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哈里波特1:神密的魔法石
 
· 长袜子皮皮
· 陈旧,晾晒的另一边
· 爱情之处的栀子花
· 二两肉票
· 密友伊五
· 暗地病孩子
· 我是为爱这个人而来到这个
· 圆舞
· 男人,别把家庭全都丢给女
· 呼吸
· 各年龄段男人对女人的要求
· 隔壁住着个狐狸精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瓜兵呱呱乐
· 酱牛肉的做法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哈里波特1:神密的魔法石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哈利波特 2005-10-15

 
第十一章 快迪斯比赛

  到了十一月的时候,天气开始变寒冷。环绕着学校的山峰变得灰冷冷的而湖水冻得
像冰冷的钢铁。每天清晨,地面都覆盖着白雪。透过楼上的窗口,可以看见哈格力,他
裹着鼹鼠皮大衣,戴着兔毛手套,脚穿着极大的海狸皮长靴。
  快迪斯赛季快要来临了。这个周末,经过几周刻苦训练的哈利就要参加他的第一场
比赛:格林芬顿队对史林德林队,如果格林芬顿队能胜出的话,他们将进人豪斯杯锦标
赛的下一轮比赛。
  几乎没有任何人见过哈利在场上训练过,因为伍德想把他当作他们的秘密武器,先
把他保密起来。但是,关于哈利是搜索员的消息却已泄漏了出来。而哈利现在不知怎么
办才好——一些人对他说他聪明极了,而有些人则说要在他下面抬着床垫,防止他跌下
来。
  庆幸的是哈利有荷米恩这个好朋友。如果没有她,哈利真的不知道怎样完成伍德教
练在快迪斯训练结束后布置的家庭作业,她还借给他《快迪斯大观》这本书,哈利读得
简直是津津有味。
  哈利知道有700余种在比赛中犯规的手段,并且这些方法都在1473年世界杯赛中被
用上了。然而,搜索员通常是最小最敏捷的选手,几乎最严重的比赛事故都发生在他们
身上。虽然说快迪斯比赛中很少会出人命,但过去有些裁判曾在赛后失踪,几个月后才
在撒哈拉抄漠被人找到。
  自从哈利和罗思把荷米恩从洞窟巨人手中救出来后,她对犯校规已不那么紧张了。
在哈利比赛的前一天,他们三个在冰冷的后院待到天亮。她为他们变出一束蓝色光亮的
可以装在果酱瓶里提着的火。他们背着火取暖,哈利发现史纳皮已进入院子,正一瘸一
拐地向他们走过来。他们连忙靠拢起来,把火挡住。但是,他们心虚的表情引起了史纳
皮的注意。他跛行过来,虽然没有看到那束火,但好像要找借口斥责他们一顿。
  “你们在那里捣什么鬼,藏着什么东西,波特?”
  “《快迪斯大观》这本书。”哈利把书拿给他看。
  “图书馆的书是不准带出学校的,”史纲皮说,“快给我,扣你们格林芬顿五分。”
  “那条规矩真是无中生有,”史纳皮走后,哈利生气地咕哝着,“奇怪,他的腿怎
么啦。”
  “不知道,不过我希望这次有得他消受。”罗恩憎恨地说。
  那天晚上,格林芬顿的公共休息室热闹极了。哈利、罗恩和荷米恩在靠窗的位置上
坐在一起,荷米恩正在检查他们两个的符咒功课。她从不让他们抄袭。但是叫她检查过
之后,哈利和罗恩却总是能得到正确答案。
  哈利觉得很烦躁,他想将《快迪斯大观》要回来。不然的话,他明天就会整天记挂
的。为什么要害怕史纳皮呢?他站起身,告诉罗恩和荷米恩,他想把书要回来。
  “我们想法与你的一样。”他们俩异口同声地说。哈利有个主意,如果到时有其他
老师在旁的话,史纳皮应该是不会拒绝的吧。
  他向教工房屋方向走去。敲了敲史纳皮的门,没人应答。他再敲一下,难道房间里
没人?
