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哈里波特1:神密的魔法石
 
· 长袜子皮皮
· 陈旧,晾晒的另一边
· 爱情之处的栀子花
· 二两肉票
· 密友伊五
· 暗地病孩子
· 我是为爱这个人而来到这个
· 圆舞
· 男人,别把家庭全都丢给女
· 呼吸
· 各年龄段男人对女人的要求
· 隔壁住着个狐狸精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瓜兵呱呱乐
· 酱牛肉的做法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哈里波特1:神密的魔法石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哈利波特 2005-10-15

 
  他们静静地走着,眼睛盯着地面看。不时地月光透过头上的树枝照亮留在落叶上的
一道银蓝色的痕。
  哈利看见哈格力显得忧心忡忡。
  “会不会是有个狼人在屠杀那些独角兽呢?”哈利问。
  “它们还不够快,”哈格力回答,“要抓住一只独角兽是非常难的事,它们是强大
无比的、不可思议的东西。我之前还未见过有什么可以伤害它们。”
  他们走过一段两旁有长满青苔的树桩的路。哈利可以听见水流动的声音:不远处一
定有一条小溪。这儿依然有一块块的独角兽血迹沿着弯曲的小径四处分布着。
  “你还好吧,荷米恩?”哈格力低声问。“别担心,它既然已经伤得这样厉害,应
该走不远了,我们定会在那棵树后面找到它!”
  突然,哈格力拉住哈利和荷米恩,把他们从小径上扯起来,藏在一棵高大的橡树后
面。然后他取出一支箭并在石弓里装好,抬起弓,准备射击。三个人都在紧张地听着动
静。不远处有东西在树叶上滑行:听起来好像是一件斗篷在地面上被拖着走。哈格力两
眼一直窥视着那条黑暗的小径,但,仅过了一会,那声响就渐渐消失了。
  “我知道了,这儿出现了一些不该出现的东西。”他喃喃地说。
  “是狼人吗?”哈利提醒他。
  “它既不是狼人,也不是独角兽,”哈格力怏怏不乐地说,“好,现在跟我来。但,小心一点。”
  他们行进得更慢了,耳朵都警惕地捕捉幽暗小径上那怕是最微弱的声音。突然,在
前面的一片空地上,有东西在很明显地移动着。
  “谁在那边?”哈格力大喊。“快出来——我有武器的!”
  这时从空地上出现了一个——它是人,还是一匹马?它的手臂倒是人的手臂,还有
一头红色的头发和一把红胡子,但下面却是一段闪着粟色光泽的马的身体,以及一条浅
红色的马尾巴。哈利和荷米恩惊讶得嘴巴也合不上了!
  “啊,原来是你,罗曼,”哈格力松了一口气说。“你怎么样了?”
  “晚安啊,哈格力,”罗曼说。他有一把低沉,忧郁的嗓音。
  “你是要射击我吧?”
  “不能不小心一点啊,罗曼,”哈格力说,拍拍他的石弓。“这个森林里已经散布
了某些邪恶的东西。啊,对了,哈利·波特和荷米恩。格兰佐,都还是学生。
  这位就是罗曼,他是一匹人头马。“
  “我们自己也看到了。”荷米恩轻轻地说。
  “晚上好,”罗曼说。“都还是学生,对吗?你们在学校里学的东西多不多?”
  “嗯……”哈利支吾着。
  “学了一点点。”荷米恩怯怯地答。
  “一点点。那已经很好了。”罗曼轻叹了一下,忽然猛地抬起头注视着天空。
  “今天晚上的火星真亮。”
  “是呀,”哈格力的眼睛盯着夜空,“罗曼,我很庆幸我们遇到了你,还有,你知
道吗,有一头独角兽受伤了——你有没有发现什么情况?”
  罗曼没有立即回答。他一动不动地向上凝望,又叹了口气。
  “圣洁的东西总是最先成为贡品的——”他慨叹,“过去是这样,现在仍是这样。”
  “的确是这样,”哈格力赞同,“只是你究竟看到了什么不寻常的东西没有,罗
曼?”
  “今天晚上的火星很亮,”罗曼见哈格力不耐烦地盯着他看,连忙补充一句:“亮
得很不寻常。”
  “我知道,但我是指一些发生在我们自己星球上的事情啊。”哈格力说。“那么,
你是一点奇怪的东西也没碰着了?”
