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哈里波特1:神密的魔法石
 
· 长袜子皮皮
· 陈旧,晾晒的另一边
· 爱情之处的栀子花
· 二两肉票
· 密友伊五
· 暗地病孩子
· 我是为爱这个人而来到这个
· 圆舞
· 男人,别把家庭全都丢给女
· 呼吸
· 各年龄段男人对女人的要求
· 隔壁住着个狐狸精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瓜兵呱呱乐
· 酱牛肉的做法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哈里波特1:神密的魔法石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哈利波特 2005-10-15

 
第十六章 冲破关卡

  之后的很多天,哈利还是记不起他当时是怎样在一边害怕福尔得摩特随时破门而入
的状态下,一边应付考试的。但日子还是一天一天地过,而弗拉菲也都确确实实还是活
生生地被关在那扇上锁的门后面守卫着。
  这天简直热得发昏,尤其是在他们考试的大教室里。他们必须用发下来的特制的羽
毛笔来写,因为这些笔已经被施了魔咒用来防止作弊的。
  他们还要考应用测试。那就是费立维克教授把他们一个接一个地叫进教室,考他们
能不能令一个波萝跳着踢踏舞经过一张桌子。
  而麦康娜教授就让他们把一只老鼠变成一个鼻烟壶,变得越漂亮,分数越高,但变
得不像就要扣分。到史纳皮考他们的时候,人人都紧张死了,他们要努力地回忆起怎样
制造一种健忘药,想得眼都直了。
  哈利尽力地应付,试着去忽略自从那晚从森林里出来就一直折磨着他的前额的刺痛。
尼维尔觉得哈利肯定是得了考试紧张症,因为他经常失眠。而事实上是哈利总是被那个
以前常做的恶梦惊醒,推一不同的是这个梦比以前更恐怖了,因为梦中又多了一个罩着
斗篷,嘴角淌血的恐怖影子。
  或者是罗恩和荷米恩没有亲眼目睹哈利在森林里见到的一切吧,又或者是他们的前
额不像哈利那样火辣辣地刺痛吧,总之他们俩没有像哈利那样担心那块石头。
  福尔得摩特固然令他们害怕,但他也不再经常出现在他们梦中了。况且,他们的复
习实在太忙了,根本没有太多时间去理会史纳皮或其他人干些什么。
  他们最后一门考试是巫术的历史,要用一个小时来回答关于一个发明了大汽锅的古
怪的老巫师的问题。然后,他们将会有一个礼拜的空闲时间来等候考试结果公布。当那
位鬼魅般的宾西教授叫他们放下羽毛笔和交上试卷时,哈利也忍不住和其他学生一齐欢
呼起来。
  当他们几个涌出教室,荷米恩忍不住说:“这次考试比我想象中要简单得多了,早
知如此我就不用温习《1637年狼人管理法案》和《精灵叛乱事件始末》这几章了。
  荷米恩本来最喜欢在考完试后对答案的,但罗恩却说这样做会令他觉得不舒服,于
是他们三个就一直游荡到湖边,并在一棵树下坐了下来。在那儿,威斯里家的双胞兄弟
和李。乔丹正在技弄一只正在晒太阳的大王乌贼的触爪。
  “终于不用再温习了!”罗恩愉快地松了口气,在草地上伸开四肢,说,“哈利,
你可以显得更开心些的。我们有整整一个礼拜来等考试结果呢!现在还不用我们担心。”
  哈利正在擦着前额。“我倒希望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他生气地大叫,“我的前额
一直在作痛。以前它也痛过,但从来没试过象现在这样经常发作。”
  “你到波姆弗雷夫人那里看看吧。”荷米思建议他。
  “我想这不是病,这只是一种暗示,暗示着危险就要来临了。”
  哈利说。
  罗恩懒洋洋地不愿起来——天气实在太闷热了。
  “哈利,放松一点吧。荷术思说得对,只要那块石头附近有丹伯多,就肯定安全的。
而且,我们根本就没有什么证据证明,史纲皮已经找到了通过弗拉菲这一关的方法。上
次他差点被弗拉菲撕断了腿,我想短时间内他是不会再多次冒险的。”
  哈利点了点头,但有一个念头却在脑中无论如何也赶不走:我一定忘记了做一件事,
而且是非常重要的事。当他试着跟他们解释这种感觉时,荷米恩说:“这都是因为考试。
昨晚我醒过来去温习易咨术的笔记,温到一半才记起这科已经考完了。”
  但哈利很清楚地知道这种不踏实的感觉并不是因为考试带来似。他抬头望见一只猫
头鹰口里衔着一张便条振翅飞向学校的方向。只有哈格力曾给他写过信。而哈格力绝不
会出卖丹伯多的,他绝不会告诉任何人如何过弗拉菲这一关的,绝不会…
  …滁非——想到这,哈利忽然跳了起来。
  “你要去哪儿呀!”罗思睡眼朦胧地问。
  “我刚刚想到一件事,”哈利脸都吓白了,“现在,我们快去找哈格力!”