  说不定史纳皮将书留在里面呢?值得试一试,他把门推开一条细缝,眯着眼睛往里
面看——一幕恐怖的情景摄入他的眼帘。
  只有史纳皮和费驰在里面。史纳皮把他的长袍拉高至膝盖。他的一条腿受伤了,正
不断地流着血,费驰在旁递绷带给他。
  “该死的,”史纳皮说,“你怎么会认为你看得住那只三头狗呢?”
  哈利试图轻轻地掩上门,但——“波特!”
  史纳皮迅速放下他的长袍藏住腿伤,他的脸因愤怒而扭曲着。
  哈利紧张地咽着口水。
  “我只是想知道能否要回我的书。”
  “滚!滚!”
  趁着史纳皮还没来得及再扣格林芬顿分数以前,哈利迅速地离开,冲回楼上。
  “你拿回书了吗?”哈利一回来,罗恩就问,“你怎么回事啦?”
  哈利低声告诉他们所看到的一切。
  “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哈利上气不接下气地说,“他试图在万圣节的时候蒙
过那只三头狗!我们那晚看到他时,他要去的正是那里。他在寻找那只狗守卫的东西!
我以我的扫帚打赌,他一定是先让那个洞窟巨人进去,分散其注意力!”
  荷米恩的眼睛睁得大大的。
  “不,他不会,”她说,“我知道他人不太好,但他是不会想偷丹伯多保护得很安
全的东西的。”
  “老实说,荷米恩,你是不是认为全部老师都是圣人或什么的,”罗恩打断她说,
“我和哈利一样,认为史纳皮会做出些不寻常的事来。但他在找什么?那条狗又在守卫
着什么呢?”
  哈利满头嗡嗡声,带着罗恩的问题上了床。尼维尔鼾声如雷,而哈利则无法入睡。
他告诉自己不要再胡思乱想了——他需要睡眠,几小时后,他就将要参加他的第一次快
迪斯比赛——但是哈利难于忘记当他看见史纳皮的伤腿时他脸上所显露的表情。
  第二天早晨,天亮得早而且天气非常冷。学校大厅充满了美味的油炸香肠的味道,
兴奋地喋喋不休的人们正期待着一场精彩的快迪斯比赛。
  “你必须吃些早餐。”
  “我不想吃任何东西。”
  “就吃一口吐司吧。”荷米恩哄着他说。
  “我不饿。”哈利觉得很害怕。一个小时后,他就要上场了。
  “哈利,你要振作起来,”谢默斯说,“搜索者总是那个被别队算计的对象。”
  “谢了,谢默斯。”哈利说,望着他把善茄酱堆在香肠上。
  十一点钟左右,整个学校的学生好像都集中到快迪斯比赛场的看台上了,许多人还
带着双简望远镜。座位好像升高了一点,但由于人太多,有时还是很难看到赛场上的情
况。罗恩和荷米恩坐在一起,而谢默斯和迪姆则坐在最上层的一排。使哈利惊讶的是,
他们在一张破纸上画了一支大旗,上面写着“波特必胜”。画画高手迪恩还在旗下画了
一只巨大的格林芬顿雄师。然后荷米恩施了一个小魔咒,使图画闪烁着不同的颜色。
  同时,在更衣室里,哈利和他的队友们换上鲜红的战袍(史林德林队将穿绿色的)。
  伍德清了清喉咙,示意大家安静。
  “好吧,先生们。”他说。
  “还有女士们。”女捕手安戈琳娜·约翰逊说。
  “对,还有女士们。”伍德同意。
  “大的那个。”弗来德。威斯里说。
  “我们都在等待着的那个。”乔治说。
  “我们牢记奥利佛的话,”弗来德对哈利说,“我们去年在同一队里。”
  “你们两个闭嘴!”伍德说,“我们是格林芬顿几年来最棒的一支队。我肯定我们
会赢。”
  他瞪着队员好像在说,“否则……”
  “时间到了,祝大家好运!”
