴高彩烈地扯松楼梯上的毯子,想害别人绊倒。
  “谁在那儿?”当他们向他爬去时,他突然大喝了一声。然后,他眯着那双凶恶的
黑眼睛,说,“别以为我看不见你,就不知道你在哪儿。你究竟是鬼,幽灵,还是我们
的捣蛋学生?”然后他在空中站直了身体,飘在半空斜着眼盯着他们。
  “我会叫费驰来的,既然有这样看不见的东西在地上乱爬。”
  哈利忽然想出了办法。“皮维斯,”他沙哑着嗓子低声说,“巴伦自然有他不现身
的理由的。”
  皮维斯几乎吓得从半空中掉了下来。他总算及时稳住了身体,又马上从梯阶旁弹开
了一尺左右。
  “对不起,尊敬的公爵,巴伦先生,”他低声下气地说,“是我的错,我该死!
  我看不见你——我当然看不见了,你是看不见的——原谅可怜的老皮维斯的过错吧,
尊敬的先生。“
  “我今晚在这有事,皮维斯,所以你今晚别留在这儿。”哈利嘶哑着声音说。
  “好的,先生,我非常乐意这样做,”说着皮维斯又升到空中。
  “巴伦,希望你办事顺利吧,我不打扰你了。”然后他立即飞走了。
  “你真厉害,哈利!”罗恩低声说。
  不一会,他们就到了三楼楼梯——那扇门竟然已是半开着了。
  “好家伙,他已经到了,”哈利悄声说,“看来史纳皮已经制伏弗拉菲了。”
  然而开着的门却使他们更真切地意识到即将面对的一切。于是在隐形技风下,哈利
转向他们两个,说,“如果你们现在要回去的话,我是不会怪你们的。你们可以把隐形
技风穿走,现在我已经用不上它了。”
  “别傻了!”罗恩答。
  “我们要跟你一起。”荷米恩说。
  哈利推开了门。门刚吱嘎地打开,他们就听到一阵隆隆的低哮声了。虽然看不见他
们,那条狗的三个鼻子却不停地朝他们那个方向嗅着。
  “它脚下的是什么?‘”荷米恩低声问。
  “看起来像是一个竖琴,”罗恩答,“一定是史纳皮把它留在这儿的。”
  “它一定是在停止奏乐的时候就会醒过来的,”哈利说,“那么,让我来……”
  他举起哈格力的笛子,开始吹起来。事实上,他吹得根本就不成调,但从第一声音
乐响起,那只狗的眼皮就开始垂了下来。哈利几乎连气也没有换地吹着。慢慢地,那只
狗的咆哮声停了下来,它摇摇晃晃地跪在地上,然后猛地倒下,在地上睡熟了。
  “继续吹!”在他们从隐形披风中溜出来,向地板门爬去时,罗恩提醒哈利。
  他们已经爬到那只狗巨大的头旁边,甚至可以感受到它热乎乎臭熏熏的气息了。
  “我想我们可以把门拉开了,”罗恩凝视着狗背,说,“荷米恩,想不想第一个过
去?”
  “不,我不想!”
  “那好吧。”罗恩咬了咬牙,小心翼翼地跨过那条狗的腿,然后弯下腰拉了拉门环,
门晃了一晃就打开了。
  “你看到什么了?”荷米恩紧张地问。
  “没有,只是一片漆黑——看来没路下去的,我们只有跳下去了。”
  正在吹笛的哈利这时向罗恩挥了挥手让他望过来,然后指了指自己。
  “你想第一个下去?你肯定吗?”罗恩问。“我实在看不出这洞有多深呢。那么把
笛子给荷米恩吧,让她吹着,别让狗醒来。”
  哈利就把笛子递了给荷米恩。可是在那几秒钟的空隙里,那条狗又开始扭动并狂吠
了起来,吓得荷米恩马上使劲地吹,于是它又熟睡了。
  哈利跨过它,从地洞口往里边望,竟然看不到底!他用手指紧紧攀住地面探身下去,
然后身体凌空地对罗恩说:“如果我有什么事的话,你们千万别跟着来。马上去猫头鹰
之家,找海维送信给丹伯多,知道没有?”