  然而,这回罗曼又隔了好一阵子才开腔:“森林里实在藏着太多秘密。”
  罗曼身后的树丛忽然簌簌作响,警觉的哈格力马上举起了弓,却发现只是另一匹人
头马。这回是一个黑头发、黑肌肤,样子比罗曼粗野一点的家伙。
  “嘿!班尼,”哈格力说。“你没事吧?”
  “晚安,哈格力,你一切都好吧?”
  “好极了。来,我刚才还在问罗曼这个问题呢。你近来有没有在这儿看到什么奇怪
的东西?至少已有一只独角兽受伤了——你可知道有关这事的情况?”
  班尼走过去和罗曼站在一块,望了望天空。
  “今天晚上的火星真亮。”他简短地说。
  “我们早就听说了,”哈格力气冲冲地说,“好吧,既然你们两个都没看到什么苗
头,就让我们自己去找出个究竟来吧。我们出发!”
  哈利和荷米恩跟着他离开那块空地,一边走一边还回头望罗曼和班尼,直到他们完
全被树林遮住为止。
  “千万,”哈格力气愤地说,“别指望能从一只人头兽身怪物处得到什么直接答案。
红色的,只会望星的家伙!永远都不关心自己星球上的事!”
  荷米恩问他:“这儿有很多这种‘人’吗?”
  “嗯,的确不少……他们通常都不爱多管闲事,但每逢我想打听消息的时候,他们
总是很清楚地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们是些懂得深思的人头马,知道得非常多……这事
还是别说太多了。”
  “你觉得我们刚才听到的是不是人头马的声音?”荷米恩问。
  “嗯,如果你是想问我,是不是他们在屠杀独角兽的话——我却从未听过有这种可
能。”
  他们继续在那片浓密、阴暗的森林里穿行。哈利还不时好奇地向后看。隐隐约约地,
他总觉得他们正被别人监视着。还好,他身边还有哈格力和他的巨型石引他们刚刚走过
一拐弯口,荷米恩忽然用力抓住了哈格力的胳膊。
  “哈格力!看,红烟火!其他人遇到麻烦了!”
  “你们两个在这等着!”哈格力吆喝。“别走出小路,我会回来找你们的!”
  他们两个看着他穿过丛林,越走越远,已经害怕得一动也不敢动,只是你望着我,
我望着你。渐渐地四周只剩下树叶被风吹得沙沙作响的声音了。
  “你想他们会不会已经受伤了呢?”荷米恩轻声地问。
  “我才不在乎马尔夫伤了没有,但如果尼维尔有什么事的话……那连累他到这儿来
就是我们的错。”
  时间过得出奇的慢。他们的耳朵在这时候偏偏变得好像比平时灵敏多了,哈利甚至
听得到每阵风吹过及每根小树枝颤动的声音。
  现在不知道怎么样了?其他人又在哪儿呢?
  终于,哈格力、马尔夫和尼维尔还有弗兰,嘎扎嘎扎地踏着枯枝回来了。哈格力看
来非常恼火。而马尔夫就似乎一直跟在尼维尔后面取笑他,因为尼维尔非常惊慌,那个
红色烟火信号就是他发出来的。
  “有你们两个笨家伙这样瞎闹,能捉得到什么东西才奇怪呢!
