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频道 >> 文学 >> 哈里波特1:神密的魔法石
 
· 长袜子皮皮
· 陈旧,晾晒的另一边
· 爱情之处的栀子花
· 二两肉票
· 密友伊五
· 暗地病孩子
· 我是为爱这个人而来到这个
· 圆舞
· 男人,别把家庭全都丢给女
· 呼吸
· 各年龄段男人对女人的要求
· 隔壁住着个狐狸精
 
· 泰戈尔:园丁集
· 仙境传说攻略:一转职业任
· 浪漫满屋[作者:韩·徐尤
· 内地版《天龙八部》剧情介
· 伊索寓言(全本)
· 加油金顺剧情分集介绍完整
· 红楼梦:120回全本[清
· 源氏物语[日本:紫式部]
· 卢泰斌漫画:爱情圆周率
· 青春出轨
· 瓜兵呱呱乐
· 酱牛肉的做法
 
· (出租)中动商场部分及写
· (出租)中动动漫基地&#
· 喜剧学院
· 《善德女王》剧情介绍
· 魔女18号 剧情
· 丑女无敌剧情介绍
· 魔女幼熙剧情介绍
· 龙游天下剧情介绍
· 震撼世界的七日剧情介绍
· 静静的白桦林剧情介绍
· 心情日记—老公今天我想对
· 旗舰剧情介绍
欢迎来到月影社区!如果您觉得这里不错,请推荐给您的朋友们。月影社区:http://wf66.com/

哈里波特1:神密的魔法石


查看有无更新版本

关键字:哈利波特 2005-10-15

 
  “你们全家都是魔法师吗?”哈利充满好奇地问,因为他发现罗恩也同样有趣。
  “嗯,我想是吧。”罗恩说,“妈好像有个当会计的表哥,但他从来就不是我们谈
论的话题。”
  “那你们一定很了解魔法吧。”
  威斯里家族明显是戴阿官道那个颜色苍白的孩子所说的那些魔法世家之一。
  “我听说你曾和马格人一起住过,”罗恩说,“他们长什么样?”
  “难看极了。但也不是全都难看喽。我姨妈、姨文还有表弟却挺难看的。真希望我
也有三个懂魔法的兄弟啊。”
  “我有五个,”不知为什么,罗恩看起来有些悲伤,“我是家里第六个到霍格瓦彻
去的。你也许会说我有许多榜样和奋斗的目标,生活也有保障,比尔和查理都已经毕业
了——比尔是班长,查理则是飞行队的队长。如今伯希也是个班长了,弗来德和乔治虽
然喜欢胡闹,但他们成绩都很好,而且人人都觉得他们确实很有喜剧天分。每个人都期
盼着我能做得和哥哥们一样好,即使我能做到,人们也觉得这是理所当然,因为我的哥
哥们已经做到了。假如你有五个哥哥,你就不会得到新的玩意儿。比尔的旧袍子,查理
的破魔棒和伯希的臭老鼠现在都变成我的了。”
  罗恩从夹克衣里掏出一只胖乎乎的,睡着了的灰鼠。
  “它叫斯卡伯斯,一天到晚就是睡,真是个没用的废物。伯希因为当上了班长而从
爸爸那儿得到一只猫头鹰作为奖励,我买不起……我是说我只有斯卡伯斯。”
  罗恩耳尖发红,也许是因为觉得自己说多了,他又呆望着窗外。
  哈利觉得养不起猫头鹰也算不上是一种罪过。毕竟,一个月之前他仍是不名一文。
他把过去那些诸如被迫要穿达德里的破衣服及从未收过一件像样的生日礼物这样的伤心
往事都告诉了罗恩。这似乎让罗恩的心情好转了一些。
  “直到哈格力告诉我有关成为魔法师的事、我父母的情况以及福尔得摩特,我才知
道这些。”
  罗恩屏住了呼吸。
  “怎么了?”哈利问。
  “你说出了‘那个人’的名字!”罗恩又惊又喜,“我觉得你是所有人中最——”
  “说出他的名字并不是为了显示我很勇敢或者别的什么,”哈利说,“明白我的意
思吗?我觉得自己还有很多东西要学。”话中略带忧虑,“我猜我可能会是班里成绩最
差的。”
  “不会的,那儿有很多马格人,他们都很棒哟。”
  列车此时已驶出了伦敦,正在牛羊成群的农田间的铁路上穿行着。他俩安静了下来,
细看着窗外的田野。
  大约十二点半时,佣外走廊传来一阵脚步声,只见一位微笑时嘴角会泛起酒窝的售
货员推开了包厢,对他们说道:“孩子们,想买些什么好吃的?”