  “为什么呢?”荷米恩一边爬起身,一边气喘吁吁地问。
  “你不觉得有点古怪吗?”哈利吃力地爬上草坡,一边解释。
  “哈格力最想要的就是一只龙蛋,而一个陌生人正巧口袋里带着一只龙蛋出现。
  如果一般巫师都不会接近龙蛋的话,他又怎会带着一只龙蛋到处游荡呢。他们从很
远的地方来,轻而易举就找到了哈格力,对吗?唉,为什么之前我没想到这些呢?“
  罗恩忍不住问:“你究竟在搞什么鬼?”但哈利只是一个劲地向森林里走,没有答
他。
  哈格力正坐在房子外的一张长椅上往一个大碗里剥碗豆,裤管和衣袖挽得高高的。
  “你们好,”他微笑着问,“考完试了吗?有时间来一杯吧!”
  “好吧,谢谢你,”罗恩答,但马上被哈利打断了。“不用了,我们赶时间。
  哈格力,我是来问你一些事的。你还记得你赢了诺贝的那一晚吗?那个和你打牌的
人长得怎么样的?“
  “不知道,”哈格力很悠闲地说,“他不肯除下面罩。”但见到他们几个看起来吃
惊的样子,他扬起了眼眉。“其实这事一点也不奇怪。那时我们是在那间乡村酒店里,
有人对霍格瓦彻感兴趣是很寻常的。或者他是一个龙商呢,不过他一直蒙着脸,我没见
到他的样子。”
  哈利一下子跃坐在豌豆碗旁边。“那你究竟对他说了些什么,你把霍格瓦彻里的事
全告诉他了吗?”
  “让我想想看,”哈格力皱起眉头回忆着,“是了,他问我是干什么的,我告诉他
我是个猎场看守……他问了我照看的几种动物的情况,我都全部告诉了他,然后,我说
我非常想有一条龙……接着,他提出如果我真想要的话,他有一只龙蛋,只要我和他打
牌,就可……可是他要我保证,我会处理好那只蛋,不能只是放在一边环掉……于是我
告诉他,有弗拉菲在,要孵化那只蛋就不成问题。”
  “于是,他对弗拉菲很感兴趣,对吧?”哈利说,努力地使自己的声音镇静一点。
  “嗯,是这样的——你想即使是在霍格瓦彻,你能找到几只三头犬呢?于是我告诉
他,其实弗拉菲一点也不算什么,只要你给它奏一首音乐,它就会乖乖地睡过去——”
  哈格力忽然变得惊恐万分。
  “我不应该把这些告诉你的!”他不假思索地说:“忘记我刚才说的话吧!喂,你
们几个要去哪里?”
  可哈利、罗恩和荷米恩谁也不想再说什么,就这样一直走到大堂才停了下来。
  现在大堂里少了一大群用功的学生,显得格外阴森。
  “我们现在一定得去找丹伯多。”荷米思说,“那个藏在面罩后面的人不是史纳皮
就是福尔得摩特了,只要他把哈格力灌醉,的确是很容易就问出破解弗拉菲的方法的。
现在只希望丹伯多会相信我们。当初假如没有班尼阻止的话,佛罗伦斯或者会为我们作
证的。
  是了,丹伯多的办公室到底在哪里呢?“
  他们站在那儿四处张望,好像等待着一个什么信号来指引他们似的。愿来从来没有
人告诉过他们丹伯多住在哪儿,也没有见到过有什么人曾经被丹伯多叫去办公室。
  “看来,我们唯有——”哈利刚刚开口,外面就传来一个人的说话声打断了他。
  “你们三个在里面干什么?”来的是捧着一大堆书的麦康娜教授。
  “我们想见一下丹伯多教授。”出乎哈利和罗恩的意料,荷米恩很勇敢地回答。
  “见丹伯多教授?”麦康娜重复,好像这是一件非常可疑的事一样。“为了什么
事?”
  哈利吞了一口唾液,怎么说才好呢?
  “这是个秘密。”但他刚说完就后悔了,因为麦康娜教授一听见是秘密就从鼻孔里
喷了一口气。
  “丹伯多教授刚在十分钟前走了,”她冷冷地说,“他刚刚收到一封猫头鹰送来的
紧急通知,现在赶了去伦敦的巫术总部。”
  “他走了!”哈利绝望地问,“真的走了?”
  “波特,丹伯多教授是个很伟大的巫师,他有很多重要的事务要处理的。”
  “但这件事是非常重大的!”
  “难道你说的大事比巫术总部还要重要吗?”