  “知道了。”罗恩说。
  “我希望等会儿还可以见到你……”
  说完哈利就跳了下去,一阵又湿又冷的空气立即向他扑来,而他只是不停地往下掉,
往下掉——到底了!随着一声奇怪的、沉闷的声音,他落到一个软软的东西上面。由于
他的眼睛还没有适应这里的幽暗,他就用手四处摸索了一下,发现自己竟然像是坐在一
棵不知什么植物的上面。
  “没事的!”他抬头对着已经变得像邮票般大小的地洞口大声叫。“你们可以跳下
来的,这块地很软。”
  罗恩跟着跳了下来,正好落在哈利身边。“这是什么东西?”他一下来马上问。
  “我也不知道,是一种植物吧。我想是放在这儿减轻下坠力的。”哈利答道。然后
大叫,“荷米恩快下来吧!”
  远处的笛声马上停了下来。然后那条狗狂叫了一声,可是荷米恩已经跳了下去。
  她落在哈利的另一边。
  “我们现在一定在学校地下好几里远了。”荷米恩说。
  “幸好有这棵东西在这接住。”罗恩高兴地说。
  “不好!”荷米恩突然尖叫起来。“你们快看看自己!”她跳了起来,拼命地要靠
近那堵湿墙。她不断地挣扎,因为从她一落下来起,那棵东西就伸出象蛇一样扭动着的
卷须缠住她的脚踝。而哈利和罗恩早已经不知不觉地被卷须爬上了身上,双腿被缠得结
结实实了。
  荷米恩终于在趁着卷须紧紧抓住她之前挣脱了。现在她恐惧地看着他们两个在拼命
挣扎,可他们越挣扎,那些爪缠得越紧,越快。
  “别再动了!”荷米恩命令他们。“我知道这是什么了,这叫‘魔鬼的罗网’!”
  “太好了,我们知道它是什么,那样要挣脱它就容易多了。”罗恩一边叫骂,一边
向后靠,以免被它缠上脖子。
  “闭嘴,我在想着如何杀死它!”荷米恩说。
  “嘿,快一点,我快喘不过气来了!”哈利上气不接下气地喊。
  同时拼命挣扎,看来魔爪已经缠住了他胸口。
  “魔鬼的罗网,魔鬼的罗网……史普露教授说了些什么呢?对了,它喜欢潮湿和黑
暗——”
  “那么快点火!”哈利听到这儿,忍不住大叫——他已经快被缠死了。
  “对!但现在没木柴呀。”荷米恩绞着手,快要急哭了。
  “你傻了吗?”罗恩咆哮。“你学巫术来干什么的?”
  “噢,对了!”荷米恩恍然大悟。她抽出魔杖,口中念念有词地挥舞着,然后喷出
了一串像蓝铃花般的火焰,向那棵东西射去。不过几秒钟,那两个男孩就被松开了,同
时那些爪也好像被光和热吓着了,蠕动着、挥舞着退下了。
  “真幸运,荷米恩,你竟然有听植物学课。”哈利一边说,一边靠在墙上,不停擦
汗。
  “是呀,”罗恩笑着说,“幸好哈利没有在危急中昏了头——‘现在没有柴’,确
实如此!”
  “走这边。”哈利指着一条看来是唯一入口的走廊说。
  除了他们的脚步声,他们能听到的就是水顺着墙往下滴的声音。走了不远就是下坡
路了,这使哈利想起格林高斯。忽然他的心狂跳起来,因为记起自己曾听说过的,巫师
的地下室一般是有龙护卫的。要是他们遇到一条大龙的话——其实就算是诺贝特已够他
们受了。
  “你有没有听到什么?”罗恩低声问。
  哈利认真地听。一阵轻轻的,好像从上面传过来的声音沙沙地响着。
  “你觉得会不会是鬼?”