  哈利跟着弗来德和乔治走出更衣室,他双脚无力,几乎就要瘫倒在地,他们走上球
场,迎来阵阵欢呼声。
  胡施夫人是这次比赛的裁判。她站在赛场中央,手中握着扫帚,等着两队队员。
  “现在,你们听着,我要一个公平的比赛。”当队员全部集合在她身旁时,她说道。
哈利觉得她好似特意对史林德林的队长--马库斯说的。马库斯是一个十五岁左右的人,
看起来好似有些精灵的血统。这时,哈利觉得视线边缘有一面高高摆动的旗帜,上面写
着“波特必胜”,他的心剧烈跳动着,浑身充满了力量。
  “请骑上你们的扫帚。”
  哈利骑上他的“灵光2000”。
  胡施女士用银色的哨子吹了一下。
  十五支扫帚升了起来,高高耸起,比赛开始了。
  “可尔夫球突然被格林芬顿的安戈琳娜·约翰逊抢到——那女孩真是个厉害的捕手,
而且还很标致呢。”
  “乔丹。”
  “对不起,教授。”
  威斯里兄弟的朋友李。乔丹正在为比赛作解说,而麦康娜在旁紧紧地盯着他。
  “她行动真是迅速,巧妙地过了爱丽莎·史宾提,真是奥利怫。
  伍德的健将,她是去年约翰逊的唯一后备人——不好,史林德林队长马库斯抢到了
可尔夫球,他像一只雄鹰般飞了起来,他要……
  啊!不好,格林芬顿队的守门员一个漂亮的拦截制止了他。可尔夫球重新回到格林
芬顿队的手中——格林芬顿的捕手凯提。贝尔敏捷地在夫林特旁边穿过去,他从地面升
起了——哎哟,那边可能有人受伤了,被一个布鲁佐球从头后击了一下——史林德林又
拿到了可尔夫球,亚德里思。佩西向着得分点加速冲击,但被另外一个布鲁佐球挡住—
—不知是弗来德还是乔治。威斯里撞了他一下——格林芬顿的后卫打得太棒了。约翰逊
又控制了可尔夫球,她向前方的空档飞去——她真的飞了起来,躲开快速冲来的布鲁位
球,得分点就在前面——快点!安戈琳娜——对方的守门员布莱施利插进来拦截,哦,
漏了人——格林芬顿队得分。“格林芬顿派兴奋地欢呼着,对着史林德林派高声地叫嚣
着,呼啸着。
  “向那边挤一挤!”
  “哈格力!”
  罗恩两人挤了挤,空出座位给哈格力。
  “我本可在我的小屋里看,”哈格力轻拍着挂在脖子上的一副大型的双筒望远镜说,
“但这里的气氛就是不一样,还没有史尼斯球的踪迹哦?”
  “不,”罗恩说,“哈利还没有怎样发挥呢。”
  “别烦了,晦,那边有事发生了。”哈利力说着,举起他的双筒望远镜,盯着上空,
哈利在空中成了一个小黑点,他在上空滑翔着,眯着眼寻找史尼斯球的踪迹。
  这是他和伍德比赛计划中的一部分。
  “如没有见到史尼斯球,就问到一边不要冒然出击。”伍德曾对他说,“我们不想
让你那么快就受到注意。”
  安戈琳娜得分后,哈利翻了几个厅斗来表达他的兴奋,现在他又回到原位,等待史
尼斯球,哈利看见了一道金色的闪光,但那只不过是威斯里双胞胎兄弟之一的手表在阳
光下的反射而已。这时,布鲁位球像炮弹一样向他冲来,哈利躲过了它,弗来德。威斯
里则在背后紧紧追赶。
  “还好吧,哈利?”当他猛烈追击着布鲁佐球时,还有时间回头来对哈利大喊。
  “现在是史林德林控制着球,”李。乔丹解说道,“捕手佩西闪过两个布鲁位球,
威斯里两兄弟和一个捕手球,加速向前——等一等——那是史尼斯球呢?”