  还没吃早餐的哈利高兴得跳了起来,但罗恩的双耳又红了起来,支支吾吾地说他带
了三明治。
  在杜斯利家的时候,哈利没钱买糖果,可现在不同了,他口袋里的金银财宝足可以
买到塞满整个包厢。他最喜欢吃的火星牌棒棒糖——可偏偏没得卖。售货小车里全是些
多味豆、泡泡糖、巧克力青蛙糖、南瓜馅饼、大煎饼,棒冰之类的,还有些他从没见过
的奇形怪状的食品。他付给售货员姨妈十一个镰刀银币和七个铜币,把各种食品都买了
一点。
  罗恩见哈利买了这一大堆的食物,惊讶不已,“你一定很饿吧?”
  “饿极了!”哈利说着,在一个南瓜馅饼上咬下了一大块。
  罗恩拿出一个鼓鼓的小包打开来,原来里面有四块三明治。他用手撕开其中一块,
说道:“她总忘记我不喜欢吃粗牛肉。”
  哈利拿起一块馅饼,说:“来吧,不如咱们换换。”
  “你不会喜欢吃的,你知道,要照顾五个孩子可不容易呀。”
  “别说了,吃个饼吧。”过去,哈利从来没有什么可以与人分享,或者说没人与他
分享,对于他而言,与罗恩一同分享馅饼、蛋糕真是一件难得的赏心乐事啊。
  “这些是什么?”哈利拿起一包巧克力小青蛙问罗恩,“这些不是真的青蛙吧?”
  他觉得世上再没别的什么更能令他惊讶。
  “不是的。哎,快看看卡片上印的是什么,我想要阿里巴。”
  “什么?”
  “你还不知道吧,每个巧克力青蛙糖里面都有一张卡片,上面印有著名的魔法师的
名字供孩子们收集。我已经集了五百多张,就差印有阿里巴和托来米的了。”
  哈利打开一个巧克力青蛙糖,从中取出一张卡片,卡上有一个人的画像。那人戴着
一副半月形的眼镜,长着长长的鹰钩鼻子,银白的头发像流水一般,满脸大胡子,画像
下还印着他的名字:艾伯斯。丹伯多。
  “那么,这人一定是丹伯多喽。”哈利说。
  “别告诉我你没听说过丹伯多这个人幄!”罗恩说,“嘿,能给我一只吗?说不定
我会找到阿里巴。啊,谢谢——”
  哈利将手中的卡片翻转过来,发现上面印着:“艾伯斯。丹伯多,现任霍格瓦彻校
长。当今许多伟大的魔法师都认为,于1945年击败神秘魔法师福尔得摩特、发现龙血的
十二种妙用以及他的搭档尼古拉斯。费兰马尔对魔法研究的贡献等都是令他名声大噪的
主因。丹怕多教授喜欢欣赏殿堂音乐和玩保龄球。”
  哈利又将卡片反过来,惊奇地发现丹伯多的头像竟然不见了。
  “他不见了!”