  “瞧,教授,”哈利开始留意吹过来的风了。“这事是和点金石有关的——”
  麦康娜教授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会说到这事上面的,吃惊得连手中的书本全都掉在
地上了。但她没有马上捡起来。
  “你们是怎么知道——?”她气急败坏地问。
  “教授,我想——我知道——史纳皮——有人要来偷那块石头。
  我一定得把这件事跟丹伯多教授说。“她既震惊又怀疑地盯着哈利。”丹伯多教授
明天才会回来,“她终于肯说了,”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知道那块石头的事的,但可以
肯定,没有人可以偷到那块石头,它被保护得非常严密。“
  “但是,教授——”
  “波特,我非常清楚自己在说什么,”她简短地说,然后俯身去抬起地上的书,
“我建议你们几个还是到外面晒晒太阳吧!”
  但他们却没有动。“就在今晚,”一等他确定麦康娜不会听到他们说话,哈利马上
说,“史纳皮会通过关卡,找到他想要的东西。
  现在丹伯多已经奈何不了他了,我敢打赌一定是他冒充巫术总会给丹伯多送那张纸
条来把他调开的。“”那我们应该——“荷米恩停住了,因为哈利和罗恩都转过身来—
—史纳皮正站在面前。
  “下午好,”他沉着地说。见他们瞪着自己,他又说:“这样的好天气,你们不应
该呆在屋里。”说完,挤了一个古怪、别扭的笑容出来。
  “我们要——”哈利说,但自己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好。
  “你们一定要小心一点了,”史纳皮说,“像现在这样四处游荡,别人又会认为你
们要做什么坏事了。而格林芬顿已经不可能再丢分了,对吗?”
  哈利脸红了。他们正要走出去,史纳皮却叫住他们。
  “波特,警觉点——我个人敢保证,你再在夜间游荡的话,一定会被开除的。
  再见!“说完,他头也不回地向职员办公室大步走去。
  在外面的阶梯上,哈利面对他的两个伙伴急切地低声说:“来,我们分工合作。
  一个人去监视住史纳皮——就在职员办公室外面等着就可以了,他一离开就马上跟
着他。荷米恩,你来吧!“
  “为什么是我?”
  “其实很简单,你可以装作在等费立维克教授的样子。”他提高嗓门,“噢,费立
维克教授,我担心死了,我想我把第十四题做错了。”
  “好了!住嘴。”荷米恩喝住他,但她还是同意监视史纳皮。
  “我们现在就到三楼楼梯外边。”哈利对罗恩说。“快点!”
  但他们这部分计划却实现不了。他们刚刚来到关住弗拉菲的那扇门前的时候,麦康
娜教授又出现了,这次,她开始发脾气了。
  “我想你们一定认为自己比复杂的魔法更难对付吧?好了,我受够了。你们再敢走
近这儿的话,我定要从格林芬顿队扣50分!”
  哈利和罗恩只好悻悻地回到自己的房间。哈利刚刚说了句,“幸好,我们还有荷米
恩在盯着史纳皮……”就见到荷米恩推门走了进来。
  “对不起,哈利!”她伤心地说。“史纳皮走出来问我在干什么,我告诉他在等费
立维克,谁知他走了进去把费立维克找了出来。所以我唯有走了。我实在不知道史纳皮
去了哪里了。”
  “好了,我们只有这样了。”哈利苦笑。
  另外两人望着他,只见他脸色苍白,但眼睛在闪闪发光。“我今晚就要出去,一定
要赶在史纳皮之前得到那块石头。”
  “你疯了!”罗恩叫。
  “你不可以!你忘了刚才麦康娜和史纳皮怎么说吗?你会被赶出学校的!”荷米思
反对。
  “那又怎样?”哈利大叫。“你还不明白吗?一旦史纳皮得到那块石头,福尔得摩
特就会回来了!你们不是听说过他回来后会发生什么吗?到时再没有霍格瓦彻可以开除
我了!他一定会毁了它,或者把它变为一间藏污纳垢的学校。丢分已经不再重要了,难
道你没有想过,就算格林芬顿赢得了豪斯杯,他就不会为难你或你的家人吗?如果我在
得到那块石头之前被捉住了,我就会回到杜斯利家,等福尔得摩特来找我。其实我只是
提前了一点做这件事罢了,因为我是不会向恶势力屈服的!
  我今晚就会去闯那道关卡,你们俩别再劝我了,福尔得摩特杀了我的父母亲,难道
你们忘了?“
  他凝视着他们,不再说话了。
  “你是对的,哈利。”荷米恩小声地说。
  “我会用上那件隐形披风的,”哈利说,“还好,我刚刚又重新得到了它。”
  “但它会遮得住我们三个人吗?”罗恩问。
  “我们三个人?”
  “噢,别傻了。你认为我俩会让你一个人去冒险吗?”