  来,我们重新编组吧——尼维尔跟我和荷米恩一组,哈利,你跟弗兰和这个白痴一
组吧。“哈格力说完,又偷偷地告诉哈利:“真不好意思,不过你放心,这次他敢再吓
唬你的话,就会够他好受的。“于是,哈利就带着弗兰和马尔夫一道向森林深处进发了。
他们走了差不多半个小时,越来越深入森林了,而那条小路也因为树木越来越浓密而越
来越难走。哈利看得出那些血迹变得更稠了。有很多血溅上了一棵树的树根上,看来那
只可怜的东西曾经在这附近痛苦地挣扎过。透过一堆乱七八糟的橡树枝,哈利看到前面
有一块空地。
  “瞧!”他低呼,伸出手来挡住马尔夫。
  有一团亮白色的东西躺在地上闪闪发光。他们向它移近了一点。
  没错,一只独角兽,但是已经死了。哈利还没有见过这么美丽和使人悲伤的东西。
它细长的腿还保持着倒下时奇怪的姿势,银白的鬃毛闪动着珍珠般的光泽,在地面铺开。
  哈利刚刚向它跨出一步,突然一阵滑行的声音吓得他待在那儿不敢动弹。一团蓬松
的东西在空地的边上飒飒地抖动……接着,一个带着面罩的影子从黑暗中慢慢地爬出来,
活脱脱一只伪装的野兽。哈利、马尔夫和弗兰惊呆了。那个影子来到独角兽身边,低下
头,俯在独角兽的伤口上,开始吸它的血了。
  “阿——呀呀——”
  马尔夫发出一声恐惧的尖叫,飞快地逃跑了——接着弗兰也跑掉了。那团影子抬起
头望着哈利,任由独角兽的血一滴一滴地从额头流下来。然后它移动双脚,飞快地向哈
利扑来——可怜的哈利已经吓得动也不能动了。
  一阵剧痛在这个时候猛地刺入他的头,就好像把伤疤放在火里一样。他已经痛得眼
睛都有点模糊了,只是摇摇晃晃地后退了几步。这时,身后传来了脚步声,跑得飞快,
然后有样东西从他身上跳了过去,直扑那团影子。
  哈利头部的剧痛痛得他跪在地上,一直过了好几分钟才好了点。当他抬起头,那团
影子已经不见了。一匹人头马正站在他面前,这个既不是罗曼也不是班尼的人有一头浅
亚麻色的头发和淡褐色的身躯,看来年轻一点。
  “你没事吧?”那人把哈利扶起来,问他。
  “没事了,谢谢你。刚才那东西究竟是什么?”
  人首马身人没有回答。他有一双像苍白色的宝石般奇怪的眼睛。这双眼睛很认真地
盯着哈利看,然后停留在哈利额上那块突出的,红色的伤疤上。
  “你一定是波特家的孩子,”他说。“现在最好快回到哈格力的身边。现在森林里
非常不太平——尤其是你,特别危险。你会骑马吗?那样的话会走得快些。”
  “是了,我叫佛罗伦斯。”他在弯下身去让哈利骑在他背上的时候介绍了自己。
  忽然,空地的另一边传来了一阵更快的脚步声,接着罗曼和班尼从树林里冲了出来,
他们的腹部布满了汗。
  “佛罗伦斯!”班尼怒吼。“你疯了!竟然让一个人骑在背上!
  你不羞耻吗?你以为自己是一只普通骡子吗?“
  “你知道他是谁吗?”佛罗伦斯解释说:“这就是那个姓波特的小孩。他越快离开
这儿越好。”
  “那么你究竟告诉了他什么?”班尼咆哮:“记住,佛罗伦斯,我们发过誓不再和
上天对抗的。而且我们不是已经预知将会发生什么事了吗?”
  罗曼不安地用蹄踢地:“我想佛罗伦斯应该知道怎么做才是最好的。”
  “怎么做最好!那跟我们有什么关系呢?我们只应关心那些已经注定的事情!
  我们怎么可以像驴子一样跟着迷路的人在森林里乱钻呢?“佛罗伦斯忽然生气地用
后腿直立起来,使得哈利要紧紧抓住他的双肩才没有掉下来。
  “难道你没看见那只独角兽吗?”佛罗伦斯冲班尼大叫,“难道你不知道它为什么
会被杀死吗?还是那些行星没有让你知道这个秘密吗?班尼,我是决心跟埋藏在这森林
里的任何坏东西斗争的了,必要的话,我的确会站在人类的一边。”
  佛罗伦斯说完就不停地四处乱冲,哈利勉强地在他背上坐稳之后,佛罗伦斯载着他
一下子投入树林中,把罗曼和班尼抛在后面。
  但哈利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为什么班尼这么生气呢?你究竟把我从什么东西手
中救出来的?”他忍不住问。
  佛罗伦斯慢了下来变成走路,但除了提醒哈利低下头别让树枝勾住之外他什么也不
说。之后的一段路佛罗伦斯还是什么也没说,于是哈利觉得佛罗伦斯应该不会再和他说
话了,直到他们穿过一片特别浓密的树林时,佛罗伦斯却忽然停了下来。
  “哈利·波特,你知不知道独角兽血是用来干什么的吗?”