  “你总不能让他老呆在这儿吧,”罗恩说,“他得回去。噢,不是吧,又是摩根娜,
我已经有六张了。嘿,你想要吗?你也可以收集嘛。”
  罗恩的双眼盯着那堆巧克力青蛙糖,期待着哈利早点打开它们。
  “喜欢的话,你自己拿。”哈利说,“可是在,呃,在马格的世界里,照片里的人
全都是一直呆着不动的。”
  “是吗?你是说,他们完全不会动吗?”罗恩感到十分惊讶:“真奇怪!”
  当丹伯多头像重现在卡片上,并对哈利微笑时,哈利惊呆了。
  罗恩似乎已经沉浸于吃巧克力青蛙糖的快乐中而忘记了去看青蛙里的卡片,但哈利
却被它们深深吸引住了。没过多久,他便拥有了丹伯多、摩根娜、亨吉斯。沃考夫特、
阿贝里克。格鲁尼思、舍思、帕拉塞撒斯和穆林了。最终,他还是把兴趣从搔鼻子的克
里奥娜的头像转移到吃多味豆上来了。
  “小心吃喔,”罗恩告诫哈利,“这可是名副其实的多味豆哟。
  知道吗,你可能会吃到像巧克力味、胡椒薄荷味、柠檬味等这些普遍口味,也有可
能吃到像菠菜味、猪肝味、内脏味这样的怪味。乔治说他就曾吃过一种非常难吃的味道。
“罗恩拿起一颗绿色的豆子,仔细地看看清楚,然后只咬了一小口。
  “哎呀——你瞧瞧,麦牙味的。”
  他俩吃多味豆吃得很开心,哈利吃到了烤面包味、椰子昧、烤豆味、草莓味、咖喱
味、绿草味、咖啡味和抄丁鱼味的豆子,已经有足够的勇气去咀嚼多味豆了。
  他吃下一颗有趣的灰色胡椒味豆子,罗思之前甚至不敢碰那颗灰豆。
  窗外迅速飞逝的乡野风光,渐渐变得越来越荒凉。平整的田野看不见了,取而代之
的是茂密的树林,境蜒的河流和深绿的山丘。
  这时,有人在敲门,那个哈利曾在九又四分之三车站见过的圆脸小男孩哭着走了进
来。
  “对不起!”他抽泣着,“你们有没有见到一只癞蛤蟆?”
  看到哈利他们摇摇头,男孩哭嚎起来:“找不到了!它不喜欢我,不愿和我在一
起!”
  “它会回去的。”哈利安慰他说。
  “也许吧,”男孩伤心地说,“如果你们看到它的话,请告诉我。”说完便走了。
  “真不明白他为什么那么难过,”罗恩说,“如果是我的话,也许早就丢了呢。
  噢,对了,我带着斯卡伯斯呢,还是少说为妙吧。“
  那只懒老鼠还在罗恩的脚上呼呼大睡呢。
  “如果你不了解它的话,还会以为它已经死了呢。”罗恩不屑地说,“我昨天想把
它变成黄色,使它看起来更有趣,但魔法没有成功。我试给你看看……”
  他在皮箱里翻了半天,然后拔出一根蝴蝶状的魔杖,它的末端还闪烁着白光。
  “独角兽已经长出了毛——”
  罗恩念着咒语,举起魔杖,正要施魔法,这时厢门打开了,丢了癞蛤模的男孩这次
带着个穿着崭新的霍格瓦彻魔法袍的女孩子回来了。
  “有谁见到一只癞蛤蟆吗?尼维尔的那只不见了。”她说起话来像是在发号施令,
她那一头毛茸茸的棕发和宽大的门牙很不讨人喜欢。
  “我们说过没见到。”罗恩说。但那女孩似乎并没有听见,因为她正盯着罗恩手上
的魔杖看。
  “哦,你在变魔术吗?那就让我们开开眼界吧。”
  她一屁股坐了下来,罗恩看起来像被吓了一跳。
  “呃……好吧!”罗恩清了清嗓门。
  “天灵灵,地灵灵,将这又笨又胖的大耗子变一变,黄色就行。”
  他摇摇魔杖,但没有任何变化。斯卡伯斯仍是灰色的,依然熟睡着。
  “你肯定是这条咒语吗?”女孩说,“好像不大灵验哟。我也试过几条咒语,全都
很有效幄。我家人没有一个是魔法师,所以当我接到录取通知的时候非常惊讶,当然,
我也很开心,因为那儿是学习魔法的最好的学校。我已经将所有的教材内容都牢记于心,
希望够用吧。对了,我叫荷米恩。格林佐,你们呢?”