  “我不知道……我听到像是翅膀拍动的声音。”
  “前面有光!我见到有东西在动。”
  他们走到走廊尽头,发现前面是一间亮堂堂的房间,房顶高高地拱起,里面全是一
些像宝石般发亮的小鸟,在不停地拍着翅膀飞舞着。房间后面是一扇又厚又实的木门。
  “你说我们穿过房间时,那些鸟会不会攻击我们呢?”罗恩问。
  “可能会的,”哈利说。“虽然它们看起来没有恶意,但如果一齐扑下来的话……
噢,我们就无法抵抗了……我要跑过去了。”
  他深呼吸一下,用手臂护住面部全速冲进了房间。他随时都准备着有尖嘴啄他或者
利爪抓他,可是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他安全地到了那扇门前,用手一拉,发现是锁上的。
  另外两个人也跟着过去了,他们用力地又拖又推,可那扇门纹丝不动,就连荷米恩
的魔杖也不管用。
  “怎么办?”罗恩没有主意了。
  “那些鸟儿……它们没有理由只是放在这里作装饰的。”荷米恩沉思了一下说。
  他们望着鸟儿在头顶飞翔,身体闪闪发亮。“它们不是鸟!”哈利忽然大叫。
  它们是钥匙!有翅膀的钥匙!那是说……“他在另外两人眯着眼望那群钥匙的时候
向房间的四周审视了一阵,继续说,”我有办法了。看,有扫帚!看来我们要捉住钥匙
来开门!“”但这里有几百只呢!“
  罗恩低身认真地看了看钥匙孔。“我们要找一只大的,式样古老的——可能跟把手
一样,是银色的鸟。”
  于是每人抓了一把扫帚,不停地飞来飞去,抓空中的钥匙。他们抓呀,抓呀。
  可是那些令人眼花绽乱的钥匙飞快地飞上飞下,看来是不可能抓到它们的了。
  但,事情也不是毫无希望的。哈利,这个本世纪最年轻的搜索员,有一种其他人没
有的辨认事物的绝技。在彩虹般的羽毛在面前穿梭盘旋了一会后,他发现有一把银色的
钥匙的翅膀垂了下来,好像刚刚被抓住过并且粗鲁地塞进过钥匙口一样。
  “是那一只了!”他对其他人喊。“那只很大的——在那儿——不,是那儿——浅
蓝色的翅膀——羽毛全堆在一边的。”
  罗恩一听,马上朝哈利指着的方向猛冲过去,直扑天花板,却差点从扫帚上掉了下
来。
  “我们要包围它!”哈利喊,眼睛一秒钟也不敢从那把钥匙上移开。“罗恩,你从
上面赶它,荷米恩,你留在下面,别让它飞下来——我试着抓它。好,行动!”
  罗恩向下俯冲,荷米思则向上冲,那把钥匙却巧妙地躲开了他们,哈利跟着它飞来
飞去。忽然它向墙上猛冲去,哈利也跟着向前飞,伴着一声凄厉的鸟叫声,哈利用一只
手把它按在墙上。罗恩和荷米恩高兴得欢呼起来。
  他们跳下来,哈利向木门走去,那把钥匙还在他手中不停挣扎。他把它插入锁内,
转动一下——锁开了!锁一开,那条钥匙马上又振翅飞走了,被抓了两次之后,它显得
十分憔悴。
  “准备好了?”哈利把手放在门把上,问其他两人,见他们点了点头,就把门拉开。
  这间房子一开始十分黑暗,他们根本就看不见里面有什么,可是他们一踏进去,房
里立即洒满了光线,于是他们看到了令人目瞪口呆的一幕。
  他们正站在一个巨型棋盘的边上,前面是黑棋子。这些棋子都比他们要高,像是用
黑色石头雕刻成的。接着发现,通过房间的路上站着一排白子。哈利、罗恩和荷米思不
禁轻轻地发抖——原来那些屹立的白子全都是没有面孔的。
  “现在我们怎么办?”哈利低声问。
  “很明显,不是吗?”罗恩说。“我们要下棋来通过这个房间。”
  因为在白棋子背后,他们已望见了另外一扇门。
  “怎么下?”荷米恩紧张地问。
  “我想,”罗恩说,“我们要自己做棋子。”
  他走近了一只黑方的马面前,伸出手碰了一下那匹马。那块石头马上活了过来,那
匹马用前蹄在地上乱抓,而马上的骑士则转过他那戴着头盔的头来俯视着罗恩。
  “我们——嗯——是不是要加入你们这边来,要赢了才能通过?”
  黑骑士点了点头,于是罗思回到两个同伴旁边。“这真有点费神了,”他喃喃地说,
“我想我们要代替三只黑子来下……”
  哈利和荷术恩只是一动不动地望着罗恩思考,最后,他终于说,“现在不能够反抗
或其他了,但,你们俩又不会下棋——”
  “我们不会反抗的,”哈利很快地说。“你只要告诉我们怎么做就可以了。”
  “好,哈利,你代替那只黑方的象,荷米恩,你跟着他去,代替那只黑方的车。”
  “那么你呢?”