  “当然不会了,”荷米恩调皮地说,“你觉得没有我们你会找到那块石头吗?
  我还要去浏览一下书本,或者可以找到一些有用的东西呢!“
  “但是如果我们被抓住的话,连你们俩也会被赶出学校的。”
  “不会的,”荷米恩轻松地说。“费立维克偷偷地告诉我,我在他那门考试里拿了
120分。我想那样他们就不会赶我走了。”
  吃完晚饭,他们三个紧张地分开坐在公共休息室里。没有人来打扰他们,因为在格
林芬顿里已经没人愿意跟哈利说话了。而今晚是他唯一觉得受冷落反而好一点的一晚。
荷米恩在忙碌地创览着她的笔记,希望能从中找到一些他们会用到或需要破解的巫法。
哈利和罗恩很少说话,因为两个人都在盘算着他们应该做什么。
  慢慢地,人们都逐渐上床睡觉了,课室里空了起来。
  “现在应该拿隐形披风了,”当李。乔丹终于也走了后,罗恩伸了个懒腰,打了个
呵欠说。于是哈利跑上他们黑暗的宿舍。他刚取出隐形披风,就发现了哈格力送给他作
圣诞节礼物的笛子了。于是把它放入了口袋——他可不想唱歌来对付弗拉菲呢。
  他跑下来,回到公共休息室。
  “我们最好现在就试一下,看它能不能盖得住我们三个。要是费驰看出我们的脚在
他的身边移动的话——”
  “你们三个在干什么?”角落里有声音问。然后紧紧握着他那只宝贝蜡殊的尼维尔
从一张扶椅后站了起来,他看来好像已下定决心为自由再作一次斗争了。
  “没事,尼维尔,没什么。”哈利说着,忙把隐形披风藏在身后。
  尼维尔望着他们惊慌的脸孔,“你们又要偷偷跑出去了。”他判断。
  “不,不,我们怎么会呢?”荷术恩说,“你为什么还不睡觉呢,尼维尔?”
  哈利抬头看了看墙上的老爷钟——他们不可以浪费更多时间了!现在尼奈普可能在
弄弗拉菲入睡呢!
  “你们不可以出去,”尼维尔说,“你们一定会被抓住的,到时候格林芬顿会有更
多麻烦了。”
  “你不会明白的,”哈利说,“这事非常重要!”但尼维尔显然已经决定不顾一切
地采取某些行动了。“我们不会让你们那样做的!”
  他说看,一个箭步冲到门口挡住他们。“我会——我会阻止你们的!”
  “尼维尔,”罗恩被气火了,“快点走开,别再像个白痴般——”
  “你竟然喊我白痴!”尼维尔气愤极了。“我希望你们别再违反学校规章了!
  因为你们,我已经成为大家的敌人了。“
  “是的,但不是我们的敌人,”罗恩狂怒地说,“尼维尔,你简直不知道自己正在
做什么!”他说完后,向前走了一步,吓得尼维尔一下子放开了那只蟾蜍,它一眨眼就
跳走了。
  “那么你们试试看吧!”尼维尔举起拳头,“打我吧,我已经准备好了。”
  哈利转向荷米恩,生气地叫她:“行动吧!”荷米恩向前走了一步。“尼维尔,我
真是非常、非常抱歉。”她说着,举起魔杖喊:“达瑞弗可斯特陀勒斯!”魔杖接着一
指尼维尔。
  尼维尔的手臂马上垂了下来,两腿并在一起,整个身体忽然僵硬起来,然后面孔朝
下地摔了下去,像一块木板倒下一样。
  荷米恩跑过去把他身体翻过来。尼维尔的下巴合在一块,所以不能再说话了,只是
他的眼睛还在动,惊恐地看着他们。
  “你对他做了什么手脚?”哈利低声问。
  “‘这叫”全身束缚术“。’荷米恩可怜巴巴地说,”噢,尼维尔,我实在太抱歉
了!“”我们不得不这样,尼维尔,实在没有时间解释了。“哈利说。
  “你迟早会明白的,尼维尔。”罗恩在他们穿上隐形技风,从尼维尔身上跨过时说。
  但让尼维尔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对他们来说始终不是一个好预兆。在这种紧张的
状态下,每一个遇到的影子都像是费驰,而每一下远处的风声都像是皮维斯向他们扑来。
  在第一层楼梯口,他们看见了诺丽丝夫人懒洋洋地缩在最上面那级楼梯。
  “噢!让我跟她一下,只是一下!”罗恩在哈利耳朵旁低声央求,但哈利摇了摇头。
当他们从她身旁小心翼翼地爬上去时,诺丽丝那双像灯笼一样的眼睛移到他们身上,但
什么事也没有发生。

哈里波特1:神密的魔法石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
哈里波特1:神密的魔法石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