  她说话就像连珠炮一样快。
  哈利看看罗恩,从他那惊讶的神情看出他和自己一样还没有熟记教材内容。
  “我是罗恩。威斯里。”罗恩嘟哝着。
  “我是哈利·波特。”
  “真的吗?”荷米思惊奇地说,“我知道很多有关你的事。我有一本介绍你的背景
资料的课外书。而且你可是《现代魔法师》和《二十世纪神秘艺术兴衰及魔法大事记》
里的名人呀。”“是吗?”哈利感到莫明其妙。
  “天哪,你自己还不知道,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一定会把事情弄得清清楚楚。”
  荷米恩说,“知道你们会被分到哪一个学院吗?我到处打听,希望能被分到格林芬
顿,人人都说那里最好,而且我听说丹伯多本人也是从那里出身的。不过,卫文卡罗也
不错……好了,我们得去找尼维尔的癞蛤蟆。你们两个也快换衣服,我想我们就快到
了。”
  说完,她带着小男孩走了。
  “无论我分到哪儿都好,千万别让我和她分到一起。”罗恩边说边把魔杖扔回皮箱
里,“该死的魔法,一定是乔治故意捉弄我。”
  “你兄弟们会分到哪里?”
  “格林芬顿。”罗恩说,似乎又笼罩在忧郁中,“爸妈也是念这个学院的,我不知
道他们是否在乎我分到哪里。我觉得卫文卡罗也不错,但恐怕他们会让我到史林德林。”
  “那不正是‘那个人’念的学院吗?”
  “是啊。”罗恩瘫痪在座位上,十分沮丧。
  “你看,我觉得斯卡伯斯胡须尖的颜色好像变谈了些,”哈利想把罗恩的注意力从
学院问题上转移开,“你那两个已经毕业的大哥现在在干什么呢?”
  他很想知道魔法师从学校毕业后能做些什么。
  “查理在罗马尼亚研究龙,比尔在非洲为格林高斯办事。”罗恩说,“你听说过格
林高斯吗?《先知日报》上有详细介绍。不过,你和马格人住在一起是看不到的——有
人想打劫一家高度设防的保险库。”
  “是真的吗?后来呢?”
  “什么都没发现,因此这事成为头条新闻,这伙人至今仍遥逍法外。我爸说一定有
一个法力高强的邪恶魔法师在为格林高斯效力。但他们认为他们什么都没有取走,这便
是问题所在。因为发生类似事件的时候,人们会十分害怕,担心是‘那个人’在幕后操
纵。”
  哈利心中琢磨着整件事,每当提及‘那个人’,他都感到一种恐惧。他想这也许是
进入魔法世界的必经阶段,但过去那种提及“福尔得摩特”这个名字时无需害怕的感觉
还是舒服多了。
  “你的快迪斯队是什么?”罗恩问。
  “呃,我不知道。”
  “什么?!”罗恩目瞪口呆,“这可是最好玩的游戏呀。”于是,他便开始讲解游
戏的四个用球和七个参与游戏者所站的位置,讲述他和哥哥们一起观看过的著名的比赛
和他如果有钱一定会买的飞行扫帚的型号。当他正准备向哈利解释一下游戏的细则的时
候,包厢房门又开了,这回不是尼维尔和荷米思了。
  三个男孩走了进来。哈利一眼就认出了当中的一个:他是马金夫人长袍店里那个脸
色苍白的男孩。他比在戴阿官道那时更饶有兴趣地打量着哈利。
  “整个列车的人都说哈利·波特在这个包厢里,是真的吗?那么,你就是哈利吧?”