  “我要做那只黑方的马。”罗恩答。
  那些棋好像在听着,因为他们一商量完,就有一只象,一只车和一只马转过身,背
对着白棋从棋盘上走开了,留下三个方格由他们站上去。
  “下棋时,通常是白棋先走的,”罗恩眼盯着棋盘,说。“瞧!”
  一只白方的卒已向前移了两格。
  罗恩开始指挥那些黑子了,它们都静静地听着他的指挥移动。
  哈利双腿在抖。如果他们输了,怎么办?
  “哈利,向右边斜行四格。”
  当他们的一只马被吃了时,他们开始真正地吃惊了。只见白方王后猛地把它扫倒在
地,然后拖着它离开棋盘。现在它面孔朝下,一动不动了。
  “牺牲是避免不了的。”罗恩说,但已经在颤抖了。“荷米恩,你现在可以吃掉那
只象了。”
  每次他们那边的棋要失去时,白子都毫不留情地击倒它们。很快,墙角就堆了一大
堆躺下的黑手了。有两次,罗恩都是很险地发现哈利和荷术恩快被吃掉了,而他自己就
在棋盘上横冲直撞,吃了差不多跟失去的黑子一样多的白子了。
  “我们快要到达那儿了,”他忽然咕哝了一声。“让我想想,让我想想看……”
  白方皇后那张平板板的面孔这时正对着他。
  “应该是这样了!”罗恩冷静地说。“我要被吃掉,这是唯一的法子了。”
  “不!”哈利和荷米恩同时大叫。
  “下棋就是这样。”罗恩决断地说。“你必须作一些牺牲!我向前一步,让它吃了
我。哈利,你就可以将死那只国王了!”
  “但——”
  “你不想快点去阻止史纳皮吗?”
  “罗恩——”
  “看,如果你还不快点,他会拿走石头了。”
  而事实上再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了。
  “准备好了?”罗恩叫。他面色十分苍白,但是非常坚毅。“现在我要走了,记住,
一赢了马上就走!”
  他走上一步,白方王后马上向他扑去。它用石臂大力击了罗恩脑袋一下,他就倒了
下去。荷米恩尖叫了一声,却不敢移动,眼睁睁看着白方王后把他拖到一边。
  看来他被打晕了。
  哈利颤抖着向左移了三步。白方国王把头上的皇冠摘下来,一把摔在哈利脚下。
  他们赢了!
  所有棋子都让开一边屈膝跪下,空出了到达入口的路。
  恋恋不舍地最后看了罗恩一眼,哈利和荷米恩走入那房门,进入第二条走廊。
  “如果他被——”
  “他会没事的,”哈利努力地安慰她和自己。“猜一下后面还有什么关卡呢?
  看,我们已经见识过史普露的‘魔鬼的罗网了’,而那些会飞的钥匙定是那费立维
克的杰作。麦康娜肯定对那些棋子下了什么手脚令它们可以活过来——那么只剩下屈拉
的咒语和史纳皮……“
  还说着就来到了另一扇门前面。
  “还好吧?”哈利轻声问。
  “进去吧。”
  哈利把门推开。一股发霉的气味马上钻进了他们的鼻孔,使得他们不得不用衣服捂
住了鼻子。眼睛被熏出了眼泪,他们才看清楚,前面的地板上,平平地躺着一只比他们
捉到过的那一只还要巨大得多的洞窟巨人。但这只头上有一个带血的肿块突了出来,躺
着一动也不动。
  “我真高兴,我们不用跟它搏斗,”哈利在他们小心翼翼地跨过它巨大的腿时,轻
声地说。“快点,我不敢呼吸了!”
  哈利推开了另一扇门时,两个人都几乎不敢看里面有什么——但出乎意料的是里面
并没有什么吓人的东西,只有七瓶不同形状的酒瓶整齐地排在一张桌子上。
  “这是史纳皮的把戏,”哈利说,“我们又要做什么呢?”