  一道金光从亚德里恩。佩西的左耳边擦过,但由于他正在忙着传可尔夫球没有注意
到,人群即时骚动了起来,发出嗡嗡声。
  哈利看到了,他兴奋地向下俯冲,追赶着那道金光。对方的守门员德伦斯。希格也
发现了目标,立即向下猛冲——所有的捕手好像忘记了他们正在比赛,只是停住在半空
中观看。
  哈利比希格速度快——他看见了那个圆球,拍打着翅膀,在前面飞奔着——他加快
速度……
  砰!从格林芬顿派下面传来愤怒的咆哮声——原来对方的马库斯。夫特林故意挡住
了哈利的去路,哈利的扫帚偏离了原来飞行的方向,差点没出人命。
  “犯规!”格林芬顿人尖叫着。
  胡施夫人斥说着夫特林,并给格林芬顿一个罚球,但在混乱中,史尼斯球当然消失
得无影无踪了。
  在看台上,迪恩。托马斯喊叫着,“罚他出场!红牌!”
  “这可不是足球,迪恩。”罗恩提醒他说,“在快迪斯比赛中,你不能罚任何人出
场——哪来的红牌?”
  但哈格力支持迪恩。
  “他们必须改变一下规则,夫特林不能那样撞击哈利。”
  李。乔丹发觉很难表态支持哪一边。
  “因此——明显而又让人厌恶的作弊后……”
  “乔丹!”麦康娜教授大声喊道。
  “我的意思是,在明显而使人憎恶的犯规后……”
  “乔丹!我警告你……”
  “好吧,好吧。夫特林几乎杀了格林芬顿的搜索员,相信这种事可能发生在任何人
的身上。史林德林队已受到惩罚,没问题,开始比赛,格林芬顿队继续控制着可尔夫
球。”
  哈利闪过另外一个危险地从他头上飞过的布鲁佐球。但这时,他的扫帚突然可怕地
倾斜了一下,他觉得快要掉下来了,忙用双手和膝盖紧紧地夹住扫帚,还是第一次发生
这种事。
  又来了,好像扫帚要将他抛下来,而又好像不让他掉下去。哈利试着转向自己的球
门柱;他有点想要求伍德叫暂停,因为他觉得好像失去了对扫帚的控制,他不能使唤它
了。扫帚在空中曲折而行,剧烈震动,并发出巨大的专用音,几乎要把哈利摔下来。
  李仍在作着解说。
  “史林德林的夫特林控制着可尔夫球,越过斯冥尼和贝尔,但可尔夫球打在他的脸
上,哈!希望打破他的鼻子——笑话而已,教授——史林德林得分了,噢……”
  史林德林人欢呼着。好像没有人发现哈利的扫帚举动异常,它把他慢慢地抬高,远
离赛场,在途中还不断猛晃乱颤。
  “不知道哈利在捣什么鬼,”哈格利用双筒望远镜盯着他,咕饿着说,“我怀疑他
的扫帚失控了……但应该不会吧?”
  突然间,看台上的人们全指着哈利,他的扫帚开始往下掉,观众们屏住呼吸。
  哈利的扫帚又滚动了起来,他勉强地扶着,摇摇欲坠。下面的观众们倒吸了一口冷
气。这时,扫帚又剧烈地颠簸了起来,把哈利摇摆出去,现在他只有一只手抓住扫帚,
悬吊在那里。
  “当夫特林拦截他的时候,发生了什么事吗?”谢默斯低声问。
  “不会的,”哈格力说,“除了黑巫术外,没有什么能干扰扫帚——没有人能对
‘灵光2000’作出这样的影响。”
  听了这话,荷米恩夺过哈格力的双筒望远镜,她不是向空中望哈利,而是紧张地搜
查着观众群。
  “你在干什么?”罗恩咕哝着,灰沉着脸。
  “我知道了,”荷米恩大声说,“史纳皮——看!”
  罗恩夺过望远镜。史纳皮正坐在对面看台中,他的眼睛锁住哈利,喃喃地念着什么。
  “他在给扫帚施咒语。”荷米恩说。
  “我们该怎么办?”