  “是的。”哈利打量着另外两个孩子,他俩长得又矮又壮,看上去十分粗鲁。
  他俩一左一右站着,很像是灰脸孩子的两名保镖。
  “噢,他是克来伯,他是高尔。”灰男孩心不在焉地介绍,“我叫马尔夫,杰高。
马尔夫。”
  罗恩轻轻咳了一声,也许是在暗地里偷笑吧。杰高。马尔夫看着他。
  “你觉得我的名字很好笑,对吧?不用问,我也知道你是谁。
  我爸告诉过我,威斯里家族的人都是红头发、满脸雀班,而且还有多得养不起的孩
子。“他又转向哈利。
  “波特,你很快就会发现魔法世家里也有好坏之分,相信你也不想误交损友吧,我
在这方面可以帮你。”
  他伸出手来想与哈利握手,但被拒绝了。
  “我自己能分辨是非,谢谢你的好意。”哈利冷冷地说。
  杰高。马尔夫那苍白的脸并没有刷地一下红起来,而只是在两颊上显出一层淡淡的
粉红色。
  “如果我是你的话我就会多加小心,波特。”他一字一顿地说道,“你要是不对我
礼貌点的话,你一定会重蹈你父母的覆辙。他们和你一样不知好歹。你老是跟威斯里家
族和哈格力这样不三不四的人混在一起,是想感化他们吧。”
  哈利和罗恩都站了起来,罗恩的脸就像他的头发一样红。
  “有种的你就再说一遍。”罗恩愤怒极了。
  “哦,你还想和我们打架?”马尔夫一阵冷笑。
  “你们现在不出去的话,我们就不客气了。”哈利似乎比刚才更勇敢了,虽然克来
伯和高尔要比他和罗恩都强壮得多。
  “兄弟们,我们还不想走,对吧?我们虽有自己的食物,但看来他们还剩不少嘛。”
  高尔伸手去拿罗恩身边的巧克力青蛙糖——罗恩一跃向前,但还没打到高尔,高尔
已经发出一声惨叫。
  胖老鼠斯卡伯斯咬住了他的手指,尖利的鼠牙深深地插进了他的指关节里。看着高
尔尽力想把斯卡伯斯甩掉,听着他因痛苦而发出的尖叫,克来伯和马尔夫被吓退了好几
步。当斯卡伯斯最后还是被甩出来,撞到窗户上的时候,他们三人拔腿就跑了。也许因
为他们以为糖果里还藏着不少老鼠,也许因为他们听见了脚步声,总之,他们是落荒而
逃。不一会儿,荷米恩。格林位便走了进来。
  “这究竟发生了什么事7‘她看到罗恩正从地上拉起斯卡伯斯,糖果撒了一地,不
禁地问。
  “我看它可能是晕过去了,”罗恩对哈利说,不过当他仔细检查了斯卡伯斯之后,
却说:“真不敢相信,它居然又睡着了。”
  一点都没错,它确实又进入了梦乡。
  “你之前见过马尔夫呀?”
  哈利讲述了他俩在戴阿宫道的遭遇。
  “我听说过有关他一家人的事,”罗恩说,“‘那个人’失踪后,他们是第一批回
归正义阵营的家族。他们自称曾被人催眠过。我爸不相信他们的话,认为马尔夫的父母
无需任何理由就可以重返黑暗势力。”他转而对荷米恩说:“你找我们有什么事吗?”
  “你们得快点收拾一下,换上长袍。我刚去车头问了一下,司机说我们很快就到了。
你们刚刚和别人打架了,是吗?我们还没到站你们俩就闯了祸。”
  “斯卡伯斯和别人打架罢了,又不是我们,”罗恩皱着眉对她说,“我们换衣服的
时候,你能否回避一下?”
  “好。我到这儿来只不过是因为我觉得外面那些在走廊上追来打去的太幼稚了而
已。”荷米恩不屑地说,“嘿,你鼻子上有灰尘,很难看,你自己难道不知道吗?”