  “不知道。”哈利被他这个奇怪的问题愣住了,“我们只会用它的角或者尾巴的长
毛来配药。”
  “这就是杀害独角兽这件事的可怕之处了,”佛罗伦斯继续说,“只有那些什么也
不怕失去,却什么都想得到的人才会干这种事。
  你知道吗?独角兽的血能够让你起死回生,但却要付出代价:你必须杀害一个纯洁、
善良的生命来使你自己活下去,而且你只有一半生命,一半从独角兽血碰到你的嘴唇才
开始的、永远要被诅咒的生命。“哈利定定地盯着佛罗伦斯那个在月光下闪着银光的后
脑,不由得大声地问:“但有谁会成为那些牺牲品呢?况且,如果你这一辈子都会在被
诅咒中度过的话,生存又有什么意思呢?“
  “的确是这样!”佛罗伦斯赞同。“但如果你可以在活着的时候找到一种能够带给
你全部精神和气力,并且令你永远都不会死去的东西喝下去的话,那就不同了。
  波特先生,你知道学校现在藏着一样什么东西吗?“
  “点金石!当然是它了——生命的长生不老药!但我还不知道究竟是谁——”
  “你有没有想起有什么人是等了许多年来恢复能量的,有哪个人是牢牢地抓紧生命,
等候着时机的呢?”
  这些话就像一记重锤猛然敲击了一下哈利的心。透过树叶的沙沙声,他好像又再次
听到了他和哈格力第一次见面那一晚,哈格力告诉他的话:有人说他已经死了,那是蠢
话来的,我实在想不出有人会使他死去!“”你是指,那个人是——“
  “哈利,哈利,你没事吧?”还未等他说出来,荷米恩已经一边从小路上向他们跑
来,一边大叫。哈格力则跟在后面。
  “我很好。”哈利几乎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哈格力,那只独角兽死了,在那
后边的一块空地上。”
  “我要在这里放下你了,”佛罗伦斯在哈格力跑去检查独角兽的当儿对哈利说,
“你现在安全了。”
  哈利从他背上滑了下来。
  “祝你好运,哈利·波特。星相已经不止一次被证明错了,就连我们人头马亦会算
错,我希望这次也是预测错了吧。”
  说完,佛罗伦斯转身又跑进森林深处了,留下哈利在发抖。
  在等他们回来的时候,罗恩已经困得在那间黑暗的公共休息室里睡着了。他正在梦
中大声痛骂的时候被哈利用力地摇醒了。可是在哈利开始对荷米恩和他讲自己在森林里
的经历好一阵子后,他的眼睛还是没有完全睁开。
  哈利简直坐不下来了。他在火炉前走来走去,还是在抖个不停。
  “史纳皮想为福尔得摩特拿那块石头……而福尔得摩特一定正在森林里等着他——
一直以来我们还以为史纳皮拿那块石头是为了钱呢!”
  “别再说那个名字了!”罗恩恐惧地低声请求哈利,好像福尔得摩特在听着他们说
话似的。
  哈利却不听。
  “佛罗伦斯救了我,但其实他是不该这样做的,所以班尼生气极了……他说这样就
违背了火星显示出来的,那个安排好了的未来……那些人头马一定预测到福尔得摩特将
会复活,因为班尼要佛罗伦斯任由福尔得摩特杀死我……这一行动或者也是记载在那些
星座上的了。”
  “你可不可以不再说那个名字呢!”罗恩十分不满。
  “现在我所能做的就是等史纳皮来把那块石头偷走,然后福尔得摩特就可以轻而易
举地结束了我……”哈利越说越气愤,“那样,班尼就会满意了。”
  荷米恩看来也是十分害怕,但她却去安慰哈利。
  “哈利,每个人都知演,丹伯多是‘那个人’唯一害怕的克星。
  在这附近,‘那个人’是不敢碰你的。另外,谁说那些人头马就一定会预测对的?
他们听起来就像是在预告命运,但麦康娜告诉过我,那是一种非常不精确的巫术。“在
他们结束谈话之前,天已经亮了起来,这时他们喉咙也沙了,人也筋疲力尽了,但爬上
床之后,夜间的惊吓还是没有马上消失。
  当哈利拉起被单,发现下面整整齐齐地放着他那件隐形披风,同时有一张小纸条附
在上面:“以备万一。”

哈里波特1:神密的魔法石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
哈里波特1:神密的魔法石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