  “看我的。”
  还未等罗思开口说话,荷米恩便跑开了。罗恩把望远镜再次对着哈利,发现他的扫
帚震动得更加厉害,他就要掉下去了。所有的人都站了起来,担心地观望着。
  真是太惊险了。威斯里兄弟飞上前去试图将哈利拉到他们的一支扫帚上,但没有成
功——每次当他们靠近时,扫帚便会升高一点。他们下降到哈利的下方,如果他掉下来
的话,大家便能接住他。这时,趁他们注意力分散,对方的马库斯、夫特林又得了五倍
的分数。
  “快点,荷米恩。”罗思绝望地轻声低语。
  荷米恩向着史纳皮背后的座位冲去,她在他的后一排快速行进着,如此匆急,甚至
碰倒了屈拉教授也没停下来道歉。接近史纳皮时,她蹲伏了下来,拉出她的魔杖,对着
他念了念咒语,一束光亮的蓝色火焰从她的魔杖喷出来,射到史纳皮的下摆上。
  大约过了三十秒,史纳皮才发现他身上着火了。他嗥叫了一声。荷米恩成功了,她
把火收回一个瓶子里放在口袋,沿着座位跑回去——史纳皮还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呢。
  在空中的哈利突然间能够攀回他的扫帚了。
  “尼维尔,你看!”罗恩说,尼维尔激动得扑在他的皮夹上哭了五分钟。
  哈利快速地向地面降落。他双手捂着嘴巴,好像病了。他四脚朝天地跌了下来,咳
嗽着。这时,一块金色的东西掉进他的手里。
  “我抓住史尼斯球了!”他大叫着,手在头上挥舞,比赛结束了,人们仍然迷惑不
解。
  “他不可能抓住史尼斯球!”二十分钟后,夫特林还在号叫着,但却无济于事——
哈利没有任何犯规,李。乔丹正在高兴地大声宣布比赛结果:格林芬顿以170:60的优
势赢了史林德林。然而,哈利却没有听结果,他和罗恩、荷米恩回到哈格利的小屋,享
受一杯浓茶。
  “是史纳皮在捣鬼,”罗恩解释说,“荷米恩和我看见他一直盯着你,他在诅咒你
的扫帚。”
  “胡说,”哈格力说,他根本不知道台上发生过什么事。“史纳皮为什么要做这样
的事呢?”
  哈利,罗思和荷米恩面面相觑,不知该怎样告诉他。哈利决定告诉他事实。
  “我发现他的一些秘密,”他告诉哈格力,“他设法想在万圣节绕过那只三头狗,
但是被它咬了。我们认为史纳皮一定是想方设计想偷那条狗守卫的东西。”
  哈格力放下茶壶。
  “你们知道弗拉菲的事吗?”他说。
  “弗拉菲?”
  “是的——他是我去年在一问酒吧从一个希腊人那里收买来的,我把它借给丹伯多
守卫那……”
  “守卫什么?”哈利殷切地想知道。
  “好了,不要再问我了,”哈格力粗暴地说,“那是绝密。”
  “但史纳皮企图把它偷走。”
  “胡说,”哈格力又说,“史纳皮是霍格瓦彻的教授,他才不会干那种事。”
  “但为什么他要谋害哈利呢?”荷米恩笑着说。
  下午比赛的事使她对史纳皮的看法完全改变了。
  “我一眼就可以看出是不是有人在施咒语,哈格力,恶咒的书我全都看过!施咒语
的时候你的眼睛必须紧盯住目标不放,连一刻也不能停,而史纳皮完全没有眨过眼,我
看得非常清楚。”
  “我告诉你,你错了!”哈格力怒气冲冲地说,“我不知道哈利的扫帚是怎么回事。
但史纳皮是不会想要谋害一个学生的。听我说,你们——你们三个现在正在干预不关你
们的事。这是很危险的,你们忘了那条狗,忘了它在守卫着什么。这是关于丹伯多教授
和尼可拉斯。弗兰马尔教授两人之间……”
  “啊哈,”哈利说,“哦,与一个叫尼可拉斯。弗兰马尔的人有关,是吗?”
  哈格力很为自己说漏了嘴生气。

哈里波特1:神密的魔法石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
哈里波特1:神密的魔法石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