  他们一走过门槛,就有一团火在他们后面的入口处燃烧起来——这可不是普通的火,
因为它是紫色的。在同一时间,一团黑色的火在通向前面的门口处轰然点着。
  他们被困在中间了!
  “看!”荷米恩从酒瓶旁边抽出一张纸并招呼哈利看。纸上是这样写的:你的前面
有危险,而后面是安全的,如果你找到的话,我们中的两瓶可以帮你,七瓶中的一瓶会
助你继续向前,另一瓶会把你送回原地,而有两瓶只是普通的尊麻酒,有三瓶是致命的
毒酒。
  不想永远呆在这儿就快选吧!
  为了帮你选择,我们有四个提示:首先,无论毒酒藏得多么秘密,你总能在荨麻酒
的左边找到它们;第二,站在边缘的总是不同的酒,但如果你继续向里移的话,就没有
好酒了;第三,正如你见到的,所有瓶大小不一,短小的或高大的瓶都没有危险;第四,
左边第二个和右边的第二个其实是一对的,虽然看起来并不像。
  看完,荷米恩发出一声重重的叹息,可在哈利望向她时,却出乎意料地发现她在微
笑。
  “精彩,”荷米靥说,“这已经不是巫术了,这是考逻辑——一个谜来的。有很多
伟大的巫师都不精于猜谜,于是只好永远被关在这里了。”
  “我们也会这样,对吗?”
  “当然不会了,”荷米恩充满信心地说。“所有的事都在这张纸上告诉了我们。
  共有七瓶酒:三瓶是有毒的;两瓶是普通酒;一瓶会让我们安全通过那黑色火焰而
另一瓶会使我们通过紫色火焰回到原地。“
  “但我们怎么知道应该喝哪瓶呢?”
  “给我一点时间。”
  荷米恩把纸条又读了几次,然后在那排酒瓶旁边来回走动,指着它们喃喃自语。
  最后,她拍了下手。
  “行了!”她说,“那最小的一瓶会令我们通过黑色火焰去找点金石!”
  哈利望了望那个小瓶。“里面只有一个人的份量,”他说。“差不多连一口都不够
吞。那么是哪一瓶会让人通过紫色火焰回去的?”
  于是荷米恩指了指排在最右边的那个圆形瓶子。
  他们两个互相望着对方。“你饮了它,”哈利说。“听我说,你快回去,救回罗恩。
然后,抓住飞匙室里的扫帚,那么要通过地洞口和弗拉菲就不难了。跟着,马上到猫头
鹰之家,派海维送信给丹伯多,我们需要他帮忙。因为我可能会阻住史纳皮一会儿,但
肯定不是他的对手。”
  “但是哈利,如果‘那个人’跟他在一起怎么办?”
  “不要紧——我幸运过一次,不是吗?说不定我今次又走运呢!”哈利指着前额的
疤说。
  荷米恩的嘴唇在抖动,忽然她一个箭步冲上前抱住了哈利。
  “荷米恩!”
  “哈利,你知道吗,你是一个伟大的巫师!”
  “我比不上你。”哈利在她放开他后不好意思地说。
  “我?”荷米恩大叫。“只是靠书本和一些小聪明!现在才知道有比这些重要得多
的东西——友谊和勇气。噢!哈利,一定要小心啊!”
  “你先喝吧,”哈利说。“你肯定这不是毒药了吧?”
  “绝对肯定!”荷米恩一边说一边把圆瓶里的酒全喝下去,但马上战栗了一下。
  “它不是毒药吧?”哈利紧张地问。
  “不是,但好像冰水一样。”
  “快,赶在药力消失之前快回去!”
  “祝你幸运——小心一点啊!”
  “快走!”
  荷米恩转过身,头也不回地从紫色火焰中走了出去。
  哈利深深地吸了口气,然后拿起最小的瓶子,凝望着紫色的火焰。
  “我来了!”他说了一句,一仰头把酒一口喝下。
  那酒果真像冰水在血液里流动一样。他放下瓶子向前走了过去,只见哪些火焰在舔
他的身体,却一点也感觉不到是火来的。有好一阵子,他眼前只是一片紫色的火。然后
终于走到了对面——来到最后一间房间。
  那里已经有一个人了——但却不是史纳皮,也不是“那个人”。

哈里波特1:神密的魔法石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
哈里波特1:神密的魔法石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