  她离开时,罗恩一直瞪着她。哈利往窗外一瞥,才发觉夜幕已经开始降临了。
  在深紫色的天空下,仍旧依稀可见绵延的群山和茂密的树林,而火车似乎也开始减
速了。
  哈利和罗恩脱去夹克衫,换上他们的黑长袍,罗恩的长袍似乎不太合身,短了一点,
因为它已经遮不住罗思所穿的运动鞋了。
  一个声音在车厢里回荡,“我们五分钟后即可抵达霍格瓦彻。
  各位请将行李留在车厢内,会有专人将各位的行李分批送往学校的。
  哈利的肚子紧张得直晃荡,而他看见罗恩那长满雀斑的脸变得苍白。他们连忙将剩
下的糖果全都塞进鼓鼓的口袋里,然后一起挤进了车厢走廊上的人群中。
  列车缓缓地停了下来。人们拥挤向前,好不容易才挤出车门,来到一个又黑又小的
站台上。寒风凛冽,哈利不禁浑身打颤。这时,只见一盏昏暗的灯在学生们的头顶上上
下下跳动,左右摇摆。
  哈利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叫喊:“一年级新生都到这边来!嘿!
  哈利,你还好吧?“
  哈格力那毛茸茸的大脸在人海中闪现出来。
  “来呀,跟我来——还有一年级新生吗?走路小心啊,新生跟我走!”
  新生们跌跌撞撞地跟着哈格力沿着一条又窄又陡的小路往下走。哈利见道路两边都
很黑,心里推测两旁一定都是浓密的树林。
  几乎没人出声,只有那个不见了癞蛤蟆的尼维尔一路上气喘吁吁。
  “马上你们就可以生平以来第一次见到霍格瓦彻了。”哈格力大声地说,“转过这
个弯就到了!”
  人群中传来一阵响亮的“哗”的赞叹。
  狭长的小路豁然开朗,进入眼帘的是一个黑色的大湖。一个建有许多角楼和高塔的
巨大的城堡坐落在两座峻岭之间,窗户的玻璃在满天的星空下耀耀生辉。
  “一只船只能坐四个人。”哈格力指着泊在岸边的一列小船说道。哈利、罗恩、尼
维尔和荷米恩坐上了同一只船。
  “是不是全都上了船?”一人独坐一只船的哈格力喊道:“那好,咱们出发!”
  一字排开的船队同时启程,仿佛是一起在水平如镜的湖面滑行。所有的孩子都默不
作声,抬头仰望着那宏伟的古堡。当船队越来越接近古堡所在的峭壁时,孩子们感觉古
堡仿佛就屹立在自己的头顶上一样。
  “低下头!”当船来到峭壁边缘的时候,哈格力大声喊道。孩子们都非常听话地照
着命令做。小船载着他们穿越了峭壁表面上面遮住人口的一层长青藤幕帘,沿着一条穿
行于古堡正下方的黑色水道前进。良久,他们才抵达一个地下港。在那里,他们下了船,
便沿着满是岩石和鹅卵石的山路向上攀爬。
  “嘿,那个孩子!这是你的癞蛤蟆吗?”正在检查船只的哈格力发现了失踪多时的
癞蛤蟆。“谢天谢地!”尼维尔高兴得高举双手,活蹦乱跳。孩子们在哈格力的灯光引
导下,继续沿着岸石间的一条通道向上攀登,最后终于来到了古堡阴影下一块潮湿而平
整的草地。
  他们走上一段石梯,聚集在古堡巨大的橡木正门前。
  “人都到齐了吗?嘿,小伙子,你们癞蛤蟆还在吗?”
  哈格力举起他那巨大的拳头用力在大门上敲了三下。

哈里波特1:神密的魔法石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
哈里波特1:神密的魔法石 num

打印本页 关闭

关于我们版权声明本站导航友情连结作品演示 TOP↑